第二十三章:陷害
黄莉可2019-10-15 14:182,938

  大夫到欣然轩时,躺在床上的闻婵娟不停地抽噎着,说自己胳膊断了,已经没感觉了,动弹不得,她越说就越激动,眼泪不停的流着。

  嫣儿跪在床边也跟着流泪,不停地安慰她别乱想。

  莫梨儿就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人。她见闻婵娟那凄楚动人的样子,很想安慰两句,可想到那只绊倒自己的脚,所有的话又都被咽了回去。

  她虽然思想单纯,可并非真傻。闻婵娟扯着风筝线退跑着,若说是撞到,那可能是无意,可这一只脚在她脚后,两人都是退跑的情况下,莫梨儿实在想不到无意的可能性。

  她有些失落,也有些失望。

  大夫正为闻婵娟号脉,夜桓就来了,他身边还跟着庄姬,两人的手牵着,直到进了屋子才松开。

  “王爷。”大夫行了个礼。

  闻婵娟突然呜咽起来,楚楚可怜道:“王爷,恕妾身不能起来给您行礼了……”

  夜桓走到床边,看了她一眼,又望向大夫,问:“闻侧妃情况如何?”

  “一些皮外伤,左手臂骨节因受重力拉扯脱臼,只要正回去就没事了。”大夫话刚落音,闻婵娟就激动地问:“也就是说,我的胳膊没有断吗?”

  “侧王妃放心。”大夫说完侧过脸,对夜桓恭敬道:“还请王爷先扶侧王妃坐起来。”

  夜桓上前去坐到床边,伸手搂着闻婵娟的肩膀将她扶着坐好,刚要放手,闻婵娟却顺势倚在了他的怀里,梨花带泪的撒娇道:“王爷,你能不能抱着妾身?妾身曾听这脱臼接骨疼痛难忍,妾身实在害怕……”

  夜桓侧过脸,见大夫点了下头,他才将送了些的手又搂紧了,平静道:“别怕,本王在。”

  莫梨儿也不知为何,听到这话,竟下意识的侧过脸去看庄姬。

  庄姬安静乖巧,见她望向自己,便向她行了个礼,微笑的点了下头。

  莫梨儿微怔,回过神,也回以她一抹淡笑。

  大夫拿了块白色手绢递给闻婵娟,让她咬在嘴里,可此刻她依偎在夜桓怀里,怎会愿意咬一块白帕露出丑态?她自然就拒绝了,心想着正骨虽疼,只要咬紧牙关忍着就行,只要别让自己失态就好。

  闻婵娟显然还是小看了接骨的痛楚,欣然轩很快就响起了一声惨叫,抱着她的夜桓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震聋了。闻婵娟赶紧抬手捂住嘴,死死咬住牙关,满头满脸的汗珠儿,眉头紧锁,眼眶里满是委屈的泪水。

  大夫又从药箱里拿出了两瓶药递给嫣儿,告诉她一瓶是涂外伤的,一瓶是内服调养的。

  嫣儿接过后连声道谢,大夫便提着箱子向夜桓行了礼,先退下了。

  “王爷……”闻婵娟依依不舍的离开夜桓的怀抱,坐起身侧身看了他一眼,微低下头,楚楚可怜的说:“对不起,妾身刚刚失态了,妾身……”

  她正说着,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滚了下来。

  那凄楚动人的模样,实在叫人心疼不已,哪忍责备。

  夜桓抬手擦掉她脸颊的泪水,温和的安慰道:“婵儿受苦了。”

  闻婵娟显然一怔。

  她娇羞的低着头,目光却偷偷望向嫣儿,朝她使了个狠厉的眼色,不过瞬间,就又变成了哀戚。

  嫣儿会意,含着眼泪抱不平道:“王爷,你一定要为我们小姐做主啊!我们小姐都是被人故意推倒才摔成这样的!”

  莫梨儿微怔的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闻婵娟凄婉的样子。她侧过脸,看着嫣儿,嫣儿不敢看她,上前两步跪到夜桓面前,声泪俱下的控诉道:“嫣儿虽害怕,可实在见不得侧王妃受如此大的委屈!这都是王妃娘娘做的,她今日突然约侧王妃去南坡放风筝,侧王妃在放风筝时不小心撞到了她,她就……她就……”

  芝瑾忍不住想去辩驳,却被莫梨儿拦住。

  夜桓看了莫梨儿一眼,她此刻的眼神十分复杂,有不敢相信,有悲哀,有失望,有那种被背叛却又无法言说的痛苦。

  可夜桓却只看到了其中的失落与难过。他目光转回嫣儿身上,眯起眼,命令道:“说。”

  “王妃娘娘竟然狠心推了侧王妃,才使侧王妃摔倒滚下山坡……”嫣儿抽噎两声,“还请王爷为侧王妃做主……”

  夜桓侧过脸去看闻婵娟,四目相交,她含着泪水的模样实在委屈。

  “她说的可是真的?”夜桓定眼看她,见她点了下头,才将目光转到莫梨儿身上,问:“王妃可有想说的?”

  经过思虑,本不想做辩解的莫梨儿还是决定试试看。她深呼吸一口气,镇定自若道:“今日确实是我邀闻侧妃去南坡放风筝的,只是事情的经过并非嫣儿所说的那样!闻侧妃不是撞了我,是她故意伸脚绊我,害我差点摔倒,幸亏我及时抓住她,却用力过猛,反将柔弱的闻侧妃给甩了出去,才致使她摔下山坡!”

  莫梨儿跪了下来,继续说道:“这件事上,妾身确实有错,可若说是妾身故意要害她,恕妾身不服!”

  夜桓差点被她那句“不服”给惹笑了,道:“本王现在要论的是对错,若冤枉你了,你辩解就是,怎么就不服了?”

  莫梨儿和他对视着,一双眸子满是倔强。

  夜桓也不想在这多费时间,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莫梨儿,淡然道:“既然你承认自己有错,那就罚你禁足怡元阁三天。”

  闻婵娟愣了下,心里的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表面却还是装出娇弱的样子。她狠狠的攥紧了被子,恶狠狠地瞪了跪在地上的莫梨儿一眼。

  当夜桓侧过脸问她可满意这个处理时,她立即露出虚弱无力的笑,嗲声嗲气地说:“妾身只是不想平白的受了欺负,若姐姐跟妾身道了歉,禁足三日也算是讨回公道了。”

  莫梨儿懊恼而失望的瞪了她一眼。

  “王妃可听见了?”夜桓提醒她。

  “妾身没……”莫梨儿语气倔强,话未说完,就被一道柔软好听的声音打断了,“王妃姐姐就向闻姐姐道个歉吧,何必为了这等小事伤了和气呢?”

  莫梨儿侧过脸去望向庄姬,庄姬微笑地向她点了下头。

  禁足三日确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若继续争辩下去,只会让自己听见更多谎言,惹得自己心里更加生气。

  思量下,莫梨儿起身向床铺上的闻婵娟行了个礼,微低着头,满是不甘道:“对不起!”

  哪想闻婵娟却不依不饶,委屈巴巴的说道:“既然姐姐错了,让妹妹受了这么大的罪,怎么这三个字听起来还跟带了刺似得,不但没让妹妹觉得好些,反而扎的妹妹心更疼了……”

  莫梨儿深呼吸一口气,轻声道:“对不起……”

  “现在可满意?”夜桓侧过脸来询问闻婵娟,她柔弱的点了下头,“都怪妾身不小心撞到了姐姐,才让姐姐一时生气冲昏了头,说来妾身也有错,还请王爷责罚。”

  夜桓突然笑了,看着闻婵娟那张娇滴滴的小脸,温柔的夸道:“婵儿如此通情达理,实在讨人喜欢,本王又怎舍得怪罪?”

  闻婵娟娇羞的低下头去,就听见夜桓接着说道:“不过,既然婵儿觉得自己也有错,那便也禁足三日以示责罚吧。”

  “……”闻婵娟愣了下,眸中闪过一抹吃惊的神色,却还要强装镇定道:“是,妾身愿意陪姐姐一同受罚。”

  芝瑾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憋的嘴角都有些抽搐了。

  回到怡元阁,芝瑾就放声大笑起来,开心的说:“小姐,我看见闻侧妃那脸都黑了,还在那里装可怜!哈哈哈……”

  莫梨儿坐在板凳上啃苹果,虽被她那夸张的笑声惹得忍不住笑起来,可心里还是难过的。

  她使劲咬了一大口苹果在嘴里嚼,好让自己心里舒服些。

  “小姐?”芝瑾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莫梨儿摇摇头,将手中的苹果给她看了眼,“有事的话还会有心情吃苹果吗?”

  芝瑾叹了口气,也没追问。芝瑾知道她是把闻侧妃当朋友的,哪怕只是那种很普通很普通的,可她没想过闻侧妃会害她。

  她只希望,经过这一次,自家小姐能长点心。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暴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