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赠簪引是非
黄莉可2019-10-15 14:152,371

  “来呀!”卫妃招呼一声,一名婢女就端着盘子来了,盘子中放着一支格外精致的歀珍珠流苏花簪。卫妃将元帊放到盘子中,拿起流苏花簪,柔声道:“来,过来点。”

  莫梨儿就跪着往前挪了些。

  卫妃将簪子为她插入发间后,才叫他们俩起来,一边拉着莫梨儿的小手轻抚着,一边温柔的说:“这簪子啊,还是当年陛下赏赐给本宫的,当时陛下还是太子,现在却已贵为皇上。”她说到这里,抬眼看着莫梨儿的眼睛,笑道:“虽有些年头了,可东西还是极美的,现在本宫将它赠予你,愿是个好归宿。”

  卫妃穿着朴素,毫无华贵之气,一张平易近人的脸,看着十分贤淑端庄,由于年龄大了些,眼角和额头都生出了细纹,可那双眼睛却格外的明亮,只是这种明亮,是岁月沉淀出来的智慧和内敛所隐藏起来的锋芒。

  莫梨儿看得出,这卫妃十分不简单,恐怕刚刚那些话里,也含沙射影的在提示她什么。

  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乖巧的笑道:“这簪子十分漂亮,芸儿很是喜欢,谢母妃赏赐。”

  卫妃温暖的笑着点点头,提醒他们该去给皇上宣仪皇后敬茶了。

  莫梨儿随着夜桓走出去,两边看了看,好奇地问:“你娘好像很喜欢花?”

  夜桓一声清咳,提醒她注意自己说话有不妥之处,道:“哪怕不在母妃面前,你也该称母妃,若是较真的人听见了,恐怕要说王妃没教养了。”

  莫梨儿发现,这夜桓一点架子都没有,十分好说话,想着前几天在尚书府,乳娘每天除了给她教礼仪,还不停地提醒她在王爷面前要注意分寸,不要乱说话,让她千万小心着不要做错事惹怒了王爷。

  她本以为这王爷有多可怕,可没想,也和丛云派那些师兄弟们一样好说话,性子虽冷了点,却很随和。

  “妾身知错了。”莫梨儿还是知好歹的,既然夜桓提点了,就该给足他王爷的面子。

  到了宫门口,夜桓停下脚步,莫梨儿疑惑的跟着停下,随着他侧过脸去望向那些白玉兰花树。

  片刻的驻足,却沉默的没有一句话。

  “走吧。”夜桓收回视线,声音温和。

  莫梨儿有些不知所云,往外走时,又望了那些白玉兰一眼。不知怎么,她觉得这盛开的白玉兰花,像极了卫妃的气质,温婉而大气。

  上了轿子,又是过了几道巷子,才到永和殿。

  莫梨儿和夜桓跪着给德宣帝和宣仪皇后奉茶时,宣仪皇后伸手刚碰到莫梨儿举起的茶杯,目光就注意到了她头上的流苏花簪。

  她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抿了口茶后将茶杯放到婢女端着的盘中,妩媚的目光落到莫梨儿身上,装出吃惊的语气道:“哟!王妃头上这簪子,可是方才去卫妃那儿,她赠你的?”

  光听她这语气,莫梨儿都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宣仪皇后保养的十分得体,三十五的年纪,看着偏偏能年轻十岁。她今日穿着的红色衣裳上,是金丝线绣的凤尾花,与凌云髻中间插着的金凤流苏簪相映生辉,十分华贵。

  “是。”莫梨儿微低着头,如实回答。

  宣仪皇后轻笑几声,侧过脸去对着身旁的德宣帝笑盈盈的说:“陛下,这簪子还是您当初身为太子时送给卫妃娘娘的吧?哦,对了,她那时还是个良妾呢!”

  德宣帝似笑非笑的说道:“罢了,过去的事,不提也罢!来!”他伸手抓住夜桓的手臂,将他扶起来后侧过脸,对着莫梨儿说:“你也起来吧!茶都奉了,还跪着干嘛?”

  “是。”莫梨儿点头,起身时觉得膝盖都疼了,又不敢伸手去摸。

  “唉哟!我这是怎么了?看到这簪子,一时想起以前的事,竟忘了你们还跪着!”宣仪皇后媚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轻蔑的尖锐,在莫梨儿听来就是阴阳怪气的腔调。

  “过去的事,有何好想的?”德宣帝的目光落到了莫梨儿头上的簪子上,半响,才缓缓道:“这簪子王妃戴上也好看,不输当年的卫妃!”

  听到这话,宣仪皇后眯起眼,看着那支簪子的目光露出一丝狠劲,却很快被笑意所代替,自愧不如道:“论心思,还是卫妃比臣妾要细腻的多!臣妾怎么就没想到,这新媳妇奉茶,要准备点礼物才好呢?”她郁闷的叹了口气,“哎,也是!毕竟这种礼节,多是民间才有的,卫妃以前好像就是小地方来的乡下丫头,这些宫里没有民间却有的规矩,她最懂了!”

  这张嘴!

  莫梨儿听着都浑身不舒服。她目光偷偷瞥向身旁的夜桓,他表情虽是波澜不惊,可眸中却是暗流涌动。

  “皇后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吧?”德宣帝威严的提醒道:“不过一支簪子罢了,怎么就扯到卫妃的出身了?”

  宣仪皇后赶紧站起来,向德宣帝行揖礼赔不是,眼睫低垂,一副委屈的样子,道:“臣妾知错!臣妾不该乱说!”

  德宣帝无奈的摇头,抬眼看着夜桓,道:“桓儿。”

  “儿臣在。”夜桓连忙应声作揖。

  “朕的儿子里,现在就属你的性子最温和,闲着的时候就多去你十三哥那里走走!”

  “是。”

  “如今你也成婚了,也该督促督促他,让他也早些成家立业!朕也老了,就当是了却了朕的一桩心事!”德宣帝面露几分忧虑。

  “儿臣明白。”夜桓行了个礼,德宣帝就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他们刚要走出殿门,就听见德宣帝又喊了声:“桓儿!”

  夜桓转身作揖,“儿臣在。”

  德宣帝张开唇,欲言又止,看着他片刻,又说道:“没事,退下吧。”

  夜桓有些奇怪,却没多问,应了声“是”,就带着莫梨儿离开了。

  一路上他都在想刚刚父皇喊他到底想说些什么,为什么又不说了?父皇性子一向沉稳,这次反倒是有些反常了。

  莫梨儿只觉得这嫁到皇家真是麻烦,奉茶都要花上半天的时间,要听卫妃的暗喻,还要听宣仪皇后争风吃醋的暗讽,她肚子都饿的快要叫起来了!

  走到轿边,下人掀开幕帘,夜桓刚要钻进去,莫梨儿就喊了声:“王爷。”

  “嗯?”他的动作停下,直起身来看着她,“王妃何事?”

  “这都中午了,找个地方吃点?”莫梨儿笑着轻挑一下眉头。

  夜桓嘴角轻扬,温和道:“本王一会还有些事,王妃若有什么想吃的,就吩咐他们抬你去吧!本王就不陪你了!”

  莫梨儿无所谓的耸耸肩,自己掀开帘子钻了进去。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宁王夜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