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不速之客
黄莉可2019-10-15 14:163,337

  夜色渐浓,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莫梨儿穿着一身白色贴身衣物,在闺房内拿着一卷画当作剑在练功,烛光在她动作带起的微风中忽明忽暗。

  现在是莫芸儿的身份,白天即便是在无事可做,也只能在王府逛逛园子,看看风景赏赏花。而那日成婚,她的剑没办法带上轿,也丢在了尚书府,只好等过两天回门的时候悄悄拿上了。

  莫梨儿一个漂亮的空翻,脚尖沾地的瞬间朝着蜡烛的方向出掌,掌风拂过,竟吹灭了蜡烛。

  半个时辰前,芝瑾来向她偷偷的报了信,说瑞阳王今日去了良妾庄氏那里。芝瑾都觉得奇怪,按身份,第二天他应该去侧妃那里才对,怎会急着去了良妾那儿!

  莫梨儿倒是不在乎,只说了句:“别来我这就行。”

  芝瑾真怀疑自己听错了话,一脸难以置信的问:“小姐,你没事吧?再怎么说,瑞阳王现在也是你相公了呀!你是瑞阳王妃呀!就算不喜欢,这恩宠还是要争的呀!”她顿了顿,又一脸坏笑道:“再说了!瑞阳王也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啊!”

  “要不我吹吹耳边风,让他娶你做个妾?”莫梨儿一句话呛得芝瑾羞红了脸,嘟着小嘴剁了下脚,娇嗔一句“小姐”,就转身出去了。

  少了芝瑾在这里叽叽喳喳,她反而好清静的练练功夫。

  啪——

  一支箭突然破窗飞来。

  莫梨儿警惕眯眼,一个旋身,动作灵敏的握住了飞箭。

  箭尾上绑着一张纸条。

  她取下纸条打开,上面是潦草娟秀的字迹,从写字的落笔力度看来,应该是女人拟的。

  丑时一刻,东市雅月阁见,我知道你不是莫芸儿。

  莫梨儿惊愕的瞪大眼睛,心中顿时疑云丛生。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既然能将飞箭射到她的房间里来,若不是对方在府里安插的探子,就是轻功极好的人,夜闯王府来送信了!

  夜雨纷飞,莫梨儿将那张纸条叠好放在加锁的小锦盒里,将发髻放下,高束成马尾,换了身方便行动的布衣,轻纱覆面的离开房间。

  现刚到丑时,王府只有部分侍卫值夜,还是重点守卫夜桓所在的位置。莫梨儿轻松避开了两名侍卫,溜到王府后门,轻身一跃就跳过了围墙。

  虽然知晓这其中可能有诈,但对方知道她的身份,那么莫芸儿很可能就在对方手中,她只能冒险前去,至少要问清莫芸儿是生是死。

  莫梨儿在东市寻找对方说的雅月阁时,突然觉得周围有些异样的动静,虽被雨声掩盖,可她对危险异常敏锐。

  莫梨儿眯眼,警惕的放缓脚步,注意着周遭的动静。

  突然,一旁屋子的阁楼窗户破开,几个黑衣人执剑跳下,向她袭来。

  果然有埋伏!

  莫梨儿抓住一人的手臂用力一拧,一脚踢在他的腹部,将他踹飞时顺手拿到了他手中的剑。

  夜色雨幕,莫梨儿的身手宛若蛟龙般灵动,剑光忽闪间,几个黑衣人也只是被她重伤。莫梨儿并没有刺中他们的要害,也算是给他们留了一条活路。

  雨水湿透了她的衣服,碎发也贴在了脸上。她看着倒在周围的几个人,喘息着问:“幕后主使是谁?”

  那几个捂着伤口的黑衣人不但没有说一个字,还咬毒自尽了。

  莫梨儿愣了下。

  不远处的阁楼上,一扇半开的窗户又关上了。

  莫梨儿抬起头环顾了周遭一圈,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继续向前走。约莫一刻钟,她才找到雅月阁,却是大门紧闭。

  她站在屋檐下等了好一会,都没见有人来赴约,心里也就了然了。

  看来对方只是想试探些什么。

  竟然知道她会武功,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莫梨儿回到王府,已是寅时。

  这一夜,她睡的并不踏实,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仿佛刺进了她的梦里。这几天,她总会梦见江怀风,可醒来却忘了一大半,只记得梦里面有他出现。

  清晨醒来,莫梨儿睁着一双澄澈如水的眼睛,定眼看着上方,脑子里还是昨夜遇见的事情。她就那么静静地躺着思考,直到侍奉她的几个婢女端着洗漱的东西进来。

  “小姐。”芝瑾的声音响起。

  莫梨儿眨了下眼睛,神思回笼,坐起身轻叹口气,伸了个懒腰,下床更衣洗漱。

  用完早膳,她正要出门,就遇见走来的闻侧妃。

  这还是莫梨儿第一次见她,一张精致的鹅蛋脸,一双略带妩媚的大眼,朱红的薄唇扬着浅笑,头上梳着灵蛇髻,一支粉玉牡丹花簪横插着,几支小巧的玉珠簪做点缀,配上一袭粉红色的绣花襦裙,美的秀色可餐。

  “给姐姐请安。”她双手收拢腰间,俯身侧蹲,行了个揖礼。

  她笑颜如花,声如铜铃,十分讨喜。

  莫梨儿赶紧侧身先请她进了屋坐下,吩咐芝瑾先去烹茶。

  “妹妹来的突然,是否打乱了姐姐的安排?”闻婵娟一双秋水潋滟的眼看着她,娇羞中带着几分妩媚,莫梨儿觉得哪怕她是要天上的星星,都有男人愿意为她去摘的。

  “只是闲来无聊,准备到院子里走走,哪有什么安排。”莫梨儿温和的笑道:“你昨天送的衣服很漂亮,谢了!我都没准备什么东西给你,你看你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送给你!”

  闻婵娟朱唇微启,话音未出,身旁的丫头就抢了个先,一脸骄傲道:“那当然了!那可是我们夫人让司制订做的,这天底下还没有第二件一样的!自然好看!我们主子都舍不得穿,专程……”

  “嫣儿。”闻婵娟微皱眉,呵斥道:“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了?没点规矩!”她转怒为笑,道:“这衣服再美,也不及姐姐人美!”

  “是,奴婢知错!”嫣儿赶忙跪到她们面前,莫梨儿无奈的笑道:“我这里也没那么多规矩!快起来吧!”

  “谢王妃娘娘。”嫣儿叩了个头,才起身回到闻婵娟身后。

  闻婵娟一脸抱歉地笑道:“让姐姐见笑了。”

  莫梨儿实在不喜欢这般刻板规矩的谈话,却又不得不应付过去,温婉的笑道:“闻侧妃送的衣服确实贵重,不知闻侧妃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想要的东西?”闻婵娟的美眸倾斜,想了会儿后笑着摇摇头,“这突然说起,还真想不到,不如……”

  她那双秋波流转的眼转向莫梨儿,乖巧的笑道:“听闻姐姐获赠不少珠宝首饰,妹妹估摸着姐姐也用不上那么些,不知姐姐可愿拿出来让妹妹挑选一两件?”

  闻婵娟昨日下午就听打探消息的小厮说,莫梨儿在倚兰殿奉茶时,卫妃赠了她一支格外精致的流苏花簪。

  莫梨儿爽快的答应,吩咐清霜和蕊儿将首饰箱端到桌上,便同闻婵娟一起走过去将箱子打开。闻婵娟假装一件一件的挑着看,嘴里还不停的夸着这些首饰精巧,走了过程,她才拿起那支流苏花簪,一脸惊艳的说:“这簪子实在好看,也不知姐姐从哪儿得来的?可否就将这支送给妹妹?”

  莫梨儿欲言又止,见她脸上三月桃花般温暖而开心的笑,也难以推迟。虽是卫妃送的,可既然送她了,就是她的,她对这些东西也没那么在乎,便答应了闻婵娟。

  “谢过姐姐。”闻婵娟向她行揖礼致谢,抬手将头上的粉玉牡丹花簪取下,将流苏花簪递给莫梨儿,笑盈盈地说:“还请姐姐帮妹妹插上吧?”

  莫梨儿微笑的接过簪子,正为她插入发间,端着一壶热茶进来的芝瑾就看见了。她赶紧走过来,一脸吃惊地问:“小姐,这簪子不是昨日……”

  她话未说完,莫梨儿就看了她一眼。

  芝瑾抿抿唇,只好将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可心里却还是气不过,满是厌恶的朝着正照镜子的闻婵娟翻了个白眼。

  两人又回到小桌两旁坐下,芝瑾为闻婵娟倒茶时,不悦的将杯子放重了些。

  闻婵娟只是笑着看了她一眼,身旁的嫣儿就看不下去了,眉头微皱的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嫣儿。”闻婵娟瞪了她一眼。

  “是。”嫣儿低下头去,不再作声。

  莫梨儿也不知芝瑾为何如此生气,不过一支簪子罢了,为了避免再生事端,她只好吩咐芝瑾去厨房看有没有什么点心端些来,芝瑾一脸郁闷的行了个揖礼就出去了。

  闻婵娟端起茶杯,小抿一口香茶,甜笑道:“这昨夜下了半宿的雨,早间寒凉,喝点热茶暖暖身子也好,姐姐真是心思细腻,考虑周到。”

  莫梨儿心想这姑娘可真会说话,待客烹茶不过人之常情,可在她这里却开出了花。

  客套着寒暄了半个时辰,茶水喝了半壶,闻婵娟正欲离去,莫梨儿却喊住了她,笑着问:“闻侧妃可会书法?”

  “当然会。”闻婵娟不解的看着她,问:“姐姐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是要妹妹帮姐姐写点什么?”

  “既然你称我姐姐,那就写个姐妹二字吧。”莫梨儿侧过脸看了清霜一眼,清霜意会,转身去拿笔墨。

  清霜将纸张平铺在红木雕花案几上,砚台压脚,倒水研墨。

  莫梨儿领着闻婵娟走过来,伸手做邀请状。

  闻婵娟冲她温婉一笑,娇羞道:“那妹妹就献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