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亡菌

  【非常感谢原谅绿的打赏,话说为什么你那么喜欢绿色……(。ò ∀ ó。)别说帽子,连胖次都是绿的(ಡωಡ) 】

  第二天,学校传来通知,修学旅行终止,我们只好带着怨言整理行李上车离开,我可是巴不得快离开这里。

  其实是因为任羽雪嚷嚷着要高三参加修学旅行,但羽雪之意不在泉,怂货校长为了抱住自己的小命只好一个劲拒绝她,无计可施的任羽雪把她爸爸的名字搬出来,使得校长只好答应了,可他悄悄发出消息,终止了高一的修学旅行……

  “真是的!我还没玩够呢~”学生们坐在车上,一个劲抱怨,而我则坐在秦云边上,闭上眼睛睡觉……

  到了学校,一个个都拿着行李回家去了。

  “姐,我回来了。”我打开了门,将行李放在玄关处,换好鞋子走进客厅,“姐?”

  砰!突然我被什么东西扑倒在地,两团软软的东西贴在我的背上,接着感觉被那东西死死抓着。

  “小鸠终于回来了,呜呜……”所以这东西是姐姐,她像八爪鱼一样抓着我,一直蹭着我的背。

  “能不要那么突然么,很痛的……”我努力挣扎着,“而且也就一天没见,用不到这样吧!”

  十点钟的煎熬后,我挣脱了姐姐,走进了浴室:“我先洗澡了,不准偷窥。”接着,我把门反锁了。

  “切……”姐姐嘟着嘴走进了厨房。

  洗完澡,我擦干身子,换上了衣服,习惯了这具身体后也不会对女性自己的果体脸红什么的。

  “吃饭了。”姐姐在外喊着。

  “知道了。”我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女孩子还真是麻烦……不过男性的我好像也是长发。]

  饭后,我和姐姐一起看着电视,随后姐姐依旧死皮赖脸要和我一起睡,被我一记手刀后,她捂着脑袋撅着嘴乖乖回了自己房间……

  我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天花板,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昨晚的女孩的身影[她既然敢在这么晚还进入树林,表示她对树林很熟悉,说明她是那个地方的住民……不可能是徘徊在树林里的鬼魂吧……]

  第二天教室中……

  “你听说了吗?我们的学校好像闹鬼了。”一个女生对着两个女生说。

  “我知道,据说昨晚有个高一的女生回到学校拿东西,结果在路过音乐教室时听到了钢琴声,而且还是『忏悔曲』!”

  “我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我觉得她应该是在瞎扯吧。”我托着腮看着她们三个,“音乐教室在二楼,而高一的教室都在一楼,她不可能跑去二楼拿东西吧。而且一般人听到曲子都已经吓得逃走了,完全不会听出曲子的名字。”

  “这么一说……好像有道理。”三个女生托着下巴思考着。

  “切,又在装x了。”黄良嘟着嘴看着我。

  “但,那个女生昨晚没有回去了。”一个女生对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为了制造谣言而故意不会去的吧……”我思考着,“不过应该没有那么无聊的人……吧……”我看了一下黄良。

  “喂喂!干嘛拿这种眼神看我!”黄良对我喊着。

  “对了,你们是听谁说的。”我对这件事情感到一丝好奇。

  “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她们三个面面相觑。

  [那也就是说,她把谣言传出去,或者她让朋友来传谣言。]我一个劲推敲着[话说,既然知道是谣言我为什么还要推测……]

  “还有什么吗?”我问了那个女生。

  “嗯……我听说她还在走廊上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她指着下巴说着。

  “什么!”我立刻站了起来[这里可是离温泉有至少五小时的路程,如果是住民不可能没事跑过来的,而且就算是晚上,也会有保安在……]

  “没事吧,鸠,你的脸色不太好。”秦云担忧的看着我。

  “那个女孩,我在之前试胆大会的树林里也看到过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我沉着脸,“不过或许,不是同一个人……但一个小孩子半夜在学校干什么!”

  “鸠?”三个女生也看着我自言自语。

  [这个女孩子可能与我的诅咒有关系吧……]从我变成女孩子的那一刻,我已经相信了世界上是有神明和鬼怪的。

  “黄良,晚上有时间吗?”

  “怎么了?”黄良看着我。

  “我们要去捉那个女孩子。”我露出了微笑……

  “真是的!小鸠居然说晚点回家!一定是瞒着姐姐在外面和比我的女孩子卿卿我我了!”家中,姐姐气愤的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走回了厨房,忽然,一个写着〖宇文鸠〗的玻璃杯出现了一道裂缝……

  “差不多了。”我、黄良和秦云从图书馆的黑暗处走了出来,黄良拿出三个手电筒给我们。

  “不过在黑暗的图书馆吃晚饭还真是不习惯……”黄良打开手电,抱怨着。

  “好了好了,还是先离开图书馆吧。”

  我们走到了大门口,但门被锁死了。

  “怎么办,门被锁了。”黄良推了推门,但没有什么卵用。

  “放心。”我拿出一把钥匙,“我问图书馆长借了一把备用的。”

  我打开了门,说实话,夜晚的学校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我走在前面,秦云则贴在我的后面,黄良走在最后。

  “秦云,你这么害怕还跟过来……”我看了一下一脸恐惧的秦云。

  “可……可是我想帮助鸠……”她紧紧抱着我。

  “秦云……秦云……”背后传来声音[黄良那家伙不会是想吓秦云吧……]

  秦云僵硬的转会去,结果,看到了用手电从下照亮的黄良猥琐的脸。

  “啊啊啊!”秦云哭着扑倒我的怀里,我走过去,给黄良一个大包子。

  “真是的,16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我安慰着秦云,瞪了一眼捂着头上大包的黄良……

  走到了楼梯口,隐隐约约听到了钢琴声,秦云吓得又要哭了。

  我们三个走向二楼,慢慢靠近音乐教室,音乐声也越来越清楚了。

  “这不是『忏悔曲』,应该是伴奏吧。”我轻轻说[真不知道那个女生是怎么听成『忏悔曲』的。]

  我将秦云护在后面,用力打开了门,借着月光看到一位绿色短发穿着水手服的美丽的少女坐在钢琴前弹奏着,长得神似绯弹的亚里亚里的雷姬。

  “这不是二年级的学姐,萧雷学姐么。”黄良看到了少女说道。

  “你们……”萧雷停止了弹琴,站了起来走过来,“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不乖。”

  “呃……这家伙是天然呆么……”我看了看黄良。

  “什么!你居然看不起天然呆!这可是我们的音乐女生萧雷姬学姐,又叫雷姬的人气属性啊!雷姬~请接受我对你的爱吧!”黄良一脸兴奋的扑向萧雷,结果被她一脚踢开了。

  “这家伙,是个变态么?”萧雷姬指了指躺在地上满脸幸福的黄良。

  “你不用理他……我说,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弹琴弹到那么晚?”我看着雷姬。

  “我在为学园祭做准备。我家里没有钢琴,所以只好在这里练习了。”雷姬面瘫的说着。

  “看样子,应该就是学姐夜晚弹琴的。”秦云看着我。

  “应该是的。总之回去吧,学姐也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已经很晚了。”我看了看雷姬,然后拎起躺着的黄良[看样子,那个女生应该是听到钢琴声太害怕而眼花看错了白色连衣裙女孩的。]

  “学姐弹的真好。”路上,秦云看着雷姬。

  “还是不行,有几个地方会跟不上节奏。”雷姬冷冷的说。

  “不过雷姬酱也真是的,晚上弹什么『忏悔曲』,很吓人的。”黄良撅着嘴说。

  “我弹的一直是歌的伴奏,没有弹『忏悔曲』,而且我也不会弹。”雷姬说。

  “可是你昨晚不是弹了?”我看着雷姬。

  “我昨晚家里有些事情,很早就离开学校了。”雷姬看着我。

  “糟糕!”我迅速原路返回,冲向二楼,听到了钢琴弹奏的毛骨悚然的『忏悔曲』。

  [既然不是萧雷姬,那到底是谁!]我跑到音乐教室,用力打开门,但打开的同时音乐也停止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为什么没有人……”我思考着,转过头准备离开,但看到了……

  黑暗的走廊前方,隐约看到,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对我露出骇人的微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变成女生的恶作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