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话 外表与内在
暗de刺客2019-12-11 17:442,878

  求各位大佬投石!!人气上升了我也好冲黄金,这样就能更新更多了!

  --------------------------------------------------------------

  李天翔和樱静静站在唐雨瑶家的大门前,看着眼前这栋豪华别墅,两人心里百感交集。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屋里仍是一片漆黑,追踪病毒显示她此时不在现场。

  身份暴露后当然不会回到这么显而易见的据点。

  尽管顺着这思维,李天翔能够理解她不在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得知了唐雨瑶身世真相的他,有些理解为何她的性格会如此扭曲了。

  唐雨瑶很可能不是被操控的。

  李天翔在心中如此揣摩道。

  最后的真相,就在这扇木门后。

  就在李天翔正考虑怎么进入屋里时,门把突然擅自动了起来,“咔嚓”一声,解锁的木门被推向外侧。

  玄关处的樱神情沉重,“进来吧。”

  幽灵真方便。

  李天翔不由得感叹起来,走进了这个他曾经幻想过能来作客的“家”。

  李天翔小心翼翼地探索了楼上楼下的每一个房间,摁遍了每一个开关,拧动了每一个因生锈而变得坚硬的水龙头,结果并未能改变屋内阴森昏暗的状况。除了没有水电外,与装潢奢华的外表截然相反的是,屋里空空荡荡,竟没有一件家具。

  别说电视电脑空调这类高档物,就连床铺、衣柜、桌子这些必需品,李天翔都没能发现,除了客厅外,其他房间早就落满灰尘,开门的瞬间,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冲得李天翔下意识地捂紧口鼻快速推开。

  这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简直是废弃的鬼屋。不,就连鬼屋都比它好,起码鬼屋里还有些家具,蜘蛛老鼠之类的小动物,而这里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唯一能让人摸索前进的光源还是来自窗外的月光,而且窗框积了层厚厚的尘土,随手一抹都能脏得人全身鸡皮疙瘩直冒。

  回到相对干净的客厅,李天翔不敢靠在肮脏的墙壁上,只能席地而坐,呆呆地看着落地窗外的庭院。这里应该就是唐雨瑶每天回家后唯一待着的地方,她的一切生活起居,吃穿喝全集中在这片小小的六十平米范围里。

  也许她每天吃完饭后就是这样坐在地上,接着月光复习知识,累了就转头看看庭院,欣赏夜空放松身心,到了深夜便直接躺在冰冷坚硬的黑桃木地板上进入梦乡。

  李天翔的心里无比寂寥,他对唐雨瑶的感情逐渐从喜爱与敬仰变成了可怜与同情。当然,愤恨与无奈不会因此减少,可当自己身处如此荒凉寂寞的环境时,李天翔确实没有了任何斗志。

  为什么会这样呢?

  李天翔回忆起今晚收集到的所有情报——

  唐雨瑶的父亲叫做唐实业,在她刚出生后不久便因癌症离开人世。这对一个即将充满勃勃生机,前景无限的家庭而言可谓是致命打击,瞬间失去经济与心理依靠的妇人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不幸中的万幸之事是,唐实业在离世前就已经为这对母女攒下了不少积蓄,加上保险赔付,加起来的金额足够母女二人守着这栋豪宅吃穿不愁一辈子。

  没有经济难题对唐母的病情算是一个小安慰,加上女儿即将出生,尽管被病魔所折磨,她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

  最终,唐雨瑶呱呱坠地,亲朋好友们纷纷前来道贺,安慰与恭喜唐母的同时,表明自己愿意协助这对母女走出困难的决心。

  唐母很是欣慰,她认为孩子的平安出生意味着人生的新起点,只要守护好这个孩子,加上有那么多人的帮助,未来的一切都将是光明的。

  可这位常年在家里打点一切,照料丈夫生活起居的主妇虽善于内务,也想积极向上,却低估了现实的险恶。

  唐雨瑶刚满月,那些亲朋好友们便接连不断地上门,老生常谈之余,说的最多的就是唐实业生前的投资。按他们的说法,保守吃老本不能确保将来生活的一帆风顺,毕竟要是再遇到个意外什么的,家里积蓄因此花光了,这对可怜的母女就要喝西北风去了。

  对生意一窍不通的唐母越听越害怕,她可以省吃俭用,哪怕吃咸菜馒头穿补丁衣睡大街,可她唯一的宝贝女儿不行。禁不住轮番轰炸的寡妇开始源源不断地取出丈夫的遗产供那些亲朋好友进行投资,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你以后既要当妈又要当爸,现在辛苦点,学会赚钱将来女儿才能过好日子。”

  通过吃药控制抑郁症的唐母就在如此惶恐不安,担惊受怕的状态下努力“投资”,渴望能学会丈夫的那套生意经,让女儿将来过上“好日子”。

  一开始,投资确实有所回报,唐母看着砸进去的钱从原本的七位数逼近八位数,很是开心,认为自己可以无愧于丈夫与女儿,拥有撑起这个家的本事了。

  可惜好景不长,短短一年后,投资非但没能达到八位数,反而从七位数如瀑布曲线般向六位数暴跌。

  从未体会过这种绝望的唐母不想看到自己的努力打水漂,更不允许女儿失去未来,于是在亲友劝说下继续注资。

  世界上不存在绝对赚钱的办法,如果有,那个人将统治地球;但有绝对能来钱的办法,那就是掏别人口袋。

  不知是谁说过的名言,在唐家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最终结果是,唐母无法接受破产的事实,自觉无脸面对亡夫与女儿,在抑郁症发作时选择了跳楼自杀。虽然经过及时抢救捡回一命,但成为植物人的她只能永远躺在病床上沉睡。

  而榨光了唐家资本的“亲朋好友”们“好心”地定期给点“生活费”,让唐母留有一命,唐雨瑶也有口饭吃——

  毕竟那栋大宅子的产权还在唐母手里,要是她死了就会被唐雨瑶继承,不管怎么说,安抚好看守着最后这个宝物的“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了。兴许哪天奇迹出现,唐母醒了呢?又或者唐雨瑶长大了,愿意和照顾自己的叔叔阿姨一起生活呢?

  大部分的生活费都被用于治疗,于是讽刺的一幕出现在唐雨瑶身上:守着别人做梦也想得到的大宅子,活在什么都没有的屋子里,吃着超市因过期而打折的剩饭便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来,小女孩也一天天长大,无论多么艰苦,多么迷惘,唐雨瑶终究还是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一个知道如何伪装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奋力求生的人。

  李天翔魂不守舍地盯着院里的捕蝇草,“我会喜欢班长,说不定就是因为她的大小姐气质,很优雅文静,乖乖的很懂事。”

  “现在呢?”坐在一旁的樱抱着大腿,将下巴放在膝盖上。

  “我不知道。”李天翔低下头,“我从来都不了解她,就像我也不了解陈锋和你,我喜欢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樱默默扬起嘴角,扭头看向李天翔,眼神里流露出关爱之情,“至少,喜欢的心情是真的。”

  “看来以后没约会了。”李天翔同她对视,苦笑道。

  樱昂起头,故意露出风骚表情,掀起裙角卖弄姿色,“求我的话也不是不行哦~”

  “不要,会死的。”李天翔冷漠地回道。

  “啊哈哈……”樱尴尬地笑道,“在恩人女儿家NTR什么的,我也很过分啊。”

  “所以你也有罪。”李天翔皱眉。

  “那我该怎么赎罪?”

  “一起救她出来!”

  “……不是说要跟她战斗吗?”

  “当然。”李天翔信心十足,“让她意识到我们才是真正的靠山,用力量说服她!”

  “活该注定孤独一生,你个直男。”樱叹气,“一般这种情况不都是要用嘴炮打动人心吗?”

  “对她来说没用的。”李天翔认真地答道。

  “是啊。”樱的表情也很严肃。

  两人相互依偎,继续坐在客厅里欣赏窗外的夜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和美少女幽灵合体变成英雄这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和美少女幽灵合体变成英雄这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