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恐惧
夜与黑2018-04-13 16:072,251

  宝剑出鞘,光头的大叫声立马就止住了,可是那渗人的男音又出现了,只听他轻哼一声:“你这小毛丫头还有点本事,可是你单枪匹马,怎么敌我三人!?”

  这些妖人真是嚣张!

  寒凌深吸一口气:“他们三人被困,恐怕你们的法力也大打折扣吧!”

  “呵呵、呵呵!”

  那阴森女声嘿嘿一笑:“看不出你还点见识。好师弟,莫为这点小事伤了自己,咱们撤吧!”

  那两师弟嬉笑道:“好的,师姐。小妞,咱们山水有相逢!”

  我大骂道:“你们是谁,不能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你们拿了我和铁柱的灵窍?是不是!”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不走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呀,小帅哥,下次再见!”

  他们师姐弟话音落下后,三名囚犯挣扎不停的身子终于安静,过了好一会后,寒凌才放松下来,她刚刚垂下了古钱剑,我见到光头脑壳上有些什么在动着,我大惊失色地呼道:“不妥!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从囚犯脑中冒出!”

  “滋滋……滋滋~!”

  原来就在寒凌垂下古钱剑的同时,一条长度约尾指般长短、体积比牙签大一点的黑色蠕虫飞快地从三名囚犯脑袋中窜出,瞬间就奔向了铁柱面门!

  糟糕!寒凌举起钱剑之时已来不及了!

  你大爷的,看我的秘密武器!

  见铁柱有危险,我大声怒喝,从腰间掏出一瓶特制杀虫水:“我去你大爷的居然还有阴招!?看我的“黑旋风喷雾剂”!!!”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呲呲呲呲呲呲呲呲!”的声音从我手中传来!

  在此同时,飞向铁柱的三条蠕虫应声落地,瞬间就被我一脚踩死了!

  我指着被踩成渣渣的三条蠕虫怒斥道:“妖孽,有本法师在,你们休得放肆!”

  “啊!幸好!石柱,还是你够机警,不然老子又得住院了!”

  见自己得救,铁柱半吊着的心肝这才慢慢松下。

  “预防万一!”

  我如此机智化解了危机,众人又惊又喜,心中长长舒了口气。

  出了刚刚那意外,铁柱一惊一乍,胸中的道气很快就泄去,解降之阵也随之落幕。

  “总算逃过一劫!我以为我刚刚要死掉了!”铁柱深深吸了口大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谢了,兄弟。”

  我笑道:“嘿嘿,凡事多一手准备,总不会是坏事,不用谢我,给我打钱就好了,打到我的工行卡吧,提现方便点。”

  “你鬼点子挺多。”

  寒凌向他们投来赞许的目光:“这会真是科学帮了咱们大忙!”

  我早前听寒凌把这降头说得这般恐怖,便上网查阅了一番资料,特意准备了两瓶最新款的强力杀虫水,想不到此刻真的派上了用场。

  “总算结束了。”

  寒凌此话一出,众人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太好了!”欧警官三人收起了手枪,又见三名昏厥了过去,问道:“寒凌,现在他们怎样了?”

  寒凌回应:“待他们醒后,你就可以盘问他们了,相信能问出有价值的口供!”

  “破案的进程又提速了!”欧警官谢道:“这回真是谢谢你们了!”

  寒凌苦笑:“不客气,这是修道之人应该做的。事不宜迟,你们赶快准备盘问的工作吧。”

  我们抹过冷汗后便与欧警官等人告别,各自回去了。

  “寒凌,咱们有什么能帮忙的?”我关切地问道。

  寒凌眉头轻皱,摇头说道:“那三个妖道太过诡异,而且狡猾得很,你们没有道行加身,很容易出事的,这事情还是等我来吧。”

  “你单枪匹马,和他们三人斗起来,确实是吃亏呀!”

  我又说道:“你想一想,咱们四人机智勇敢果断有power,真没什么能帮上忙的!?”

  “这个……”

  寒凌叹了口气,看向一脸关切的我:“若我爸爸在就好了,先不说他法力高强,若是他能把你们四人收入门下的话,你们就是我师弟了,那我就可以教你们真正的道术了。”

  我也知道,关于修道这些事情,是有非常庄严肃穆的步骤,不可以有丝毫的马虎。他们对望一眼,都能从对方眼内看到些许失望。

  “我们不学法术,可是我们可以学门道呀!而且我和铁柱已经答应了掌柜要为茶馆服务两个月!”

  我灵光一闪:“茶馆这么神秘,里面的门道必然是五花八门,总有一些适合我们学的吧?”

  寒凌思索片刻才回道:“这样子吧,我回去之后想一想有什么是适合你们学的,你们放心,这门道我一定教你们。”

  她问道:“你从一个常人的角度来看这案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常人的角度!?我就一怂蛋,也就一常人!”

  我叹了口气,看着窗外蓬勃的大雨:“被夺了灵窍,我感到无限的气愤,对于被恶人陷害有着深深的恐惧。”

  “恐惧!?”

  寒凌坐在椅子上紧紧握着拳:“连你一个大男人都会觉得恐惧,那当时李兰岂不是要被吓疯了?”

  “若是我当时被剥光了绑在手术台上,我估计我连屎都要给吓出来了!”

  我也不怕丢人,忽然,我看着内堂的小油伞猜测道:“李兰会不会被吓失忆了!?”

  “失忆!?此话怎讲?”听到这个猜测,寒凌也是一惊。

  我思索道:“我在大学的时候上过一些心理课程,教授说当一个人被惊吓过度的话,很容易晕过去,醒来之时有可能选择性失忆,这是源于对这件事内容的隔离而失忆,其内容本身对你来说是造成伤害,并且是你的身心难以承受的。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李兰也被吓晕了过去,丧失了一部分记忆?”

  “还有这个说法?”寒凌皱眉点头,她关上门,慢慢打开小油伞,把李兰呼唤出来。

  “李兰,你感觉好点了吗?”

  李兰微微一笑:“经过几天的休息,被灼伤的灵体慢慢恢复了。你们去警察局有解开了那三人的降头吗?”

  我点头回应:“虽然是有点曲折,可还算是解开了,相信凭欧警官的能力,很快可以得到重要线索的,不过……”

  李兰见我欲言又止:“你们怎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计多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计多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