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解降头
夜与黑2018-04-13 16:072,564

  “终于找到了……”

  我和小明累得瘫坐在地,看着李兰还没怎么腐烂的尸体重重松了一口气。

  “这里简直是地狱。”

  小明咬着牙,双眼有些发红地说道,不错,从这些皮囊惊恐而狰狞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些死者临死前似乎都经历了极其恐怖的事情。

  我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市内的流浪汉与乞丐数目少了这么多了,而我终于知道欧警官和寒凌所‘预料’的是什么事情了,他们在抽丝剥茧,从极细微的案子中找到了这些隐藏在背后的惨案大案!

  我这才明白,自己和欧警官和寒凌她们的差距,原来一切都是我想得太天真无邪,竟然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的黑暗,还有那么聪明而正直的人在暗中日以继夜地和黑暗对抗着。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叶师傅和欧警官会挑选了我们作为诱饵,可是现在的我已经对这件事不关心了,甚至我连我自己的生死都不关心了,我现在想做的事情是要为李兰报仇,为这些无辜惨死的人报仇,将那躲在黑暗深处的罪人揪出来!

  由于案件的严重性,警察上报高层领导后,为了低调顺利地进行案件的侦查,对外界采取了适当的保密。

  可是这样,我们依然没有找到背后的凶手和抢走了铁柱灵窍的人,换个角度来说,我和小明的命依然没有保障,而我们小腿上的血色蜘蛛网依然在蔓延。

  我们的战斗,似乎才刚刚开始。

  这时候,灰蒙蒙的天下起了大雨,这是入夏以来的第一场暴雨,泥泞令道路很是难行,我相信,更猛烈的暴雨还会在后面,而更难走的路也在后面,我感觉到,除了自救之外,我必须要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了。

  心情郁闷了好几天的我呆呆地坐在欧警官旁边说道:“想不到铁柱这事情竟然引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欧警官,有什么我们能帮上忙的吗?”

  欧警官长长地吸了一口香烟:“有,一直困扰着我的那个问题,就是那三个嫌疑人居然把后面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旁的寒凌猜测:“我打过电话问过我爸爸,他说嫌疑犯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中了蛊术,又或者说是中了降头术。”

  “蛊术!?”

  我摸着下巴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欺负和绑架李兰的罪行是主动的,而到了那小屋之后发生的罪行,是被支配?是被动的?真的有这法术?我以为就电影里面有呢。”

  “非也,”

  寒凌摇头说道:“正如我爸爸所说,某些解释不了的东西,你可以不相信它,可是不应该否定它的存在。”

  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运动服,看起来非常的干爽漂亮,这也给处于郁闷期的我一处可以细细观赏的景点。

  众人连连点头,我心想:“对呀,某些事情你不相信,可你不能否定它的存在!就像鬼魂之事一般,你没见过可是不能否认其存在,就像我们撞了棺材之后遇到的怪事是不能用科学来证明的。”

  我又问寒凌:“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寒凌摇摇头:“据他所说,他们正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时三刻是回不来的。”

  我轻叹一声,心中想道:“若是他们在的话,这事情估计就好办多了。”

  “他们不在的话,”欧警官看向寒凌:“寒凌,你有法子解开他们的降头吗?”

  “这个……”寒凌犹豫片刻:“法子是有,不过我没用过,不知道行不行。”

  我提议道:“事到如此,试一试也无妨吧?不过,若是解不了的话,会对你有什么副作用的吗?”

  寒凌抿嘴一笑,不假思索地回应我:“没有。”

  我心思缜密,哪能猜不到这事情的严重性?根据这几天的相处我已经知道寒凌她外表虽然是冷艳,可是内里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子,加上她是修道之人,对于责任这样东西是有些执着的。

  我苦笑一声:“那就是有了,你为这事情付出够多的精力了,是时候给我们分担一点了。”

  “可是…”

  寒凌想说些什么,却被我打断了:“寒凌,你把法子教我,我去解开那降头,你会法术,就算我吃了亏,也有你护着我。”

  见得我这么有担当,寒凌脸上虽是欢喜,可是还是摇摇头:“不行,你没道行加身,一旦被降头反噬,轻则会伤了精气神,重则会被降头所控,到时候就麻烦了。”

  “让我来吧!这事情因我而起,我除了要找回灵窍之外,也要为李兰做些什么!”

  一直默不作声的铁柱吐出一口香烟,目光锐利地看着李兰所在的油伞说道。

  “铁柱……你……”

  众人看着一脸坚决的铁柱,又看了看李兰所在的油伞,均是没有任何意见地点了点头,因为他们知道,在座的人,没有一个比铁柱更想要帮助李兰了。

  我心中也有些惊愕:“认识他这么久,铁柱这坚定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虽然我们是因为撞了他奶奶的棺材而摊上事情,可是此刻我们早已消除了芥蒂,因为我们的目标非常一致,那就是给李兰报仇雪恨,除此之外,我们才想到各自的问题,他要找回灵窍,而我和小明则是要洗去他奶奶给我们的诅咒,洗去那个血色蜘蛛网。

  当晚,寒凌跟他们详细说明了关于降头的一些情况与禁忌后,便随着欧警官走进了囚犯监控室。

  解降头行动要正式开始了。

  审讯室内的三名囚犯如坐针毯,那光头嫌疑犯惊恐地问道:“欧警官,你们要问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的!你们别难为咱们俩,求你们了!”

  见欧警官没回答,那刀疤脸又说:“各位大爷,我们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们真的对后面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求求你们了,赶紧审判我们吧!我这些天过得提心吊胆的,真的很痛苦呀!”

  “妈的!你们这人渣,还叽叽歪歪!”我憋了一肚子气,一巴掌扇了出去,把那光头打得懵圈了。

  “老子的灵窍藏哪里了?那恶鬼在哪?”

  还没等光头求饶,铁柱也是一巴掌就打了过去,他们手速很快,噼里啪啦地给三人嘴上就招呼了过去,打得三人鼻青眼肿的,真是令人解气。

  刀疤脸急忙哭道:“大哥,你说的什么灵窍、恶鬼都是些啥呀?我咋一句也听不懂!?”

  “还在装蒜!”

  我对着刀疤脸三人脸上一人赏了一拳后说道:“寒凌,你要来几拳吗?”

  寒凌冷笑一声:“不用了,他们三个人渣待会也得半死不活的了,你们理理气息,准备一下吧。”

  欧警官还是假装没看到,三人被我和小明小明打了好一会后,他才阻止道:“差不多得了。”

  小明小明撇着嘴骂道:“猪狗不如的东西!”

  “好了,停下来准备一下吧。”

  我假装劝住了几人,回手就给刀疤脸他们一巴掌,不过打完这一巴掌我也是收手了,毕竟再打下去的话这三人得送院了。

  我用毛巾狠狠地塞进了囚犯的嘴巴,在他们耳边冷笑一声:“待会就让你们求死不得求死不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计多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计多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