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兵行险着
夜与黑2018-04-16 15:122,411

  欧警官盯着杨林,语气非常冷漠:“搜了他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不过他很拽,先把他关一天,我们有这样的权力。”

  “呵呵,真是高效率有底线,”

  杨林似乎早就料到欧警官即使找不到证据也会为难自己,他冷冷笑道:“真是好警察,案子一个也破不了,滥用职权却挺在行。”

  听了杨林的挑衅,欧警官咬牙指着杨林:“你小心点!别落下把柄在我手上!”

  骂归骂,24小时后,欧警官还是得把杨林放了,而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出去。

  “哎呦!关了一天有点腰疼!”

  杨林伸了伸懒腰,揉着朦胧的睡眼,嘿嘿一笑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警局:“欧警官,谢谢款待!”

  “妈的!”

  小杨心中来气:“头儿,你这是什么情况!?字迹的鉴定还不够证据吗?”

  欧警官摇摇头:“不够的,而且要是他给了我们一个假密码的话,里面的证据就全毁了。”

  “切,一群窝囊废!”

  嚣张的杨林看着那神圣的警徽鄙视一笑,头也不回地走下台阶,他不知道,我们在他身上放了微型监听器,上面还有一个摄像头。

  他刚刚走到警局门口不久便发现外面街道有好几个大汉在角落处紧紧地盯着自己,大汉们个个凶神恶煞,似乎来者不善。

  “噢!?这些人是?”

  杨林稳住忐忑的心神,喃喃自语道,往前走了几步,又发现了对面一面包车里面有几个人盯着自己,似乎就是等着他过去一样。

  杨林更是惊奇:“这几人怎么老盯着我看,莫非他们是警局的派来监视我的人?”

  看样子他是产生顾忌了,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不是,他们一脸横肉,衣服邋遢,”他摇头自言自语:“看他们的神色和打扮,应该不是警局的人,莫非………是师傅的人?”

  “不妥,看他们样子,好像来寻仇的,不妥不妥,我还是回警局避一避比较好!”

  他停住脚步,正要回头走去,却见两壮汉朝着自己大步走来,从摄像头上瞧得清楚,那壮汉颈部有一个他再也熟悉不过的纹身。

  忽然,他的头部猛地被人打了一棒,不省人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待杨林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时,发觉自己正被关在一个一片漆黑而恶臭的地方。

  他摇着阵阵发痛的脑袋,努力回想自己昏迷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被关了多久?”

  忽然间,一股来自心底的恐惧感徒然冒起,惊恐地说道:“我是被三色狐狸纹身大汉抓来的?”

  “不会是师父派人来抓我的吧?我可没出卖他!不会的!不会的!”

  他试图说服自己,可他越是自我安慰,心中的不安就越加沉重,脑子越想越怕之际,不由得大喊起来:

  “你们是谁!?快放我离开!”杨林大喊着:“救命呀!救命呀!”

  杨林歇斯底里地喊着,喊到喉咙都已经嘶哑了。

  “不用…喊了,没人会来救…我们的。”

  一把了无生机的声音慢慢传入杨林耳中。

  杨林一惊,张大着嘴巴望向漆黑不见五指的虚空中,原来这房子中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人被困于此。

  他颤抖着问道:“你!?你是谁!?”

  “哼,我们是谁?”

  那声音又响起了:“我四个兄弟,一个一个……地被他们抓去了……就没有回来了,现在……还剩下我一个,没人……会来救……我们的了。”

  杨林脸色涨得通红,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跳跃:“你们!?你们是谁!?他们又是谁!?”

  “他们?他们就是师父!”那人的语气很是愤慨:“是我们的好师父啊!”

  “什么!?”杨林语气大变,就好像遇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你们说的师父是谁!?”

  “呵呵,”那声音干咳了两声,叹息道:“咱们……都是供奉……三色狐妖的,师父……还能是谁?”

  “三色狐妖!?”杨林摇摇头:“不会的!师父不会这样对我的!我可没有出卖他呀!”

  漆黑没有了声响,有的只是杨林心急如焚的等待:“你呢?怎么不回我了!?”

  “喂,你在哪?赶紧回答我呀!尼玛的,喂!喂!!!”杨林也是极度焦虑,喊话的时候已是歇斯底里了。

  那人听得杨林的反问,又传来频死的声音:“师父…凭什么不会…这样对你!?我五兄弟…为他们杀的人、做的事情…还少吗?咳咳,现在……现在还不是…落得这阶下囚的田地?”

  “不会是真的,这是圈套,这是圈套!”杨林大惊失色,张嘴大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别抱有幻想了,”那人带着些哭腔:“没幻想的话,估计心里……还能好受一点。”

  “哐!”

  一阵电闸开关之声音传来,漆黑一片的房间瞬间就被点亮了。

  强光之下,杨林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当他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当杨林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所在的是一个超过一百平米的大房间!

  “啊!这是哪里!?这是哪里!?”听他的语气能知道,他慌了,他真的慌了。

  房间的窗户被遮盖得严严实实,透不进一点光线。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满满的半死不活的囚犯,

  四面的墙壁上都挂满了液晶显示器,里面正在播出一些极其血腥的画面:

  一些身穿统一教派组织的人嬉笑地拿着计时器,紧盯着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囚犯!令杨林感到震惊的是,显示器中除了摘取器官的画面之外,还有其他各样花式的折磨人的方法。

  “这是总部!?错不了,这是总部!”杨林惊恐不已,大喊道:“师父,你们这是要干嘛!?我也是你们一份子呀!快放了我!我是你们的药剂师呀!”

  囚犯们似乎早就适应了这些癫狂般的呐喊声,压根没人理会杨林,或者说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去回应杨林了。

  “看到那个蛊术没?”

  那了无生气的声音慢悠悠地传来,杨林一看,发现那是一个瘦得只剩皮包骨的老头:“把几十条蛊虫…放进那人的体内,蛊虫…会在他体内…活生生地撕咬他的…五脏六腑,然后慢慢…慢慢吸干他…的精血,养肥了后…再从眼耳口鼻中…爬出来,这么痛苦的…时间大概持续…三到四天吧,以前这项目…是我三师弟负责的。”

  “啊!不要!放了我!放了我!”

  杨林听那人这般一说,顿时觉得内脏似乎真的被什么撕咬一般,竟神经发射地痛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计多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计多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