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纹眉
李贤2019-09-13 13:422,645

  “叶蓁丫头,快跟上,很快就到了。你知道花婶子家吧,就在前面不远处。”花婶子指着前面的大柳树,眼中带着笑意,“过了柳树,就是我们花家了,很近的吧。”

  越看,花婶子越觉得,这个叶蓁小丫头比叶家两个大的,都顺眼得多,话难免多了些。

  “你这老婆子,一路走来就跟这丫头讲话,也不关心一下陪你来的人,都走不动路了!”李婶子落在后面,腮帮子鼓起来,气呼呼开口。

  叶蓁回头,看到李婶子站在原地,气喘吁吁。

  “叫你平时什么都不干,现在知道我们之间的区别了吧。”花婶子完全没有理会李婶子,笑眯眯的站在前头,插着腰,看着笑话。

  “你就会幸灾乐祸,哎哟,我的老腰啊,走,走吧。”李婶子甩着衣袖,一扭一扭,姿势怪异,跟在两人身后。

  到了花家,推开门,花婶子朝屋子里喊道:“闺女,你看我把谁给你找来了?”

  “谁呀!娘,我现在好烦啊,一点都不想见人,好丑哦!”里面传来年轻女子的轻愁声。

  这应该就是花婶子的女儿吧。

  “我的女儿被娇惯了,不要见笑。”花婶子朝李婶子轻微点头,转头,严肃道,“雅儿,你快开门,娘找帮手帮你。”

  李婶子轻笑:“没事,我连你都忍得了,何况你的闺女呢?”

  花婶子睨了李婶子一眼,怼道:“德行了你。”

  “娘,我出来了,什么事嘛?”花雅打开门,眼眶红红,看样子哭过,看到叶蓁,惊讶道,“这就是你帮我找来的帮手?”

  闻言,叶蓁抬头,挑眉,眼前这个女子个子高挑,虽然不是很白,但很有韵味,往那一站,青春气息飞扬。

  只是,她的眉毛,却巧不巧的掉了一块,看上去应该是白斑。

  “是啊,快进来,别再外面杵着。”花婶子将叶蓁和李婶子喊进来,吩咐花雅倒水,打算细细分说。

  “娘,你不是弄错了吧。”花雅倒好水,放好托盘,走到花婶子身后,用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不要说话。”花婶子低声回答,转身望向叶蓁,客气有礼,“叶蓁丫头,今天我找你来,就是为了我的女儿,你能帮我看看这丫头的眉毛么,还有没有救?”

  “花雅姐姐能够走过来一点吗?”叶蓁清脆开口,站那么远,她也看不真切。

  花雅朝花婶子望去,见其点头,跨步到叶蓁面前,没有说话。

  叶蓁细细打量花雅,示意她头低一点,见她眉处空缺那块,连青黑色的根都没有了,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这样的?”

  “大概是几个月前。”花雅见她认真的眼神,倒也实话实说。

  想来也是,要是时间再长,邻里都知道了,会跟霜儿姐姐一样了。

  “叶蓁丫头,你发现什么了吗?”花婶子焦急的看着镇定自若的瘦小女子,混天然而成的气质让她啧啧称叹。

  “花婶子,家里是否还有人也有这样的症状?”叶蓁开口,白斑向来都是遗传的,不可能凭空出现。

  所以,她的语气中带着笃定。

  “是啊!你怎么知道呀!”花婶子惊讶的看着叶蓁,手上的茶杯也顿了一顿,“雅儿的爷爷,也就是我公公,眉毛上就是有这么一块。不过,汉子家家的总归是没事,可女儿家的话,前程有限,要是眉毛这出了问题,以后可还怎么嫁人呀!”

  说完,她忧愁的叹了口气,若是遗传,可就真没办法了。

  “花婶子不用慌,灶台里是否还有煤炭?”叶蓁开口,“如果没办法根治,用煤炭描起来也是一样的。”

  “我知道,可到底没有办法根治呀。”花婶子叹气,眼神望着花雅,“就算我们每天白天都用煤炭描起来,可到了晚上,该知道依旧会知道。”

  叶蓁明白花婶子的意思,无非是怕被按上一个骗婚的罪名,落得人财两失,被人休弃。

  要知道,在东篱国,若是女子以欺诈的形式骗取婚姻,不仅会被休弃,就连所有嫁妆,都会作为补贴留在男方家中。

  “叶蓁丫头,你有办法吗?”李婶子也眉头紧锁,虽然不是她家的事情,但俩家是好友,怎么能不担心呢?

  “有是有,只不过怕雅儿姐姐忍受不住。”她瞧着花雅也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主,肯定没有吃过苦头,脸色略微有些迟疑。

  这要是吃不消,出了什么事情,她可担待不起。

  “什么苦,我不怕的,只要能修好我的眉毛,我什么苦都可以吃的。”花雅听叶蓁讲话,不知不觉,已经信任她了,见她说有希望,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语气也带着几分急切。

  “去拿一根绣花针来,一抔草木灰,还有一支蜡烛,外加一块干净的毛巾。”叶蓁看了花雅一眼,对着花婶子说道。

  “要这些做什么?”花婶子不解,但还是将东西拿过来,麻利的点上蜡烛。

  “你去拿一张躺椅过来。”叶蓁没有回答花婶子,转身对花雅道,手拿起绣花针,一直在蜡烛上烤着。

  花雅不明所以,却也照做了。

  “到时候会很疼,你就咬着这块毛巾忍住。”叶蓁将毛巾递给花雅,示意她躺上去。

  花雅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脸色惨白,没有血色,不过为了自己的眉毛,咬咬嘴唇,毅然而然的躺了上去。

  叶蓁拨弄着她的眉毛,空白处就像小拇指的五分之一,虽然小,但是对于眉头来说,却是十分明显的。

  两边一大一小,中间空出一条小道,典型的断眉啊。

  “疼的话你就咬住毛巾。”叶蓁低声开口,脸上带着严肃,细长的绣花针在烛光下熠熠生辉,她轻轻刺进花雅的眉头,见她眉头蹙起,连忙开口,“不要皱眉。”

  花雅沉闷的应了一声,牙关咬紧,不再皱眉也不再发出声音。

  叶蓁暗暗佩服花雅的毅力,绣花针到过的地方,在血还未流出,她就用草木灰盖了上去。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她终于完工了,放下手中的绣花针,呷了一口冷掉的茶水。

  “怎么样了?还疼吗?”

  花雅听后,想要起身,却立刻被她一把按住,“别动,你现在才刚刚做好,伤口也没有稳定下来,起身会流血的。”

  “好,我知道了。”花雅静静躺着,见她没有说话,开口问道,“我这样就可以了吗?”

  “是啊,这样就行了?”花婶子被叶蓁的手法弄懵了,好不容易醒过来,立刻围着花雅转悠,伸出手,想碰却不敢触碰。

  “等过了一个钟头,将眉头的草木灰洗赶紧,就可以了。”叶蓁起身,走到花雅身边,“切记,结痂的伤口不要去抓,等它自然脱落就行了。”

  “好好,多谢叶蓁丫头了!”花婶子激动极了,“要不,你留在这里吃晚饭吧,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哎!婶子……”叶蓁想制止,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知道花婶子的顾虑,无非是担心自己的女儿,怕自己做出的眉毛部分没有成功。

  “怎么了?”花婶子疑惑地看着叶蓁。

  叶蓁讪笑:“没什么,那就多谢花婶子了。”

  反正,她这个纹眉可是跟着老头学习了好久,这可是她的基础功夫,怎么会出错呢?

  留在这里也好,这样就不用面对叶家那对母女的冷眼了。

继续阅读:第9章:兰花受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会整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