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公羽老人
星海天马2019-10-25 11:032,127

  楚锋接过玉石,没敢揣进怀里,像是拿着烫手山芋,试探着问道:“老先生既然醒了,不知道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老头笑了笑,盯着楚锋,把他看的发毛,“虽然醒了,但目前还是魂魄状态,必须寄居在这玉石之中。而且,需要极大的能量方能保持清醒。能量需要至阳至刚的火系金系能量,而且越精纯越好。这赤阳参火系能量虽然雄浑,但杂乱无章,极为暴乱。不过老夫已经沉睡了数千年,虽说味道不合口,但还是勉强吞了进去。以后呢,这赤阳参是万万不能吃了。赤阳灵果还勉强凑合。可惜啊,我离不开这玉石十米之外。”

  楚锋面色扭曲,看着老头自言自语,额头黑线直冒。半晌之后,似乎知道这老头想说什么了。

  “老先生难道想让小子帮你寻找能量!莫说赤阳灵果,就是赤阳参,我也是机缘巧合骗来一支!”想让我给你当免费劳力,门都没有,最好饿死你,赶快进玉石睡觉去。

  “先别激动,先别激动。以你的能力,莫说赤阳参,就是赤阳参上的泥,你也找不来。”老者笑道。

  楚锋要崩溃了,让自己帮忙,竟然还带这么损人的。

  “不过,还有我呢。”似乎房顶都是金子,老头一笑就抬着头,盯着上面看,边看还边捋着胡子,一颤一颤。

  “你?”楚锋站起身来,开始认真打量这个白胡子老头,眼睛越来越亮。

  似乎这个老头吸收了如此之多的赤阳参药力毫无损伤,似乎他沉睡的玉石,镶在远古神殿的石像之上,似乎任何和远古神迹扯上关系的东西,都是无比的牛叉。

  虽然这老头不是东西,是个人,但毕竟来历神秘。难道自己捡到宝了?

  “小子,你死死盯着我老人家想要干什么?告诉你,我是正常人?”

  “老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件事情。”想到老头的来历,楚锋心头立刻涌现出困扰自己的疑问!

  “大陆演变的那个年代,我的确知道一些,只是我灵魂受到过重创,却是记不太清了。我只能告诉你的是,修炼体系之所以演变成如今的灵师一道,是因为天地间的灵力,较之天元大陆时代突然猛增数百上千倍。能够运用这些灵力的修炼体系,比起武者一道,自然更为高明厉害。你问这个干什么?”老头奇怪盯着楚锋。

  “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原来,您也忘记了。那您叫什么还记得么。”

  白胡子老头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道:“老夫姓谁名谁还是记得的,只是你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暂且就叫我公羽老人便可。”

  “没想到已经是数千年过去了,我这一睡还真是地久天长。”公羽老人叹了口气,眼神忽然扫过楚锋,“天阴寒脉,竟然被你用赤阳参稀里糊涂的解了。是说你聪明,还是愚蠢呢?咦,不对!你的经脉!”

  老头脸色忽然凝重,楚锋只感觉一股力道如大海一般将自己吞没,心中骇然失色,这老头实力竟然如此高深!只怕比起那秦潼,都要高出数个档次!

  “没想到,没想到。数千年后,竟然还能看到绝生古毒!”公羽老人的脸色忽然变得复杂,伤心、恨意、愤怒扭去挣扎着。似乎经历着痛苦不堪的回忆。

  “不对,若是中了绝生古毒,你早该死去,怎么还还活着?难道古毒发生了变异?小子,快告诉我,你怎么会中这绝生古毒?”

  “什么绝生古毒?”楚锋莫名其妙。

  “哼,你之所以不能修炼,天阴寒脉只是一重原因,更深的原因却是这绝生古毒!中毒者,经脉如钢铁一般,全部堵塞,任凭灵药冲击,寻找强者辅助,也无法将其打通甚至一丝。确切的称之为晶脉更为妥切。中毒之后,灵师会因为灵力被挤出经脉,冲击内脏器官而死亡。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绝生古毒只对灵力体有用,你一个没有灵力的孩子,自然不会死去。如此说来,当年暗中躲藏到大陆之上的族人,却也幸存着!”老头胡子又开始颤抖,只是最后一句话却近乎低语,楚锋并没有听到。

  “小子,你遇到我算你走运。天上地下,只有我一个人能解这绝生古毒!而且并不是普通的解毒,乃是化毒为药,提升你的实力!”

  楚锋听得云里雾里,先是自己不仅是天阴寒脉,还中了什么破毒,经脉如铁不能修炼,正在绝望呢,这老头忽然又说他能解毒。还能化毒为药,提升自身实力!

  “难道这绝生古毒,才是真正从母亲体内吸取的毒素?”

  “恳请前辈为我解毒!”不过转瞬他便明白,似乎这是自己的一个机缘。

  楚锋早已融入自己如今的世界,知道自己只有提升实力,方能解开当年的谜团。说不定能找到哥哥和父亲的消息。也只有提升实力,才能让自己现在的家庭,提升在楚家的地位。

  公羽老人轻捋胡须,微微颔首,随即仔仔细细的把楚锋再次打量一番,点头不断,像是在挑选货物,终于楚锋不耐烦的时候道:“既然是你让我苏醒,说明你我有缘,不过我不能白白为你解毒。”

  “有什么条件?”

  “拜我为师。”公羽老人脸色忽然庄重,凝神盯着楚锋,似乎很期待。

  “照你所说,你身上的绝生古毒应该来自你的母亲。你乃是天阴寒脉,遇到绝生古毒可能发生某些变化,不仅救了你母亲一命,也救了你自己一命。只是这代价,便是一个昏睡不起,一个不能修炼。你母亲并不知晓绝生古毒的来历,所以认为你体内的寒气,来自于这毒素。她却不知,你这寒气自带与胎盘之中,也正是这天阴寒脉,才救了你们母子性命。”楚锋的屋子里,公羽老人坐在椅子之上。与其说坐,其实说飘更为恰当。

  楚锋苦笑,没想到自己莫名其妙钻进一个身体,来到了不知多少年之后。这副躯体还都是毛病,而且都是大毛病。

继续阅读:第七章 打劫(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朽圣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