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礼物
风离2020-01-02 14:262,165

  “殿下,臣赤子之心哪里敢替殿下做主!”程济战战兢兢。

  这哪里还是那个温文而雅,处事以德为先的皇帝,这可是招惹不起的祖宗。

  “你都不能替朕做主那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白子实在不忍心看着一个老人跪地胆战心惊的样子,这要是换到现代那可是大逆不道,虐待老人,这要是被放到网上,那还不得被骂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起来吧!”白子语气缓和起来,见程济跪地不起,并俯身将他扶了起来,说道:“大敌当前我们应当一致对外,将燕王的权利收回,而不是在意朕的改革,再说了,朕的改革不过是让大臣们能舒服的畅所欲言,这又不是什么坏事。”

  程济起身,细想似乎改革了商议大事的方式,确实没有危害到国之根本,相反这是亲臣的表现。

  “殿下越来越有魄力了!”程济夸赞道:“殿下与先皇一样行事果断,定能与先皇一样开疆扩土。”

  程济当真认为皇帝以不是不经世事的朱允炆,既然如此,也就再谏言,退出了奉天殿。

  白子如果没记错的话,历史上建文帝与他的皇帝爷爷朱元璋可是两个性格,和他的父亲朱标倒是一样,温文而雅书生模样。

  这会,他在程济的眼里和朱元璋相似,这可让他偷笑。

  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朱允炆被夺了皇位这和他的性格,和他的决策是分不开的关系。

  而白子跳出了朱允炆的性格,这似乎预示着他的命运也不会和朱允炆一样。

  白子仿佛看到他不要被烧死在紫禁城的命运,心情大好,将于柄叫到了跟前。

  “于柄,去找几个手工好的绣娘来!”白子交代道:“再拿一批上好的白色绸缎来!”

  于柄不懂皇帝又想做什么,不过经过上次做冷饮一事之后,只知道皇帝又要做有趣的事情了,于是麻利的去跑腿。

  三个绣娘听说要见皇帝既兴奋又害怕,一进奉天殿就低头跪拜,连皇帝长什么样子都不敢看。

  “抬头!”白子对三个年龄不过二十的绣娘说道:“你们低着头还怎么做事?”

  其中一个绣娘以为皇帝怪罪他们做错了事情,连忙解释道:“奴婢都是按照吩咐做事,奴婢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你不要紧张!”白子见三个绣娘就是低头不愿抬头,也不愿意起身,顿时严肃道:“你们若要再不抬头起身,朕就治你们和违抗圣旨的罪名!”

  三个绣娘一听这才麻利的起了身,惊慌的抬起头,大有花容失色的感觉。

  三个绣娘清秀,眉目间露出温顺乖巧,白子都要看呆了,这么温顺的女子21世纪可是难找了。

  白子很享受这种帝皇般的感觉,花丛随他调侃。

  “殿下,丝绸拿来了!”于柄将白色绸缎放到了会议桌上。

  白子看着桌上的白绸缎这才想起,召集绣娘过来就是为了给马丽华做一身现代衣裙。

  白子收起了他男性本能的反应,一次次提示自己,朱允炆很爱马丽华,马丽华就是他的唯一。

  “别拘谨了!”白子说道:“朕召集你们来不是为了治你们的罪,朕是想让你们替皇后做一条裙子。”

  三位绣娘很不理解,按道理来讲给皇后做裙子只要传令让她们在绣房做就可以了,何必要大费周章的把他们召集到这奉天殿内。

  “朕要你们做的裙子是由朕亲自设计的!”白子说这话时有些骄傲,又道:“这条裙子必须在朕的亲自监工下完成。”

  三位绣娘都不满十五就能独立做衣裳了,这会不光要三个绣娘,而且皇帝亲自监工,她们以为要替皇后做凤袍,顿时都紧张起来。

  做龙袍凤袍可是每个绣娘最高的任务。

  白子让于柄拿了纸笔过来,认真的在纸上描画着他心目中的裙子。

  三个绣娘安静的站在一旁不敢有所打扰,只是等皇帝收笔之后,他们看到了纸上的设计图都瞪大了眼睛。

  “殿下,您让我们做这个?”一个绣娘大着胆子问道:“这可不就是一块布?”

  “什么布?这是裙子,穿起来能前凸后翘。”白子对绣娘的欣赏能力很无语。

  皇帝的形容词让三位绣娘羞红了脸。

  “你们都知道皇后的尺寸吧?”白子问道。

  “知道!”三位绣娘回道,嘴角却忍不住想发笑。

  “知道了就开始吧!”白子说完在龙椅上坐了下来。

  于柄对于伺候皇帝已经有了心得,很快瓜国茶水端到了面前。

  三位绣娘手脚利索,裁剪,绣花,收边,不用多时一条上好的裙子就做了出来。

  白子将裙子拿在手里看了看,这针脚,这花色,真的要比大牌设计师做的还要好。

  “赏!”

  “殿下,赏多少?”于柄追问道。

  白子对古代货币没有概念,随口一说多了少了都不合适,并机灵道:“一人赏半月工钱。”

  三位绣娘一听,像是天上掉了个大馅饼,跪在地上又是磕头又是道谢,这才告退。

  白子又吩咐于柄去拿了红色绸缎和黄色绸缎过来。

  于柄拿了绸缎过来,多嘴问道:“绣娘都走了,殿下难道想自己做?”

  白子也有了兴致,解释道:“朕要做个包装,这样就叫礼物!”

  “殿下有心了!”于柄说着退到一旁,却七上八下的看着皇帝手中的针线剪刀。

  君王不论国家事,却挑针线缝衣裳!

  这要是传出去得有多少大臣又该谏言了,就算不谏言,这皇帝可是龙体,若刺到了龙体,那他这太监可就罪大恶极。

  “殿下,还是您教奴才,奴才来做吧!”于柄实在不放心皇帝又凑了上去。

  “朕要亲自来!”白子坚持道:“这是朕对皇后的心意又怎么能由你和个太监代劳。”

  于柄自讨无趣,只能立在旁边,眼睛盯着皇帝手中的剪刀,紧张的一动不动。

  白子好一会才做好了包装,甚是满意,又兴冲冲的让于柄将他往皇后寝宫领去。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欲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建文盛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