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对策之一
风离2020-01-02 14:262,162

  白子度步站在了朝堂之上,气吁吁昂如同要开讲的大演讲家一样,配合着手势对内阁大臣道:“能打赢这场仗只有一个方法!”白子说到这里眼神扫视了所有人的面部表情,确定他们恭恭敬敬后又说道:“我们只有智取才能将燕王拿下,强攻是打不过燕军的!”

  “殿下此言差矣,燕军不过七万左右,而我们南军比燕军多出许多又怎无胜算?”黄子橙面色凝重上前一步不慌不忙。

  白子只知历史上面燕军确实打败了南军,朱允炆是最后的失败者,失败者就是失败者。

  可是,白子又不能把他看到的结果告诉内阁大臣,既使告诉了,很有可能只把他当做是一个因为压力过大而认输的皇帝,或者脑子不清醒的皇帝!

  “怎么打的赢?”白子有些急了手指着黄子橙说道:“要是能打赢为什么燕王能这么嚣张的跟朱…跟朕对峙几年?”

  黄子橙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怎么不说话了?”白子说的来劲了嚷道:“朕说的没错吧,俗话说的好要扬长避短!”

  齐泰与黄子橙对视一眼,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向前迈了一步行了一礼,思索道:“殿下可曾记得东昌之战?”

  白子努力回想历史书上有关东昌之战的记载,然而白子是一个一目十行粗略善忘的学渣,他只记结果不记过程,自然搜索不到东昌之战。

  “来,你说说!”白子双手插腰假装镇定道。

  “东昌之战…”齐泰犹豫着说道:“原本南军大获全胜,且将燕王团团围住,最后却被张玉朱能救走…”

  “人都给围住了还被救走,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白子笃定道:“这就是打不过!”

  内阁大臣面面相觑,对这个形态思维完全有出入的皇帝疑惑不解。

  “那是因为殿下仁慈!”黄子橙小心翼翼道:“皇上在出战之前曾下令不可在战场上杀了燕王!”

  白子一听愣住了,心想这皇帝脑子肯定有个洞,不然怎会在关系到地位的战争上居然下令不许杀了敌人,不,这皇帝不止是脑子有洞,而且是是非轻重部分,人家都要杀过来了,他却还在考虑要装白莲花。

  “这…”白子有些尴尬,不过脑子倒也转的快说道:“朕的意思是东昌之战不光要赢,而且要赢得民心,哪里知道活活捉不了燕王!”

  杨士奇何等聪明,已经听出皇上对之前战略的不满,却也顺着而不着痕迹的分析道:“皇上之前的考虑确实在理,赢得民心亦能巩固江山,不过,燕王如今已经打出了造反的旗号燕王失了民心殿下自然就得了民心。”

  白子听了觉得有点意思,催道:“说,继续说下去!”

  “殿下已经得了民心就不该有所顾忌,两军相交那是必然!”杨士奇鞠躬行了一礼缓缓道:“正如皇上所说,若能智取固然不必多加折兵损将。”

  齐泰虽然兵败几次,不过却有好胜之心,对杨士奇的分析不屑道:“燕王已经失去了大将张玉,东昌之战折损士兵上万,如今燕王就像是折翼的老虎有什么可怕?”

  这齐泰放到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死磕,脑子一根筋,不懂谋略战术,也难怪屡战屡败,还好有赤胆忠心这个优点。

  白子站着腿都酸了还没有想出好的对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大家统一的意见就是压住燕王,让他没有实力谋反,不能再当土皇帝,是这样吧?”

  内阁听这话老觉得显得轻浮,却又是这么个道理,想了想纷纷点头。

  “好,统一了意见那就好办了!”白子又说道:“ 这样吧,我们放点娱乐八卦给老百姓当饭后瓜果。”白子讲的慷慨激昂却发现内阁们都是一脸懵逼,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龙袍顿时明白过来,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我们放点小道消息出去,就说有人冒充燕王想要造反,这消息黄子橙想办法传出去。”

  “殿下臣不明白为何要多此一举。!”杨荣不明其中缘由。

  白子知道杨士奇聪明并要求他来解释。

  “莫非殿下想要缓解两军冲突,且保全燕王名声,让燕王明白殿下的苦心从而投降?”杨士奇赞道:“殿下仁慈。”

  白子只以柔克刚的道理,这燕王功夫再好,战场上再是蛟龙,但是给他把战场堵住了,他不就没地方显摆了。

  “殿下接下来应当如何?”黄子橙追问道。

  “不急,让小道消息传出去再做下一步打算!”白子可不想一骨碌全交代清楚了,然后让他们又在那里瞎琢磨,琢磨着琢磨着又有了变动,还不如就让他们一步步实施。

  曾经的皇帝可不是一个说一半藏一半的主,曾经若有什么事情总能让他们商量定,敲定最后的方案,可现在别说最后的方案,就连下一步怎么走都不知道。

  “殿下…”

  方孝孺总觉得心理不踏实想要再追问下去,却被白子阻止了。

  “今天会就开到这里吧!”白子伸了个懒腰看着大臣们额头上的汗珠,说道:“这鬼天气越来越热,你们还真站的住,这一动不动的也不怕中暑呀,你们早点回去歇着,下次再谈!”

  内阁大臣面面相觑,欲言又止,极其不情愿的退了出去。

  白子见内阁大臣都退了出去,一屁股坐在了龙椅上,感觉腰酸背痛。

  这古代开个一两个小时的会议就像受刑一样弄得人都得散架了。

  白子灵机一动,对旁边新来的太监于柄道:“你给朕搬一张十人座的长桌来,再两边各放五张椅子,正位放朕的龙椅!”

  于柄新来不太懂规矩,也正是因为不懂规矩才会没有顾忌的问道:“殿下,您这是要在这里设宴?”

  “设什么宴!”白子热的急躁也没耐心解说,只道:“你按照朕的安排去做就行了,啰啰嗦嗦的。”

  白子清理了身边的太监之后,为了防止再有燕王的眼线便亲自挑选了刚进宫当太监的于柄留在身边。

  “奴才听殿下吩咐!”于柄这才去安排。

继续阅读:第八章创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建文盛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