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天下第一
妖发发2019-11-27 13:042,862

  霍景萧挑眉,心头压着火:“嗯?”

  这女人竟然还笑得出来!

  没看到他心情很差?

  “站在台上让那些男人看和脱光了躺在男人身下被看,这两者一个属于灵魂上的交流,一个属于肉体上的交流,能一样吗?”顾盼的声音很轻,即使在这嘈杂的环境里,霍景萧依旧听得清楚。

  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灯光下,小脸上干干净净,粉黛未施。

  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的素颜会这么的好看。

  不过,从这女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火冒三丈。

  “想必,两种你都很享受!”霍景萧眯起眼眸,声音听起来很危险。

  “我只是回答你之前的问题罢了,与我自身无关!”顾盼将声音放软:“不过,你不是应该在医院照顾未婚妻吗?怎么跑来这里了?”转念一想,任若漓不过是挨了一巴掌,又没断胳膊断腿儿,肯定已经出院了。

  “看来,你很想和别的男人共度一小时,别急,我现在就送你过去!”霍景萧冷笑,狭长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看起来有些危险。

  “霍少花三百万拍下我一个小时,居然要送给别人,可真是大方!”顾盼一脸嘲讽。

  所以,这就叫有钱任性?

  “顾盼,如果我想弄死你,分分钟的事,所以,别惹火我,懂?”霍景萧的声音冷得像是从冰窖里飘出来的,有些刺骨。

  顾盼赶紧闭嘴,乖乖地靠在男人怀里。

  挑衅太子爷,除非她嫌命太长。

  霍景萧冷哼一声,迈开长腿往前走。

  “傅少不是想和这位美丽的小姐共度一小时吗?现在我把这位小姐送过来了,傅少可以请她喝杯酒,和她聊天,不过,时间为十分钟!”

  听到男人的声音,顾盼不由一怔,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被霍景萧放到了椅子上,抬眸的时候,恰好对上一双温和的眸。

  男人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姿态慵懒的双手环胸,温温一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子爷为了一个女人发疯的样子,似乎,她对太子爷来说,很重要?”

  “顾盼,还不赶紧敬傅少一杯!”霍景萧凉凉的对着顾盼开口,并不回答男人的话。

  顾盼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霍景萧。

  很明显,两个人并不是朋友。

  不过,他们什么关系,她并没有兴趣知道。

  唇角弯了弯,倒了两杯酒,一杯推到男人面前,一杯端在手里,淡淡地开口:“我敬傅少,感谢你那么看得起我!”

  她就那样端着酒,明明身上只是胡乱的裹了一张桌布,给人的感觉既端庄而又优雅,不见丝毫狼狈。

  男人端起酒杯,一脸温和的笑容:“感谢倒是不必,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知道小姐的芳名!”

  “毕竟以后都不会再见,名字什么的就不用知道了吧!”顾盼浅笑,轻声开口,就连拒绝的话都说得那么温软好听,让人觉得格外的舒服。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男人也不勉强,笑了笑,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顾盼低头,眉心皱了皱,刚把酒放到唇边旁边就伸过来一只手,直接把酒杯给抢走了。

  “喝这么多,回家想怎么闹,嗯?”

  顾盼侧过脸去,男人完美的侧颜落入眼帘。

  接着就看到男人仰起头,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灯光下,男人滚动的喉结看起来特别的性感。

  顾盼的脸微微一红。

  她竟然发花痴!

  “酒喝完了,走吧!”把酒杯放到桌上,霍景萧弯腰去拉顾盼,脸凑过去,轻轻地在女人鼻尖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烟草的香味混合着酒精的味道钻入鼻中,顾盼秀眉轻蹙:“霍景萧,你干嘛!”

  这个男人不是说在外面要和他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吗?

  现在又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

  女人身上淡淡的馨香在鼻端氤氲,霍景萧心神为之一荡,拽起女人的身体摁进怀里:“我干嘛?回家之后告诉你!”

  顾盼囧得小脸发烫,伸手去推男人。

  霍景萧回头看了一眼把玩着酒杯的男人,搂紧女人纤细的腰,不理会女人小声的抗议,转身就走。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男人的眸越发的深邃。

  霍景萧扯着顾盼上了顶楼。

  韩驰和季林晨正在喝酒。

  看到季林晨,顾盼的脸色刷地一下子变了,身体僵直,掌心冒汗。

  要是她知道季林晨在,打死也不上台和安思斗。

  这下形象神马的可全都毁了!

  以后怎么有脸见季林晨。

  霍景萧冷眼看着顾盼的反应,心口像是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下一秒,连招呼都没打,扯着女人转身出了门。

  韩驰倒了一杯酒,目光落在门后:“你和顾盼很熟?”

  季林晨眉间的神色很暗,手指滑过杯脚:“我和她认识很多年了,以前她在学校的时候有个别名叫做天下第一!所有的比赛都是第一!所以,她外表看似温和,其实是个好斗的人!”

  韩驰……

  所以,今天这场秀,不过是想拿第一!

  许久以后霍景萧听韩驰说起这件事,才蓦然想起当时把女人推到车上的时候女人对他说了一句:“就算你不花三百万,我也是第一!”

  霍景萧黑着脸载着顾盼回到香沉别墅,直接将她拖进浴室,扯掉她身上的内衣扔进垃圾桶,凉凉的开口:“顾盼,别挑战我的底线!”

  顾盼红着脸双手捂住胸口,又羞又恼:“你先出去!”

  霍景萧冷笑:“你能大大方方的让那些男人看,我看一眼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装什么清纯!”

  顾盼压下心头的怒火,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勾魂一笑:“我喜欢给别人看,碍着霍少什么事了?”

  这个男人的心思怎么就那么龌龊呢!

  非得把别人想得那么肮脏!

  “谁特么给你的胆子,敢这样和我说话?”女人长了一双桃花眼,此刻就这样看着他,说不出来的勾人,霍景萧此刻满脑子都是女人穿着内衣站在台上用这双眼睛扫视台下男人的妖媚模样,一时间气得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

  “你在外面和那些女人出入酒店、送那些女人礼物、高调秀恩爱的时候,我管过你吗?”顾盼毫不畏惧的对上霍景萧愤怒的眸子:“是你说的,婚后我们互不干扰!怎么,你忘了?”

  她不是没有脾气。

  一般情况下,她是懒得发脾气。

  毕竟,人在生气的时候,那样子太过狰狞,让人生厌。

  所以,只要对方不太过份,她都不会计较。

  现在霍景萧不仅强行限制她不准做某些事,更是在言语上一再攻击她,他是不是就觉得她真的好欺负?

  霍景萧阴鸷的眸落在顾盼的脸上,长臂一伸,将她推至墙上,手肘撑着墙壁,身体贴着顾盼白的近乎透明的肌肤:“你是在控诉我冷落了你?那从今天开始,我好好宠你!”

  受伤的后背抵着又凉又硬的墙壁,一阵阵钻心的痛,顾盼拼命忍住,缓缓地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就已经讨论过了!虽然我并不希望你对外面的女人始乱终弃,但,我也会尊重你的决定!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我,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记得任若漓在一次采访中说过,霍景萧是全世界最温柔、最懂得怎么宠女人的男人,做他的女人是天底下最幸福的!

  顾盼忍不住想,和霍景萧隐婚三年,她一次都没感受过这个男人的温柔,更别说这个男人宠她了。

  大概是因为她不是任若漓!

  女人的声音明明又软又媚,偏偏听在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霍景萧心头烦躁,推了女人一把,转身走了。

  再和女人呆下去,他可能会直接把她给掐死。

  浴室的门被重重甩上,顾盼双腿发软,缓缓地蹲到了地上。

  洗好澡换好衣服下楼,发现客厅里坐了一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