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 番外 夏日旅行
水千丞2020-06-11 10:162,548

  南非·德拉肯斯堡·徒步

  第一次旅行,任燚考虑宫应弦的喜好,想选个人文气息浓厚的地方,宫应弦顾及任燚的感受,想选个浪漫的地方,最后一沟通,发现他们都喜欢来点硬核的,于是就有了这次的南非之旅。

  这是一场原始与野性碰撞的旅程,他们在纳米比亚看红沙漠,在好望角看海,在乞力马扎罗看雪山,开着吉普穿越广袤的非洲大草原,追随动物大迁徙,最后一站,是德拉肯斯堡山脉。

  他们都喜欢登山、徒步,所以没有走景区,而是找了当地向导带他们进山,开始一段三天的徒步之旅。

  白天,他们走走停停,有时候研究没见过的植物,有时候升起无人机欣赏俯瞰的风景,有时候一起生火做饭,晚上睡在简易帐篷里,哪怕累了一天,仍会热情不减地缠绵。在南非的每一天,他们走过的几乎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激情的印记。

  向导自从见过俩人接吻后,很自觉地跟他们保持距离,大多数时候,整片山中仿佛只有彼此。

  “这向导跑得真快。”任燚根本看不着人影了,“就我们这体力,一般人比不上,他比我们还能走。”

  “当地人,成天在山上跑来跑去,自然快。”宫应弦从兜里掏出纸巾,帮任燚抹了一下额上的汗,“累不累?休息一下?”

  “好啊,喝口水。”

  俩人席地而坐,任燚半靠在背后的石头上,深深呼吸:“空气真舒服啊。”

  宫应弦把水递给他。

  任燚咕咚咕咚喝了半瓶水:“还有零食吗?”

  宫应弦打开自己的登山包,先从里面拽出一个精心包裹的枕头。

  每次看到这个枕头,任燚都忍不住要嘲笑他:“你说说你,不带这个枕头,能塞好几包薯片。”

  宫应弦斜了他一眼:“你不枕吗?”

  “我才不稀罕。”任燚笑嘻嘻地说,“我枕我老公的胳膊,不比这枕头美。”

  宫应弦也笑了:“不知道谁半夜跟我抢枕头睡。”

  任燚把水瓶凑到宫应弦唇边:“喝点。”

  宫应弦用唇瓣抿了抿瓶口,又改了注意,小声说:“想你喂我。”

  任燚凑上去,用气音轻轻地说:“你是想亲我还是想喝水?”

  宫应弦按住任燚的后脑勺,欺身吻住他的唇,用行动给了他答案。俩人迎着和熙的阳光和山间的暖风,动情地亲吻,热恋时总有宣泄不完的爱意,随时随地想要碰触、亲密、占有。

  任燚一手隔着冲锋衣贴上宫应弦鼓噪的心脏:“这两天这么累,你怎么还这么‘精神’?”

  宫应弦舔着任燚湿软的唇瓣,意犹未尽的样子:“我不累,你累吗?累了我们就休息。”

  “这时候你不洁癖了?不嫌帐篷不好睡了?不嫌河里洗澡不干净了?”任燚戏谑道,“是不是在外面特别爽,这些都能忍了?”

  宫应弦的睫毛簌簌扇动,唇角带一抹压不下去的笑意:“是,我喜欢。”

  “我说的没错吧,你就是好色。”任燚暧昧地掐了一把宫应弦,“真不知道你那二十五年处男生涯怎么熬过来的。”

  宫应弦别扭地说:“好色也……只对你。”

  任燚觉得宫应弦略羞涩的小表情可爱极了,忍不住亲他:“真乖。”

  宫应弦将任燚抱进怀里,他脱下俩人的手套,将两只戴着对戒的手举了起来,对着阳光仔细端详。修长的手指如坚韧的枝条向阳舒展,又让阳光从指缝间漏入,洒落在皮肤上,抹开阵阵暖意。宫应弦心中充满了安宁与满足,圈住任燚一辈子的,当然不是这小小的圆环,但它们是很好的见证。

  “这戒指真好看,什么牌子?”任燚道,“我也不懂牌子,但这个我想知道。”这对戒指素雅简单,但看着就很高级。

  “找梵克雅宝的设计师定做的,独一无二。”宫应弦低头亲任燚的唇角,像是亲不够似的,黏黏糊糊地又吻他的脸颊、耳廓。

  任燚哈哈笑道:“这么浮夸?有必要吗。”

  “有,想要给你最好的、独一无二的。”想把我能给你的一切都捧到你面前。

  任燚靠进宫应弦怀里,看着湛蓝的天和空旷地山谷,轻声说:“好安静啊,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了。”

  “那也不错。”哪怕下一秒就是末日降临,宫应弦自认也没有遗憾了。

  “这段时间我特别开心,从来没玩儿的这么开心过。”任燚有点不好意思,“花了不少钱吧?”

  “不用考虑这个。”宫应弦将下巴枕在任燚肩头,指腹轻轻摩挲他的戒指,“钱对我来说没有价值,唯一能赋予它价值的,就是为你花。”

  任燚调侃道:“该死的有钱人。”

  宫应弦微眯起眼睛,像只翻着肚皮晒太阳的猫,每一根睫毛都书写舒服和满足,好像要抱着怀里人睡着了。

  “哎,我们来喊话吧!”任燚突然提议。

  “好蠢。”

  “也是……”任燚突然扯着嗓子“嗷”了一声,吓得宫应弦一激灵。

  “哈哈哈哈哈——”

  宫应弦迅猛起身,将任燚扛在肩上往悬崖冲去。

  “喂喂干嘛!”

  宫应弦直冲到悬崖边才停下,将哇哇大叫的任燚放了下来:“让你吓唬我。”

  “你这个小心眼儿。”任燚还在笑,“来喊一喊,很解压的。”

  宫应弦清了清嗓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任燚深吸一口气,冲着山谷大喊:“老子天下第一帅——”

  宫应弦看了他一眼,学着他用力吸气,鼓起勇气喊道:“任燚——”

  “哎——”任燚大声回应。

  宫应弦豁出去一般:“我爱你——”

  任燚怔了一下,然后大笑出声,笑到腰都要直不起来。

  宫应弦气得踹他:“笑什么!是你让我喊的。”

  “谁知道你……哈哈哈……”任燚有时候觉得自己在跟小学生谈恋爱,宫应弦永远这样单纯直白的、无遮无掩地爱他,并试图用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俗套手段玩儿浪漫,虽然效果往往变成“笑果”,但任燚还是会触动,还是会被幸福感塞满整颗心。

  宫应弦脸上开始飞红:“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墓园求婚不太好,那我可以重新……”

  任燚止住了笑,他一把捧住宫应弦的脸,重重亲了他一口:“不,我觉得很好,有你父母和姐姐的见证,那是世界上最浪漫、最真诚的求婚。”

  宫应弦眼里顿时盈满了笑意。

  任燚轻咳一声,又冲着山间大喊:“宫应弦,嫁给我——”

  宫应弦脸上刚刚褪了热,轰地一下子又烧了起来。

  任燚喊完被自己逗乐了,他握住宫应弦的手,令俩人的戒指互相摩擦、碰撞:“这样就不止你丢脸了吧。”

  “说爱你才不丢脸。”宫应弦凑过去咬任燚的耳朵,威胁道,“但你再敢笑我,今晚干得你明天走不了路。”

  “不敢不敢。”任燚害怕了,因为宫应弦真的做得到。

  俩人紧握着手,看群山起伏,看层峦叠翠,看风云交汇,同时从彼此眼中,看到爱与永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88男团网络番外小段子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88男团网络番外小段子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