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他又要失眠了
苏一姗2019-05-22 15:283,773

  电话那头的简嘉伦笑了笑:“十万块是你应得的。”

  “什么意思?”禾臻抬高声调。

  “我想和你当面谈,不知你有没有空?”

  禾臻当即拒绝:“我不想和你谈,钱我会还给你。我和你,还有JM文化永远也不可能合作。”

  简嘉伦倒是很冷静:“禾臻,我同你合作了这么多年,之前你爷爷病了,我私下为你预付医药费,这份情谊你不会忘了吧?”

  禾臻咬着牙,唇角微微打颤:“你想说什么?”

  “你不过是想做个作者,我答应你。”简嘉伦笃定回道。

  “真的?”禾臻有点意外,但仍不相信。

  “明晚我们出来喝杯东西好好谈谈,地址发到你手机。”

  话落的瞬间,简嘉伦不等禾臻回应,先行说了句再见,就挂了电话。

  时隔这么久,禾臻的心仍久久不能平静,如果当时简嘉伦为她说一句话,她不会成为人人喊打的抄袭作者,也不会被人封杀。

  可她还是准备赴约听听简嘉伦要和她说什么。

  第二天,禾臻特地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化了个淡妆,穿着一袭小黑裙,棕色毛绒外套,她很准时到达简嘉伦发给她的地址,是一家僻静的咖啡馆。

  她到达之时,简嘉伦也到了,他为她点了杯咖啡。

  不一会儿咖啡已然上了桌,禾臻开门见山问道:“简老板,你汇款的十万块是什么意思?”

  简嘉伦抬眼看了看她,眸光深深。她做了米思薇枪手五年,也跟JM文化传媒公司合作了五年。

  刚开始她并不认识这家公司的老板简嘉伦,而是在第二年,简嘉伦突然想要让她做米思薇长期的枪手,她见到了简嘉伦。

  他看起来文质彬彬,很好相处。但禾臻却明白这个人并不简单,他的城府深的让人看不透彻,似乎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有目的。可她那时候还是只单纯的小白兔,哪里知道有一天她会深陷这样的危机,而始作俑者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位JM文化公司的主事人。

  “《夜幽行》的实体书卖的很好,全国签售会还在进行,已经有人来接洽影视版权了。”

  面前的男人语调平平,好似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而禾臻却攥紧了手掌,隐隐咬着牙。

  这些本该属于她的东西呀!

  “我知道你很生气,可你想如果这本书不是以米思薇的名义和大家见面,还有谁会记得呢?”简嘉伦又反问道。

  说的是事实,她有那么瞬间,才觉得自己是破坏这本该有的平衡的人。

  她隐忍着情绪,咬着牙在打颤说:“《夜幽行》的每一个字都是我写的。你知不知道,他就是我的孩子。”

  简嘉伦没有吭声,他勾着唇,笑的不动声色:“禾臻,我承认这件事,公司做的欠妥,可是你忽然反悔不做枪手。米思薇的新文怎么办?”

  禾臻忽然抬头,眸光尖锐:“所以她就可以恢复了回收站的文稿?就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发布了?”

  简嘉伦轻轻端起咖啡,漫不经心抿了口:“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何况,禾臻你做了米思薇影子那么多年,也不差这一本了。”

  “你在说什么呀?”禾臻气恼地站起身,“从我和JM公司解约开始,我就想重新做回自己。我是何时了,作者何时了。”

  简嘉伦抬头看着禾臻,点点头说:“你别急,我不是给你解决方案来了吗?”

  禾臻又坐回了位置,简嘉伦继续道来:“我知道你想光明正大的成为一名悬疑作者,这根本不是问题。你可以注册一个新号,同样也写悬疑小说。我可以像捧米思薇一样捧你,前提是你在创作自己的作品的时候,同时以枪手的身份为米思薇创作。”

  禾臻一阵无语,正欲开口大骂瞬间,简嘉伦又挥了挥手势,意指让他继续说几句。

  “如果你还想用何时了这个笔名,也没有问题。我也可以设计让米思薇解释之前的事情是同何时了的误会……”

  “怎样的误会?”禾臻忽然打断了简嘉伦的话。

  简嘉伦抬头看着禾臻,把话头交给了她:“那你觉得应该是怎样的误会?”

  禾臻冷笑了声,不带任何情绪:“除非她向我道歉,承认她挪用了我的稿子,不然我是不会原谅她的。”

  “禾臻你这又是何必呢?”简嘉伦无奈地叹了口气。

  “之前我做米思薇枪手的那些年的事情我会守口如瓶,但在我解约之后,她挪用了我的《夜幽行》是不争的事实。”

  禾臻提起包包,又对简嘉伦道:“十万块我已经汇回公司的账户,今天简老板这杯咖啡,我请了。”

  “另外,我不会再做去他妈的枪手了!”

  话落的瞬间,禾臻已经迈开了脚步,她结完账,正要出门,不想下一秒却被简嘉伦抓住了手臂。

  他的手劲很大,把禾臻的手臂困的很疼。

  他眸光阴郁,森冷暴戾,就这样定定地盯着了她许久,让禾臻忽然有些害怕。

  “简老板,这是在干嘛?”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好听的男性声音。

  禾臻回身一看,来人竟然是陆昀之,此时他皱着眉头,眸光凌厉地盯着简嘉伦。

  简嘉伦松开了禾臻,淡淡勾唇对着陆昀之道:“陆主编,又见面了。我跟禾小姐说几句话,是打扰你了吗?”

  禾臻没好气地说:“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那现在去我家吧。”陆昀之面无表情道。

  禾臻有些傻眼,简嘉伦半眯着眼打量了二人。

  “去……去你家?”禾臻也有点吞吐了。

  “对,我找你有事。”

  话落的瞬间,陆昀之就拖着禾臻的手往外走去。上了陆昀之的车,禾臻绑好了安全带,才客气地道谢道:“刚刚谢谢陆主编解围了。”

  “嗯。”

  身旁的男人鼻梁高挺,喉结锋利,在夜色灯光的映照下,竟然有一种不一般的魅力。

  她又把视线徐徐往下看,衬衫后的身体,让她的脑海里又回放起了一遍梦境。

  她转过脸,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又看了看前面的路况,不对啊,这是去哪里啊?

  她急急说:“不对啊,陆主编这不是往我家开的,我家是在黑林道那边……”

  “谁说我要送你回家?”陆昀之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那……你要带我去哪里?”禾臻问道。

  陆昀之侧头看他,深咖色眸光暧昧流转:“刚才不是说了嘛,去我家。”

  “这么迟……我去陆主编家……干嘛啊?”

  陆昀之微微勾唇,理直气壮:“带走你的狗啊。”

  “陆主编,就不能让我家的狗多待你那里几天吗?我还没找到安排它的住处。”禾臻着急了,这大晚上的,她得去哪里找个宠物店。

  “不行。”陆昀之短短拒绝。

  禾臻有些郁闷,忍不住小声嘀咕道:“也许你家亚历山大根本舍不得我家的微笑女王。孤情寡义的人拆散一对情投意合的狗……”

  谁想禾臻的嘀咕声,早就被陆昀之捕捉到了:“谁孤情寡义啊?”

  禾臻翻了个白眼,不吭声。陆昀之继续道:“你家的狗严重影响了我家亚历山大的休息。亚历山大根本不喜欢她。”

  “是吗?”禾臻不相信。

  “对,没错。请带走你的狗,禾小姐。”陆昀之义正言辞道。

  这几天,每个晚上,这两只狗狺狺狂吠,动静十分之大,简直让陆昀之更难入眠了。他每天早上顶着一个黑眼圈上演着boss今天又迟到了剧情。

  这让他太崩溃了,必须找到让他失眠的原因,除了这两只狗,他也找不到其他原因了。

  可禾臻刚进门拖微笑女王回家,这两只狗居然上演了生死别离的剧情,相依相偎,怎么也不分开。禾臻故作无奈地耸肩:“我看这情况,好像不是陆主编所说的。”

  连自家的狗都在打他的脸,陆昀之显然挂不住面子,但也只能淡定道:“狗是重情感的动物……相处久了,自然会有点舍不得……很正常。”

  禾臻努努嘴,只好道:“那你帮忙拖拽住你的狗,别让他缠着我家微笑女王。”

  “想多了,你家的狗别缠着我家亚历山大才对。”

  两个人使着劲拽着狗绳,才把两只狗硬生生地拽开。禾臻只好牵着微笑女王出了陆昀之的家。禾臻很忧愁,微笑女王也很忧愁。

  还没走几步,陆昀之忽然叫住了他们:“等等——”

  禾臻深吸了口气,以为事情有了转机。

  陆昀之回身去书房,不一会儿,他踱步到了禾臻的跟前,递上了一张支票道:“既然我没有签你的文,也不会占你的便宜,这里是两万块,当做我购买朔月钟的钱。”

  禾臻没有去接,陆昀之又往她的怀中推了推:“接吧,我们两清了。”

  “你不是说那个钟单独卖的话,最多值一万块,何况你之前已经付我五千了,不需要……不需要这么多。”

  禾臻确实缺钱,可在钱和机会上,她更需要一个能够重新站起来的机会。

  “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你本来就想用一个古董钟换一个机会?”陆昀之微微昂头问道。

  禾臻微微吸了口气,话都被陆昀之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禾小姐,我给过你机会,可你让整个编辑室的人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等你。”陆昀之说的义正言辞。

  禾臻不再辩驳,这是她的错。可她是真的难过,她连这样的机会都错过了。

  她默默接过了支票,低头和陆昀之说了声:“谢谢。”

  这声“谢谢”却意外地让陆昀之的内心起了涟漪。

  他在可怜她吗?开什么玩笑,她有什么好可怜的,他的失眠症还没人可怜呢!

  直到一人一狗忧愁地消失在视线范围,屋内的陆昀之才满意地拉上了窗帘。

  既然赶走了那只狗,今晚他应该可以好好睡个觉了吧。陆昀之忽然有点不自觉地得意,回身去酒柜找了一瓶红酒,又去厨房找一个高脚杯。

  谁想,厨房忽然有了乒乒乓乓的动静。

  他忽然意识到情况的不对劲,急急赶到厨房,已经来不及了。

  亚历山大打了他的碗,他的盘子,他的高脚杯……

  看着一地的狼藉,陆昀之真的要发飙了。

  不过是一只母狗,至于这么生气吗?

  收拾完厨房,陆昀之同亚历山大枯坐在了沙发上,朦胧的灯光下,一人一狗很是寂寥。

  陆昀之要疯了,他又要失眠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不要幻想我的身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