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受了惊吓
苏一姗2019-07-31 10:244,422

  就在签售会的前三天,禾臻约林恬伊到了一家旧时老洋房改造的咖啡馆。白色砖瓦与木质窗框老旧,暖黄色的吊灯摇摇晃晃。

  整间咖啡馆最引人注目的大概是红色吧台上的一座古董钟,琉璃绿的表盘,铜鎏柱形外观。倒是做工精巧,只是好像表盘里的针表从他们进咖啡馆之后就没有动过。

  “那钟不会走。”林恬伊不明禾臻为何对那钟感兴趣。

  “谁说钟一定要会走,故宫里90%的钟都不会走,但价值却是难以估算的。”禾臻眼睛发光道。

  禾臻的爷爷是位钟表师傅也是位古董钟收藏家,她从小就对古旧的钟表有莫大兴趣,直到爷爷病后,家里的古董钟才悉数卖了出去。

  林恬伊点了点头,依然无法理解禾臻千里迢迢约她来这里,难道只是为了看一个古董钟?

  “恬恬,你知道我这一年过的很差……”

  “恩……”

  “我没有钱……”

  “恩。”

  “你能不能带我认识一下你们的主编黑top?”

  “恩?”

  林恬伊受了惊吓,手中的咖啡杯都要握不稳了,她瞪大眼睛盯着禾臻,好不容易喘了口气道:“你说的是……你要认识史上最最最最难搞主编黑top?”

  “对,我想见识见识你们主编怎么难搞。”禾臻微笑道。

  “除此之外呢?”林恬伊狐疑地打量着禾臻。

  禾臻咧了咧嘴,笑意显得意味深长:“我要追着你们主编……签下我的新书啊。”

  “恐怕有点难啊……”林恬伊了解禾臻现在的处境,欲言又止半晌,还是说道,“不过三天后的那场签售会他也会来,你可以试试。”

  禾臻又问:“我听说黑top喜欢古董钟?”

  林恬伊不否认,点了点头。

  禾臻起身,拉了后座的大衣说:“我们走吧。”

  禾臻披上紫红色的大衣,这颜色常人很难驾驭,但她穿着却很显气质。

  说起来她皮肤白皙,五官隽秀,就是长期熬夜有了黑眼圈。林恬伊竟然用同性吸引的眸光审视了禾臻良久,直到禾臻转过头,林恬伊才心虚地正过脸。

  她道:“恬恬,借我八百八十八元。”

  “为什么?”林恬伊古怪问道。

  禾臻指了指吧台上的那个古董钟,小声地凑到林恬伊的耳边道:“我注意这只古董钟很久了,这只古董钟绝对物超所值,你们主编一定喜欢。”

  “所以?”

  “我刚跟这个老板讲了价,她愿意打个折 ,八百八十八就卖给我。”

  林恬伊微微吸了口气,开什么玩笑,花八百八十八买一个还是不会走的旧钟。

  林恬伊问她:“你要干嘛呀?”

  禾臻又补充道:“送给你主编。”

  林恬伊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的闺蜜要给她的老板送‘钟’!该不该阻止她呢?

  回忆抽离,回到现实,禾臻真是懊恼,白买了一只古董钟,好不容易在签售会守了一天,居然还没找到机会跟陆昀之好好谈谈!

  “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签我们公司呀,网站那么多,文化公司那么多……”林恬伊有些不解。

  “因为除了你们主编,不会有人签我了。”禾臻又大口咬了苹果,眼里有光。

  顿了顿,林恬伊又问:“那你现在要进行plan B了吗?”

  “对,”禾臻望了望趴在地上朝着她摇头摆尾的狗狗微笑女王心一狠,说:“今早不睡了,小微笑明天就靠你了!”

  微笑女王半眯着眼,看似在微笑答应,舔了舔禾臻的脚丫子,又缩回沙发一边。

  到了凌晨五点,本该是禾臻入睡的时间,禾臻硬是脑袋昏昏沉沉撑着出了门,来到河边的步道等候晨跑的陆昀之。

  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套装,里头就穿了件保暖内衣,冻得瑟瑟发抖。

  听说陆昀之一大早要跑六公里,用时差不多半个小时。她在河岸吹冷风吹了十分钟,终于迎来了跟河岸第一道朝霞同时出现的陆昀之,他身穿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干练清爽,一双大长腿十分吸晴。他的背后还跟着一只英姿飒爽的萨摩耶。

  眼看陆昀之到了眼前,她也跟了上去道:“陆主编,昨天的事情不好意思……”

  陆昀之侧头看了禾臻一眼,停下脚步问道:“你找我有事?”

  禾臻咳咳了几声道:“其实吧……我知道你家萨摩耶正在找女伴。”

  陆昀之漂亮的桃花眼终于有了起伏:“你家也是萨摩耶?”

  “对,我家的微笑女王是纯血统的雪白色。跟你家这只特别般配。”禾臻微笑地介绍道。

  陆昀之点了点头,问道:“那狗呢?”

  禾臻吸了口气,眼里淬满了笑:“真是抱歉,这太阳刚刚升起,它……还在家睡觉呢。”

  “……”

  今天一大早,禾臻怎么摇也没摇醒微笑女王,唉,没想到啊没想到,关键时刻,狗也是靠不住啊!

  仔细想想,狗也是随主人了。要不是为了堵陆昀之,这么好的早上,她可是刚刚入睡呢。

  她打了个哈欠:“陆主编,我叫禾臻,禾是禾苗的禾,臻是臻品的臻。我是个悬疑作家,笔名是……”

  陆昀之挥手打断了禾臻的自我介绍,轻轻笑了声道:“看来禾小姐,平时没那么早醒呢?”

  “是,我晚上都在写稿子,一般早上五点才去睡觉,今天是因为想带家里的微笑女王跟陆主编家的狗相亲的……”

  禾臻紧跟着陆昀之的跑步的步伐,努力介绍自己:“我的笔名是何时了,主要是写悬疑小说,你可能还不了解我……”

  “十八流悬疑写手何时了深陷金牌作家米思薇的抄袭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业内很难有人不认识你的笔名吧。至于了解?我觉得我不必花时间了解你吧。”陆昀之平淡回复道。

  陆昀之步伐有力,节奏快速,却气息平稳,倒是禾臻气喘吁吁不停。

  不一会儿,陆昀之停下了步伐,身后的萨摩耶钻进了一旁的草地,像是给了个单独说话机会给两人。

  禾臻好不容易缓了口气,解释道:“陆主编,我真的没有抄袭她,相反是她无耻地盗用了我的稿子……”

  “不用解释,现在至少有人记得何时了不是吗?”陆昀之反问道。

  禾臻张了张嘴,换了个话题道:“其实陆主编你给我留下的那行字让我受益匪浅。”

  “怎么说?”陆昀之忽然来了兴趣。

  “这三句组合起来看似一句藏头诗,可那句时人不识凌云木,是出自《小松》中的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陆昀之点点头,停住了脚步。

  禾臻继续解释道:“意思是世人不认识这是将来可以高入云霄的树木,一直要等到它已经高入云霄了,才承认它的伟岸。我觉得陆主编是在说我现在的处境,虽然过得很差,深陷抄袭丑闻,人人喊打。但那是因为世人不知道我是那棵可以高入云霄的树。”

  陆昀之环着双臂,弯起唇角,忽然觉得好笑,眼前这个女孩是哪里来的自信?

  “禾小姐,你的理解能力果然同别人不太一样。”

  没等禾臻回复,陆昀之就去草地拉他的狗,等他从草地出来,手上多了一包白纸包裹的东西。

  禾臻不死心,急急追了上去,又试图说服陆昀之:“陆主编,我这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在这等你,可见我诚意十足,不想无功而返。”

  “是吗?”

  “陆主编,你恐怕不了解我这类型的夜行动物,基本上通宵都在写稿,一直到早上五点才睡着了……”

  禾臻认真解释,但想陆昀之应该不会理解她这样夜行动物的生活作息吧。

  果不其然,陆昀之置若罔闻,环着双臂,漫不经心道:“禾小姐,熬夜会令人变丑变笨,你这么年轻,黑眼圈已经这么重,跑两步路仿佛就要断气,还是早点睡吧。”

  “我……”禾臻还不放弃。

  “你到底想干嘛?”陆昀之眉峰挑起,眼睛眯了眯。

  禾臻犹豫片刻:“多多少少让我带点东西回去吧……”

  “好!”

  这么爽快?

  其实她想说的是一个机会……

  话落的瞬间,陆昀之已经把手中白纸包裹的东西递给了禾臻,深咖色的眼底有笑意流转。

  “麻烦你了,禾小姐。”

  回神的瞬间,一人一狗已经跑远了,只剩下禾臻捏了捏手心的东西。

  还有些软软的,还有些温热。

  她凑上去闻了闻,忍不住干呕了声。

  好臭啊……

  禾臻百感交集,半天哽不出一个字,她想要的是一个机会,而不是一包狗屎……

  她打了个电话给林恬伊,把今天的事情同林恬伊抱怨了一遍,林恬伊鬼鬼祟祟压低声调道:“晚上我去找你,咱们再详聊。”

  禾臻回到了出租屋,看了看对面书柜的古董钟,黑檀木月牙形外观,镀金雕刻的表盘好似一轮皎月。

  这大概是整间出租屋里最贵的一个东西了吧。

  她搬到这个出租房差不多两个月,这个出租屋不过四十来平,只有一个客厅和一个卧室,整个小区都很破旧,没有电梯,物业也不管事,楼道堆得满满都是杂物。

  这是她住过最破的出租屋,下雨天阳台会漏水,大风天会把后门吹的摇摇晃动,前段时间天气有些热,她还见到几只大摇大摆的长腿蜘蛛,腿又长又细,身姿敏捷地爬墙落地。

  禾臻是写悬疑小说的,意外的来了灵感,在小说里加了个蜘蛛幽灵的设定,可微笑女王不干了,一连几天有了情绪,直到禾臻把蜘蛛赶走,它才消了气。

  林恬伊敲门的时候,禾臻在厨房煎牛排,旧房子,抽油烟机形同摆设,禾臻差点要被油烟呛得要窒息。

  微笑女王摇着长尾,先去门外开门,林恬伊晃了晃手上的蛋糕,才发现来迎接她的是一只白毛茸茸的狗。

  整个屋子烟雾弥漫,林恬伊移步了几步,大叫道:“禾臻,你要自杀别拖上我啊。”

  走了几步,才看到举着两个白盘的禾臻。

  饭桌铺着简约的红色格子桌布,刀叉摆放整齐,两个高脚杯檫的晶莹透亮,中间还有个烛台。禾臻放下两块牛排,松开围裙,说:“我一般不下厨啊,但因为我最好的闺蜜大驾光临,怎么也得庆祝庆祝。”

  林恬伊微微笑了笑,帮着点蜡烛,说:“也只有你这么乐观了。要不是你爷爷,你也不至于……”

  “抱歉,帮不上忙”林恬伊有点惭愧,她只是一个小编辑确实是没帮得上忙。

  “唉,看来我还是得把那古董钟给退了!”禾臻去里屋端出了一个纸盒,“八百八十八块呢,你主编都不打算签我了,我还给他送什么钟啊?”

  “人家肯退吗?”

  “卖你钟的不是一咖啡馆吗?怎么还得保证七天无理由退款?”

  屋内忽然传来:“当、当、当……”

  一共敲了八下,现在是晚上八点钟。

  林恬伊忽然有点好奇,循着声音到了卧室门口,她看到了书柜里头藏着的一个古董钟。

  月牙型表盘内圈为罗马数字刻度,金色的表盘上方另有三个小表盘。她环着双肩盯着许久 ,那个钟此时就像是挂在书柜里的月亮。

  “前段时间我回老屋子收拾爷爷的遗物。他就留下了这个古董钟。”禾臻凑过来解释了一番。

  “总觉得这个古董钟在哪里看过……”

  林恬伊皱了皱眉,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我想起来了……”林恬伊猛地晃过神,“黑top办公室里有个长得像太阳的钟,这外观材质好像一模一样,表盘的上面也是有三个小表盘。你看看你这钟,就像是一个月亮……”

  “日蚀月月光灭,朔月掩日日光缺……”禾臻囔囔自语,“难道真的还有一个望日钟?”

  “说什么呢?”林恬伊觉得禾臻自言自语,古古怪怪。

  禾臻咬了咬手指,有了主意:“我看还是得给你主编送钟。”

  送钟,送终?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歧义……

  林恬伊咳了声又问:“那咖啡店买的钟不退了?”

  “退,当然得退。”

  “那你送什么啊?”

  禾臻指了指书柜里的古董钟,响指一划说:“终于有了对付陆昀之的Plan C!”

继续阅读:第三章 陆三八事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