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捧红你?
苏一姗2019-07-21 13:143,662

  等到陆昀之移步到了禾臻身旁之时,禾臻偷偷收起了手机,抿着嘴对着他笑了笑:“陆主编,又见面了。”

  陆昀之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事情和人身上,要不是因为朔月钟的缘故,他大概是不想和这位“何时了”有多余的交集。

  “禾小姐,是要去旅行?”陆昀之尽量客气地笑了笑,望了一眼行李箱问道。

  禾臻深吸了口气,并不打算把自己付不起房租的事情解释一遍,而是道:“也可以这么说吧,因为每次搬家我都当做一次旅游。”

  陆昀之淡淡勾唇:“看来禾小姐经常搬家?”

  “我是写悬疑小说的嘛,经常换换住的地方可以有一些新的灵感。”禾臻笑着解释。

  陆昀之微微颔首又道:“那禾小姐的新家在哪里?我可以送禾小姐一程。”

  禾臻哪里找好什么新家,本来想让林恬伊开车先把行李搬回她家借住一宿,现在……

  恐怕是不行了!

  “陆主编找我是有别的事吧?”禾臻故意换了个话题。

  陆昀之心想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他就是为了那座朔月钟而来的,他保持微笑道:“难道禾小姐不知道我找你的原因吗?”

  陆昀之抬了抬手表,潜台词是你不要再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了!

  禾臻故意端着:“陆主编是为了我画的那座古董钟而来啊……”

  “你见过?在哪个地方?”陆昀之焦急问道。

  “我不止见过,还拥有它。”

  禾臻满脸得意,陆昀之却有了疑惑,钟呢,钟在哪里呢?

  禾臻指了指行李箱,说:“在行李箱。”

  话音刚落,陆昀之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好像乌云密布,就要有场骤雨。

  禾臻小心翼翼地动了动喉咙问道:“陆主编是哪里难受?”

  “全身难受。”

  “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坐在了什么上面?”

  “行李箱啊。”

  “不,你坐在了一座来自拿破仑三世时期珍贵的古董钟身上。”

  禾臻眨了眨眼,这么说事情好像有点严重。

  陆昀之实质上很想看到那座钟的庐山真面目,但这里好像又不是最佳的地方。

  他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左手一直捂着肚子,双唇毫无血色。

  他咳了声,问道:“需要帮忙吗?”

  她抬眼看着陆昀之,不明所以。

  陆昀之解释道:“我可以帮你叫个跑腿代购。”

  “也行吧,”禾臻迟疑一会儿,点了点头道,“我想点个鸡腿饭。”

  陆昀之持手机点击软件的手指忽然滞了滞,他刚刚还误会她是生理期……

  “你还没吃饭?”陆昀之没好气地问道。

  禾臻摇了摇头,真的很饿了。

  “那行吧,我请你吃饭,再详谈吧。”

  禾臻开心地点了点头。陆昀之打开了后车门,说:“上车吧。”

  禾臻回身去喊微笑女王,顺道去拖行李箱:“陆主编,麻烦后备箱开一下。”

  陆昀之环着双肩,目光深深问道:“谁坐后备箱,是你还是你的狗?”

  禾臻迟疑了有一秒,道:“不是,行李箱不应该放……后备箱吗?”

  陆昀之帮着禾臻先把行李箱抬进了后车座,说:“你的职责是保护这座钟,如果不是这座钟,我们应该没有坐下来谈话的机会。”

  话好像是不错,可是……

  就这样,那个大红色的行李箱霸占了后车座的大部分位置,禾臻只分到一小块位置,而微笑女王独占了副驾驶位。

  禾臻有点郁闷,她在陆昀之的眼里比不上一座钟和一只狗。

  陆昀之想来想去,带着一只狗和一座古董钟能去哪里吃饭呢,想来想去,最后他把车开到了他的单身公寓。

  直到到了地下停车场,陆昀之拖出了行李箱,微笑女王紧随其后,禾臻困惑地跟着陆昀之上了电梯,问道:“陆主编,你不是说请我吃饭吗?怎么来到这里……”

  怎么看这里也不像是一个吃饭的地方啊!

  “带着一座古董钟和一只狗去餐厅吃饭实在是不方便,所以你幸运了,能在我家吃到我……”

  禾臻有些激动:“陆主编亲自下厨?”

  “想多了,”陆昀之波澜不惊地回道,“我点的外卖。”

  “……”

  “叮”的一声响起,电梯徐徐打开。陆昀之迈开大长腿,径直走到一户门前,在密码锁上按了几个键,公寓随即打开。

  整个公寓的装修风格可以用三个字形容,那就是“性冷淡”,一走进门便是贴近原木色的原木砖,环顾一周,是深灰色的沙发,白色的圆桌,以及白黑相间的大理石装修的电视背景墙。

  简简单单,但又整齐到一尘不染。整间公寓最让人眼前一亮的大概就是书房,典型中式风格,从墙上,书柜,到桌上放着形式各异,大大小小的古董钟。

  禾臻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古董钟,有点震惊。她最为感慨的是在陆昀之的书桌上见到了一个铜器,有些古朴,类似沙漏,设计十分有特色,周期性滴入水,倾倒后,再次立正,往返好几次。

  “这是什么?”禾臻好奇地问道。

  “欹器,是古时候的一种计时器,水半满则器平衡,水全满则倾斜而水溢出。”陆昀之解释道。

  “还真有意思,看来陆主编对古时候的计时器有莫大的兴趣啊。”禾臻忍不住赞叹了几句。

  陆昀之微微笑了,他是何时对这些老古董感兴趣的,应该是从八岁开始,他罚站在外公的收藏室,那里摆放着都是外公收藏的古董钟。

  “咔哒,咔哒——”

  他孤独地站在那个只有昏暗灯光的房间,听着指针划过表盘的声音,却得到了奇怪的安全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好似对时间特别敏感。

  见陆昀之陷入深思,禾臻轻轻唤了好几声“陆主编。”

  身旁的男人才晃过神,径直去了餐厅,淡淡道:“下午两点我准时回公司上班,所以我点了最简便的披萨。”

  禾臻正盯着持着披萨的陆昀之,他两只手带着透明塑料手套,指头修长,迅速果决地分割已经切好的的披萨,然后不急不慢地往嘴里送,薄唇轻动,竟然有着意外的美感。

  陆昀之一点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禾小姐,那座钟您想出多少价格?”

  她盯着他的薄唇看了很久,能把披萨这样的食物吃的优雅又不失形象的人大概只有陆昀之了吧。

  “禾小姐,你在听吗?”陆昀之问道。

  禾臻这才晃过神:“陆主编,我并不知道这座古董钟在市面上值多少钱,如果这座古董钟能换一个机会,我倒是愿意把它赠送真正懂古董钟的人。”

  陆昀之脱下手套,捏起一张纸巾轻轻揩了揩嘴角,笑了笑:“你知道这座钟值多少钱?”

  “多少钱?”

  “这座朔月钟单独售卖最多一万块,但真正的价值是同望日钟合二为一,组成完整的星辰日月钟。这对古董钟至少值十万块以上,但是真正爱古董钟的人并不会售卖,而会收藏。”

  禾臻恍然大悟,又道:“那么我单独售卖这座钟并不能获得最大的价值。”

  “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是我会给你一个很公道的价格。如果你没有异议,可以让我先欣赏一下这座朔月钟吗?”陆昀之直奔主题。

  禾臻差点被陆昀之绕晕了,她要卖的不是钟,而是卖自己的文啊。

  “陆主编,不知你看了我发在你邮箱的文了吗?这是我最新构思的悬疑小说……”

  陆昀之打断了禾臻的话,说:“禾小姐,哦不,何时了,你涉嫌抄袭米思薇的《夜幽行》而这种事完全可以跟作者商议私下删文解决。可你居然不知死活地在网上和她的粉丝撕逼,如今被她的粉丝曝光了身份证。你的真名和笔名已经没有任何一家文化公司敢签约了,你觉得我还会签你吗?”

  “陆主编,我真的没有抄袭她,真相是……”禾臻欲言又止,似乎酝酿了很久,才道“我做了她的枪手差不多五年。”

  “那你应该继续做她的枪手,禾小姐,你不就是为了钱而做她的枪手吗?”

  陆昀之神情淡漠,深咖色的眸光冷酷又无情。

  “对,大学期间我是为了钱做枪手,我那时候只不过是一个小透明的写手,根本等不到成为大神。因为那时候我需要很多钱,可现在我想重新开始。我想拿回《夜幽行》,我已经跟J。M文化公司解约,他们也答应了我解约要求。”

  禾臻咬着唇,长叹了口气,那些往事是她不敢再去细想的往事:“我只是……没想到米思薇抢先发布了这篇稿子。”

  陆昀之起身为自己倒了杯开水,他微微抿了口开水,看似轻描淡写道:“禾小姐,我有句忠告:要做个让人相信的人,而自己绝不相信任何人。你的问题在于太相信别人,既然做好了解约的准备,就应该保护好自己的作品。”

  禾臻也悔不当初,如果不是她忘记清除电脑回收站的文档,也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所以,陆主编,现在只有你能帮我。”禾臻抬眼,眸光里有着深深的殷切。

  可陆昀之轻飘飘勾了勾唇,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因为我听说您和JM文化公司的老板简嘉伦是死对头。”禾臻老实回道。

  “还有呢?”陆昀之的眼里明显有了起伏。

  “还有,据我所知,有个从JM文化公司解约的不知名写手,你把他捧红了。”

  “你说的是韩时?”

  “对,就是最近办签售会大热的作者韩时。”

  陆昀之微微勾唇,不置而否,忽然俯下身,单手撑在白色的圆桌上。

  他直直地盯着禾臻,线条凌厉的五官有一双内勾外挑的桃花眼,似醉非醉,眼底那漫不经心的笑让禾臻喉结微动,忽然有点喉干舌燥。

  她感到无形的压力,身子不自觉地往后退,可面前男人的身子又向前靠了分毫。

  禾臻,别开脸,心虚地清了清嗓子,心跳不自觉地加速。

  陆昀之压低声音,接着道:“可是——”

  “禾小姐,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捧红你呢?”

继续阅读:第五章 相信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