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亲爱的Sea
苏一姗2019-07-21 12:523,588

  米思薇脸色很难看,她朱唇张了张,实在没忍住:“禾臻,我都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我说过了,不想当任何人的枪手。”禾臻一字一句,落下的瞬间仿佛有了回音。

  米思薇轻蔑地哼了声:“你做了这么多年,怎么当时不说,现在就白莲花了?”

  禾臻不吭声,她紧紧捏住右手的拳头。

  米思薇骤然起身,对着简嘉伦道:“嘉伦,这里的食物我实在不喜欢,我去车里等你。”

  眼见米思薇已然走了,禾臻也起了身,冷森森道:“确实没什么好聊的。”

  “禾臻,别这样,思薇就是那个脾气。”

  简嘉伦又把禾臻按回了位置道:“禾臻,我知道你这些年是迫不得已做了思薇的枪手,说实话思薇没有你,她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禾臻没有吭声,简嘉伦又道:“我知道,你之前是希望Coral sea签下你,可是现在的情况是,陆昀之本身就有一堆烂账,他的首席画手Amy已经被我们挖了过来。还有两个大神级别的作者合约我们也在接触。你签到他们公司,还不如回J。M文化。”

  禾臻抬眼看着简嘉伦,她不知道陆昀之现在面对这么多麻烦事情。

  她想起之前做的那个梦,简嘉伦喊陆昀之弟弟,忍不住问道:“你……你是故意要和陆昀之作对?”

  简嘉伦眸光中的情绪一闪而逝,很快又笑了:“我和陆昀之本来就是竞争对手,这种商业竞争不奇怪。”

  “除此之外呢?”禾臻明显话里有话。

  简嘉伦嗤的笑了声:“是陆昀之和你说了些什么吗?”

  “没有。我只是好奇。”禾臻平淡回道。

  “签下你对他们的公司并没有什么好处,”简嘉伦笑意狡黠,“可你对我而言,对J。M文化来说都很重要。”

  禾臻环着双肩,半靠在椅子:“是作为米思薇枪手的重要性吗?”

  “禾臻,你这样的才华去做枪手的确可惜,”顿了顿,简嘉伦继续道,“我知道《夜幽行》你的构思应该有三本,现在米思薇借用的稿子只是第一部,你只要完结《夜幽行》我还你自由……”

  “你让我以米思薇的名义写完夜幽行?”禾臻冷眼看着简嘉伦。

  “对,价格我给你翻倍。之后,你要出道,JM文化会像捧米思薇一样捧你。”简嘉伦说的兴致勃勃。

  “可是何时了抄袭米思薇的事情怎么解决?”禾臻尖锐反问道。

  简嘉伦微微迟疑,才道:“禾臻,你总不可能让米思薇当众在网友面前向你道歉吧?那样的话米思薇怎么办?她可是当红的作者,粉丝群超百万,她对JM文化公司的贡献……”

  见禾臻神情不对,简嘉伦才停下了话头,道:“你可以换个笔名出道。叫什么都行,你的实力在那里,我们全公司的资源都会向着你。”

  禾臻哼笑了声,骤然起身,冷冷道:“不可能。”

  见禾臻转身就要走,简嘉伦叫住了她:“禾臻。”

  禾臻停住步伐,背对着简嘉伦站着,背后的男人又道:“这些年,如果不是我对你提前预支,你当时一个小透明要多久才能拿到那些稿费?你爷爷的医药费要到何时才能还清?”

  简嘉伦的话像一把薄刀片,慢慢划破了耳膜,鲜血淋漓。

  “当初自己选择的路,现在开始后悔?还来得及吗?”简嘉伦又反问道。

  禾臻咬着唇,瞳底里的晶莹泪光在发酵,她却在拼命隐忍。

  她猛地转身看向简嘉伦:“我很后悔当初选择了捷径,所以我现在必须承受这样的后果。”

  简嘉伦动了动薄唇,眸光里有些不耐烦:“禾臻,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所以,我现在从头开始走这条路。”禾臻眸光坚韧。

  简嘉伦无法理解禾臻的看法,她现在人人喊打,就像是一只耗子。却不愿意回JM文化,谁还会像他一样把她捧在手心?

  “禾臻,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次机会。”

  “该死的机会!”

  禾臻猛地端起桌上的奶茶往简嘉伦身上泼去。

  滴滴答答的褐色液体从简嘉伦的身上滑落,简嘉伦脸色变化莫测,难看的要命。

  没有人敢对他这样,禾臻是第一个。

  “我劝你不要再找我,不然我下次泼汽油。”

  禾臻从包里干脆地掏出了钱,放在了桌上,义愤填膺:“这顿,我请了。”

  禾臻干脆利落地走出露天餐厅,忽然有点意外地得意,下一秒就孬种了,给林恬伊发了个微信道:【恬恬,天要塌了!】

  林恬伊回道【我个高帮你撑撑。】

  【来不及了……】

  【说人话!】

  【我向简嘉伦泼了奶茶,你说我会不会遭到人身报复啊?】

  林恬伊发了个有种的表情,并且道【我看你赶紧回家,别被简嘉伦跟踪了。】

  禾臻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好说话不行吗?为什么偏偏让奶茶代言了?

  这就算了,本来就穷了,还阔气地甩下一百块钱请人吃下午茶,她连一口奶茶都没喝,光顾着吵架了!

  她沮丧地不行,摸了摸包包,发现钥匙还忘记带了。这回连家也难回了。

  她打了个电话给禾江河,禾江河本继承了禾臻爷爷的一手修钟表的好手艺,可这年代,修表的人太少,修古董钟这种差事,一年也遇不上几回。他空着的时候只好去做网约司机,这回正在东城接送客人,回来也得晚上了。

  禾臻叹了口气,这世界上即使你有万般才华,可是发光的机会太少了。

  思来想去,无处可去,干脆回失恋博物馆工作。

  到了失恋博物馆,没见着祁承,博物馆只剩下前台的工作人员小米,禾臻经常去失恋博物馆,一来二往跟小米也混个眼熟。

  “祁承不在?”禾臻好奇。

  她笑称:“馆长大概约会去了。”

  “约会?”禾臻困惑,她还以为祁承没有女朋友的。

  小米望了望四周,神秘兮兮道:“馆长最近有些古怪,老是有一人有空就来博物馆看他,特别是每周四,准时出现。”

  “原来你们馆长有女朋友的?”

  禾臻这周刚刚上班,还不知道之前失恋博物馆还发生了这档事情,定心想了想,这人难道是林恬伊口中的于学姐?之前她还跟林恬伊八卦祁承是因为和于学姐分手,受了情伤,才开了一家失恋博物馆。

  “不是,”小米这回神情更加丰富了,小声道,“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能和别人说。”

  禾臻咳了一声,一下来了八卦劲,催促道:“你赶紧的啊。”

  “来的是个男的。以前也没见过那男的,老是站在门口诡秘盯着馆长看。”小米神秘兮兮道。

  “男的?”禾臻有点震惊,又道,“男朋友?”

  小米摇了摇头,半开玩笑道:“那神情不像是讨债的,馆长说不认得他,可这人就老出现,我觉得要么是认亲,要么……就是暗恋我们馆长了。”

  禾臻托腮陷入思考,觉得这事情有点趣。正晃神的瞬间,肩膀被猛地拍了拍。

  禾臻猛地回身,见来人是祁承,她忙不迭扯了扯笑容道:“馆长,我正找你呢……”

  “你不是说今天有事,不来失恋博物馆吗?”祁承奇怪问道。

  禾臻怔了怔,今天她本来是找陆昀之一起去看心理医生,谁想事情没办成,倒是发生了主编室的那一幕,还碰上了简嘉伦。

  她跟着祁承的背后往茶馆去,解释道:“本来是的,现在没什么事,就来博物馆帮忙,毕竟赚钱是大事!”

  “刚刚小米和你说什么?”祁承又问道。

  “小米不让我告诉其他人……”禾臻为难道。

  “刚刚不是说赚钱是大事吗?不怕我……”祁承扬了扬下巴,明显在威胁禾臻。

  “老板,我这才上班几天,你就别为难我了吧……”禾臻双手合十,求饶道。

  “快说!”祁承看似笑笑,但是显然不达目的不罢休。

  “好吧,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好奇有个男人老是找你而已……”

  祁承笑了笑,点点头:“确实是有那么一个男的。”

  “他认识你吗?”

  “不认识。”祁承摇摇头。

  “那他该不会是你情敌,又或者……他真是对你有了基友之情?”禾臻试探道。

  祁承笑了笑,并不正面回答,而是道:“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禾臻有些好奇,跟在祁承的背后,径直走到了前厅,前面的展厅摆着都是一些失恋遗物,他走到了其中一个柜台,从陈列架内找出了一只钢笔,笔壳纯黑,笔帽镶一颗宝蓝色钻石,如海洋一般湛蓝,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看来是一只定制的钢笔。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这只钢笔道:“这颗钻石这么大颗,一定很值钱吧。”

  祁承笑了声,说:“你怎么不看看下面那张卡片?”

  禾臻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自己还真是见钱眼开了。

  她持起卡片看了一眼,上面写了一行字:TO:亲爱的Sea,希望有一天你还能回去,回到属于你的文字世界。

  Sea?

  禾臻有点吃惊:“这个Sea是不是之前很红的毒舌专栏作家。”

  祁承微微扬眉,说:“我猜是他。”

  禾臻读过Sea的专栏,一向以毒舌著称的他,话语犀利,说的毒鸡汤入木三分,反过来又不得不佩服他的脑洞大开。

  他的微博粉丝高达五百万,每发一条微博就收获上万评论,可就在三年前,Sea神秘消失了,微博不再更新,专栏也腰斩,仿佛这人从人间默默地消失了。

  “我带他参观了一下失恋博物馆,他却在这份展品面前停住,迟迟没有离开。”祁承也有点疑惑。

  “我忽然对这个人有点好奇了。”禾臻忽然有了兴致。

  “明天是周四,不出意外他应该还会来这里。”

  禾臻有了兴致,说:“那我等他。”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你相信就好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