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你没发烧啊?
苏一姗2019-05-22 15:283,469

  禾臻松开了手,窝回了沙发上,不求甚解:“为什么呀?”

  陆昀之黑着脸,下了逐客令:“你可以回家了吧?”

  禾臻打了个呵欠,眼皮都有点睁不开了,直接躺倒在了沙发上,说:“我怎么感觉没什么改变呢,要不明天去你的办公室里再试试?”

  什么?陆昀之的脸更臭了,今天强抱他就算了,明天去他的办公室,这个女孩还要……

  “不行了不行了,借你的沙发躺一下……”

  话落的瞬间,那个瘦弱的女孩已经在他的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没几秒钟,已经进入了梦乡。

  站在一旁的陆昀之有些恼,明明他吃了安眠药,怎么一点睡意也没有,可这位女孩却可以睡得跟一只乖乖的小猫咪?

  他汲着拖鞋,回到卧室,重新戴起了眼罩,又开始数起了绵羊。

  数到一百零一只的时候,他终于恼怒地起了身,这医生是不是给他开了假的安眠药了?

  窗外凉风阵阵,把白色的窗帘吹的飞扬,他伸手把窗户合上,忽然心一动,起身抱了一袭薄被,走向了客厅。

  客厅的地灯,散发着暖暖的光亮,可沙发上竟然没了人……

  陆昀之走近了一步,才发现矮几旁边白色简约的羊毛地毯上多着一个女孩。

  禾臻不知何时已经滚到了地毯上,陆昀之深深地吸了口气,女孩的睡姿也太差了,他把女孩抱了起来,径直又塞回了沙发上。

  他把薄被盖在了女孩的身上,掖好被子,转身要走。

  谁想刚移动了几步,背后又传来了一声动静。

  陆昀之顿住脚步,回身一看,禾臻又滚落在了地毯上。

  他摇了摇头,本想着不管她的死活,偏偏身后的女孩喊了句:“陆昀之——”

  他猛地旋身,以为女孩在装睡骗自己,不想女孩闭着眼,咧着唇道:“陆昀之,你也太自恋了吧,这护肤品比女孩还多……”

  做梦也不放过自己!

  陆昀之冷冷瞥了地上女孩一眼,下一秒,女孩又低吟道:“虽然,你有那么……一点好看。”

  陆昀之暗自觉得好笑,微微挑了挑眉:“算了,原谅你吧。”

  他径直踱步到了禾臻的身旁,一把把地上的女孩横腰抱了起来,不急不慢地往卧室走去。

  等到窗外第一道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禾臻微微揉了揉眼,她睁开眼的瞬间,首先看到的是两只向着她吐舌头的大狗,再把眸光移动了一下,竟然对上了一张憔悴的俊脸。

  禾臻吓了一跳,猛地起身,才发现自己好像处在一间陌生的卧室,一张陌生的大床上……

  禾臻不自觉地拽了拽被子,挡着身子,清了清嗓子,正想说些什么,偏偏被面前的男人抢了先。

  “别想太多,我只是看不下去你一直从沙发上滚到地上而已。”陆昀之冷冰冰地说。

  禾臻抓了抓乱发,才想起了昨晚,自己抱了陆昀之,可是好像也没改变两个人的生物钟,相反好像在他家的沙发上睡着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她记不清了。

  “我昨晚……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禾臻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陆昀之已经起身,披上了西装,波澜不惊地回道:“你觉得是什么出格的事情?”

  禾臻面红耳赤,一时语塞。

  跟前的男人已经踱步到了她的跟前,微微俯身下来,贴近了她的耳侧,带着滚烫的气息。

  禾臻一紧张,竟然闭上了眼。

  不对啊!她为什么闭眼,这是在期待什么吗?

  “麻烦——”男人的声调微扬,“帮我把床头柜的手机拿一下。”

  “哦……”

  禾臻慌张地睁开眼,找到床头柜的手机递给了陆昀之,连话都说的颤颤巍巍:“昨……昨晚,陆主编,是都没合眼睡觉吗?”

  “恩——”陆昀之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禾臻急急忙忙下了床,奔到了陆昀之的跟前道:“陆主编,要不今天换个地方,上次在你办公室……”

  陆昀之理了理领带,问道:“换个地方要干嘛?”

  禾臻咳了咳声,一本正经道:“我们换上次的姿势试一试。”

  眼前的女孩还没意识话里有歧义,倒是陆昀之先察觉到。

  他耳朵有些微热,滚了滚喉咙道:“别费心思了。我们是不是生物钟互换了还不一定……”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医生啊?咨询一下?”禾臻坚持不懈地问道。

  陆昀之微微抬眼看着禾臻,淡淡回道:“我今天早上要开会。”

  禾臻略微有点失望,只见陆昀之就要出门,前面的人忽然停住了脚步,回身看她:“下午或许有空。”

  禾臻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陆昀之回身又看了她一眼道:“出门的时候,记得关门。”

  陆昀之一宿没睡,此时到达办公室还是脑袋昏沉,他窝在转椅上,仰头看了看悬在墙上的那对星辰日月钟。

  古董钟因为年代久远,大多会存在磨损,虽然能够正常运转,但是时间的精准度会存在误差。但是这对钟,却几乎不存在一丝误差。

  这只望日钟遇上了朔月钟,两者共同敲响钟声之时,竟然契合无误。

  “当当当——”

  钟声敲了九下——

  陆昀之才回过神,主编的办公室的门被叩响了,他这才回过神,喊了句:“进。”

  进来的人是林恬伊,她明明神色慌张,在见到陆昀之的瞬间还是敛了敛慌乱:“主编,本来说好Amy关于blue杂志的封面设计应该要在今天交稿,可是Amy毁约了。”

  陆昀之眼里起了波澜:“什么意思?”

  “Amy说——”林恬伊欲言又止。

  陆昀之冷着脸,催促道:“说!”

  林恬伊小心翼翼道:“她……她说之后也不会同Coral sea合作。可我们手上很多项目的封面设计都是Amy在跟进的。”

  “那就换人。”陆昀之当机立断道。

  “主编,这恐怕不是最为可怕的事情,而是……Amy算是业内比较知名的画手,她这次离开公司,还带上了一片的画手。”林恬伊神色凝重说了后面一段话。

  早上十点钟的例会如期召开,陆昀之端坐在会议室的中央,眉宇隐隐湛动,今天的坏消息并不止一件。

  Amy带走一片画手出逃,合约到期的两位大神级作家被重金挖走,Coral sea的新刊请来的新晋男神做的访谈,还未发布,偏偏被其他杂志捷足先登了……

  陆昀之半眯着眼,滞然了一秒问道:“这些和J。M文化有关系吗?”

  在场的众人忽然安静了下来,魏西宁这才弱弱道:“之前的确听说简老板跟Amy有过接触……”

  陆昀之修长的右手手指在桌上弹钢琴,一下,两下,三下……

  死寂了几秒,陆昀之才下了决定道:“找到新的画手接替Amy的位置,新刊访问的页面立即撤换了。”

  “可是,现在来不及找到新的明星采访。即使找到了,我们新刊下周末就得上市,根本来不及……”林恬伊解释道。

  “那就采访深陷抄袭新闻的何时了……”陆昀之忽然道。

  众人傻眼,新刊采访一个深陷抄袭丑闻的写手?

  社科租组长安娜人脉广,她提了个意见:“其实主编,我认识一些建盏大师,我们可以把这个采访做的深远一些。”

  “你觉得一本言情文学杂志,谁会因为一个建盏大师的采访掏钱?”陆昀之微微抬高了声调。

  陆主编下了决定没有人敢吭声,他阖上了笔记本,起了身,对林恬伊道:“何时了的采访你来负责。务必问清她是否抄袭了米思薇的事情。”

  眼见陆主编脚下生风,转眼已经走出了会议室,林恬伊才合上了震惊的嘴,她同禾臻发了个微信:【发生大事了!】

  禾臻这时正在往 Coral sea文化公司的途中,今天天气太过炎热,她买了个冰淇淋,刚咬了一口,看到微信回道:【什么情况呀?】

  【我们主编说,新刊要采访你!!!!!!】

  林恬伊一连加了六个感叹号,禾臻惊得冰淇淋都要握不稳了,她回了个消息道:【我觉得陆主编比我更需要去看医生。】

  编辑室的会议刚结束不久,没想到会议里提及的主角倒是出现在了公司内,每个人都用疑惑的眸光看着大步走进公司的禾臻。

  林恬伊把禾臻拉到一旁问道:“你怎么来了啊?”

  禾臻不以为然道:“我跟你们主编约好了啊。”

  “你们约好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林恬伊小声又问道。

  禾臻压低声音,凑近林恬伊的耳边道:“我来找你们主编,有大事要办!”

  说的一本正经,林恬伊都差点要当真了两人真有什么大事得办了,可他俩能有什么大事啊?

  她正想着追问几句,禾臻已经敲响了主编办公室的门。

  陆昀之抬眼一看,没想到推门而入的人竟然是禾臻,看来她还是对昨天的事情不死心。

  陆昀之放下手上的签字笔,不咸不淡地问道:“你应该从林恬伊口中得知了新刊要采访你的事情了吧。”

  禾臻点了点头道:“可是……陆主编,我有个问题想问……”

  “问吧!”

  禾臻清了清嗓子,靠近了一步,伸出手放在陆昀之的额头上,感受了一下温度。

  “陆主编,你没发烧啊!”

  “废话,谁说我发烧了?”陆昀之蹙着眉,冷眼道。

  “那……那你采访我干嘛呀?”连禾臻这个当事人都有点莫名其妙了。

  陆昀之靠在转椅上,唇边不自觉莞尔:“因为,我要包装你啊。”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我想抱抱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