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动了心
苏一姗2019-05-22 15:283,471

  这是一个义正言辞的警告。

  禾臻被警告了,她也不想啊,谁让他每晚来她的梦里!

  “我我……没有,好吧!”禾臻战战兢兢,连舌头都捋不直了。

  禾臻从医院出来,回家的途中,去宠物店看了看微笑女王,寄养在店里的微笑女王,无精打采,连看到主人的到来都提不起劲。

  禾臻摸了摸它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微笑女王啊,微笑女王,你该不会患上相思病了吧?”

  她吸了口气,又想了想自己,现在每天到十点就困已经很不正常,可是每晚上总是梦见陆昀之也太匪夷所思了。

  该不会……自己潜移默化对他动了心。

  禾臻慌张地摇了摇头,心下立即否认了这个事情。

  她牵着微笑女王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文博图书城的对面,一人 一狗立在了原地,禾臻看着那座本市最大的图书城,这座图书城,每个星期这里都会有畅销作者的签售会。

  从小到大,只要她路过这个书店,都会流连忘返。

  她暗暗下了决心,长大后,要成为一个作家,要在这座城市最大的书店开一个签售会。

  可是现在,她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你每次站在我的店门口,不是哭,就是叹气呢?”男人像是在调侃,却不自觉地带着些慵懒的味道。

  禾臻回头一看,是祁承,刘海微长,挡着了半边眼睛,一只手插在裤袋,懒懒地看着他。

  一简单的白衣黑裤却和陆昀之穿起来截然不同,他浑身上下带着一种忧郁的气质,像是漫画里走出的又忧郁又漂亮的花美男。

  而陆昀之呢,禾臻琢磨了下,他浑身带着高傲的气质,除了高傲,还有些……禁欲?

  禾臻陷入了深思,祁承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走神小姐,你还好吗?”

  “我……”禾臻一时语塞。

  祁承漫不经心勾了勾唇:“你要是想他,可以去看他的。”

  禾臻怔了怔,笑了起来:“祁馆长,其实我男朋友不在图书城上班。”

  “哦?”祁承更好奇了。

  “我也不是因为所谓的失恋了,才每次在你店门口又是哭又伤心。”

  祁承有点意外,好奇问道:“那你为什么每次都站在这里,望着对面的图书城?”

  禾臻长长叹了口气,有点感伤:“从前,那里是我的梦。”

  “现在呢?”祁承又问。

  禾臻思忖片刻道:“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做梦了……”

  说的落地有力,祁承也笑了:“那走神小姐,要不要去我的馆里喝杯茶,说说你的梦啊。”

  博物馆的前头都是些各式各样的展品,禾臻也没想到在博物馆的后面有一个小小的茶馆,简直别有洞天。

  过门是青砖灰瓦,两边以翠竹流水装饰,绿意悠然,青石板同鹅卵石遥相呼应,大有曲径通幽之感。进了门,古色古香,茗香扑鼻,十分幽静。

  两人走进了一个单独的包间,很快有一位茶艺师上前服务,动作行云流水,禾臻看的投入,直到茶杯到了跟前,她才晃过了神。

  “我没想到这里还有个茶馆。”禾臻细细打量了一周,感叹道。

  “失恋博物馆主要靠这家茶馆盈利了,”祁承笑了笑,递过手中的茶介绍道:“这茶是我比较喜欢的果香肉桂,你品品。”

  禾臻礼貌接过茶道:“其实我对茶也没什么研究。”

  她低头看了看,茶汤澄黄,低头一抿,醇厚滑甜,带有淡淡果香,一点不涩,相反有清甜在唇齿间蔓延开来。

  禾臻连连说好,祁承也笑了,让茶艺师先走了,这下包间就剩下两个人和一只狗。

  微笑女王直接瘫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眼睛耷拉着,似睡非睡。

  祁承问道:“你家狗是病了吗?”

  禾臻回头望了望自家的狗,叹了口气道:“唉,相思病。”

  见祁承满脸困惑,禾臻只好解释道:“其实真正失恋的是她。和情郎分别已经很可怜了,我现在也没法时时刻刻把她带在身边,只能寄养在宠物店……”

  禾臻欲言又止,祁承打断了她的话:“如果你不介意,我倒是可以帮忙收养她一段时间。”

  “嗯?”禾臻眼睛一亮。

  祁承又道:“我也可以帮你遛狗。”

  “真的?”

  “恩,但是狗粮得你自备了。”

  “这是自然的呀,你真是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啊,”顿了顿,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又道,“祁馆长,我总觉得你对我好像特别的关照……”

  禾臻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他们好似没有到那么熟,可是这个男人之前特地去Coral sea文化公司门口去接她,现在又要帮她养狗……

  祁承漫不经心地啜了口茶,唇畔笑意淡淡:“其实……我们很早之前见过面的。”

  禾臻有点讶然,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之前?是什么时候?”

  “我们是大学校友。”

  “哈?”

  禾臻大吃一惊,可是在系内的人物搜寻了一遍,也不记得有叫祁承这号人啊。他长得这么帅,不可能没印象啊。

  “我比你长一届,算是你学长了。”祁承解释道。

  “这就难怪了。”

  禾臻大学时期就沉迷写小说,那时候已然是米思薇的枪手了,她忙着赚钱,攒爷爷的医药费,哪有空关心上一届学长的事情。

  “可是,你怎么会记得我啊?”禾臻自认为自己其实挺默默无闻的。

  祁承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祁承有养狗的经验,微笑女王看起来也挺喜欢他的,禾臻想着在自己从家里搬出来之前,只能先把微笑女王寄放在祁承的家里了。

  她把祁承的事情跟林恬伊提了提,不想闺蜜竟然知道祁承,大声尖叫道:“竟然是祁学长,他和于学姐是我们学校的金童玉女啊,你忘了呀?”

  于学姐是他们学校的校花,禾臻倒是有点印象,但是她换了好几任男朋友,她哪里记得那么清楚。

  “她不是好几个男朋友吗?”禾臻疑惑道。

  “都是因为祁承才分了手呀。”林恬伊顿了顿,又问,“可是,祁学长怎么会认识你呀?”

  禾臻也觉得不解,说:“我也不懂啊。不过,他知道我暂时没工作,邀请我去失恋博物馆帮忙,说可以给我发工资。”

  “禾臻,他该不会……喜欢你吧?”林恬伊欲言又止。

  “不会吧,我也没于学姐好看啊。”禾臻不太相信。

  “也有可能……他和于学姐分手了呀,不然他怎么会好好开个失恋博物馆。”林恬伊猜测道,“禾臻,虽然你事业不行,但好得有朵桃花啊,这也不错啊……”

  禾臻面红耳赤,咳咳了几声,换了个话题道:“你们家……主编,最近怎样啊?”

  “你怎么还关心黑top啊?他都惨无人道地拒绝了你的稿子了呢!”林恬伊感到不解,“你不会还抱有希望吧?”

  禾臻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一直抱着一个希望可以立证何时了的清白。”

  “你说会不会是报应?自从那天他在办公室拒绝了你的稿子,他就变得不一样了。明明像个准时的钟表,一分误差也不会有,可如今却是上演老板天天打脸的戏码。”

  禾臻托腮,想了想最近自己的改变,也十分异常,又道,“而且那天我也看到陆昀之去看心理医生了,我和他会不会患上同一种病啊?”

  禾臻这么一说,林恬伊也觉得古怪:“他也找我大姨看病了。”

  “恩,你主编应该不知道那医生是你大姨。”禾臻说。

  “你们两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呀,为啥,那天过后,你们的生活习性都变化了……”林恬伊实在对那个日食之日发生的事情感到好奇。

  禾臻说的磕磕绊绊:“其实,也没发生什么,那天不是发生了日全食吗?白日如夜……”

  “说重点!”林恬伊打断了她。

  禾臻清了清嗓子,才道:“我被他养的蚕吓了一跳,猛地跳在他的身上。一不小心抱了他一会儿。”

  “你们竟然……”

  “除了抱一抱,也没干嘛呀,不用这么惊讶吧!”禾臻托腮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快要晚上十点钟了。

  “抱一抱?”

  睡意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禾臻双手撑着眼皮:“不和你说了,这瞌睡虫又上来了。我洗洗睡了。”

  还没等林恬伊问完,禾臻挂了手机,这难以克制的睡意让她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似梦非梦,朦朦胧胧中她又看见了陆昀之,只是这次的场景不再是浴室,而是一个漆黑色的小巷,她看到陆昀之背对着她站着。

  他就孤独地站在原处,没有路灯,前方是一片深深的雾霭让人看不清。

  她伸手想去拍他的肩膀,可伸手的瞬间,身后忽然有人在喊:“弟弟,我们又见面了。”

  禾臻猛地回身,看到的人竟然是简嘉伦,他慢慢踱步到了陆昀之的身后,陆昀之徐徐回过身,两人的眸光锐利,杀机重重。

  禾臻猛地从梦里惊醒来,坐直了身子,揉了揉额头,不敢置信:“什么?简嘉伦是陆昀之的哥哥?”

  她在家里来回踱步,心乱如麻,急急拨了个电话给林恬伊道:“恬恬,你大姨是陆昀之的心理医生,一定知道他患了什么毛病,你能不能套一些话啊?”

  林恬伊口气有些为难:“不好吧,这可是关乎我大姨的职业操守。”

  “可这可能关乎的人生啊。”禾臻说的很是严重。

  “这么严重?”

  犹豫片刻,禾臻还是把自己的猜测和盘托出:“我怀疑……我最近做的梦本该是陆昀之的梦境。”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多巴胺起作用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生物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