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是你轻贱了自己的命
艾浅2019-05-10 18:062,163

  楼下的徐倩听到于晴的尖叫,赶紧赶了上来,看见躺倒在地的于晴,心疼不已:“晴晴,你没事吧?撞到哪里了?痛不痛?”

  于晴脸上满是痛苦,却故作没事地摇了摇头:“妈妈……我没事,你别怪妹妹……”

  于清懒得看两人上演母女情深的戏码,拉着行李箱抬脚想走,却被徐倩拉住。

  她脸上满是愤恨地指责:“于清,谁给你的胆子,你竟然敢打你姐姐!”

  徐倩一个贵太太,平日里不管是从脸到身材包括手指甲都是保养_得宜的。此时尖利的指甲抠住于清的手腕,很快就划出了红印,甚至泛起了血丝。

  于清疼得皱眉:“是她拦住我不让我走,我只是甩开她而已。”

  “你别想就这样走了,我要让廷封看看你有多恶毒!”说完,徐倩拿出手机先给于季生打了个电话,又给墨廷封打了一个,而后又强行拉着于清上了自家的车。

  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上药的时候于晴故意让护士给她在额头上贴了块纱布,而后躺在床上一副虚弱至极的模样。

  趁着徐倩去办手续,于晴看着病房里的于清,一脸得意:“于清,你说等会儿要是廷封来了,看我被你伤成这样,会怎么对你呢?”

  于清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她。

  她其实没必要跟来医院看于晴演戏的,可是想到墨廷封也会来,她还是没出息地被徐倩拉了过来。

  于晴不由得有些恼怒,她最见不得的就是于清这副不把她当回事的模样。

  一个从小就被爸妈厌弃扔在乡下的病秧子,凭什么长得比她好看还总是一副故作清高的模样?

  她于晴就是要把她想要的东西都通通抢过来,以前的林予是,现在的墨廷封也是!

  就算她对墨廷封没有多少喜欢,两个人在一起也是因为半年前墨廷封自己找上门来……

  但是属于她于晴的东西,于清就没有资格染指。

  看着于清车祸之后爆涨的身材,于晴的心中升起一阵快意:“于清,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又肥又丑的样子,一年前你已经斗不过我了,现在你又拿什么跟我比?”

  “跟你说实话吧,我其实并没有多喜欢墨廷封,是他一直追着我宠着我,我才给他机会跟我在一起。你以为你跟他结婚了又怎么样?在他心里,我才是他的女神,你不过是他弃之如履的一个丑八怪罢了!”

  就是这副得意的模样,想到一年以前,于晴亲手制造出了那场车祸,最后却装无辜用一句恶作剧来推脱,而她却因为没有证据只能接受予哥哥含冤死去的结局。

  那个时候,于晴也是背着所有人,笑得这般得意!

  真不知道,如果于晴这副样子给墨廷封给看到,他还会不会那么坚定地说他心里爱的人只有于晴一个!

  于清拼尽全力,才堪堪忍住自己冲上前去为予哥哥报仇的冲动,她几乎咬着牙说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于晴,难道你这一年来就没有做过噩梦吗?午夜梦回你就不曾有一丝丝的愧疚吗?”

  于晴面色一青,显然,害死一条人命对她来说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曾经的她也是做过一段时间噩梦的。

  不过,也就仅仅只是一段时间罢了。

  这个时候,徐倩带着赶来的墨廷封进了病房。

  “晴晴,你没事吧?”看到于晴头上包着的纱布,墨廷封皱起了眉:“你的头怎么了?严不严重。”

  于晴虚弱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一边的徐倩适时开口:“还不是因为于清,医生说晴晴被撞得轻微脑震荡了……”

  说着,她话音一转:“同样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想到自己竟然生出这么一个残害自己亲生姐妹的逆子,我这心,真是难受啊!”

  墨廷封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了一边站着的于清,他站起身来,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泛着冷光:“于清?又是你。”

  床上的于晴连忙伸手抓住墨廷封的手,柔柔弱弱地开了口:“廷封,你别生气,妹妹她不是故意的……”

  看着于晴虚弱苍白的脸,听到她明明受伤却还善良地为伤害她的求情,墨廷封只觉得她实在是太单纯太善良了。

  和这样善良单纯的晴晴比起来,她的妹妹于清简直恶毒得让他觉得恶心!

  “没事,你好好休息。”他眼含温柔地拍了拍于晴的手,转身大跨步来到于清的面前,伸手拉着于清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墨廷封将于清逼至墙角,一双眸子犹如淬着冰棱一般:“于清,你到底还要怎么样!”

  于清被这样冷酷的眼神盯着,想到他刚刚在于晴面前那样温柔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痛,出口的话也带了几分冷硬。

  “我还能怎么样?你不愿意陪我去于家拿东西,我只有自己去了。”

  墨廷封却以为她这话是故意威胁他:“你这是在报复我?报复我不愿意陪你,所以你就要伤害晴晴?”

  于清哪里想得到墨廷封会想这么多,她只是解释自己的行为而已,哪有威胁他的意思?

  “我没有……”

  “于清,你真卑劣!”墨廷封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一拳砸在了于清耳边的墙壁上,声音带着些许阴冷:“我警告你,不许再动晴晴一根毫毛。她心地善良不跟你计较,我可不一样。”

  “我能够娶了你,也能毁了你!”

  “墨廷封!你看清楚,我才是你的妻子。”于清一双眸子里浮着火光:“是你自己答应要娶我的,对你来说着也许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但这是我用命换来的!”

  她做完手术在医院昏迷半个月又住院半个月,他甚至连一眼都没有来看过。

  于晴只是故意演了一出苦肉计,就值得他这样动怒来威胁她?

  “于清,没有人逼你。是你先拿自己的命做交易,是你轻贱了你自己的命。”墨廷封收回自己的手,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冷得犹如万年冰山一般,能将人所有的骨血都通通冻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