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最好的朋友
艾浅2019-05-10 18:072,101

  “好,以后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于清说完这番话已经泣不成声,可心里却好像被阳光照射一般十分温暖。

  于晴看着因为于清离开而没有办法离婚的墨家人,在心里不停的咒骂于清。一个胖子竟然还这般不要脸,早知道在酒吧的时候她就应该让人把那个胖子整回来。

  墨言夕也一脸的苦难,整个家里她最不喜欢那个肥猪了,不仅长相根本不符合她心中嫂子的标准,而且还是那样恶心肠的女人,现在做出那种不要脸的时候还不愿意跟她哥哥离婚,突然间墨言夕好像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于晴,一把抓住于晴的手。

  “晴晴姐,你刚刚不是来我们家的时候看见了那个肥猪吗?是在什么地方看见的啊?”听见墨言夕的话,于晴的面色有一瞬间的凝固,却又很快恢复正常。

  “我也就是坐车来墨家的时候,经过了一个小酒吧,在那个酒吧门口看见了姐姐在跟一个人争执什么好像,之后我就不知道了。”于晴说完便一脸愧疚的低下了头,好像因为自己没有帮上什么忙而感到烦恼。

  “真是,事情都这个地步了,还有心情去酒吧,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方芷兰本就坐在沙发上心中焦急,一听于晴这么说,更觉得于清是一个心机重的女人,还真以为躲着就可以一直赖在他们墨家了吗!

  于晴一直在墨家人和于家父母的眼里都是乖乖女,酒吧那种地方绝对不会让人知道她去过,反正现在于清也不在这里,以后她也不会让她有机会回来,她怎么说于清也没有人会反驳她。

  墨廷封听完于晴的话却低下了眉眼,他虽然也知道父亲的说法是对的,如果被有心之人散播出去确实会对他们墨家有影响,但是现在媒体公众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于清被污蔑。

  “晴晴,你是在哪个酒吧看见的她?”墨廷封突然问出口,于晴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回答了酒吧的名字,墨廷封点了点头便直接离开。

  于晴突然意识到墨廷封问自己酒吧在哪就很有可能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酒吧经理既然她可以花钱买他封嘴,未免他不会做出背叛她的事情。

  “伯父伯母,言夕妹妹,我家里还有事,我明天再过来找你。”于晴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墨家,她现在已经不能去酒吧找那个经理了,她只能再下一记猛药,要不然按照廷封哥哥心软的态度,说不定还会跟那个肥猪有交集。

  自从跟方方坦白了所有事情,于清的脸上才有了笑容,反正短时间那些人也不会知道自己在哪里,她也不用那么害怕了,可以安心的过一段自己的休闲时光。

  墨廷封已经到了酒吧,也找到了酒吧经理,酒吧经理没有想到那天那个胖女人竟然真的跟墨少爷有交集,哪怕受了于晴的钱也不敢有任何隐瞒,便全部托盘而出,可是却也没有说这件事情是谁指使的,只说是牛郎进错了房间,才发生这样的误会,也不知道是谁在他们酒吧里安装了摄像头,等他们再去找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了。

  墨廷封开着车准备回家,却觉得一团气在自己的心尖怎么也发泄不出来,他感觉这一切都让他捉摸不透,而更让他觉得不爽的是于清在遭遇了那种事情之后竟然半句都没有像他提起。

  方方想要带于清出来散心,便打算带于清去海边大桥看一看。

  每次有想不开的事情,墨廷封都会来海边大桥散散心,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墨廷封才觉得自己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之前小的时候在乡下,只要他难过的时候,晴天就会拿起一个小海螺放在自己的耳边,给自己听里面的风声,他直到现在还记得那软软糯糯的声音。

  “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听听小海螺的声音,以后要是有机会看见海的话,看看海你心情就会变好的啊!”说完晴天就会拉起自己的手将小海螺放在自己的手中,靠在自己的耳边,给自己听海螺里面细微的海声。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已经跟晴天在一起了,却没有了那种感觉……

  “啊!大海,带走我所有的不愉快吧!我一定要回到以前的我自己,不会在这样受人欺负了!”

  冲着大海说完,于清才觉得自己的心情畅快了一些,虽然她知道自己的举动很幼稚,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能让她感觉心情愉悦了。

  墨廷封自然听到了于清的声音,眼神变的晦暗,便直接伸出长腿向于清走了过去。

  于清一转头就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方方并不知道墨廷封长什么模样,她根本不在乎那些商业新闻,所以没有拦住。

  “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墨廷封直勾勾的看着于清的眼睛,于清却开始左右闪躲,她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什么?”听见墨廷封问自己的问题,于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本来以为墨廷封会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去民政局,结果却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告诉他在酒吧的事情。

  想来,墨廷封也应该是知道了自己被冤枉的。

  “就算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又有什么用呢?你们都不相信我不是吗?”于清的嘴角带着自嘲的微笑,她以前在于家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说过自己是被于晴陷害的,可根本没有人信她,只当她是欺负于晴,根本没人会在乎她。

  既然她说了也没有用,为什么还要去说呢?

  墨廷封皱了皱眉头,看着于清的泪眼,强忍住自己的胸口的心悸。

  “但是你说陷害你的人是晴晴,这怎么可能?”

  听到墨廷封说出口的话,于清也明白自己刚刚说的话就是对牛弹琴。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也没什么好跟我继续说的了,我先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