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们离婚吧
艾浅2019-05-10 18:072,141

  于清这时才明白,原来一直都是自己误会了,陷害自己的人根本不是墨廷封,而是这个从小到大只会装做白莲花的妹妹。

  “原来这件事情是你做的,你为什么非要把我逼得死路才肯罢手!”于清撕扯的喊出声,她从来没有一刻感到这么委屈过,予哥哥的事情本来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现在她竟然还要彻底的压垮自己,难不成真的比逼死自己她才心满意足吗?

  于晴却依旧一副委屈的模样,好像于清说的话都是在诬蔑她一样。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已经把墨廷封让给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母亲从小就教我们做人要敢作敢当,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这种事情,已经做了对不起廷封哥哥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厚着脸皮待在墨家呢?”于晴的模样好像是揭穿了于清的真面目一样,甚至还一副喘不过来气的样子,直接倒在了墨廷封的怀里。

  “你还真是天生会演戏啊!”于清虽然不想再这么多人的面前留下泪水,可她却还是觉得自己凭什么要忍受这样的事情。

  “你凭什么这么说晴晴姐,你这样的肥猪竟然还有脸在外面找男人,是不是我哥哥给你的钱你全用来找男人了!”墨言夕的年纪虽小,但是伤人的话却丝毫不弱。

  墨廷封仔细看着照片,发现照片上根本看不清人脸,还是心存疑惑,还没等问于清,就听见方芷兰刺耳的声音。

  “我说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回来,原来竟然是做出了叫见不得人的事情。”方芷兰没想到自己这么优秀的儿子被这样的女人威胁结果就算了,这女人竟然还背着自己的儿子偷人,简直就是令人恶心至极。

  “这照片上的人,真的是你吗?”墨廷封觉的还是应该问清楚,毕竟虽然于清之前用威胁的手段让自己跟她结婚,但是他总觉得于清不应该是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于清听见墨廷封问自己的话,抬起头就这样看着墨廷封,一双清澈含满泪水的眼睛带着无尽的绝望。

  “是我,但是我……”

  没等于清话说完,墨峻却直接开了口。

  “你们明天一早就去办离婚手续,于清你之前也算是帮了我夫人,所以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但是这件事情是你有错在先,离婚这件事情,你是不同意也得同意,廷封你跟我来。”墨峻说完便直接转头离去。

  他之所以这么果决的让两个人离婚,就是因为哪怕于清究竟是因为什么做出这件事情来,她已经被人抓住了把柄,否则以后被人知道那绝对是给他们墨家泼脏水和嘲笑他们的好机会。

  “父亲,其实我觉得应该问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墨廷封想了想还是想要跟父亲说自己的想法,却没有想到父亲直接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也要想想,万一这件事情被有心之人知道,对咋们墨家来说,又是怎样的一种伤害?”

  墨廷封突然想到,纸包不住火,他和于清直接的事情瞒的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终究会被人知道,而这件事情被有心之人利用就会让他们墨家蒙羞,到那个时候如果他一定会落下一个负心人的称号,会对他们墨家的生意产生影响。

  “我明白了,父亲。”墨廷封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明白,这件事情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现在和于清离婚。

  墨言夕看着呆滞在原地的于清,想到自己父亲刚才说的话,心里一阵幸灾乐祸,想到以后不用再跟这个肥猪有交集,她就掩饰不住自己心里的喜悦,但是看母亲被气得不轻,还是拉着方芷兰的手直接离开。

  “得到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吗?”于清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她没有想到最终定下决定的竟然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墨父,她也明白,不管这些事情落到任何一个家族都绝对不会容忍。

  “这都是你自己活该,非要跟我抢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从小到大就没有赢过我,你现在又委屈什么呢?”于晴也发现周围没有了其他人的人影,便也不再装作刚刚悬泪欲泣的模样。

  于清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于晴一直要跟自己争,明明自己没有害过她,明明自己没有抢走过她任何东西,她为什么要这么讨厌自己?

  “我从来就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明明是你一直在迫害我,明明是你一直在陷害我,你现在装出好像所有事情都是我错了的样子,又有什么意思呢?”于清一步步的向于晴逼近,于晴却突然间直接倒地,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姐姐,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生气我把这些东西给伯父伯母看给哥哥看,但是我真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伯父伯母和哥哥这样被你欺骗。”于晴一边说一边哭,于清一抬头就看见墨廷封看着他的眼里带着冷光。

  “你没必要跟这样的女人道歉。”墨廷封直接上前将于晴抱在怀里,看着于清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为什么你们都信她,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不信我?”于清看着墨廷封的眼睛,好像看到了自己曾经的予哥哥一般,但是予哥哥从来没有这样冷酷的看过他,这个男人的眼睛里除了对自己的厌恶,什么都没有。

  “因为你根本就不值得被别人相信。”墨廷封说完,便直接护着于晴离开,于晴的肩膀碰到于清的肩膀,于清直接跌到在地,地板很凉,凉的让她直打哆嗦,心也不停的颤动。

  这不是予哥哥了,他不是予哥哥了……

  不行!她不能让予哥哥的眼睛里看着那个害了他的女人,予哥哥看着那张脸一定会很难过的,她不能让予哥哥承受这样的痛苦。

  于清突然之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直接掏出自己的电话打给了方方。

  “方方,那件事情酒吧经理有没有找你谈?说了幕后主使是谁了吗?”于清的声音里带着焦急,这是她唯一能留下来掰回这局的机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