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底线
艾浅2019-05-13 10:442,347

  于清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

  才想起来之前墨廷封叫她出房间的时候,她好像随手把手机给放在床上了。

  心塞。

  于清已经预见到,她回去要手机的时候,一定又会被墨廷封嘲讽一波,说她是故意把手机落下然后找借口去找他的。

  她其实并不怕见到墨廷封,也不害怕被对方嘲讽或者鄙夷,相反她很想时刻都见到墨廷封,这样就能时时刻刻都能看到那双眼睛。

  但是她有些泄气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就她现在这副样子,她自己看了都觉得碍眼,自然也不太好意思去墨廷封面前乱晃刷存在感。

  不过手机总归还是要拿回来的。

  于清在墨廷封的房间外纠结徘徊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伸手敲门。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她试着转动把手,没想到很轻易就打开了门。

  难道墨廷封不在里面?

  于清先是叫了几声墨廷封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后,她把门开了个小缝,探了个头进去。

  却发现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正好,她拿了手机再赶紧出来,就不用碰上墨廷封了。

  于清心里一喜,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直奔正中那张Kingsize大床。可是翻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

  难道是她记错了?手机不在床上?还是说掉在地上了?

  墨廷封的房间里铺着厚厚的深棕色地毯,于清的手机又是黑色的,要掉在地上还真一下子发现不了,她只好蹲在地上到处看。

  墨廷封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于清背对着他弯腰寻找的背影。

  因为于清身材肥胖,再加上又酷爱穿黑色,一眼望过去活像一大团……在拱地的野猪?

  他皱了皱眉,冷声开口:“你在干什么?”

  于清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想爬起来却发现腿因为蹲太久已经麻了,一时之间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好哭丧着看向把自己吓了一跳的始作俑者。

  这一看,却完完全全愣住了。

  只见墨廷封光着上半身,下半身只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因为刚洗过澡,黑而浓密的头发湿湿地搭在额头,配上俊逸非凡的五官,显得有几分狂野凌乱的美感。

  有水滴顺着湿哒哒的头发流下,低落在光洁精壮的胸膛之上,而后又顺着胸膛流过线条完美的八块腹肌,最后隐入在了浴巾之中。

  这样一幅美男出浴图的感官刺激实在是太强烈了,于清感觉自己清清楚楚听到了自己喉咙深处吞咽口水的声音。

  夭寿啦,一个男人怎么能够长得这么好看身材还这么诱人?

  “好看吗?”看着于清盯着自己痴迷的眼神,墨廷封深邃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于清被迷得有些神志不清,下意识地附和着点了点头。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男人的声音低沉醇厚,带着迷人的磁性,仿佛拥有能够让人沉迷的魔力。

  “什么?”于清依旧脑子不清楚地跟着问道。

  “你就像一只毫无自知之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花痴猪。”

  墨廷封的声音一下就变了,其中蕴含的冰冷和讥讽让于清整个人从痴迷中惊醒过来。

  她就知道,墨廷封在面对她的时候,嘴里是不可能会有哪怕一句的好话的。

  但是这样说一个女孩子,也太刻薄太过分了吧?

  于清是真的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的自尊心被伤到了,出口的语音甚至带了一丝哽咽:“墨廷封,你一定要这样,把我贬得一无是处,踩进泥里你才觉得心里舒服吗?”

  墨廷封刚要肯定,却在对上于清的眼睛时,断了话音。

  那双澄澈的杏眸里闪着倔强的光,却又暗藏着星星点点的委屈,让人不由得生出了几分不忍。

  他别开眼不去看她,语气生硬无比地开口:“谁准你进我的房间?给我出去!”

  “我是来找我的手机的,你看见我的手机了吗?”于清这下才终于想起了自己进墨廷封房间的目的。

  “没有。”墨廷封否定得十分干脆。

  “真的没有?”于清语气里带着怀疑,她最后用手机的时候明明就在墨廷封的房间,要是落在这里面,墨廷封应该有很大可能见过才是。

  “我说没有就没有。”墨廷封自然听出了于清语气里的不相信,不由得有些恼:“手机丢了不会买新的?你就这么穷?”

  他这个反应,让于清越发觉得有问题了。

  凭她这些天跟墨廷封接触之后的了解来看,他要是真的没见过她的手机,第一反应肯定是觉得她是故意找借口来纠缠她,现在这样分明就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可是要说他拿了她的手机不给她,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就别说他有多讨厌她了,难道他堂堂墨家大少还能缺这么一个手机不成?

  于清纠结地思索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在墨廷封极度不耐烦的脸色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失落地朝门口走去。

  一个手机是值不了多少钱,但是那个手机里有很多聊天记录和照片,是以前她跟予哥哥的。

  虽然那些东西她都备份过在自己的U盘里,但是总归还是原版的更好。

  走到了门口,还是不死心地回头跟墨廷封叮嘱一句:“那个,你要是看到我的手机了跟我说一声啊。”

  墨廷封的脸色已经黑得跟锅底有的一拼了,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出去,最后警告你一遍,以后不准再私自进我房间!”

  于清翻了个白眼,随后老实地帮对方把门关上。

  正准备离开时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再一次把门打开,不好意思地对着里面的黑脸男人笑道:“那个,你能不能接你的手机给我打一下电话?我看是不是掉在你房间里了。”

  “于清,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忍耐限度!”墨廷封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其间透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这是他怒极了的表现。

  于清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只觉得背脊生出了一丝凉意。她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看墨廷封,赶紧关好门开溜了。

  而此时房间里的男人,眯着一双眼睛盯着被关上的门足足一分钟,终于在确定于清离开了之后,迈着修长的腿过去把门给反锁了。

  他现在觉得自己很后悔,别说跟于清住在同一层楼了,显然让那个女人住进来这个家就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厚爱:总裁追妻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