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忆过去
林夕月2020-01-21 14:583,187

  林珂走了之后,关晓也没有心情去公司,转身去了蒋蕲的病房,对着管家说道。

  “管家,我想和蕲待一会,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管家刚才也听到了医生的对话,看着关晓的眼神里不由自主的带了一丝心疼。

  “夫人,相信少爷一定吉人有天相的,你也不要太担心,小心拖垮了身体。”

  “好,我会注意的。”说着就关上了门,犹如与这个世界彻底的隔绝了起来,看着床上躺着的人走了过去。

  “启哥哥,我的心好痛,你看看你都已经瘦了,你要是在不起来,我就不让你抱我了,你再这样瘦下去就剩骨头了。”

  因为林珂雷厉风行的手段很快的就调查出了这次蒋蕲出车祸的罪魁祸首。“林总,这是我们这些日子以来的调查,这些证据都显示是齐家主做出来的。”

  听到了这件事情之后,林珂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看着林珂的这个样子,下属战战兢兢的问道。

  “要不要我们给他点颜色看看。”

  “啪嗒”一声,看着打火机在桌子上旋转不停,最后被林珂的一根手指直接按在了桌子上,林珂才慢慢的开口。

  “不急,一刀一刀的刮才有趣,接下来你们密切注意齐家主那个老东西的动向,别让他发现了,听见没有。”

  “是,林总,那没有什么事情我就下去了。”看着林珂心情不好,下属也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启哥哥,我们一定要在一起好不好。”小女孩对着一个比他稍大一点的男孩子撒着娇,一直拽着男孩的衣袖不松手,男孩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细看还是能看出眼底的宠溺。

  “笑笑,你在这样拽着我的袖子我就生气了。”听到了男孩的话之后,小女孩并没有因此被吓退,反而睁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一样,黝黑的眼里全是对眼前男孩的依赖。

  “不嘛,不可以,你要答应我好不好,你看刚才小云已经被人带走了,是不是我们也想小云一样会分开。”

  没有听到男孩给自己肯定的答案,小女孩像是泄气的小气球,肩膀微垂,撅着小嘴声音也开始带着哭意。

  “启哥哥,你答应我好不好,我们不分开。”说着直接抽泣了起来。看着小女孩的样子,小男孩一下子慌乱了手脚。

  小心翼翼的抬起手却不知道要干什么,一看就是没有哄过人的样子,但是正是因为他格外笨拙的样子,让一切都想的那么的纯粹。

  “不哭了,你不要哭了,我答应你,绝对不会自己一个人离开,去哪里都带着你好不好。”听到了男孩的话之后,小女孩的哭声可谓是戛然而止。

  “真的,启哥哥你答应我咯,我们要拉勾奥。”边说着边伸出自己胖乎乎的小手,翘起小拇指伸在男孩的面前。

  男孩看着小女孩的样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似乎是害怕小女孩在哭,赶紧的伸出手,“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盖章。”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就这样回荡在整个院子里,突然画面一变,却是一个老爷爷牵着小女孩的双手还有一些穿黑衣的男人们,直接把小女孩抱到了车上,更是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声。

  “启哥哥,我不要走,启哥哥,我要和你在一起,启哥哥。”小女孩在宾利车里一直拍打着车门不时的还能听见伴随着慈祥的劝解。

  “笑笑,乖,跟爷爷回家,我才是你的亲人,家里还有哥哥妹妹还有弟弟好多都等着你回去那。”

  “不要,我要启哥哥,启哥哥。”宾利车就这样快速的离开了那家孤儿院,后面还有一个被远远甩在后面的小男孩。

  他踉跄着跟在后面,可是哪能追的上宾利,一下就趴在了铺满石子的路上,还有追出来的院长。

  “启哥哥。”

  关晓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满身都是冷汗,她茫然的环顾四周,发现这是在自己熟悉的医院里,再也睡不着,关晓起身去洗了澡,便穿着衣服来到了隔间。

  后来蒋蕲病情稳定之后,就把蒋蕲转到了私人医院,这里的高级病房就像是酒店的总统套房一样,关晓和蒋蕲住在隔壁。

  照顾蒋蕲的护工,因为困意正在打盹,听见开门声看了过来,看到是关晓之后,仓促的站了起来。

  “夫人。”

  虽然知道蒋蕲听不到,关晓还是压低了声音,对着护工嘱咐道,“你出去睡一会吧,我想和蕲待一会。 ”

  看着关晓的样子护工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并贴心的给带上了房门,关晓并没有开灯,就这样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看着蒋蕲。

  月光照在了蒋蕲的脸上,把蒋蕲原本因为这阵子住院格外苍白的脸颊,加了一层柔光,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了好多。

  关晓从刚才就一直紧攥着自己的双手,一步步慢慢的走向病床,就这几步路她走的格外的缓慢。

  外面的知了不知是看透了她的内心还是不忍心打扰这一室的静怡,渐渐的降低了音调,不论多长的路总会有个尽头,更不用说就这几米的路。

  就这样小心的放缓了呼吸,关晓慢慢弯下了腰,轻轻的亲了一下蒋蕲的额头,就像是虔诚的佛教徒在朝圣般。

  感觉到了嘴唇接触到的温热,关晓才敢正常的呼吸,谁也不知道就这几米,关晓的内心经历了什么。

  这样的噩梦已经不熟第一次出现了,自从关晓十二岁之后这样的梦一直围绕在她的身边,一开始关老爷子是想要请心理医生给关晓的,可是关晓却一直不接受,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她小对陌生人敌意大,却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启哥哥,真好,这次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吗,我刚才梦见我们小时候了,可是却不是个快乐的梦。”

  她停顿了停顿,思绪不由的开始飘到了过去。

  “启哥哥,你还记得我们在孤儿院的日子吗,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肯定猜不到,那我告诉你,那都是因为你。”

  “你还记得我们初见面吗,你都不知道你这个人有多么的讨厌,那个时候你才几岁啊,就那么酷,你记不记得,一开始你可是怎么样都不理我的。”

  说到了这里,关晓低低地笑了起来,手不由自主的拉住了蒋蕲的手,并与之十指相扣。

  “那个时候,我还在想这个小哥哥长的这么好看,为什么这么冷冰冰的,我可还是记得你当时的样子,我给你学一下好不好。”

  关晓学着自己当时的样子,“小哥哥,你长的好好看,你也是和爸爸妈妈迷路了,来这里等他们的吗。”

  “小哥哥,你怎么不理我啊,你怎么了,你不会说话吗。”

  “我可记得你当时一开始直接背对着我,最后还直接让我走开,因为这个我可是伤心了好久,你说这个账怎么算。哼,要不是因为我当时契而不舍的跟在你后面,我看你是不会理我的是不是。”

  说着关晓扯了扯蒋蕲的袖子,看着蒋蕲还是躺在哪里没有给自己任何的反应,心情忽悠的有些沮丧,好在并没有气馁。

  “对了,这些年你去那个孤儿院没有,我可是去了好几次都是因为找你,可是都找不到了。”说到这里,关晓有些委屈,声音里不由的带了些哭腔。

  “对了,你还记得树婆婆吗,那个老榆树现在还在哪里哪,那个时候院长给我们见故事,我还记得我拉着你去树下许愿,并且叫他树婆婆,告诉你,那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名字。”

  “你赶紧醒来好不好,醒来和我一起说一说我们之前的事情,这些记忆我一点都没有敢忘记,你现在不醒来是不是怪我但是先离开你的,你醒过来惩罚我好不好。”

  “夫人,夫人。”

  听到了耳边熟悉的管家声音,关晓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镜,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哭过,今早上睁眼的时候,眼睛有些针扎的痛,关晓不适的揉了揉眼睛,茫然的看着管家。

  “怎么了,管家。”看着关晓这个样子,管家刚才已经从护工的嘴里听说了关晓在这里带了半个晚上。

  “夫人,看你脸色不好,你先去休息一会,我来照顾少爷。”和管家说话的时候,关晓也清醒了起来,也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一定不好看,害怕一会有人过来不像样子也没有反驳管家等我话,去了隔壁的房间。

  “唉。”看着无精打采的关晓管家叹了口气回过头来看着蒋蕲道。

  “少爷,你看看夫人,你不心疼吗,赶紧醒过来吧。”

  关晓收拾好了之后,在医生为蒋蕲检查完了之后,询问了一些事情,就去上班了,到了公司也是一堆的烦心事。

  也好在因为上次关二叔想要投资电影,关三叔让人调查之后感觉不太对,就开始阻止关二叔,两个人之间一直纠缠着才让关晓不用面对两个人。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选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蒋总,您别秀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