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一场阴谋
林夕月2020-01-21 14:583,283

  “你个罪魁祸首!居然还大办酒宴庆祝自己移情别恋!关晓,你的良心不痛吗!”

  关荞越说越气,将关宇凡给的照片狠狠甩在桌上,上面赫然是齐钺出车祸的照片,连带着,还有关晓被蒋蕲抱上时车的抓拍。

  她甩手的动作就像个信号,不一会儿,每张桌子上都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纸袋。

  林珂从厨房出来,眼神隐晦的看着几个服务员偷鸡摸狗的动作。

  照片很快就被人传阅,大家七嘴八舌的闹成一团。

  噌噌噌。

  关晓感觉心中的火气冲上头顶,很快就达到巅峰,眼神落到那血迹满满的照片上,又陡然冷静下来。

  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如今闹的这一出,是个计,是个让她稍微有点良知就会愧疚一辈子的计。

  可关晓是那种感情上头就会昏了理智的人吗?

  不。

  甚至她跟齐钺订婚的事情也是爷爷先斩后奏,她跟那人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两根手指,萍水之交的关系人家会为了她出车祸?

  骗鬼呢吧!

  结合了关荞的话,她很快就理清了前因后果,再看看宴请的人,把蒋蕲的心思也猜了个七七八八,不由心中感动。

  她面上越是不显情绪,蒋蕲就越担心,他攥紧拳头,还真以为关晓会对齐钺的事情心生后悔,于是冷声吩咐林珂。

  “去医院把齐钺弄来,十分钟之后,我要见到他,告诉那小子,不来也可以,别怪我下手无情。”

  低沉的嗓音和气压令人喘不过气,林珂看着蒋蕲严肃又极力克制暴怒的表情,心中了然。

  “放心,就是他死了,我也会把他尸体抬到罗拉酒店。”

  关荞的表情太过理直气壮,关晓吃不准齐钺到底出事没,就在她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齐家人浩浩荡荡的来了。

  齐家住看了眼满脸黑沉的蒋蕲,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高声,却又和气的说道。

  “蒋总,您吩咐我们主动毁约,事情已经办妥了,就不留下来吃饭了,老关带着家里的小孩,先行一步。”

  随着他的开头,场中不断有人呼应,齐家住的话无疑石锤了关荞的话,匆忙中,有人狠狠推了一把关晓,让她一头撞到了侧身的柱子上。

  “嘭”的一声闷响,鲜血趟过额头,蒋蕲青筋暴跳,一手护住关荞,打了个手势,立刻有保镖从暗处走出。

  “我准你走了吗?齐家主。”

  他眼神黝黑,带着骇人的戾气,怀里的小女人紧紧捂住伤口,嘴里发出“嘶嘶”的冷吸声。

  “你们几个去查监控,把动手的人给我找出来带走。”

  保镖拦住大门,迅速整队将慌乱的人群一堆一堆的分开。

  始终稳坐在位置上的,只有娱乐圈的那桌,他们均受过蒋蕲的人情,交情颇深。

  大门蓦的打开,林珂气喘呼呼的进来,身后跟着几个黑衣保镖,齐钺衣衫不整的被押着进门,浑身狼狈。

  蒋蕲朝他扬起下巴,将照片甩到他面前。

  “齐家人,不仅会做戏,还会作妖,你真当我不知道你私下那点子破事?现在你告诉大家,你是因为什么出车祸的。”

  齐钺伤了条腿,站不住,只能半跪半坐在冰凉的地板上,他一向睿智稳重的面具有些龟裂,目光又惊又恐的看着蒋蕲。

  “我……我出车祸是因为……”

  “齐钺哥哥,你没事吧!”他话还没说完,关荞猛地从人群里冲过来,扶着齐钺的胳膊哭的梨花带雨。

  “呜呜呜,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竟然为了这个破鞋出了车祸,你别怕,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这口恶气一定要出!”

  齐钺的大脑猛地一颤,他愕然的看向怀里的女人,咬牙切齿道。

  “这都是你搞的鬼?”

  他私下生活很不干净,被蒋蕲找上门后还收了很多好处,这才爽快的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退婚,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谁想到被人横插一脚,又和蒋蕲结了仇?

  谁人不知蒋蕲的大名?跟他交好能得到天大的好处!人家指缝里漏点银子都能够人吃喝玩乐一辈子。

  他找什么茬?

  他冤啊,他是真冤啊!

  “滚,贱人,要哭滚远点哭!”齐钺狠狠推了一把关荞,她跌坐在地,脸上露出震惊又怨毒的神色。

  “齐钺哥哥,我这都是为了你啊!”

  “啪”,齐钺甩了关荞一个响亮的耳光,大声澄清道。

  “蒋总,你要相信我,这女人真不是我指使的,我在医院快活着呢,出车祸……出车祸是因为晚上开趴玩嗨了。”

  他神色躲闪,众人唏嘘不已。

  蒋蕲搂住关晓,眼神阴鹜。

  他牢牢盯住吓得不敢动弹的齐家人,薄唇下沉,冷然道。

  “真相已经水落石出,这件事的背后推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敢在我蒋蕲的订婚宴上这么张狂,齐家住,你是活到头了!”

  对上蒋蕲暴怒的神情,齐家住陡然一个激灵,他下意识的看向地上的关荞,露出厌恶的神色。

  “你!都是你的错!”

  “够了!”眼看着再起纠葛,关晓捂着突突直跳的额头,大声开口。

  “闹闹闹,什么时候才消停?多大的人了,不能安安静静的坐下来解决事情吗?关荞,别坐在地上赖着不起来,滚回你位子上坐着!齐家主,请你也带着人坐到你该坐的地方去。”

  关晓凶巴巴的虎着一张脸,气势完全不输身侧的蒋蕲,她慢条斯理的吩咐服务员把冷掉的菜重新上上,让人押着关荞挨个道歉。

  “呀,小嫂子手段干脆利落,不愧是大哥看上的人。”林珂笑眯眯的凑上来,身后绑了几个鼻青脸肿的服务员。

  蒋蕲横了他一眼,看着关晓额头上碍眼的伤疤,剑眉轻皱。

  “这些人你看着处理,我来发布订婚的消息,晓晓,我送你去医院。”

  “诶?我不碍事,血已经止住了,蒋……蕲,我们就这么订婚了?”

  她瞪大了眸子,没了那股精明劲,整个人都显得呆呆的,蒋蕲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从怀里拿出一枚戒指,不由分说的带在女人纤细的指上。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穿插进关晓的指缝,两人十指相扣,银色的钻戒在灯光下闪烁不已。

  “嗯,就这么订婚,你是我蒋蕲的女人,我发誓,会永远疼你爱你,保护你……”就像你十年前在孤儿院里对我说过的那样,笑和启,永不分离。

  关晓愣愣的看着两只紧握的双手,眼眶突然红了,一股莫名的情绪涌入心房,鼓鼓涨涨的,她双眼湿润的抬头望去,蒋蕲的脸逐渐柔和下来,像极了一个人。

  “酸!太酸了!”林珂龇牙咧嘴,一头卷毛在空气里颤动不已。

  “切,你就是个柠檬精!”被林珂这么一弄,关晓好不容易积攒的情绪瞬间消散,她眨巴眨巴,又把眼泪逼回去了,露出一个甜滋滋的笑容。

  蒋蕲爱极了她脸上的酒窝,轻轻戳了戳,弹软的手感简直欲罢不能。

  “不是要送嫂子去医院吗?快去快去,别秀了,再秀柠檬真成精了!”林珂挥手赶人,关晓犹豫的看了眼宴桌。

  “我们就这么走了真的好吗?”

  “无事,天塌下来,有我撑着。”

  蒋蕲是一刻也不想浪费了,抱起身旁的丫头就出了酒店后门,漆黑的车身隐在角落里,两人上车,关晓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蒋蕲来了个“爆栗”。

  “你你你,你打我干吗!我可是伤患!”

  蒋蕲撇着眸,抬起下巴冷哼一声。

  等关晓处理完伤口出院后,天色已经黑沉到透不出一丝光亮。

  蒋蕲把眼皮子打架的关晓抱回别墅,强硬的喂了她半碗粥,那小丫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嘴里还嘟噜烤鸡烤鸭什么的。

  蒋蕲给她掖好被子,轻柔的吻在她的唇上。

  “终于找到你了,晓晓,笑笑,我早该想到的,我的名字是化名,你的应该也是才对,被蒋家带回去认祖归宗后,我无时无刻不再想你。”

  他顿了顿,倔强的开口。

  “你是我的笑笑,只能是我的笑笑。”

  他一下又一下的吻着关荞的眉眼,薄唇从额间印到鼻翼,又吻上那个小巧的酒窝。

  蒋蕲吻的认真,带着一种得而复失的珍重。

  良久,他动作轻巧的出了门,黑暗中,关晓无意识的摸了摸脸,轻哼道。

  “启哥哥……”

  还是罗拉酒店,蒋蕲大刀阔斧的坐在沙发上,指尖夹着烟头,冷硬的眉眼带着几分狠戾。

  地上跪倒了一排人,齐家主站在不远处,双股战战。

  “谁推的。”他开门见山的问道,很快,就有人推出了罪魁祸首。

  “打断他的手。”

  蒋蕲声音冰冷,对那人的惨叫声毫不理会,他只淡淡的瞥了齐家主一眼,突兀的笑了几声。

  “就凭齐家,也敢拥有我的宝贝?不知死活。从今晚开始,别让我在首都看到你们,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家破人亡,颠倒流离。”

  在蒋蕲逼迫的目光下,齐家主缓而沉重的点了头,他垂下眼帘,目光露出惊心动魄的狠辣。

继续阅读:第四章见家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蒋总,您别秀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