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你个丑B给我奏凯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3,518

  施清韫警惕抬了抬头,隔着手指缝隙小心看去。只见一只像是包子一般胖乎乎的手正伸向她,那手中拿着的竟然是自己的帷帽。

  再抬眼,原来是她!那个两百斤的女胖子?

  “给,你的帷帽,今天太阳可真大!”原来女胖纸并没有注意到施清韫脸上的胎记,还以为她戴着帷帽纯属为了遮阳。

  施清韫似乎看到了救星,简直两眼放光,一手捂着自己的左脸,一手迅速从女胖纸的手中抢过帷帽,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戴在自己的头上。

  施清韫甚至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突然,那痴狂的叫声再次响起。

  “啊!啊!啊!”

  “相公!相公!相公!”

  “即墨公子,即墨公子,即墨公子!”

  “我爱你,爱你,爱你!”

  施清韫看向不远处的绛红色轿子,此时,即墨公子正缓缓拉开了轿帘,并从轿子中徐徐地探出头来,一副天皇巨星即将闪亮登场的阵势。

  施清韫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即墨公子面含微笑,将嘴角上扬到一个恰当好处的弧度,缓!缓!地!抬!起!头!来!

  哇!

  众人皆惊!

  世间竟有如此美貌之男子?

  只见他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长身玉立、玉树临风……

  仿佛用世间所有美好的词语来形容即墨公子,都不为过。

  天啦!施清韫的眼睛都快看直了,这男子,不就是走入她梦中的神颜吗?施清韫感觉,自己简直比想象中的更要爱慕即墨公子,这也坚定了她的信心,一定要嫁给即墨公子,才不枉费来这世间走一遭。

  “明城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想死你们啦!”即墨公子面带微笑,向着众人再次挥手致意。那沁人心脾的笑容,简直像是阳春三月一般美好,多看一眼都像是喝了陈年的女儿红,直叫人沉醉其间,无法自拔!

  “相公好!”

  “即墨公子!”

  “我爱你!”

  即墨公子简直是一呼百应,这一刻,所有人皆变成了舔狗,均拜倒在了即墨公子的颜值之下。

  施清韫转过身,发现那二百斤的女胖子,正满眼桃花地看着即墨公子,简直就要如痴如醉了。虽然她刚刚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但施清韫还是觉得这个二百斤的胖子毫无自知之明,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吨重?还妄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哼!

  更让施清韫无语的是,旁边还有一个公鸭嗓的老爷们扯着粗桑的嗓门大喊‘相公,相公!’

  “哎,而今的人啊!”施清韫简直无语凝噎,“还能不能有点儿自知之明了?”

  即墨公子在叮嘱大家在后日准时参加‘选美大会’之后,便在众人依依不舍的哭天抢地中,坐回了轿子中,缓缓离开。

  待人群逐渐散去,施清韫才终于跟赵语欣、曼霜、春茗重新聚合。曼霜从没想过,平日里娇生惯养、手无属鸡之力的自家小姐,在即墨公子的见面会,简直凶猛的跟禽兽一般,简直将她的三观都给颠覆了。

  而赵语欣她们几位,因为没有挤到前面来,只是远远地看了眼即墨公子的轮廓,对施清韫能近距离‘亲密接触’,皆是艳羡不已。

  “怎么样啊?怎么样啊?”赵语欣拉着施清韫的手焦急地问,“隔得太远我们都没看清,可没你那个本事往里面挤,你快给我们讲讲,即墨公子的真实容颜如何?”

  “嘿嘿……”施清韫似乎在故意吊着大家的胃口,狡黠一笑。

  “你快说啊,你快说啊!”曼霜摇着施清韫的手追问,此刻,也没有了丫鬟该有的礼仪尊卑。

  “反正呢,在我看来,哪怕你用尽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语来描述即墨公子,都无法言明他本人的万分之一。”施清韫一脸少女怀春,简直掉进蜜罐里似的。突然,她仿佛想起了什么,立刻板起脸来,一脸严肃地指着曼霜她们道,“喂,你、你……尤其是你,语欣姐姐。你们可都不能跟我抢哦。”

  “怎么会?”赵语欣哑然失笑,“你啊,就把心给放肚子里吧!走,买点胭脂水粉和头饰,回头我帮你打扮打扮!”

  “嗯!”施清韫重重地点了点头,“相信语欣姐姐的巧手,可定会帮我把胎记遮掩,一举打败那些歪瓜裂枣,拔得头筹,与即墨公子百年好合!”

  赵语欣刮了刮施清韫的鼻尖,一脸的宠爱。说话间,几人已经走进了一家香粉店。

  此时的香粉店里也是人头攒动,一群各种年纪的女人们,正在争先恐后地挑选着胭脂水粉和头饰,当然,也还有几个不男不女的娘娘腔。掌柜的忙得不可开交,却也乐得不可开支。

  赵语欣对着瓶瓶罐罐的各种脂粉和胭脂挑选半天,最终,选择了选择了几样别具一格的脂粉。“这种脂粉的质地厚重粘稠,一般人用起来会觉得难以抹开,但对于你来说,却是再合适不过!”

  “好的,姐姐选的我放心!”施清韫笑意涔涔,对赵语欣十分感激。她手中正拿着一根碧玉发簪,只见那簪子通体碧绿,晶莹剔透,簪头一朵雪莲傲然盛开,几条流苏顺势垂下,随着风吹动,发出清脆的响声,十分别致。

  “我们家小姐本来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除了那个……”曼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施清韫狠狠瞪了一眼。曼霜恍然大悟,赶紧捂住嘴巴,差点失言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小姐的‘红色胎记’一事广而告之,后怕,后怕,差点酿下大祸了。

  “除了什么?呵呵呵呵。”一声尖酸的嬉笑声由背后传来。

  施清韫等人转过身,只见尚府的千金小姐尚婉儿和贴身丫鬟青苔正挑衅地看着她们,尚婉儿一脸傲娇,连丫鬟也是满脸得意之色。说话的正是那不知好歹的丫鬟青苔。

  瞧着就叫人生气!

  “是不是,这里有什么不可见人之处啊?”青苔故意欲言又止,故意指了指自己的左眼角的的位置。

  “你怎么知道?”曼霜迫不及待地反问道。

  “我哥哥说的啊!”青苔傲娇地说道,“我哥哥在官府当兵!”

  施清韫恍然大悟,想必是那晚的官兵其中一人。

  一直以来,施府的人对施清韫脸上的胎记都讳莫如深,对外从不敢透露半个字。为了保护好宝贝女儿,施府甚至连下人都没请几个,就怕人多嘴杂。然而,没想到,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还是被人所知了。

  还是在即墨公子来明城举办‘选亲大会’的前夕。

  施清韫心中七上八下的,既紧张又愤怒。赵语欣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冲动。她明显感觉到,施清韫的手心都是汗。

  “天神丽质难自弃?啊哈哈哈哈哈!”尚婉儿说着,突然不可抑制地朝笑起来,“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大牙的!就你还想在‘选亲大会’中一举夺冠?”尚婉儿不屑地白了一眼施清韫,“你真当天下女子都死光了吗?”说完,又咯咯笑了起来,“简直都快听不下去了,你有脸说,我都没脸听!”

  旁边的春茗也跟着附和:“就是,丑八怪!”

  施清韫紧紧地攥着拳头,满腔怒火,似乎一触即发。

  “大家公平竞争,我们参加选亲大会,跟你有什么关系?”赵语欣将施清韫拽在自己身后。

  “掌柜的,这个我要了!”

  猝不及防间,尚婉儿迅速从赵语欣的手中,抢走那罐质地粘稠的脂粉,紧紧地攥在手中。

  “你,你,你还我!”赵语欣伸手去抢,但尚婉儿却把那关脂粉死死地护在身后,一副‘绝对不给’的姿态。

  “买卖也讲求个先来后到嘛!”掌柜的看不下去了,插了一句。立刻被丫鬟春茗投以邪恶的眼神。

  “你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我们可是尚海尚大人的千金,哪里轮得了你在此指手画脚?”

  “尚?尚?尚府千金?”掌柜的秒怂了,灰溜溜地到了走另外一边,降低存在感。

  尚婉儿是二品大人尚海的千金,与太后也是沾亲带故,谁敢得罪她?惹得起尚府,也惹不起太后啊!更让施清韫气急败坏的是,尚婉儿长得也是天姿国色,是明城排的上号的美人。虽然在别人眼中,施清韫与尚婉儿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但是在施清韫看来,尚婉儿简直就是她在‘选亲大会’中一举夺魁的头号劲敌。

  此刻,她的头号劲敌正在抢她的脂粉。

  是可忍孰不可忍!!!施清韫的拳头越攥越紧,怒火一触即发。

  “没事,我再去拿一罐!”赵语欣生怕施清韫爆发,赶紧宽慰道。不想,正在她伸手去拿的时候,最后一罐被一个彪形大汉抢先一步拿走。

  终于找到了这种质地粘稠的脂粉,彪形大汉喜不自胜,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自己脸上坑坑洼洼的痘印终于能得以遮盖了。

  赵语欣傻眼了。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还!我!”施清韫故意压低嗓门,一脸愠怒,朝着尚婉儿冷冷地命令道。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尚婉儿不屑地白了施清韫一眼,一副‘你能将我怎么样’的霸道嘴脸。

  突然,尚婉儿‘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她全然没有想到,施清韫竟然会朝她动手。施清韫那看似如葱般细嫩的小手,实际上力大如牛,此刻,她正粗暴地掰着尚婉儿的手指,试图以暴力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突如其来的暴力让谁赵语欣傻了眼,回过神来,她赶紧插到二人中间,试图将两人分开。

  不想,电光火石间,尚婉儿的丫鬟春茗竟然趁施清韫不注意,朝着施清韫头上的帷帽使劲扯去。那架势,势要让施清韫再次当面出丑。

  赵语欣、曼霜、春茗等人都惊呆了,一时间愣在原地,全都都屏住了呼吸,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