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锵锵2019-09-17 10:292,189

  这些在大人眼里不值一毛钱的东西,在孩子眼里全是无上的宝物。闪闪是真心想要和她的爱妃好一辈子,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只是,世事无常,两人还没来得及叩拜天地,好兄弟的父母就已经找来了。

  孩子丢了,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灭顶的灾难。在丢了孩子的这半年里,江远达和宋婉婷两口子几乎疯魔。他们放下事业,大江南北四处寻找儿子,双方老人也是每天都要去派出所报道,希望能得到哪怕半点似是而非的信息。

  他们一次次满怀希望而去,一次次满心失望而归。直到这一次大年初三,他们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

  县医院接骨的医生还没回来,江远达两口子已经顺着消息找到了医院。

  宋婉婷见到儿子,扑上去又哭又笑,连向来稳重的江远达,也忍不住站在母子身后抹眼泪。闪闪一脸懵懂站在一边,手里还捧着要跟好兄弟分享的一个巨大烤红薯,就被母亲拽着离开了病房。

  “那是他的爸爸妈妈吗?”闪闪问蔡红英。

  “嗯,弟弟要回家啦,开不开心?”蔡红英点点头,她眼里还有些泪,那是被刚才一家人团聚的景象所感动的。

  闪闪摇摇头,又紧接着点点头:“那他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蔡红英抹了眼角:“应该等孩子把腿治好吧?”

  江远达两口子不打算让孩子等医生回来,小镇上的医疗水平毕竟有限,他们准备带孩子回省城,找个专家好好治疗。宋婉婷穿着羊绒大衣,看起来纤瘦的身子却格外有力,抱着儿子一路出了医院。

  “大恩不言谢,”江远达从车上拿下两个报纸包着的小砖头:“这是一点点心意……”

  蔡红英先是一愣,然后赶紧摆手:“可别!都是当爹妈的,谁能看着这么点儿大的孩子在外头挨冻呢。”

  江远达摇摇头,坚持说道:“请一定要收下,不然我们两口子就只能给你跪下了。”

  蔡红英脸涨得通红,都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宋婉婷将儿子抱回车上,也走了过来:“您是我们儿子的再生母亲,我真不敢想,要是没遇上好人,毛毛还要受多少罪,说不定前两天就给冻死了……”

  大人们在推来推去,闪闪却一直站在医院门口,看着那辆黑黝黝的车,手里的红薯渐渐凉了。她隐约知道,这是好兄弟要走,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上回李石强把她的宝贝们都给丢了的时候,她都没有这样难受过。

  大人们推推搡搡地回到车边,正想上车,却见儿子单脚蹦了下来。闪闪一眨眼,原本模糊了的视线清晰了一些。她的小妲己蹦回到了自己面前,看着她很认真问道。

  “你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闪闪飞快说出一串数字。

  她的爱妃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我记住了,等我回家就给你打电话。”他顿了顿,伸手去擦闪闪脸上的眼泪:“我叫江一翎,我们要天下第一好。”

  ===

  漫长寒假,在蔡红英跟李石强扯皮离婚的日子里,闪闪养成了每天跟江一翎通电话的习惯。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多话与他讲,小丫头天天抱着电话,一口气说半个小时都不嫌口渴。

  蔡红英本以为,等开学了,周围小伙伴们又聚在一起之后,她这习惯该慢慢改掉。可没想到一开学,闪闪却有了更多的话可以跟江一翎说。

  同桌讨人厌,他画的三八线不公平;后座的男孩子拿了她的橡皮不还给她,还非说是自己的;班里坐在最后排的小胖子每天都带可乐来喝,上着课呢,就听见班级最后传来开可乐时呲呲的冒汽声……

  蔡红英来气了,明令禁止闪闪再这样骚扰江一翎,先不说会不会耽误人家学习,就光这几个月的电话费,都比以前翻着翻的交。

  闪闪觉着委屈,眼巴巴看着蔡红英:“不打电话,那毛毛想我了怎么办啊?”

  蔡红英觉着好气又好笑,隔天下班后带了一条邮票给闪闪:“以后给毛毛写信,想说多少话就写多少字!不会的字就写拼音!”

  那时候,同省间寄信要贴6毛钱的邮票,闪闪占邮递员的便宜,每回都能把信写得超重。好在人家也不跟小学生计较,纵使闪闪的信封每回都鼓鼓囊囊,也从来没把这些信退回去过。

  信封里有时候也不止有信。

  春末时学校花坛里的三色堇开了,她便要偷摸摘一朵夹在信里;深秋时院子里的银杏叶落了,她也要捡两片寄过去。

  后来江一翎也学会了在信里夹东西。比如崭新的两条邮票,又或者他亲手拍的,让爸爸拿去洗出来的照片。

  闪闪总是很舍不得用江一翎寄给她的邮票,省城里的邮票好像格外好看些,而他给她寄过来的,也总是8毛的那种。她专门找了一个月饼盒子,用来放江一翎寄给她的东西,月饼盒子上,她用钥匙划了“江一翎”三个大字。

  “翎”字格外难写,所以她也写的特别大。三个字大小不一,歪歪扭扭,像是月饼盒被毁了容,脸上留了不好看的疤。

  入冬的某一天,学校给订的小学生作文报发了下来。闪闪在上面发现了江一翎写的小豆腐块,几百个字,本不是很起眼,但闪闪觉着报纸的这个角落简直会发光。

  她到处显摆,好像是自己的作文被选上了一样。这天过得格外漫长,放学铃一响,闪闪便像个小炮仗一样,背着书包冲出学校,手里扬着那张报纸冲回了家。

  “妈!妈!江一翎的作文上报纸啦!”

  房间里乱糟糟的,像是遭了贼。蔡红英嘴里骂骂咧咧,在居委会张阿姨的陪同下收拾着屋子。闪闪站在门口,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宝贝月饼盒子也在地上,此时已经被摔变了形。

  “我也是瞎了眼,当年怎么会看上这么个无赖东西!”

  “他让公安带走一次,下回肯定不敢再来闹了。”

  “让他再来闹!下回不用打电话给派出所,我直接给他把腿打断!房子是法院判给我们母女的,他闹也闹不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