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日
锵锵2019-09-17 10:292,366

  闪闪看似一片天然,但有着穷人家孩子特有的早慧。蔡红英从来没有把“好好学习争口气”这样的话放在嘴边,闪闪却成绩一直拔尖儿。

  闪闪上的小学很一般,学生基本上也都是附近城中村的孩子,所以闪闪这个连续三年的年级第一,在周围小有名气。

  这些名气,有大半是蔡红英给吹出去的,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边卖早餐,一边跟人显摆孩子——她才不管来买灌饼的街坊们究竟愿不愿意听。

  蔡红英每天早上四点就要起来准备,五点钟临街的小院里就撑出伞打开门。卖的除了让她笑傲江湖的蔡式鸡蛋灌饼以外,还有油条、糍粑、韭菜盒子和萝卜饼。

  她油条做得一般,糍粑也总会炸硬,但萝卜饼和韭菜盒子却卖得很好。特别是萝卜饼,销量时不时还要超过鸡蛋灌饼。

  闪闪也是要帮忙的,七点左右是高峰,她每回都先穿好校服,系好红领巾,再帮着炸萝卜饼。

  三年级时,学校要重新给学生定制校服。这是学校的传统,全校校服一共两个颜色,高年级与低年级的并不相同。一来是因为小孩子长得快,上了三年级以后原本的校服普遍不合身了,二来也是方便区分。

  自打闪闪换了新校服,便不再愿意穿着校服炸油条了。蔡红英也没留意,只当孩子不愿意让新校服上溅上油,便给她做了一个小围裙两只小袖套。

  围裙和袖套是蔡红英自己做的,她有一件陪嫁的缝纫机,当年被水淹了,她花钱找人修整后带来了新家。

  可她并不是个巧手的,这件缝纫机平时充当闪闪写作业的桌子,闪闪最爱写作业时脚下蹬着缝纫机。后来蔡红英给她抽回来了,说是她要是蹬习惯了,以后会养成抖腿的习惯。

  “男抖穷女抖贱!”蔡红英凶巴巴地吓唬女儿。

  “贱”这个字,在闪闪心里已经算得上非常严重的辱骂,她震惊于蔡红英的这套理论,于是立刻改掉了蹬缝纫机的习惯。她怎么可以做一个贱女!

  可自打小围裙将缝纫机的封印解除之后,闪闪便对这件厉害的东西起了无上的好奇。蔡红英也不拦她,反正器件儿结实,经造。

  于是,到了五年级时,闪闪已经自学成才,熟练掌握多种缝纫手法,会给蔡红英做整件的罩衫了。

  2001年夏天,闪闪12岁生日,遭遇人生的第一个本命年。

  这一年,蔡红英将欠张家的钱还清了,甚至还余了不少,买了个冰柜,与冰箱并排放在厨房。她有心补偿闪闪,决心拿出五百块来给闪闪好好过个生日。

  “叫你要好的同学来家里,我做一桌好吃的,再给你买个蛋糕,买件新衣服。”蔡红英拖出双缸洗衣机,在院子里将洗好的衣服从这个缸挪到另一个缸甩干。

  闪闪搓了搓鼻头:“放暑假呢,同学就不请了,把江一翎喊来就行。”她说着,伸着脖子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把笔撂下,起身出门帮蔡红英搬湿漉漉的床单。

  “就喊江一翎?那不行,不热闹。”蔡红英吧砸着嘴不满足:“不然咱们去饭店吃,叫上你江叔叔宋阿姨。”

  “疯掉啦?我才不要。”闪闪摇头:“白天喊江一翎陪我去买衣服,晚上来一块吃饭,就行了吧。家里又没有那么挤,叔叔阿姨一块来也坐得下的。”

  蔡红英插着腰看了眼家里:“也行,”随即立刻摇头否定自己:“不行,你江叔叔忙得很,不去饭店他不肯来怎么办。”

  闪闪笑起来:“也对,我一个小人家家,哪里有那么大面子,能请的动江叔叔。江一翎讲他一个礼拜都不一定能跟江叔叔一块吃上一顿晚饭的。”

  “胡说,你江叔叔最疼你的,你生日他肯定要给面子的。”

  “哦。”

  “啧,还是不行,万一他们两口子要送你特别贵的礼物怎么办,算了算了,就请江一翎吧。”

  闪闪笑得更凶,也不说话,蹲下身帮忙刷凉席。

  ***

  生日当天,江一翎一大早就坐着小汽车来了。车开不进巷子,他跟司机叔叔道谢,然后自己拎着礼物和蛋糕缓步往闪闪家去了。

  闪闪正给自己扎小辫儿,大老远就听见小汽车的声音,立刻往院子里蹦,伸脖子瞧见巷子那头的江一翎,立刻笑开来:“你来啦!”

  江一翎抬头,就看见闪闪朝他招手。她穿着校服裙,头发一半扎得整整齐齐,一半披散着,有些炸毛,逆着光瞧,有些微微发黄。

  他朝她笑笑,举起手里的蛋糕:“巧克力蛋糕,上面有大樱桃。”

  闪闪立刻叫了起来,扭头朝屋里喊:“妈!江一翎买蛋糕了!”

  “啊?哎呀这孩子,我已经订好了晚上去拿的!”蔡红英正和面,闻言搓了搓手也跟着出来。

  “干妈好,”江一翎早认了蔡红英做干妈,逢年过节的都会来磕头送礼,只当是正经亲戚:“没关系的,我妈也说两个蛋糕怕吃不下,就买了个小的。”

  他进了屋,将蛋糕小心翼翼放在桌上,又把礼物递给闪闪:“生日快乐!”

  礼物盒子大约有人脑袋这么大,闪闪拿起来小心翼翼摇了摇,感觉里面软软的,以为是个娃娃。

  “我可以拆开吗?”

  “送你的,当然是你拆。”

  礼物盒一打开,里面是一顶非常精致的毛呢帽子,深咖色,上面有暗色纹路,摸起来十分高档。

  闪闪眨了眨眼,立刻把帽子戴在头上,冲出屋子奔去厕所照镜子,片刻后发出土拨鼠叫:“好看啊!”

  江一翎抿着嘴笑,表情有些不好意思:“上个月我跟外公外婆去墨尔本玩,当时看见这个就觉着你肯定喜欢的。可买了才想起来,现在是夏天。”

  闪闪得意洋洋,把另外一边的辫子扎好,又戴着帽子走出来,脸上红扑扑的,得意非凡:“那留着冬天戴嘛,真好看,我好喜欢的!”她扑上来抱住江一翎:“谢谢毛毛!来给姐姐亲一口!”

  江一翎狼狈躲闪:“你走开!”

  “多大了还闹!”蔡红英适时将江一翎解救,闪闪笑嘻嘻将目光放在巧克力蛋糕上,表情跃跃欲试。

  “有大樱桃?”

  “嗯。”江一翎扭过身子,赶紧把蛋糕盒子拆开:“新鲜的,国外叫车厘子,cherry。”

  闪闪刚伸出手,蔡红英便将她的爪子给挪开:“这么好的蛋糕,晚上吃!”她从口袋里摸出钞票,数出四张,想了想又把剩下的一张也算上,塞给闪闪:“你俩出去玩吧,叫毛毛给你参谋着,买件像样的衣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麻雀的狮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