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胭脂楼中胭脂茶
梦魇殿下2019-12-24 16:483,173

  水墨字画白绫帐子里,传出剧烈的咳嗽声。

  好半晌,对方才止住咳,一只苍白枯瘦的手从帐子里伸出来,然后迅速被一双女人的手握紧。

  “我可怜的儿。”一名中年美妇坐在床沿,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恨不能将自己的余寿灌进这只手里,“你想要什么,说给娘听,娘给你拿。”

  “娘,我怕是活不了啦。”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帐子里响起,“只是黄泉孤冷,儿子一个人下去,实在觉得有些寂寞。”

  “你放心好了,娘定会找人帮你说一门亲事。”中年美妇泣道,心想儿子不但相貌出众,而且文采裴然,若不是得了这怪病,只怕京里的世家贵女也能配得,如今是没有办法了,但也不能委屈了他,定要为他寻一个年纪相仿,容貌出色,兼之身家清白的女子成就姻缘……

  结果帐中人一句话就熄了她心里的念头。

  “儿子心中只有一个人选。”只听他放缓了声音,轻轻吐出一个人名,“胭脂茶楼……唐娇。”

  唐娇现在尚且不知,因为某个人的一句话,她将陷入一场大麻烦中。

  如今她正坐在胭脂茶楼里,阳光从右侧的窗口照进来,她发髻上的那支金步摇微微颤着,洒下乱金一片。

  斜抱琵琶,素手拨过,珠滚玉盘般的琵琶声奏起,唐娇开口念道:“商九宫夜半过坟场,不想乱坟岗上竟转出一个衣衫不整的绝色美人儿……”

  “停!”台下唯一的听众喊了一声停,然后叉着手指,对唐娇严肃道,“书生和女鬼的故事已经俗透半边天了,换一个。”

  唐娇马上换了个调子,一边慢拨琵琶,一边轻柔婉转的说道:“商九宫穷困潦倒,家徒四壁只有一狗为伴,一日商九宫病倒,为了照顾他,那狗儿就地一滚,竟变作一名绝色美人儿……”

  “慢!”台下那人再次喊停,“最近镇上正在肃清风气,人兽什么的绝对过不了!你给我换!”

  调子拐了个弯儿,极尽缠绵彻骨,那怀抱琵琶的美人索性唱了起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商九宫打开柴门,看着眼前的高大僧人,与之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给我住口!”台下那人忍无可忍的打断道,“人兽已经不能忍了,两个男人相视一笑更加不能忍……还有,你别每个话本都用我的名字成不?”

  “你到底想怎么样嘛!”唐娇袖子一甩,不满的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干脆你自己写个话本好了!”

  分明是恼怒的语气,可由她说来,却是未语先笑,眉眼弯弯,可谓嬉笑怒骂皆成娇嗔,让观者满腔的怒火都化作了一腔柔肠。

  商九宫便是如此。

  他揉着眉心,但觉头疼无比,眼前这小姑娘骂又骂不得,夸又夸不得,看她一副娇滴滴的模样,谁能狠下心肠骂她,可要是不骂她,她就要上房揭瓦!看看她最近说的话本,男人与狗,男人与猫,男人与黄瓜精……这世上的女人都死光了吗?男人一定要跟这些玩意在一起吗?骂了她一句,从此话本里的男主全变成了他……

  “不管怎么样,你这次给我正经点。”商九宫放下手,正色道,“讲三皇五帝,女娲补天,实在不行你讲一个和尚和三只畜生的故事……不然出了事,我可不会去牢里看你!”

  “一个人坐牢多无趣啊。”唐娇幽幽一叹,“你放心吧,我要是被抓走了,肯定把你也给供出来,咱们两个在牢里有个照应,你给我做饭,我弹琵琶给你听。”

  ……那一刻商九宫觉得自己真是家门不幸,才会召了这么个说书先生进来。

  但谁叫客人们就吃她这套呢?

  跟其他的说书先生不同,唐娇总能第一时间抓住客人的心,她说的那些话本, 本本浅显易懂,字字风月无边,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贩夫走卒,都能听得懂,也都能从中寻得乐趣,别的说书先生想要效仿她,可他们有她这样细嫩的手指吗?有她这样娇美的笑靥吗?有她这样妾发初覆额的风情吗?

  故而胭脂茶楼总是客如云来。

  泰半原因,是为了饮她这杯胭脂茶。

  这不,巳时刚过,茶楼外头就有人在敲门,叫嚷着要进来听书喝茶。

  “来了来了!想拆房子啊!”商九宫回头吼了一声,然后揉着眉心,无奈的对唐娇说,“算了,今儿你就回去歇息吧,我让曹先生替你的班。你也别光顾着睡觉,总要匀点时间出来,好好想个新话本,记得!不许人兽!不许人鬼!更不许男男!”

  “我知道了!”唐娇说完,抱起她那张红木琵琶,款款向商九宫福了福,便走后门出去了。她这前脚刚走,后脚茶楼里就塞满了人,听说今天早上的说书人从唐娇换成了曹先生,登时骂骂咧咧,走了一半。

  莫说他们,唐娇心里也在诽谤不已。

  镇上茶楼不少,说书人更多,但一个茶楼通常只请三个说书人,分作早场,下午场以及晚场,通常晚场最火爆,镇上的人晚上没事可干,就会带着全家老小到茶楼里听书,其次是下午场,最后才是早场。

  唐娇年纪小,资历薄,争不过那些老人,只能说早场。说午场的刘先生倒还好,晚场的曹先生却时常倚老卖老,拿她当丫鬟使,不但指使她端茶倒水,还对她毛手毛脚,不过如今可不同往日,唐娇的风头越来越盛,已经隐隐压过了曹先生一头,想来取代他,成为晚场说书人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哪知道姓曹的输不起,居然找人把胭脂茶楼给告了,说茶楼雇了歌女,每天早上唱些淫词浪调,坏了镇上的风气。

  这简直是红口白牙,坏人清白!歌女属贱籍,唐娇虽然出生贫寒,却仍是清白人家的女儿,怎凭他一句话就成了贱人?且书生女鬼,狐仙花妖,那是自古传唱至今的故事,三皇五帝都没说个不是,怎么到了他曹先生嘴里,就成了轻浮浪语了?

  “算了,敌人势大,姑且伏着。”唐娇心道,“反正左右不过数月,忍忍便过去了,当务之急,还是要想个新本子,否则人气一散,再难聚拢,岂不是要让姓曹的笑死……只是这也不许写,那也不许写,到底写什么好呢?难不成真写三皇五帝女娲补天?”

  想到这里,唐娇便脚下拐了个弯,走进了坊间书肆,买了几本有关历代帝王将相的话本,打算带回家中好好研读一番。可等到了家里,没翻两页就开始打瞌睡,不得不掩卷长叹。

  “怎么都似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啊。”唐娇懊恼的说,“无论是皇帝还是将军,都是相貌堂堂,威震四方,一个眼神过去,敌人全部吓得咬舌自尽了,一个笑容过去,女子们全都哭着喊着要嫁他了,还哭爹喊娘的表示多多益善,一定要娶满十八房妾否则奴家不依啊嘤嘤嘤嘤……”

  胡乱再翻了几页,唐娇便看不下去了,索性丢开手里的话本,自书架上取了几本新出的才子佳人,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道是书中不知岁月,不知不觉已是傍晚时分,眼看太阳已落下山去,唐娇居然还不觉得饿,指下又翻过一页,忽然低低的咦了一声。

  只见一张雪白的宣纸压在淡淡有些泛黄的书页中,背后密密麻麻布满了字。唐娇抬手将那张纸给抽了出来,翻过来一看,之后眉头一挑,看出来这是一篇新话本,故事很简单,说得是一个少女独居一室,夜里被歹人骗出去杀了的故事。

  “这行文可真是一笔流水账啊。”唐娇笑着摇摇头。一目十行的往下看,然后眉头一皱,忽又将目光跳回到第一个行,重新看了起来。

  越看,就越感到身上发冷。

  她原本以为这是书肆主人随手写的小故事,夹在书中忘记取了出来,结果被她给一并买了回家,但是书肆主人怎会知道她的桌角矮了半分,不得已只好垫了一本《烈女传》;他又怎会知道她嫌壁上太单调,自己画了两幅仕女图挂了上去,而且两幅都是用自己当主角,一副玩猫一副逗狗;他又怎会知道,她枕上有一道红印子,那是两天前她一不小心印上去的胭脂痕,因这几日事情太多,所以一直忘记洗了……

  不错,纸上虽然流水账,但实际上,却是用一种极为精确冗长的笔调,描绘出了唐娇的住处,包括她书架上有几本书,哪几本书折了页,折在第几页,全都记在了这张纸上。

  而故事最后,是一句非常短小精悍的句子。

  “是夜,歹人至,骗得少女开门,然后将之杀害……”

  读着这句话,唐娇莫名觉得背上生凉。

  她心中不禁升起一个荒谬的想法,若这则故事写实,那故事里的少女,可不就是她么……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断了唐娇的思绪,她转过头,望向自家大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恃宠而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恃宠而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