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狗狗执政官2019-06-04 11:157,116

  这里是哪里?

  林语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后,困惑的打量着四周,周围那几十米高的参天巨树以及无数古怪植物,表明了他现在是在一片陌生的森林中。

  他尝试着移动了一下身体,结果从右腿上传来的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他勉强支撑起身体向右腿望去,却看到那条腿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弯曲着,显然是断了。

  无法移动的林语杰放弃挪动身体的打算,他重新躺倒在地,开始回忆先前发生的事情,渐渐的,对于眼前的局面他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林语杰记得不久前自己正在地球参观末日之战后最负盛名的建筑通天塔,不过通天塔却出现了千年来从未有过的异动,结果参观活动临时被终止了。

  他记得随后自己是乘坐家族的私人飞船回人马星参加爷爷的生日宴会的,结果在穿越空间隧道的时候,飞船的动力反应炉似乎发生了爆炸,于是飞船被抛出了穿梭空间,看样子似乎是迫降到这里。

  怎么倒霉事都被我赶上了呢?林语杰愤愤的想道。

  「小少爷,你醒过来了?」一旁的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林语杰心里一阵激动,他原以为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呢,想不到还有一位同伴。

  「林伯,这里是哪里?」林语杰用双臂支撑着坐起,然后喘息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那个被他称作林伯的老人扔下手中的几颗野果,上前来小心翼翼的帮他坐了起来,然后不知从哪里拖过来一个破木桩放在他背后,这样林语杰终于不必躺在潮湿的地上。

  「谢谢你了,林伯!」林语杰向林伯感激的点了点头,后者则对他报以微笑。

  林伯是一个干瘦的老头子,他今年已经一百一十二岁了,这个岁数虽然在现在的人类社会并没有可出奇的,但是要知道,林伯根本没有学习过任何修真心法,这么一来,能够活到一百多岁无疑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林伯,你帮我照看一下,我调息一下。」林语杰顾不得再与林伯寒暄,他腿上的骨折必须尽快治疗,否则时间久了,就算治好了也会落下后遗症的。

  林伯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一旁坐下,警戒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林语杰深吸一口气,竭力将腿上的剧痛抛诸脑后,很快就进入了入定状态之中,对于他这样修真十余年的修真者来说,骨折虽然麻烦,但是并不是无法治疗的,只需要几次调息,修真力就会修复破损的骨骼,并且将错位的骨头移回原位的。

  现在是公元三五○六年,决定地球命运的末日之战已经过去整整一千五百年了。在这一千五百年里,人类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在末日之战之中展现实力的修真者与妖族早已被人类所接受,并且已经成功的融入人类社会之中;如果你在街口看到一个老虎在说人话,那么千万记得不要像几千年前那样去「除魔卫道」,因为那是一个还未能修得人身的虎妖,他也是拥有人类公民身份的,任何无故攻击他的行为都会触犯法律的。

  现在人类的文明是科技加修真的混合文明,科技可以使人类走的更远,而修真则可以让人类拥有更加强大的肉体力量,正是因为这两者,在这一千五百年的时间里,人类的足迹早已走出太阳系,建立了众多的殖民星球。

  在现在的人类社会中,只要是拥有公民身份的人都可以进学校学习各种修真心法,也正因为如此,人类的平均寿命也增加到两百岁,而且若是修真能够取得较大成就的话,活个三五百年也是没问题的。

  当然,超脱生死也是可能的,不过现在的人类社会几十年甚至百年才能出现一个这样的人物,而且他们大多最后都会因为实力突破界限而被传说中的东方仙界或者西方神族接走,只有少数一些人贪恋人间的荣华富贵而选择留在人世。

  少年林语杰现在不过二十一岁,但是作为人马星最大家族林家的子孙,他自幼就有名师教导,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是一个拥有十六年修真水平的修真者了,虽然这样的实力对于真正的修真者来说不过是刚入门,但是用来治疗不太严重的伤势却是没什么问题。

  林语杰从入定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黑了,林伯还坐在不远处警戒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这让林语杰的心中泛起了一丝温暖。

  「林伯……」活动了一下脖子之后,林语杰出声招呼道,正在警戒的林伯听到他的呼声,立刻惊喜的回过头来,见到林语杰正在向他招手,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立刻堆满了欢喜的笑意。

  「小少爷,你的伤势没事了吧?」林伯起身向林语杰这边奔来,走了一半又想起什么,转身折了回去,将原本放在地上的一堆果子捧了过来:「小少爷,已经饿了吧?来吃点野果吧,我都尝过了,这些都是无毒的果子,虽然味道可能不太好。」

  「辛苦你了,林伯!」林语杰接过他递过来的果子,由衷的感谢道,这让林伯那满是皱纹的老脸顿时又笑开了花。

  林伯是林家的老管家了,他是与林语杰的爷爷一同长大的,在林家已经待了三代了,因此在林家也算是元老,林语杰的父亲以及林语杰自己都是林伯抱着长大的;因此对这个老人,林语杰从没有失去过礼数,他一向都是把林伯当自己爷爷看待的。

  同样的,林伯对于林语杰也是异常的疼爱,对于无子无女的他来说,眼前这个被他一手抱大的少年无疑也是在他心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他也是把林语杰当作自己的孙儿看待的,所以他这个早就该退休的林家元老才会不辞辛苦的跟着林语杰到处跑,照顾他的起居生活。

  狼吞虎咽的吃了几个野果之后,林语杰终于感到自己有了几分力气,虽然他也算是个修真者,但是在没有修炼到大成境界前,就算是修真者也需要吃饭睡觉的,没有这些一样会饿死的。

  「林伯,能查明这里是哪个星球,属于哪个星域吗?」肚子问题解决了,就该关心出路问题了,林语杰放下手中的果子,向林伯问道。

  「不知道。」让林语杰失望的是,林伯却摇了摇头:「飞船迫降的时候,我们是乘坐救生仓迫降的,飞船的主体不知降落到哪里去了;而且即使找到飞船主体,估计里面的计算机也无法使用了。」

  「这样啊……」林语杰失望的叹了口气,想了想又追问道:「那林伯你能根据我们的行程,推测一下我们大概的位置吗?林伯你年轻的时候不是和爷爷一起周游宇宙吗?应该对这些很熟悉的。」

  「怎么可能推测的出来。」林伯宠溺的望着林语杰:「我们的飞船是在穿梭空间内发生事故的,在穿梭空间内一米的差距就意味着正常空间内几十光年的距离,我们的飞船还不知道偏离了多远呢!」

  「那完了,难道要在这里住一辈子吗?」林语杰哀叹一声,双手抱着头躺在地上。

  林伯也是轻叹了一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说实话,他并不在意会在哪生活,反正他一个老人对那些身外之物也看得很淡了,在繁华大城市生活还是在无人荒野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对于林语杰这样的少年来说,那未免有些太过残忍了,他这个年纪正是青春年少之时,难道说他的青春要在无人的森林中与不知名的异星生物一起度过?这无疑是把林语杰看做自己孙子的林伯所无法容忍的,他可不想看着林语杰在这终老一生。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总会有办法找到回去的办法的。」林伯淡淡的说道,心里下定了决心,就算是把这条老命都拚上了,也一定要找到办法帮助林语杰回去。

  一夜无话。

  林语杰的腿上经过调息之后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修真力并不是万能药,他的腿伤还是需要多调息几次,静养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因此一大早,林伯就一个人出去采集野果了,留下还不能动弹的林语杰。

  还在多动年纪的林语杰对于这样不能动弹也是非常厌烦,但是由于不知周围有没有危险存在,因此他也不敢擅自离开这块目前还算安全的空地,当然,即使他想离开恐怕暂时也没这个能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感无聊的林语杰突然听到远方似乎传来了一些不正常的声音,他大吃一惊,侧耳倾听起来,终于在修真力的帮助下,他听清了远处的声音,那是树枝被踩断时发出的声响,而且那个声音正在向这边靠近。

  林语杰心中讶异无比,出去采集野果的林伯去的是与之相反的方向,他不太可能绕这么大一个圈从这边回来,也就是说,正向这边靠近的「某种东西」很可能是这个星球的生物。

  不管是多美的星球,上面都不乏危险的生物,这个星球上也不可能例外,想起人马星的生物博物馆中展览的那些外星球危险生物,林语杰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可不想被某只狰狞的外星生物当作早饭甜点给消灭了。

  左右打量了一下之后,林语杰费力的向右边挪去,那里有一小块茂密的树丛,不知名的绿色植物把那里缠得严严实实,若是躲在那里的话,相信很难会被人发现。

  虽然有修真力帮助,但是当林语杰费力的挤进那个树丛之后,还是疼得出了一身冷汗││他的伤腿在爬动过程中一阵阵的抽痛,差点让林语杰疼昏了过去。

  迅速的平复了一下呼吸之后,林语杰竭力让自己忘记那条还在抽痛的伤腿,此时从那边传来的声音已经非常接近这里了,林语杰甚至不需要靠修真力也可以清楚的听到。

  终于,脚步声就在不远处清晰的响起,那里的树丛一阵晃动,林语杰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就怕来的是某个靠嗅觉发现猎物的生物,那样的话自己躲在这树丛内也无法躲过。

  树丛分开,林语杰的心跳也达到有史以来最快的频率。

  两个人,两个直立行走,身上穿着闪烁着银光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的服装的「人」从树丛内走了出来。

  林语杰被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但是很快的,他就忍不住欢呼出声││从这两个人穿着打扮来看,他们明显是智慧生物,很可能就是这个星球的主人,若是向他们求助的话,说不定就能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林语杰的欢呼声显然吓到了那两个人,他们闪电般的回身望向这边,嘴里大声叫嚷着,发出奇怪的声音,那应该是他们的语言。

  「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是人类,我没有恶意的!」林语杰从树丛中探出身来,一面满脸堆笑得嚷嚷着,一边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武器。

  那两个人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一脸戒备的向林语杰靠了过来,林语杰也配合的探出半截身子,此时他才看清,那两个人似乎是一男一女,因为右边的那个人有着明显的女性身体特征││如果他们的身体构造真的和人类相差不多的话。

  不过可惜的是,这两个人的脸都笼罩在一层如同轻纱一般的半透明罩子下,林语杰根本看不清他们的相貌,否则他倒想见识一下,这个星球的智慧生物长得是什么样子。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是来自地球的人类!」林语杰大声的叫嚷着,扶着旁边的一棵矮树勉强站起身来。

  「能不能问一下,你们是什么人啊?这里是什么星球,位于什么星域啊?」站稳身体之后,林语杰满脸堆笑的问道,见那两人没有任何反应,这才想起来他们应该不懂地球的语言,于是又急忙挥舞着手臂打着手势。

  (蠢货,他们对你没有什么好意!)就在他还在努力与那两人沟通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林语杰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大喝道:「什么人?出来出来!」

  然而未等他找到那个用汉语与自己说话的陌生人,就见对面那两个「人」突然抽出一根拐杖一般的长棍,然后把它对准了这边,林语杰还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根长棍的顶端突然爆起一团强芒,一道湛蓝的光束从顶端迸射而出。

  从胸口处传来的麻木与灼热,是林语杰在陷入黑暗深渊前的最后感觉了。

  「小少爷,你终于醒了,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老头子我可真的活不下去了!」当林语杰终于从无边的黑暗中清醒过来,耳边立刻传来林伯喜极而泣的声音,不过刚刚恢复了神智的他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觉得眼前似乎有几个人影在晃动,光线也刺眼的很。

  不过这种情形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有所好转,林语杰终于恢复了视力,能够看清周围的一切了。

  现在他所在的位置,是一间完全可以和史前博物馆中原始人居住的房屋相媲美的房间,这栋房子倒不算太大,墙体似乎是用黄泥之类的东西建成的,几根腐朽的木头从墙体内探出头来,支撑着戳向天空。

  房子的房顶只不过是几捆不知名的干黄植物铺成的,仰躺着的林语杰可以清楚的透过那大大小小的窟窿看见外面的天空,真不知道这样的房子在雨天怎么住人。

  房间内根本没有什么摆设,几个古怪的容器胡乱的扔在墙角处,从材质上来看很像是地球原始时期的陶土罐,除此之外,在房间另一角还有一个由三块石头垒成的三角形凹坑,从里面的灰烬来看,那应该是灶台。

  看着原始而简陋到极点的房间,林语杰的脑中一片混乱,半天都没办法进行清晰的思考,各种杂乱的念头在他脑海中不住盘旋,却又理不出一个头绪。

  「小少爷,你没事吧?」见到林语杰半天都没有说话,在一旁的林伯关切的问道。

  听到林伯的声音,林语杰用力的摇了摇头,虽然头脑中还是一片昏沉,但是起码没有那么多杂乱的思绪了,他定了定神,这才回道:「我没事,林伯,这里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林伯还未答话,旁边却传来一阵古怪的叫声,林语杰勉强扭过头望去,这才看到林伯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只在腰间围着一张古怪皮毛的干瘦老头,那古怪的叫声就是他发出来的。

  林语杰吃惊的望向他,那个老头眼眶深陷,一头枯草一般的蓬松头发犹如鸡窝一般乱糟糟的,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古怪的项链,看起来像是用某些野兽的牙齿制成的。

  看着这个犹如原始土著一般的老头,林语杰感到脑袋更迷糊了,他抱着头呻吟了一声,这才抬头向林伯问道:「林伯,他是什么人?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他好像是这个星球上的居民,看起来他们的文明程度似乎并不高。」林伯向他解释道:「我回来后发现少爷你受伤躺在地上,只能帮你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就无能为力了,结果没想到遇到他从那里路过,就把我们带到这来了。」

  林语杰闻言,感激的向那个老头笑了笑,见到他表达出的善意,那老头像是收到糖果的孩子一般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口中还不时低吼着古怪的音节。

  「少爷,你怎么会受了那么严重的伤?难道是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野兽经过那里吗?」林伯在一旁困惑的问道。

  听到他问起自己所受的伤,林语杰顿时一肚子气,恨恨的说道:「我遇见了两个智慧生物,从体型上来看似乎和我们人类差不多,本来我还想着指望他们帮助我们离开呢,没想到他们竟然二话不说就攻击我!」他顿了顿,又皱眉道:「不过从他们的武器来看,似乎是粒子射线枪之类的光束武器,这么说他们应该拥有高度文明,那这里怎么却这么落后?难道说那两人不是这个星球的智慧生物?」

  「有这等事?」林伯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仔细询问一下经过之后,他颇为歉疚的说道:「都怪我,若是我没有抛下少爷一个人出去,恐怕少爷也不会受伤了。」

  「无妨无妨。」林语杰急忙摆手安慰道:「林伯你出去也是为了寻找食物,若是守着我不走的话,恐怕我们都要饿死了。」顿了顿,他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急忙低头向自己胸膛看去,却发现那里除了衣服破了一焦黑大洞之外,胸口处竟然没有一点伤痕。

  「这……林伯你不是说我受了重伤吗?怎么我没有看到伤口?」林语杰惊诧的大叫道,当初那两个可恶的「人」用武器攻击自己的时候,他记得应该是打在了胸口啊,怎么现在连个伤口都看不到。

  「少爷,这个也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听到他提起此事,林伯也是一脸诧异的表情:「我当时赶回来的时候,少爷你胸口的伤口非常严重,但是我为你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伤口就开始缓缓愈合了,等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少爷你的伤已经完全愈合了,根本看不出有受过伤。」

  听到林伯的话,林语杰也是莫名其妙,他虽然算是一个刚入门的修真者了,但是修真力并不能如此快的愈合伤口啊,起码以他现在的实力绝不可能,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伤口愈合的那么快呢?

  「蠢货,有什么可奇怪的,若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死了!」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在林语杰耳边响起。

  「什么人?」林语杰大惊喝问道,同时扭头打量四周,寻找那说话之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声音曾经提醒过他一次,就是遇见那两个「人」的时候。

  「少爷,怎么了?」一旁的林伯见他突然大叫了起来,也是无比诧异的问道。

  「林伯,你有没有听到有人说话?」林语杰回过头来问道,他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周围有其他什么人存在啊。

  「哪里有人说话啊,少爷你是不是听错了。」林伯诧异的说道,旁边那个土著老头也是怪叫了两声,不知是何用意。

  「难道真是我听错了?」林语杰困惑的自言自语道,但是他的话音刚落,那个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蠢货,没见过像你这么没脑子的人!」

  林语杰吓得大叫一声,这一次他确定了确实是有人在和他说话,只是不知那人使了什么神通,只让自己听到了他的声音而已。

  「是哪位前辈,敢问尊姓大名?」林语杰大声说道,丝毫不顾旁边急的团团转、还以为他受伤出现幻觉的林伯。

  只是这一次,那人却只是冷哼一声,就再无声息了。

  林语杰等了片刻,终于确认那人暂时不会说话,不由得懊恼不已,只恨自己太过愚笨惹恼了那位前辈高人,否则有他指点的话,说不定能弄明白这里到底是哪里,由此找到回去的办法。

  「少爷,你……没有事吧?」一旁的林伯早已急得团团转,现在见他终于安静了下来,不由得凑上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没事,刚才想起点事情而已。」林语杰却不愿与他多说,一是这事太过诡秘林伯不一定会信,二则是不知能不能再见到那位前辈高人,若是不能的话,也犯不着现在说出来凭添烦恼。

  林伯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又仔细打量了林语杰好久,终于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神色。

  「林伯,不必这么夸张吧……」林语杰不满的叫道,林伯却只是哈哈一笑,转身向一旁的那个土著老头做了个手势,比了比自己的嘴,那土著老头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傻笑着跑出去了。

  林语杰疑惑的望向他,林伯也只是笑了笑,一脸紧张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凑了过来,一脸凝重的说道:「少爷,刚才有件事我没告诉你。」他顿了顿,这才继续道:「我来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似乎有不少人聚居,不过这都没什么,最要命的是……」

  「他们似乎是食人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