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狗狗执政官2019-06-04 11:126,519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日清晨,部落内的一百零三名土著战士手持石斧标枪悄无声息的出发了,随同他们一起出发的,还有新任祭祀莫多以及林语杰,而林伯因为没有什么战斗力,不得不留在村落内与妇女儿童们一起留守。

  经过一个上午的急行军,一行人终于来到预定的伏击点,也是敌对部落肯定会经过的一条小道旁,莫多简单的吩咐几句之后,这一百零三个土著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周围的树丛中,几乎瞬间,林语杰就发现自己的视线内根本看不到一个土著的存在了。

  伏击敌人这个构思是林语杰提出的,在人数少于对方的情况下,先打一场伏击战尽量削弱敌人无疑会使以后的战斗更加轻松,虽然这个简单的计谋在地球上连十岁大的小孩都清楚,不过林语杰并不担心敌人会识破自己的埋伏││相信那些原始人还没这个智商。

  让林语杰感到惊叹的是,这些土著们在丛林中简直就是天生的战士,他们埋伏起来之后,就连林语杰在不动用道术的情况下都无法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就好像这一百多个土著完全已经消失在空气中似的。

  不过可惜这些土著智商差了些,尤其是理解与接受能力更差,也就是俗称的朽木,因此指挥起来实在太束手缚脚,否则林语杰有信心自己完全不出手,只靠地球上学来的那些浅薄的兵法,就能指挥着这一百零三名土著将来犯敌人全部歼灭。

  静静的等待了一段漫长的时间之后,林语杰终于听到远处传来的喧闹声,终于让他已经有些疲惫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又等待了片刻之后,一大群同样穿着各色兽皮,手里拿着简陋武器的土著走进了林语杰的视野范围内,林语杰盘膝坐在一棵高大植物的顶端处,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这些来犯的土著。

  这群土著大约有三百多人,人数果然在林语杰的预计之内,他们的体型都很魁梧健壮,身上画满了各种象征荣誉的花纹,看上去分外的狰狞。这些土著的武器都很简陋,主要都是石斧和木制标枪,只有几个土著手里拿着简陋的弓箭。

  原始人前进时是没有什么队形的,这三百多个土著乱哄哄的挤做一团,甚至没有派人打前哨进行必要的侦察,在林语杰的眼中,他们的人数虽然比己方多,但是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要歼灭他们只需稍做训练的士兵数十人就足够了。

  不过很可惜,林语杰手下的土著们也是一群乌合之众。

  看到这群土著缓缓走进了包围圈,林语杰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向恭敬的蹲在旁边一枝树枝上的莫多点了点头,后者会意,立刻昂首向天发出一阵古怪的叫声。

  正在缓缓前进的土著们听到这古怪的叫声,纷纷惊诧的四处张望,却没一个人意识到这是敌人的进攻信号,他们的迟钝由此可见一斑。

  周围怪叫声纷纷响起,早已埋伏在周围的一百零三名土著怪叫着从各自藏身的地方站了起来,石斧标枪以及简陋的长箭雨点一般的向还在茫然的敌人飞去,在一阵凄惨的叫声中,站在外围的敌人如同割草一般齐刷刷的倒下了一片。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敌人惊慌得大叫着四处寻找着藏身之处,只有几个彪悍的土著高举着武器,一边怪叫着一边迎着枪林弹雨向这边冲来,不过他们的勇气显然并不能让他们刀枪不入,十几把石斧劈头盖脸的一起砸下,就将他们几个彻底的埋没了。

  「哦呦呦呦呦呦呦……」兴奋的土著们怪叫着从藏身之处冲了出来,挥舞着他们手中简陋的武器,向惊慌失措的敌人发动了攻击,其实原本按照林语杰的计划,他们应该继续投掷石斧和标枪,直到这些远程武器消耗完毕后再发动冲锋;不过很显然,这些头脑简单的原始人打起来之后就头脑发热了,把林语杰的吩咐彻底的抛于脑后了。

  不过即便如此也没什么关系,敌人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完全打蒙了,看起来他们根本无法组织起象样的抵抗,只能各自为战,甚至还有不少人晕头转向的朝着他们来的方向跑去,显然是想先逃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即使林语杰手下的土著们也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战胜这些已经完全摸不着东南西北的敌人应该还是没有问题,因此观战的林语杰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彻底的放下心来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大的轰鸣突然传了过来,林语杰诧异的站起身来,向轰鸣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却看到一颗头颅般大小的火球划破天空,狠狠的落在几个正追击敌人的土著之间。

  又是一声轰鸣,那颗火球在那几个土著之间爆炸了,强大的冲击波将那几个倒霉的土著掀飞起来,与炸开的土块一起落到几米之外,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惨叫出声,就被那颗火球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活活震死了。

  原本异常嘈杂的战场内突然寂静了下来,正在兴高采烈追杀敌人的土著们停下了脚步,敬畏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巨大植物下,两个由几个高大土著护卫着的干瘦老者,他们心里都清楚,那是敌人部落的两个祭祀。

  林语杰大张着嘴巴站了起来,他的头脑里一片混乱,眼前的这一幕,彻底颠覆了他在这半个多月来培养出来对这个地方的初步认识。

  在林语杰看来,那火球的威力并没有什么可值得称道的,不管是道术中的爆裂符还是西方法术中的火球术,都可以轻易制造比那颗火球威力更大的攻击。但是……但是那都是地球上的法术啊,这里怎么可能会有法术?而且施展法术的还是两个穿着兽皮,连数数都不会的原始土著。

  看着这两个土著祭祀,林语杰心里真是一片杂乱,但是他突然想起来了,就在半个月前,他第一次用道术杀人的时候,那个死在他手下的祭祀就曾经用某种无形的力量把他击飞,当时他还没有多想,现在再看,似乎那也是某种法术。

  难道说,这个星球上曾经有某个修真者来过,并且传授给这些土著修真的方法?想起曾经两次在自己耳边说话的那个神秘高人,林语杰有些不确定的琢磨到。

  场中的对峙仍然继续着。

  「♂□□Σ§♀?」在好几个高大强壮的土著护卫下,那两个干瘦土著缓缓走上前来问道,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倨傲的神色,在他们的身后,已经被林语杰手下土著们打散了的敌人又重新聚集了起来,虎视耽耽的围了上来,人数大约还有两百人左右。

  林语杰的部下们后退了几步,求助似的回头向林语杰这边望来,在他们简单的头脑里,祭祀是侍奉「神」的,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因此当对方前来询问的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莫多看了看林语杰,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立刻攀着栖身的那棵植物爬了下去,然后分开众人走到那两个土著祭祀前不远的地方,用同样倨傲的神色与对方争吵起来。

  莫多现在的身份也是祭祀,见到他出马,己方的土著们终于恢复了胆色,他们围拢在莫多身后,与对方的土著形成两个团体对峙着,两边都仗着有祭祀撑腰,呲牙裂嘴的向对方做着各种代表侮辱的表情。

  祭祀们的吵闹声终于把林语杰从迷惑中唤醒,他用力的摇了摇头,把这些疑惑甩出脑海,现在还不是困惑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这些来犯的土著赶回去;至于土著为什么会施展法术的问题,以后有的是时间琢磨,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把那两个土著祭祀抓回去仔细询问。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林语杰缓缓的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轻飘飘的从栖身的这棵植物上飘了下去,这时候莫多与那两个祭祀已经吵的不可开交了,看起来双方马上就要一言不合动手了。

  土著们还围在一起对峙着,林语杰走到最外围,轻轻的敲了敲面前一个土著的肩膀,那个土著一脸凶恶的回过头来,看清林语杰的相貌之后,他怪叫了一声,突然后退了几步跪伏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这一声怪叫惊动了所有人,周围的土著们回过头来,看到他们崇拜的「神」竟然站在他们身后,顿时吓得不轻,纷纷跪伏在地,惟恐因为自己的不敬招来「神」的愤怒,否则当初被神的怒火劈成焦炭的族内第一勇士以及原祭祀可就是榜样。

  林语杰也是微微一楞,随即反应过来,只得摇头苦笑不已。

  被他们这一闹,对面的土著们也顾不得与莫多争吵了,那两个土著祭祀扫视了林语杰一眼后,左边那个祭祀飞快的叫嚷了几句,大概是询问林语杰的身份。

  涉及到林语杰的问题,莫多也不敢擅自回答,只得将目光转向林语杰,林语杰沉吟了片刻,向莫多点点头道:「你告诉他们,立刻投降的话,就饶他们不死。」

  得到了林语杰的吩咐之后, 莫多立刻满脸兴奋的点头,然后转过身去,用异常高傲的语气向那边说了几句,林语杰虽然不知他说的是什么,但是只看那两个祭祀立刻一脸愤怒的向自己瞪来,就知道他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林语杰并没有责备莫多的意思,既然战斗在所难免,那么说几句狠话又有什么,难道说几句好话就能让这些食人土著退兵离去吗?因此他只是迎向那两个祭祀的视线,抛去一个轻蔑的目光。

  两个在自己部落内威风惯了的祭祀读懂了目光内的蔑视,他们愤怒的用土语诅咒着,挥舞着手臂驱使身后的土著们开始向林语杰这边发动攻击,而林语杰手下的土著们也毫不示弱,虽然人数上劣于对方,但是他们依然怪叫着迎了上去,两边转眼打成一团。

  莫多虽然是祭祀,但是却没有半点战斗力,因此战斗一开始,他就退到林语杰身旁,而林语杰对他的小动作也完全不在意,相反还时不时的救他一下,毕竟现在这个星球上的土著中,也只有莫多能够与他简单的沟通,因此林语杰也不愿意让莫多在这莫名其妙的死掉。

  那两个土著祭祀并没有参战,他们在几个高大土著的护卫下,一直紧紧的盯着林语杰与莫多两人,眼中满是挑衅之意。

  对于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著的挑衅,林语杰自然没放在眼里,这两个土著祭祀虽然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学会了法术,但是林语杰却还是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毕竟他那十六年的修真生活可不是白过的,在他这地球正牌修真面前卖弄法术,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不过形势却逼的林语杰不得不出手,他部下的土著不过百人,虽然方才凭借伏击打得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然而对手毕竟人数众多,现在仍有两百多人,重整之后凭借人数优势不断猛冲猛打;林语杰手下的土著们虽然也毫不示弱,但是毕竟人数比对方少,顿时被逼的不断后退。

  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脚之后,林语杰将目光转向那两个土著祭祀,向他们投去一个轻蔑的笑容,站在他身后的莫多兴奋的浑身轻颤,无声的后退了几步,等待着观看林语杰大开杀戒。

  原始人性格单纯,很少有什么深沉心计,因此虽然只是一个笑容,却足以让那两个土著祭祀胸中燃起熊熊怒火了,两人愤怒的咆哮了一声,同时举手向林语杰指来,一点火星在他们指尖处迸起,然后迅速涨大,化成两颗头颅般大小的火球射来。

  「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林语杰冷笑道,右手五指一阵翻动,一道淡红色光芒从他头顶处罩下,转眼将他笼罩在内。

  两颗火球转眼即至,轰的一声巨响,两颗火球同时在林语杰身上爆炸开来,巨大的冲击波将周围的泥土都掀了起来,灼热的气流将周围的土著们吹得飞跌出去,一个个惨叫不已。

  原本站在林语杰身后不远处的莫多被这冲击波掀了个跟头,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抵消了这股冲击力之后立刻爬了起来,不敢置信的望着爆炸的地方,虽然他对他们的「神」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他也没有想到林语杰竟然会毫不躲闪的硬挨这两颗火球。

  虽然莫多对林语杰有绝对的信心,但是望着那烟尘滚滚的爆炸之处,他的心里也是一团慌乱,若是林语杰落败的话,他们部族的人必定难以幸免,肯定会全部成为对方的口粮,想到那可怕的后果,莫多几乎要吓瘫在地上。

  被这一声轰鸣所震慑,战场中正酣斗不已的双方土著战士也后退暂时罢手,那两个祭祀所属部落的土著战士们看到自己部族的祭祀大展神威,立即挥舞着手中的简陋武器怪叫不已,气势一时大盛,而林语杰这边的土著战士们则个个胆颤不已,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烟尘渐渐的散去,那两个土著祭祀得意洋洋的望去,浑身顿时一震,四颗眼珠子瞪得彷佛就要掉下来似的。

  一个焦黑的浅坑中央,林语杰淡笑着负手而立,脸上满是嘲讽之意,身上却是尘土不沾,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哪像是刚被两颗火球轰中的样子。

  那两名土著祭祀身旁的两百土著战士也看到了这一幕,欢呼声渐渐平息了下来,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着站在焦黑浅坑上的林语杰,画满狰狞花纹的脸上满是敬畏之色,就如同看到了鬼神一般。

  与他们相反的是,莫多身后的土著们却兴奋的欢呼起来,低落的士气瞬间达到了顶点。

  林语杰轻笑着踏前一步,从那焦黑的浅坑内走了出来,对面的土著们彷佛被他这个举动所震慑一般,齐刷刷的后退了一步,甚至有不少土著战士双腿发抖,就如同看到鬼神正向自己扑来一般。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伸手在身上轻轻拂了一下,林语杰淡淡自语道,那两颗火球虽然威力不凡,但是接受过正统修真教育的林语杰有上百种方法可以保护自己,因此那火球虽然在他身上爆炸,却没有伤他分毫,只是爆炸的冲击波让他颇为难受,当然,这些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林语杰就是要立威,一举粉碎这数百土著的抵抗意志,否则以他手下那刚到一百的土著战士,就算他出手相助,等战斗结束后那些土著也死的差不多了,毕竟林语杰的修真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肆无忌惮的到处放道术帮他们。

  看到林语杰竟然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两个土著祭祀突然激动了起来,用土语拚命的大喊起来,林语杰皱了皱眉头,将探询的目光转向莫多。

  「神,他们在$♂←£,伟大的═◇战士立刻就去惩罚他们!」莫多一张老脸上满是怒色,他手舞足蹈的说一大通汉语加土语后,也不管林语杰到底听懂没,突然昂首发出一声尖锐至极的啸声。

  身后的土著战士们兴奋的怪叫了起来,他们用力的捶击着自己的胸膛向对手示威,然后怪叫着冲了上去,眨眼又和对面的土著战士们混战在一起。

  林语杰被这突然变故惊的目瞪口呆,自己不过是想找个翻译问问那两个土著祭祀说些什么,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打起来了?不过现在两边已经打起来了,喝止显然已起不到作用,倒不如趁这个机会一举将对方击溃。

  想到这里,林语杰轻笑一声,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已经如柳絮一般向那两个土著祭祀飘了过去,同时双手不住翻动,一阵阵各色光华不断笼罩在他身上,短短的一段距离,他已经为自己加持了「金刚」「迅捷」等好几个护身辅助或护身道术。

  守护在那两个土著祭祀身前的五个土著战士倒也有几分胆色,虽然望向林语杰的眼中满是畏惧之色,但是看到林语杰如鬼魅一般的飘了过来,五人却还是怒吼了一声迎上来,人还未至,五把石斧已经脱手呼啸着飞斩过来。

  林语杰轻笑出声,缓缓伸出右手,食指似缓实快的点在五把石斧的尖端处,指尖处亮芒一闪,五把石斧已被他轻轻一指弹飞出去,紧接着,战场中响起数声惨呼,也不知道是哪几个倒霉蛋被这飞来石斧砸中了。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高大土著已经扑到林语杰身前,看到石斧被林语杰轻轻一指弹飞,那土著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敬畏,但他却还是大吼了一声,张开双臂向林语杰抱来。

  「有胆色!」林语杰轻轻赞叹道,但是赞归赞,林语杰出手却丝毫都没有迟疑,轻轻一指点在那土著的胸口处,紧接着,青蓝色的电芒在林语杰的右手上轻轻一闪,一阵滋滋轻响过后,那名身高足有两米的健壮土著已经翻着白眼倒了下去,口吐白沫的在地上抽搐去了。

  随后扑来的四名土著战士看到同伴的下场,他们虽然脸上满是恐惧之色,但还是毫不迟疑的扑了过来,林语杰自然也不会和他们客气,闪电般从他们身旁飘过,顺手赏给他们一人一指,让他们也一起躺在地上抽搐。

  越过了这五名土著的堵截,林语杰就对上了那两名土著祭祀,后者根本没有想到他们族内最强大的五名勇士竟然如此不堪,连迟缓对方脚步都没有作到,因此当林语杰飘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两人这才如梦方醒,手忙脚乱的准备法术。

  然而为时已晚了,加持了各种辅助法术的林语杰的速度远非他们两人可比,两人的胳膊刚刚抬起,林语杰已经飘到他们身前,双掌之上闪烁着湛蓝电花向他们胸口印去,两人连一点反应动作都没有做出,就被电的浑身抽搐,翻着白眼栽倒在地了。

  林语杰散去了手上的电芒,看了看躺在自己面前抽搐的两人,心里的得意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他虽然修真十六年之久,但是在地球人类社会中,这点实力根本不算什么,想不到却在这陌生星球上体会了一流高手的感觉,虽说欺负的都是些原始土著,但是他林语杰也不过是少年心性,自然不会排斥这种似乎可以操纵天下众人生死的迷醉感觉。

  回头看了看还在混战中的土著,林语杰长笑一声,双手之上再次亮起丝丝电芒,他长啸一声,双脚用力一蹬,闪电般的冲进混战的人群之中。

  所过之处,人仰马翻所向披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