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狗狗执政官2019-06-04 11:144,288

  在场的众人中,也只有林语杰与莫多不动声色,息索的身上有莫多按照林语杰的吩咐加持的金刚术,硭巴多的这一击虽然凶猛,但是应该还伤不到息索,最多是让他因为受到撞击而眩晕片刻。

  硭巴多却不知道这些,他对自己的力量有绝对的信心,在他看来,被自己那样砍中,就算是一棵大树也要被砍断了,更何况是个人,因此他并没有去查看息索的生死,而是举起手中的半月兽骨,得意洋洋的在场中绕着圈子,接受着手下土著的欢呼。

  欢呼声嘎然而止,硭巴多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息索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震惊的叫道:「你怎么可能没事?」

  两眼血红的息索没有回答,现在的他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因为一时的大意,自己在神的祭祀莫多面前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丑,这让他真是羞愧欲绝,两眼瞪的滚圆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硭巴多。

  看着那充满疯狂杀机的双眼,饶是硭巴多胆量过人,一时间也有些头皮发麻,他这一楞神的功夫,息索已经狂吼了一声,双脚用力一蹬,闪电般的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硭巴多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怒吼了一声,高高举起手中的半月兽骨,就要将息索彻底的劈成两半,然而还未等他发力,息索已经狂吼了一声,双臂和背部隆起一块块如铁铸一般的肌肉,竟然将他举了起来。

  突然被人抱到空中,硭巴多猝不及防之下立刻失去了平衡,高高举起的半月兽骨重重落下,却只砸在了息索的肩膀上,后者虽然痛哼了一声,但是却没有放松双臂,抱着硭巴多突然加速向前冲去。

  两个人型坦克嘶吼着冲过,原本站在后面的土著们有不少躲避不及,被两人撞的人仰马翻,更有不少人在混乱中被人踩伤,躺在地上呻吟不已,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在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在无数道惊骇的目光注视下,势如疯虎的息索抱着硭巴多重重的撞上了一棵腰身般粗细的大树上,然后轰的一声又弹了回来,一起跌在地上,昏头昏脑的爬不起来。

  在一片寂静之中,那棵倒霉的大树发出另人牙酸的断裂声,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大树轰然倒下的巨响声似乎惊醒了一直目瞪口呆的一众土著,他们立刻开始挥舞着手中的简陋武器,按照各自的阵营开始为自己方的战士助威加油。

  还躺在地上的息索与硭巴多一时挣扎不起来,但是林语杰知道息索终究还是占了不少便宜的,因为刚才撞击大树的时候,硭巴多是被他抱在怀里的,有了硭巴多这个肉垫,再加上他身上的金刚术,息索应该比硭巴多更快恢复过来。

  果然,片刻之后,息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而硭巴多仍然躺在地上,看起来并没有恢复多少,仍是一副晕头转向的模样,因此息索轻松的走了过去,用石斧顶在他的脖子上,就轻松的取得了胜利。

  「我……我不服啊!」硭巴多没有搭理顶在脖子上的石斧,他只是用力的锤打着地面,不住的大吼道:「你们……你们耍赖,不是英勇的战士!」

  硭巴多虽然是个土著,但是能够成为那么多土著的首领,他的智商也差不到哪去,息索身上的金刚术虽然不明显,但是总是有迹可寻的,硭巴多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点,但是现在战斗结束,仔细一回想就发现了其中的奥妙,自然心里大为不服。

  「输了就是输了,哪有这么多理由!」木墙上的莫多阴森森的开口说道:「难道你想要反悔?」

  「不服……不服……」硭巴多哪说的过最近扮神棍上瘾的莫多,一时语塞之下,只能不住的大吼不服。

  见他这样,莫多心里也有些不知所措,神要求要留他性命收为已用,但是看他这样坚决的样子,似乎还真不容易说服他,而若是再打一次的话,由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看,息索的实力还是略逊色于他的,不用金刚术再打一次的话也没信心稳赢。

  正在人群后冷眼旁观的林语杰低叹一声,心知莫多虽然最近成长很快,但是毕竟还是名土著,恐怕以他的智商还不足以应付眼前这局面,因此他沉下意识,通过信仰之线进入了莫多的心灵深处。

  「你明明已经输了,为何还不服气?你说我们耍赖,可有证据?」莫多微微侧头,一字不差的复述着林语杰在他脑海中说的话。

  「你们……你们耍赖,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家伙的身上有古怪,肯定是你们做了手脚!」硭巴多愤怒的咆哮道,同时指了指仍然站在一旁,用石斧顶着他的脖子的息索。

  息索顿时大怒,手中石斧微微用力,并不锋利的斧头立刻在他的脖子上压出了一道凹痕,不过硭巴多却是丝毫不惧,反而转过头去恶狠狠的与息索对视着。

  「息索,放开他!」莫多按照林语杰的命令叫道,息索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却不敢违背命令,依言后退了两步,让硭巴多站起身来。

  「不错,我倒也不瞒你!」莫多淡淡说道:「息索的身上有天神的祝福,但是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我们是天神的子民,天神保佑我们是正常的事情,又有哪里不公平了?」

  「你们……你们……你们这是两个打我一个!」硭巴多悲愤的大叫起来。

  「就为这个?你就大哭大闹的像个女人一样,难道你心目中的勇士就是这样的吗?」莫多大笑了起来:「天神的力量是天神赐予我们的力量,这是我们自己的力量,为什么不能用?难道你决斗的时候还不使用自身的力量了?」

  「你们……你们……」硭巴多想说这不是一回事,但是偏偏他又是个不善言辞的土著,你们了半天也没说句完整话出来,只急得满脸通红。

  「硭巴多,你不要不识趣!」木墙上的莫多沉下脸来,打断了他的话道:「天神看上了你的武勇,所以才给你了这个机会,你既然已经输了,就不要找借口反悔,或者你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你原来也不过是个等死的老头,现在虽然做了祭祀,但是你以为我硭巴多会怕你吗?」硭巴多被林语杰这番话气的大怒,顾不得在追究是否公平的问题,跳起来指着木墙大骂道。

  看到他侮辱神圣的祭祀,木墙上的土著们愤怒的咆哮起来,而站在硭巴多身旁不远处的息索更是直接,他直接挥动手臂,手中的石斧脱手飞出,旋转呼啸着向硭巴多的头颅斩去,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以硭巴多的反应速度根本没办法躲过去。

  眼看硭巴多就在死在这一击下,一道蓝色电芒突然横空出现,重重的轰在旋转的石斧上,但是息索的这含怒一击几乎使出了他全身的力气,石斧虽然被闪电轰中,但是却只是偏离了一点方向,还是从硭巴多的脸旁边擦过,重重的砸进了地里。

  硭巴多不愧是个值得人敬佩的勇者,他竟然没有露出一点惧意,就彷佛那石斧差点砸碎的脑袋不是他的一样,他只是死死的瞪着木墙上的莫多,眼中满是挑衅之意。

  「你不过是一个无知之辈,如何能够领会天神的威严?」莫多面无表情,高深莫测的复述着林语杰的话:「若是我能打败你的话,你又该如何?」

  「若是你能打败我,我就从此归顺!」硭巴多斩钉截铁的答道。

  「好!」说来说去,莫多就是在等他这句话,见他终于中了圈套,莫多一直沉着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见到他脸上的表情,硭巴多也发觉似乎有些不对了,但是无奈话已出口,想反悔也说不出口了。

  不过莫多也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这个刚刚接任部落祭祀位置不过一个多月的老头轻飘飘的抬起双手,高声吟唱着对天神的崇拜与敬畏,一团幽蓝的光芒在他两手之间逐渐亮起,那刺眼的光芒宣告着一场风暴的来临。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大团的乌云渐渐围拢了过来,将众人头顶的天空遮蔽的严严实实,不过眨眼的工夫,周围的亮度已经降得如同黑夜一般,这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让在场的没有什么见识的土著们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

  莫多两手高举站在木墙之上,眼窝深陷的两眼中闪动着非人的蓝色光芒,原本站在他身旁的一众土著早已敬畏的跪倒在他面前,倒把一直站在他们后面的林语杰暴露了出来,不过现在土著们早已被眼前的景象所吓倒,倒没人注意到这个貌不经扬的瘦弱青年。

  林语杰的眼中同样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他脚下的墙体已经完全龟裂了,由三百多土著的信仰之力转化而成的神力通过信仰之线毫无保留的向莫多的体内涌去,支撑着他完成这个宏大的法术。

  硭巴多与他身后的土著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头顶的乌云,任硭巴多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莫多不是个毫无力量的老头吗?怎么现在却拥有这样的力量了,难道说真的如他所说,这是天神赐予他的力量?

  未等硭巴多想明白,头顶的云层中微微一亮,一道青白闪电已经轰然劈落,在无数土著的惊叫声中劈在一棵参天巨树之上,这棵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顿时在轰然巨响声中爆出一团强芒,然后如一把巨大火炬一般熊熊燃烧起来。

  云层中光芒不断闪动,一道道粗细不同的闪电接连劈下,在这狂暴的天地力量之下,一棵棵巨树燃起了熊熊大火,更有几个倒霉的土著被闪电劈中,根本都来不及惨叫,眨眼就化成了一团焦炭。

  不断下劈的闪电越来越密集,下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仰头望去,周围的天空上无数道闪电蜿蜒劈落,就如同无数闪烁着冷冷寒光的利剑一般,天地间充斥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震得在场的土著们耳中嗡嗡作响。

  面对这狂暴的天地之威,在场的土著们根本生不起一丝抵抗之意,他们惊慌失措的尖叫着,四处奔走寻找着藏身之处,然而当几个躲藏在大树下的土著被连人带树的劈成了焦炭之后,所有土著只能面如土色的趴在地上,竭力将自己的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指望着可以逃过一劫。

  硭巴多在这闪电的风暴中放声嘶吼,但是没有人能够听到他到底在吼些什么,他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空地中央,手中的半月兽骨高高指向天空,就彷佛是要向那天地提出挑战一般。

  闪电风暴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从天空云层中劈落的闪电越来越少,直至完全消失不见,头顶的云层也渐渐的散去,露出了碧蓝的天空。

  被闪电风暴肆虐过的森林一片凄凉,不知有多少棵树毁在了闪电的轰击下,但是站在木墙上的土著们放眼望去,视线内却只有一棵棵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炬以及一堆堆的灰烬和无数焦黑浅坑。

  硭巴多带来的土著似乎损失并不算太大,他们大概还有一百六十多人,全部颤抖着身体缩在空地上,看样子他们的战斗勇气已经被完全摧毁了,只有硭巴多傲然挺立在他们之间,桀骜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木墙上的莫多。

  莫多神色疲惫的放下双臂,虽然施展这个法术有林语杰毫无保留的支持,但是对于他这样没有修行过修真心法的普通人来说,施展这种级别的大范围法术对身体的负荷还是非常大的,当然,为了神的威严与光荣,莫多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硭巴多,你自认能够敌的过这样的力量吗?」莫多勉强提起精神,向空地上的硭巴多喝道。

  硭巴多沉默了片刻,还是摇头苦涩的说道:「不能!」

  「既然如此,按照约定,你应该立刻归顺,并从此信奉天神!」莫多低喝道。

  硭巴多沉默不语,眼中有桀骜与犹豫不住闪烁,在他的身后,是一百多个用恐惧眼神望着他的土著,终于,硭巴多还是不甘愿的扔下了手中的半月兽骨,翻身跪倒伏在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