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狗狗执政官2019-06-04 11:125,037

  被莫多击倒的那个有风部落首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才莫多并没有想要杀他的意思,控制了道术的威力,因此他只受了一点不轻的伤,连带着有些脑震荡而已。

  他伸手抹去了脸上的血迹,然后转过头来,向莫多问道:「你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不会就是来说这些话的吧?」

  「自然不是!」莫多淡淡一眺:「你们窥视的行为激怒了伟大的天神,不过天神是慈悲的,如果你们跪伏在他的脚下恳求他宽恕的话,那么他会原谅你们的!」

  「哈哈,你让我们臣服于你们那个天神?」那个有风部落战士首领大笑了起来。「你想让自由的风之子臣服?」他转向身后的无数有风部落战士吼道:「勇士们,我们是自由的风之子,你们告诉我,有人可以抓住风吗?」

  无数有风战士沉默了片刻,终于有一个人高喊道:「不能!」紧接着,无数人的高呼声一同响起,每一个有风战士都在振臂高呼着:「不能!」就连妇女和儿童也没有例外。

  「所以,你就不要想了!」那个有风部落首脑旋风般转过身来:「如果你要对我们有风部落不利,那么就来吧,风之子是不会屈服的!」

  莫多默默不语,半闭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敬佩,他身后的土著战士们也不例外。

  「我们的神说过了,信我者,得永生,背弃我者,必灭亡!」莫多很快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他缓缓叹道:「虽然你们都是勇士,但是为了我们伟大的天神……」

  他缓缓抬起双手,青蓝的电芒开始在双手之间跳动:「有风部落今天必须灭亡!」

  「结束了,有风部落彻底消失了!」站在窗前的林语杰转过身来,将意识从莫多的信仰之在线收了回来,然后淡淡叹道。

  林伯没有答话,他半闭着眼睛,端着简陋的茶杯,坐在墙角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彷佛那杯并不好喝的茶就是他的全部似的。

  林语杰也不在意,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缓缓说道:「林伯,你说我是否做错了?那些土著并没有实际威胁到我,但是我为了修行,却将他们斩净杀绝!」他沉默了片刻,突然淡淡一笑:「那些人倒也算得上是条好汉,我总有些于心不忍!」

  「少爷后悔了?」林伯放下茶杯,若无其事的问道。

  林语杰沉默了片刻,这才笑道:「那倒没有,修行必先修心,既然已经决定踏上修行这条道路,那么不管做什么,我都不会后悔!」他顿了顿,这才继续道:「更何况,是他们先对我不怀好意的。在这样一个陌生危险的星球上,为了我们的性命,不要说抹去一个土著部落,就算是抹去几十几百个土著部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的!」

  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我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少爷你有这样的觉悟就好!」林伯缓缓闭上双眼,再次端起面前的茶杯:「大家立场不同,若是少爷你只是一个局外人的话,那么你完全可以怜悯他们,但是,既然少爷你现在是在局内,那么一切怜悯同情都应该抛去。对敌人的怜悯与宽大,是拥有绝对压倒性优势的强者才有资格玩的把戏!」

  「少爷你能想明白这点,说明你真的长大了!」

  林语杰苦笑一下,扭头向窗外望去。

  由于路途较远,出征的部落战士们回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次与有风部落的战争,使得二十多名土著战士阵亡,八十多名土著战士受伤。这还是因为有那十名获得神力的战士,以及莫多在场支持的情况下,否则伤亡恐怕会更大,毕竟有风部落的战士数量几乎多了一倍。

  不过这次出征带回来的战利品也极为丰富││相对于土著们来说,他们搜刮了有风部落积存的所有兽肉粮食,这些存粮丰盛到即使加上被他们俘虏回来的有风部落的三百多妇女儿童,也足够全部落的人吃上半个月了。

  对于土著们来说,粮食的重要性,是生活的文明社会不愁吃喝的现代人无法想象的。毕竟在森林这个严酷的世界内,粮食就是生命,因此当归来的战士们把这些存粮运回来后,整个村落都沸腾了。

  对粮食的喜悦也冲淡了伤亡的悲痛,对于生活在残酷密林中的土著们来说,生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哪天死,也不会知道早上出去捕猎的人能回来几个,因此对于土著们来说,若是每死一个人都要悲伤很久的话,那么他们干脆都不要活了,天天哭去吧。

  也正因为如此,因为伤亡带来的悲痛很快的就被喜悦淹没了,尤其是当从有风部落俘虏来的三百多妇女儿童都并入了部落之后,这种喜悦到达了最高峰。

  因为对于土著们来说,部落的强大就意味着他们的生存机会增大,而这些妇女儿童虽然没有多少战斗力,但是儿童会成长为战士,妇女会繁育后代,他们的加入无疑会大幅提升部落实力。

  归来的土著们在广场中跳着原始的舞蹈,庆祝这次胜利,不过林语杰与莫多都没有参与这次聚会。

  莫多是忙着去给那些新加入的妇女儿童「洗脑」,让他们成为林语杰的信徒,而林语杰不参加,则是因为他是文明世界的人,对土著们的这种活动实在提不起兴趣,更何况以他现在的身分,若是出去,恐怕没人敢在他面前尽情嬉闹了。

  在他们狂欢的时候,在离他们数百里外的另一个强大村落中,象征族长才能居住的巨大茅屋中,三个高大强壮的土著正与一个干瘦的老者激烈的争吵着。

  「尊敬的祭祀大人,这样的报酬是否太少了一些?」一个身高在两米以上,脸上有一块大疤的魁梧土著说道。

  「能够让你们三个部落、三个月不必打猎的食物,还算少吗?」那个干瘦老者抬起头来,冰冷冷的问道:「不要太贪心了!」

  「但是我的同伴必须冒着生命危险,与一个部落开战!」另一个魁梧土著站起身来,愤怒的咆哮道。

  「你打猎不须要冒生命危险吗?」干瘦老者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们三个部落加在一起的实力,即使是我们部落也不敢轻易招惹了,难道还怕一个阿克撒族吗?」

  「不是怕!」第一个魁梧土著也站了起来,两眼瞪得滚圆:「而是不值得。为了一点食物而让我们冒着损失一半、甚至更多勇士的危险,这不值得!」

  「那你们想怎么样?」干瘦老者的脸上也闪出了一丝怒气,但是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压抑住了愤怒问道。

  「再加一些!」那两个魁梧土著对视一眼,第一个土著开口说道:「我们要半年的食物!」

  「作梦!」干瘦老者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他跳起来大吼道:「半年的食物绝对不可能!」

  第二个土著咆哮了一声,狠狠一拳捶在旁边墙上,厚厚的泥墙轰隆一声,倒塌了半边,茅草铺成的房顶一阵晃动,无数灰尘扑扑的落下,但是屋内几人都没有在意。

  干瘦老者缓缓起身,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的手微微曲伸,一点细微的火光在他手心中悄悄燃起。

  第三个土著战士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现在见到两边闹翻,他也不开口劝阻,只是悄悄的躲到了一边,似乎颇为兴奋的看着眼前三人对峙。

  第一个土著似乎颇有些威望,他很快就安抚了暴躁的同伴,然后转过头来问道:「最多只给三个月的食物?」

  「没错!」那个干瘦老者斩钉截铁的答道,见对手已经有了妥协的意思,他悄悄的散去了手心中的火焰。

  两个魁梧土著无奈的对视一眼,正要点头答应,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首领……」

  第一个土著愣了一下,随即应道:「进来吧,有什么事?」

  一个一身灰尘的土著战士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来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嘀咕着什么,他的脸色顿时大变,好一会才挥了挥手,示意那个土著战士离开。

  屋内其余几人虽然十分好奇,但是也不好开口询问。那干瘦老者干咳一声,出声问道:「考虑得如何了?」

  第一个土著沉默了片刻,突然摇了摇头:「抱歉了,祭祀大人,半年的食物,否则我们不干!」

  「什么?」干瘦老者又惊又怒。他没想到对手的态度竟然突然大变,刚才他不是已经露出妥协的意图了吗?

  「怎么了?」同他一样迷惑的,还有另两个魁梧土著,第二个魁梧土著上前一步,小声的问道。

  「我刚接到消息,有风部落灭族了!」第一个土著看着那干瘦老者,缓缓说道:「祭祀大人,你还不知道吧?是阿克撒族干的,他们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像。除非你出半年的食物,否则我不能让我的族人冒险!」

  「有风部落灭族了?」几人一起惊讶的大叫道,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第一个土著点了点头,然后转向那个干瘦老者说道:「祭祀大人,抱歉了,如果你不能提高报酬的话,我不能让我的勇士去冒险,那样我们的合作就要到此为止了!」

  干瘦老者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终于还是怒道:「罢了,既然如此,我找别人去好了,我就不信没有人敢收下这些食物!」说罢摔门而去。

  第三个土著左右看了看,眼中神色不定,终于猛一咬牙,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起身拉开房门,紧追了出去。

  「哎……」见他突然出门,第二个土著也是大为不解,起身正要招呼,第一个土着已经拉住他的胳膊,道:「让他去吧,他的亚利多部落里都是些疯子,和咱们不是一路,走了也好,也免得见了别扭!」

  再看另一边,那干瘦老者一气摔门而去之后,出门之后不久就又后悔起来了。因为刚才与他商谈的三人,分别代表着附近最强大的三个部落了,若是他们都不能帮自己把事办成的话……

  想起任务失败的话,自己回去后可能受到的惩罚,干瘦老者顿时不寒而栗。可是,他刚才已经把话说满了,现在实在拉不下脸再回去,再说即使能拉下脸回去,半年的食物他也拿不出来啊。

  正在犹豫之间,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叫喊声。他回头望去,却看到一个魁梧土著一脸堆笑的奔了过来,干瘦老者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才想起他是亚利多部落的族长,刚才商谈时,他也在场,只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因此对他印象不深。

  「祭祀大人,我是桑撤,不知你的任务可否交给我们亚利多部落完成?」那个魁梧土著奔到他跟前问道。

  干瘦老者没有答话,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之后,这才问道:「你要什么?」

  「食物!」桑撤干脆的回道:「你刚才答应给三个部落的食物,我全要了!」

  「你胃口倒是挺大的,那些食物让你们部落独吞了的话,大概够你们吃一年了!」干瘦老者也是吃了一惊,随即一脸狐疑的问道:「不过他们两个部落不比你差吧,他们连手都不敢去做的事情,你认为你一个部落就能办成?」

  「他们那种软弱的部落怎么能和我们相比!」桑撤一脸不屑的说道,眼中闪烁着嗜血的杀机:「我们部落平时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干瘦老者沉吟了片刻,虽然他不太相信这番话,但是他现在也没有别的什么门路,无奈之下,也只得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因此点了点头:「那好,只要你能办成这事,答应许给他们的食物都给你,但是记住,我家主人要的是活的!」

  桑撤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干瘦老者看了看他,没有再搭理他,径自转身离去。

  站在原地,呆立了片刻之后,桑撤这才转过身,向一边招呼道:「都过来,召集兄弟们,咱们该干活了!」

  几个早就站在一旁的土著战士蜂拥了过来,闻言都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只有一个身材矮小,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瘦小土著有些忧虑的说道:「首领,只靠我们是不是太勉强了?我总有不好的预感,我看还是算了吧!」

  「胡说!」桑撤闻言,顿时大怒,恶狠狠的瞪了那个瘦小土著一眼之后,这才斥骂道:「他们阿克撒族不过是一些未开化的原始土著,能和我们比吗?即使他们有点实力,这一次我们也必须冒一次险了。要知道报酬可是极为丰厚的,干这一次,我们一年都不必出去干活了!」

  「首领,我也觉得嘎多说的有些道理,有风部落虽然也未开化,但是也算是一个强大的部落了,就连我们都不敢轻易招惹,但是却被阿克撒族这么轻易的灭了族,恐怕我们对上阿克撒族,也讨不了什么好的,我看还是慎重一些比较好!」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土著出言说道。

  「怕什么!」桑撤不屑的说道:「他们那群未开化的土著,再厉害能敌得过那些人吗?」

  「首领,你是说……」几人异口同声的叫道,脸上都是一副畏缩的神色。

  「没错,就是他们!」桑撤得意的说道:「你们当我傻啊?我当然知道阿克撒族那个野人部落不太好惹,不过有了他们帮忙,那就不一定了!」

  「那些人确实厉害,可是他们太贪心了,恐怕我们满足不了他们!」一个土著发愁的说道。

  「怕什么!」桑撤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次任务顺利完成的话,我们能得到一年的食物。哼哼,到时候拿出一半来,和别的部落换些红石,难道还打发不了他们吗?」

  「这倒是个办法,半年的食物能换很多红石了,就算那些人再贪心,也该满足了!」几个土著自言自语道,对桑撤的话也不是太反对了。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桑撤用力的挥了挥手:「嘎多你去联系那些人,把我们要做的事告诉他们,然后你不必回来了,直接去阿克撒族那看看,把他们那有多少人弄清楚,再回来告诉我!」

  「至于其他人,立刻回去给我召集人手,三天后我们进攻阿克撒族!」

  「是!」几个土著兴奋的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魔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