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生吃
老烟枪2020-03-24 09:572,486

  “我把那东西身上的一部分带给了鹿澈,她连夜把这东西基因中的组成部分分析出来,与之前的那些相同,只是某些部分加强了不少,这一只,经过指纹取样对比,就是生吃的那一只。”

  听着苏摩这么说,我沉默了许久才让他从病房离开,拿着平板继续翻阅鹿澈发来的文件,这份文件上写着,这个人叫做王承,是医学院毕业的研究生,毕业后没有找过工作,但是据他的邻居所说,这王承每天早出晚归,在家中还时常念叨着什么东西,像是中了邪一般。

  我当然不信那什么“中邪”的言论,但是,也不排除这人是信奉了什么邪教的可能,不过,像他这样的高材生,也不至于愚蠢到这种地步。

  我又翻阅了之前苏摩发的文件,都是关于之前的犯罪嫌疑人的资料,三男二女,都是医学系的高材生,这令我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变异的都是医学系的?想来他们也不可能以身试药害的自己基因突变变成怪物的吧?

  刚苏醒的身体还是负荷不了大量的脑力运动,我的头开始发疼了,于是我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挣扎着下了床往卫生间去了。

  我看到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镜子里那人脖子上,手臂上都被绷带包裹住了,活像个僵尸,也难怪,那怪物的唾液具有腐蚀性,我离他那么近,身体当然会被他的唾液腐蚀了,可我没想到那大东西竟然……那么多口水!

  对于现在这张被绷带遮了大半的脸,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便重新回到床上躺好闭上眼,逼迫自己入睡让大脑休眠。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入了梦乡,梦中,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那是2729年夏日的一天,烈日炎炎,街道上没有来往行人,我站在医科院大楼的顶层透过玻璃窗看着这座城市。

  一场具有传染性的疾病在这座城市蔓延,死亡与悲哀笼罩在城市的上空,那离城区不远的火葬场,永远有黑烟从大烟囱内升腾而起。

  这座都市丛林,丧失了它曾经有过,它原本应有的生机。

  也许是为了拯救这座城市,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我的导师萧清绝研制出了新的药剂,据说可以抵抗一切病毒细菌,甚至可以增强注射者的体能。

  ——像极了百年前漫威电影中美国队长注射的那种药剂。

  可是,这种药剂刚诞生,还未进行过临床试验,于是,老师向上级申请,在全市范围内进行药剂的实验。

  没有人愿意尝试。

  任何人都不愿意。

  尽管他们知道,如果不尝试一下,他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可他们还是放弃了,他们宁可走上一条知道结局如何的路。

  所以,我们这些学生,被他教导过的学生,被拉过去强制注射了疫苗。

  那其中有个孩子,他不愿意注射,他哭喊着挣扎着,逃离了医学院大楼,可当他刚离开两天,便传来了他的死讯,他死在了城郊的河岸,他面色惨白,口吐鲜血。

  他是第一个死的,却绝不是最后一个。

  从那之后,每天都有尸体被抬出大楼内,送进那个火葬场,而我,却只能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被抬走,直到那批实验者,只剩我一个。

  实验的最后一天,我被通知成为唯一幸存的实验者,我的各项身体机能得到了强化,可与之同时,也失去了曾经的所有同学,朋友。

  我记得那些人中,有个可爱的姑娘,还记得她走的时候,面色苍白,她躺在病床上,握着我的手,问道:“学长,你说真的有天堂么?”

  “有的,像你这样的,肯定能去天堂。”

  她却笑了,看向窗外,她看着这座高楼林立的城市,这座死气沉沉的城市,她一言不发,但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泪。

  “我还有个弟弟呢……”

  她说完这句话便沉沉的睡去了,她嘴角带着笑容,可我知道她心中到底有多痛,她肯定很想再摸摸弟弟软软的小脸吧,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到此,我的梦结束了。

  我睁开了眼,却发现脸颊上满是泪水,也是,面对这样的画面我也只能流泪了。

  那恐怖的疾病最终是被击败了,而导师的药物也终究是经过多次改良成功地投入市场了,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安全幸福,是用可怜的学生的生命换取的。

  我拭去了脸上的泪珠,拿起遥控器准备看会儿电视放松一下,可我忘了,这些日子里所有电视台放的都是关于烹尸案的新闻,那群八卦的记者连我被袭击的画面都放上去了,真是……

  正当我想要咒骂那群记者的时候,电视机上的画面突然变成了雪花,不久,一张马戏团小丑那样滑稽的面孔出现在电视上,那家伙伸出食指,像是在示意电视机前一些收道具惊吓的人们噤声,随后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容。

  “哈哈哈哈……亲爱的市民们,你们好吗?”

  他用一种与老熟人对话的语气询问着,下一秒拿出一张纸低头看着,像是在看台词。

  “唔……我该怎么说呢……喂该死的,你写的什么台词!”

  他这么说着,将手中的纸扔在了地上,他裂开嘴角微笑对着镜头,他拿出了一管药剂放在镜头前。

  “嘿我亲爱的老朋友们,你们记不记得……四年前那场浩劫呢?哈哈哈……我相信你们不会那么容易忘记?”

  他将试管上的软木塞子取下,嗅了嗅试管中液体的气味,紧皱眉头,五官也都缩到了一起。

  “噢……这东西的气味真难闻,万幸不是我要用,你们是想问我这是给谁的对么?哈哈哈……就是给你们的啊,老朋友们,相信我的先锋部队已经来到这座城市了对吧?他们的实力你们也见识过咯?嘻嘻嘻嘻……”

  先锋部队?是指那些怪物?那些变异的人类么?那些人都是他创造的?

  我看着电视上那小丑的脸,一瞬间觉得有些似曾相识,那种熟悉、危险的感觉令人有些不安,他的眼睛正视着镜头,却又像是在与我对视,这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噢对了,我听说你们亲爱的苏警官,和他的小猫咪正在调查这件事……不用查了哦小帅哥,因为……你们永远不可能比我们快!哈哈哈哈哈……”

  他将一个沙漏放在桌面上,手指轻轻敲击着沙漏,看着里面的沙子一点一点地往下漏,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占据了我的心头。

  “唔……这个沙漏代表了一天,每天的这个时间我会重置一次沙漏,当我第六次重置这个沙漏的时候……审判就开始了……哈哈哈哈哈,自食苦果吧愚蠢的人类!”

  小丑原先因嗅到古怪气味缩到一块儿的五官舒展开来,一张被涂得血红的嘴咧的大大的,在他凄厉的笑声中,画面消失了,我被那笑声吓到,不住地喘息着,捂住胸口,一手擦去额上冷汗。

  “小,小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