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口一口吃下
老烟枪2019-08-07 03:522,187

  “鹿瀛,你得加快速度了。”

  陆浔将手机递给我,手指在屏幕上一划,画面便以天空为幕布投影出来,苏警官叼着一根烟,笑眯眯的看着我,当然,我知道一旦他这么笑,绝对没好事。

  “鹿瀛,你们兄妹俩的研究咋样了?”

  “鹿澈已经在对最后一家化工厂的样本进行研究……”我硬着头皮答道。

  “哦……这样,鹿瀛,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死了多少人了?”他猛吸一口烟,随后将烟熄灭,脸上仍带着笑意。

  “十,十人……”

  “你既然知道已经死了十个人了还不加快进度,你是想等咱全市的人都给吃了才动手?鹿瀛,我知道你是大才子,天才的医药学家,第一批注射疫苗唯一的幸存者,但是你别忘了,这些身份要你担起多少责任。”

  苏摩忍耐不住了,他的嘴像机关枪,让人没有反驳的机会,

  在我手头上的是个连环杀人案,死者被警方发现时都变成了一堆白骨,他们的骨头上连残留的肉末都没有,显然是被人放进锅里烹煮致死,再被那变态一口一口吃下的。

  “鹿瀛,抓住一个犯人很容易,但是这案子最难办的就是,你面对的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人。而且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数量,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能力。”

  我当然知道,这肩膀上担着的是保护这座城市所有公民安危的责任,所以我并不反驳。

  待苏摩说够了,我才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笑道:“老苏,这事儿你也得帮我个忙。”

  苏摩见我这般,也放松了些许,重又操起一副老朋友聊天的腔调,挑眉笑道:“怎么的,鹿大侦探也需要帮助啊,说吧,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能找到的所有关于那座废弃化工厂的资料。”

  苏摩沉默了,低着头沉思片刻,一副为难的样子,当然以我俩多年的交情,我知道他这幅样子只是在吊我胃口,果不其然,不过三秒这家伙就破功了,他笑嘻嘻地比了个ok的手势。

  “你负责破案,我负责支援,就这么说定了啊,事儿办好了小爷请你喝东西。”

  “行,冰美式。”

  我挂断了苏摩的电话,看着缓缓落下的夕阳,那残余的光芒将整片天空染成火烧般的艳红,红的刺眼,令人恐惧。

  我转身回了屋中,简单的吃了些东西,便洗漱上床了。

  这一夜,我做了许多奇怪的梦,梦到张着血盆大口的妖怪紧紧地追在我的身后,任我拼命逃离也甩不掉它,它将我逼至墙角,我和它的距离近到甚至可以看见它口中滴下的唾液,可以感受到它的吐息。

  伴随着这个噩梦一起来的,是又一起新的烹尸案,发生在城西的孤儿院,这里距离化工厂仅有三公里。

  正当我看着那则报道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是苏摩发来的资料,关于化工厂的。

  这家化工厂原来叫承愿,建成于2018年7月份,第一代主人叫做吴辛,是一名海归医药学博士,当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这座工厂就是他申请的资金创办的,目的是为了研制能够治愈各种疾病的良药,而且他也的确成功了,从此这座工厂便由他和他的子女经营,三百年内,无人不知承愿药厂研制的药物药效奇快,治愈率极高。

  大概是造化弄人,2570年,吴辛的第十四代子孙吴得,承愿药厂的老总,被人指出偷工减料,制成的药品副作用惊人的的大,甚至还有不少人因为吃了承愿药厂产的药物暴毙身亡的,由此承愿药厂被众人唾弃,而吴家也彻底的衰败,承愿药厂,也传给了吴家最奇怪的儿子吴良,从此再无音讯。

  而承愿药厂再度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是因为三年前国家查封一批无证伪证的制药工厂,它,也在其中。

  “吴家这群人都取得什么名字,无心无良无德,听着就三无。”

  陆浔走过来瞄了一眼我手机上的资料,翻了个白眼道。

  他递给我一杯牛奶,随后自顾自地往沙发上一躺,打开电视机看着无聊的肥皂剧,一边对我道:“我速度比苏警官快,昨晚就看到那份资料了,本是一手好牌,可惜给吴得那孙子打得稀烂,吴良那小子我也查过,他底子不干净,虽说也是医药学的博士吧,但他曾经用人实验他的药品,结果把人吃死了,人家爹妈都闹到他家里去了。”

  我抿了口杯中的牛奶,甜腻的味道从口腔蔓延开,这味道甜的让人无法承受,我不禁微微皱眉,嫌恶的将牛奶放在桌上,从衣架上拿起大衣穿上,将钥匙扔给陆浔,穿上鞋子准备出门。

  “走,去警局。”

  陆浔开车,不到十五分钟便到了警局,当然,后果是下车后的剧烈呕吐反应,我真希望RT117能让我对晕车免疫。

  正当我扶着墙在门口的花坛吐时,一只手指细长白皙的手递来一块手帕,接着,苏摩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哟老大叔,又给陆浔这小子晃晕乎了?”

  我不语,拉着苏摩往局子里头去,轻车熟路地找到他的办公室,自作主张的在他的书架上翻查搜寻关于烹尸案的档案。

  苏摩也不阻拦,只是抱臂站在一旁看着我,见我许久不曾找到那档案,便笑着调侃道:“怎么,找不到了吧?”

  他拉开书桌抽屉,从中取出一个蓝色的档案夹递给我,档案夹上贴着仨字儿,“烹尸案”。

  我翻了个白眼,要按着往常这家伙的习惯,啥档案都随手往架子上摆的,谁知道他这次这么鸡贼,还放抽屉里了。

  我接过他递来的档案,粗略的看了档案中的受害者资料,这其中与吴氏家族有关的,只有一个,是先前陆浔提过,被吴良当做试验品害死的病患的后人,其余,都看不出有什么共同点。

  正当我看着文档发呆的时候,警花小姐推开了门,拿着一份档案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她满头大汗,眉头紧皱,很是焦急的样子。

  “又,又有一起出现了,只是……只是这次情况不同,是,是生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