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尸体的语言
老烟枪2019-06-27 21:472,164

  我这番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他们不相信我,大可以走人,到时候警察一个一个的查起来,丢人的可不是我。

  等我说完这些话后,这些人便陷入了沉寂,片刻之后,警笛声在外面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陆浔,不是说他是苏摩的助理吗?怎么现在还开始出警了?

  陆浔的出现已经够让我意外的了,后来进来的人更是让我瞪大了双眼——苏摩!

  没听说过局长还要出警,他们警局是想干哈!

  小警员过来封锁了现场,然后将在场的所有人带到了隔壁店里进行交涉,苏摩和工作人员交涉了几句后,将目光挪到了我身上,现实惊讶,最后是惊喜。

  苏摩穿过人群,来到了我身边,满脸欣喜的说:“学长,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根据我对苏摩的了解,叫我大侦探的时候,他的心情很不好,叫我学长的时候,就是有求于我,叫我名字的时候,就是没什么事,正常朋友。

  “我过来喝酒啊,不过也真是有够倒霉的,居然还会遇到这么血腥的场面。”

  “你还算是幸运的了。”苏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微微一愣,有些奇怪的问:“为什么会这么说?”

  “大侦探,你是不是傻,你见过哪些案子需要局长出面的?”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正在那里检查尸体情况的法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件事很棘手,这是第几起了?”

  “学长,你……你厉害啊!”

  我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就随便一说,我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学长,这一次你可一定得帮帮我。”苏摩一脸凝重的看着,一字一顿的说。

  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而且看这尸体的样子,应该是明目张胆的作案,我倒要看看,这个凶手到底是 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掏心并且不动声色的逃之夭夭。

  从酒吧出来以后,我和苏摩以及陆浔去了法医室,路上,苏摩将这件事的经过跟我说了一遍。

  这件案子是发生在上个月月初,当时我还在住院,案子的发生时间是上周的第一个礼拜天,晚上九点钟,在本市的某家酒吧里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尸体面部呈微笑状,心口处被贯穿,心脏被人取走,勘查案发现场的时候,没有任何有关凶手的证据,这具尸体,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当初调查死者的身份时,发现死者是一名商人,当初局里初步断定是仇杀,但是没有任何头绪,直到第二句类似的尸体出现以后,局里才断定,这是一场连环杀人案。

  因为第二具、第三具和第四具尸体,他们的性别、死状、死法都与第一具尸体一般无二,而且更加离奇的是,就连死亡时间也十分契合。

  并且这些死者的社会地位都很高,第一位是商人,第二位是医生,第三位是教授,第四位是法官。

  听了苏摩的话后,我抬手看了一下手上的表,此时,九点刚过五分钟,看来这个死者的死亡时间也是九点。

  怪不得苏摩没有亲自留在现场询问,像这种连环凶杀案,现场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价值的。

  苏摩说完以后,我的眼中顿时露出了兴奋的光芒,这个案子还真是有意思。

  进入法医室之前,我们换上了提前准备的防护服。

  当我看到那些尸体的时候,不由微微拧眉,虽然我对这个案子有兴趣,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对尸体同样感兴趣。

  看到这些尸体的时候,讲真,我还真觉得有点恶心。

  这些尸体此时都被放在冰柜里,因为案子还没有告破,家属的还没有把尸体领走。

  我又重新检查了这些尸体,和之前苏摩说的都很吻合,看了半天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我准备让人将这些尸体收起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些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在他们的某些部位,都或多或少的有红色的痕迹,而且是某种东西染上去的。

  “这是什么?”

  我指着这些红的的东西看向苏摩和陆浔,开口询问。

  苏摩和陆浔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摇头。

  “不知道,尸检报告上没有写。”

  我听了以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一会儿让法医重新检查,新的尸体送来了吗?”

  “送来了,就在隔壁。”陆浔随口应道。

  我点了点头,招呼苏陆二人前往隔壁观察情况。

  此刻,法医还没有对尸体进行检查,这样最好,尸体最原始的状态更方便我的调查。

  我围着尸体转了一圈,发现这死者身上的休闲服是某品牌的限量款,手上的手表虽然不是名表,但也算是价值不菲。

  看的出来,这个死者的身份非富即贵,联想到之前苏摩说过的这些死者的身份,可以得出,凶手要杀的人的社会地位,都不低。

  初步结论,那个凶手要么就是仇富,要么就是复仇,但是如果是复仇的话,这些人的身份都没有什么关联,到底是不是,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仇富的机率比较大,但是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么这个案子将会变得相当的棘手,相当的无迹可寻。

  再看死者身上过的伤口,非常利索,一招挖心,伤口很齐整,说明这个人的手法很娴熟,也就是说这个人的职业要么就是外科医生,要么就是杀猪卖肉的,再或者就是兽医。

  第一种人对人的身体构造相当了解,至于第二种人,那就是用刀相当娴熟,只要找到大概位置,利落掏心不是什么难事,第三种人和第二种人差不多,只要稍微学习一下,也是可以做到的。

  最后,在这个死者身上我也发现了相同的红痕,这个红痕在脖颈处,相当隐秘,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我将这件事告诉了法医,并且吩咐他提取相关证据送到鉴事科检查。

  至于结果,恐怕要等到第明天早上才能得出结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