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绝对是她
老烟枪2020-03-24 09:572,817

  说着,苏摩拉开一张椅子在我身旁坐下,拿起几叠资料表头也不抬地开始翻阅起来。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暖意,粗略的告知他大致范围,随后低下头与他一起翻阅起那些资料。

  按照我之前的推测,再加上见过那女人的身形、也能大概确定怀疑范围,女性的话,身高约在165cm左右,丹凤眼,长发,年纪约在25岁左右,在校图书馆应该有关于教会教文献的借阅记录。

  不到三十分钟,苏摩已经找到了与我猜测的几点相吻合的女生,那姑娘叫唐鑫,两年前毕业于医科大,硕士,同期学生评价她是个性格古怪的姑娘,曾是校辩论队的最强一辩,唯一的爱好就是看关于教会教的文献。

  而主谋,我无法详细地描述出他的特征,只能将怀疑的对象的资料全部带回去再做考虑。

  锁定了女性怀疑对象,我与苏摩便回了警局,将唐鑫的资料调了出来,这个唐鑫自从毕业后就再无音讯,只能查到她的父母现居于江北路27号的一座拆迁房内。

  “我见过那个女的,她的形象和唐鑫的完全吻合,一般人的五官是不会变的,除非做什么整形手术,那双丹凤眼我记得很清楚,绝对是她。”

  苏摩并不多言,将电脑转过来示意我看上面的信息。

  我凑上前仔细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文字,那是一篇发布在医科大论坛的关于唐鑫的文章,上面写着,唐鑫在医科大曾经是被称为清纯校花的存在,而突然有一天,唐鑫像变了个人一样,每天花着大浓妆来上课,也突然迷上了教会教,语言也愈发犀利。

  这样的突变让我感到有些奇怪,按理说一个干干净净大学生,前途一片光明的,怎么会突然性格巨变?莫非是遭受了什么打击?

  我留意了一下左下角显示的发布时间,这篇帖子发布于2729年的12月7日,这个时候是实验结束的最后几天,而就在那几天,最后三名我的同学被抬出了大楼。

  我不禁将唐鑫与当初那场实验联系起来,莫非她的哥哥姐姐也在实验者名单中?所以她会如此怨恨我们,做出这种举动?

  “鹿瀛,我觉得我们该去拜访一下唐鑫的父母。”

  苏摩开口了,他没等我说话,就拉着我的手把我扯出了警局,一路飙车到江北路27号。

  江北路27号原先就位于最鲜有人往的地段,这里靠近火葬场,所以附近并没有多少人家,再加上四年前那场灾难死了那么多人,更多的人搬离了江北路,唐鑫的家也早已成了一栋危楼。

  我轻叩门,只听见屋内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随后便是一阵夹杂着拐杖触碰地板声响的脚步声。

  老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我们的面前,男人眯起眼睛凑近端详了许久,随后缓缓开口,道:“你们是谁啊?我还以为是鑫儿和她那个男同学回来了呢……”

  我与苏摩默契的四目相对,随后尴尬一笑,看样子老人家还不大清楚目前的状况,于是我只能扯出笑脸,随口胡诌道:“老人家,我是唐鑫学校的学长,这不是最近咱这儿出了不少事儿嘛,我们知道唐鑫家里条件并不好,您二位年纪大了,所以就来关心关心您二位。”

  老爷子从身上摸索了半天才摸到一副眼镜戴上,一双干枯粗糙的大手握住我的手,他的眼中闪动着些许泪花,哽咽道:“哎哟,医科大果然出好小伙子!我们也知道最近这里不太平,我们家鑫儿又工作忙天天不着家……你们不是她学长么?能不能告诉我们俩老的,她最近怎么样?”

  这问题把我难住了,之前我可没考虑过要回答老人家的这些问题,实在没办法,我只能将目光投向苏摩。

  苏摩显然更有经验,他先是向两位老人敬了个礼,随后扯出一副民警标准笑容,操着官方腔调对二老道:“老人家,我是唐鑫的朋友,在机关工作的,她现在很好,请您二位放心,我们这次来只是来了解一下你们家中情况,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

  老爷子点了点头,招呼我们进门,随后与老婆子互相搀扶着往里走。

  刚进大门,一股破败的灰尘味儿扑鼻而来,我下意识的用手捂住鼻子,屋内的陈设无一不被蜘蛛网覆盖住,只剩下几张常用的椅子和厨房的锅碗瓢盆是干净的,白油漆刷的墙已经开始掉墙粉,挂在墙上的照片也布满了灰尘。

  我从包里掏出手帕掸去上面的尘埃,一张少女青涩的面孔出现在视线中,相片上的姑娘扎着一个马尾辫儿,白净的小脸儿上不施粉黛,却还是那样美丽动人,身形修长婀娜,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老爷子看我一直盯着那相片,便抬手将它取下,把照片从镜框里取出,手指摸索着相片上少女的面孔,长叹了一口气,道:“这是我们家鑫儿的发小啊,原是只和鑫儿差了两岁,比鑫儿早两年毕业的,可惜……英年早逝了。”

  我心下一惊,两年,这个时间很关键,唐鑫正是在大二那年性格突变,或许就是因为这位发小的早逝而导致的。

  出于疑惑与好奇,我追问道:“方便给我说说,为什么这位姑娘会早逝么?”

  那老爷子听我提起,浑浊的双眼中满是泪光,他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满面悲怆,道:“这不是一场瘟疫么,咱附近那大烟囱每天都冒烟的,那丫头的什么狗屁导师,非得掺和,说是有药能治疗,拉着她去实验了,结果,好好一闺女就这么没了!”

  果然是因为那次实验!

  老爷子这么一说这件事就明了了不少,至少是知道为什么这姑娘会突然转变了,但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于是我继续试探性地问道:“那……小鑫后来有没有交什么奇怪的朋友?”

  老爷子沉默了许久,低着头似是在搜寻关于那时的记忆,许久才抬起头,道:“有一个,一个男孩子,长得挺高挺秀气,也是他们医科大的,那段时间鑫儿很失落,要不是那个男孩子,她怕是撑不过去呢!”

  正此时,老太太端着果盘来了,听老爷子说到关于那男生的事儿,乐呵呵地插嘴道:“是啊是啊,那小伙子我看着就喜欢,对我们家鑫儿也好,我们家鑫儿有他陪着,人也开朗了不少,也没在阴影里困着出不去!对我们两个老骨头也好着,逢年过节来送东西的。”

  又清秀帅气又孝顺还对唐鑫好?我真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完美的人,尤其在唐鑫是我高度怀疑对象的情况下,我更加觉得老人口中的男孩子绝对有问题。

  “那么请问那个男孩子叫什么呢?”苏摩抢先一句问道。

  两个老人家皱着眉想了许久,还是摇了摇头,老太太叹了口气儿,感慨道:“哎,这两年鑫儿一直说工作忙,平时都没时间来看看我们两个了,就是逢年过节也不回家了,那小伙子自然也不来了,我们啊都忘了他叫什么了!”

  错失了最重要的信息,这让我感到有些失落,但还是强撑着笑脸与两位老人寒暄了几句,随后笑着向两人道别离开。

  回到车上,苏摩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怒道:“真是……就差那么一点儿!这家伙运气真他妈好,啥好事儿都给他赶上了,就差那么点儿就能找到那孙子了!”

  看着沉不住气的苏摩,我轻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之前在老人那儿听到的关于那男生的特点记录下来整理了一下,笑道:“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现在也有个范围了。”

  说着我将小本本递给苏摩,他看着我沾沾自喜的模样不禁翻了个白眼,抬手戳了我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你这脑袋瓜子里能不能别那么肤浅,傻乎乎的样……好了,咱回警局再继续翻那叠资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