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逗我玩
老烟枪2020-03-24 09:572,113

  唐鑫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阵阵凉风吹进我的脖颈,吹的我头皮发麻,浑身止不住的哆嗦。

  我觉得我大概是病了,吃了那让人恶心不已的生肉,又在那个破房子里关了一整天,我觉得我一定是病了,因为病了,所以浑身才会忍不住的哆嗦。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关上门,怎么坐回床榻上的,总之,等到我觉得我是我的时候,这外面传来了一阵若隐若现的鼓乐声。

  被这鼓乐声惊醒,我下意识的打开窗户向外看,只是这外面什么都没有,看来声音应该是从我的盲区传来的。

  唐鑫的话就像是一阵炸雷,在我耳边惊起又炸开,一次又一次,我觉得我隐藏的已经够好了,虽然在那场让人作呕的宴会上我的确是失态了,但是失态又怎么样呢?对于我这样刚刚入教的新人,已经算是表现的很好了。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唐鑫居然这么容易就把我给看穿了,我又想起了今天碧果跟我说的话,她把手指向了我的心脏,难道说她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吗?

  思及于此,我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的伪装岂不是太拙劣了吗?

  就在我兀自懊恼的时候,房门突然响了,不等我开口说话,这房门便被人打开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抬眼看向来人。

  “是你?”

  “是我。”

  说话间,唐鑫走到我身边,毫不避讳的坐在了我的床榻上,翘起二郎腿,看着我,不发一言。

  这种情况我还是不要多说什么比较好,毕竟言多必失。

  我不说话,唐鑫也不说话,一时间房里的氛围变得相当尴尬。

  最后,我实在是忍受不了,清了清嗓子,说:“你到底来干嘛?”

  “我今天说的话,不过是逗你玩的,不用放在心上。”

  逗我玩?

  我为这事烦的心神不宁,你就一句云淡风轻的逗我玩?

  这一刻,我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了?难道说我一语成谶?”

  唐鑫说着,猛地凑到我跟前,若不是我反应快,这一下非得一亲芳泽不可。

  “怎么会,既然我选择来这里,便会对我主衷心供奉。”我不咸不淡的说。

  说完这句话后,我认真的观察唐鑫的反应,怎奈她脸上戴着面具,我的观察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听到这声音了吗?我主庆典开始了,在这场庆典上,我们将见正天神嘴最伟大的一幕。”

  “走吧,跟随使者的指引,护法大人请吧!”

  说话间,唐鑫站起身,缓缓的向门口走去。

  不管是什么时候,这些人的仪式感真的是一点都不减少。

  等到我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仪式感,我才清楚,这邪教的感染力是有多强大。

  从我的房门到外面的路此刻站了两排人,这两排人从大到小依次排开,最大的不过十七八,最小的不过四五六。

  这些孩子在我出来的那一刻,齐声说道:“请护法大人入场!请护法大人入场!请护法大人入场!”

  整整齐齐的三声,震得我耳膜发痛。

  看来这个邪教组织的人本事还不小,这些孩子恐怕有多半都是来自孤儿院,否则,这些孩子的家长也不会让他们来这种地方。

  “护法大人,等什么?还不赶紧?”

  唐鑫说完这句话后,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步伐坚定的向外走去。

  我紧走两步跟了上去,就这样,在唐鑫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他们所说的庆典现场。

  这所谓的现场不过是厂子用来装货物的仓库,一进去,还能闻到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我条件反射的皱了皱眉,然后将目光挪到其他人脸上。

  这些人神情木然的看着庆典的中央,丝毫没有被这难闻的气味影响。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发现正中央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建起了一座高台,高台之上放着各种神圣的象征,但诡异的是,这些所谓的神圣的象征,居然是纸扎的。

  纸做的莲花、纸坐的仙鹤、还有纸做的金龙……

  这样的场景,不像是庆典,倒更像是祭奠。

  不仅仅有东方的象征还有西方的典范,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我们的这个所谓的主将代表神圣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都搬到了祭坛之上。

  钟鼓琴瑟之声飘摇入耳,说不上好听,但也能听的进去。

  等到乐曲之声停了以后,唐鑫便踩着高跟鞋,缓缓的走了上去,她将双手交叠放于身前,语调高扬:“遵从神的旨意,带着诸位信徒共赴神殿,让我们迎接神之子的降临!”

  唐鑫话音一落,四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便抬着一张缀满铃铛的床放到了台子上。

  当我看到这张床的一刻,我这心里突然涌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迎接神之子的降临,这个可恶的主该不会要……

  不对,这个主在怎么胡闹也不可能这么不知廉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行苟且之事。

  然而,当碧果穿着一件透可见底的薄衫走到台子上的那一刻,我暗骂自己低估了这个所谓的主的不要脸的程度。

  碧果张开双臂,缓缓的跪下,然后将脸贴在地上,这样的动作,她重复了三遍,最后,她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带子上,轻轻一扯……

  薄纱缓缓落下,这一刻的碧果宛如从天而降的女神,主选择她当圣女是有原因的。

  我将目光下移,心脏如刀刺般难受,碧果,原本是一个纤尘不染的女子,却因为这个所谓的圣教,变得如此不堪。

  这到底是怨谁?

  怨这个不知好歹的邪教,还是怨我这种不务正业的侦探亦或是吃着公粮的执法人员?

  清脆的铃声悦耳极了,但在这悦耳的铃声中夹杂着碧果或痛苦或愉悦的气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