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一起度假
老烟枪2019-06-27 21:472,155

  但是白薇发现,如果只杀一个的话,警方一查,很快就能锁定蒋婷婷,为了自己的这个朋友,她去了酒吧,见了第二个花心男人,于是她的连环挖心案正式启动。

  在这整个过程中,她和蒋婷婷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不知道。

  不管警方怎么审讯,她们都不开口,不过既然他们已经认罪了,那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冰冷的审判。

  白薇亲口承认人是她杀的,并且毫无悔改之意,死刑是妥妥的。

  至于蒋婷婷,她从头到尾都很冷静,但是当她听到自己是无期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

  “说来也是,一辈子都要耗在监狱里,不管换成谁都会受不了的。”我说。

  苏摩听了我的话后,连连摇头说我肤浅,虽然很想揍苏摩,但是我更想听听她到底是何出此言。

  “你知道吗?蒋婷婷之所以崩溃是因为只有白薇被判了死刑。”

  我一听这话,直接就傻了,难道这闺蜜情深已经深到要一起死了吗?

  见我不说话,苏摩继续说:“总之蒋婷婷现在被重点看护起来了,因为她总是在自杀,而且速度之疯狂就好像上赶着死似的。”

  听了苏摩的这番话后,我心中不由咋舌,看来蒋婷婷和白薇之间的感情真的是真挚的很,就连我一个旁观者听了都忍不住动容。

  至于作案手法,我会知道的,只是不是现在。

  我想起了那天在酒吧门口遇到的绷带怪人,看他的笑容,以及那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总给我一种案子和他脱不了干系的错觉。

  当然了,有可能这个案子真的和他有关,但是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绷带怪人到底能在什么地方找到,这就未可知了。

  随着白薇和蒋婷婷的入狱,困扰我们已久的挖心案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即使这个结果不是很乐观,但是这已经是我看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学长,这次的事情真的是麻烦你了,我向上面请了几天假,这两天我请你们全家出去玩可好?”苏摩一脸真诚的说。

  我看了一眼苏摩,心下了然:“看来这次的事情上头没少给你奖励啊!”

  “不过是一点辛苦费而已,学长应该看不上。”苏摩赔笑道。

  我没空你那个跟他扯皮,直接就把唐鑫的事给挑出来了。

  苏摩听了以后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一脸为难的说:“这件事看起来不好解决啊!唐鑫毕竟是有前科的,国家公职人员怕是没戏。”

  “不管你想什么办法,总之这件事你得帮我办了,谁让我们是朋友,在说了,我会答应唐鑫那样的要求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干嘛费这劳什子劲,总之,唐鑫这件事你必须得帮我办成了。”

  我一点拒绝的话都不给苏摩,苏摩社会地位不简单,动动手指就能解决我们的难题,这样一个苏摩,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啊!

  苏摩见我态度坚决,而且字字句句不离他,这才算是松口,愿意帮我。

  见唐鑫的事解决了,我这心里也就舒坦多了,苏摩走后没多久,我就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问突然感到脸上痒痒的,然后我就下意识的用手去抓,结果我这一抓居然抓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

  把我惊得从床上做了起来,然后我就对上了绷带怪人那双让人发怵的眼睛。

  至于他手上的蛇有什么用,如果是换成别人,那我就会毫不客气的认为是装逼用的,但是现在看来,这条蛇恐怕是毒蛇。

  果然,不消片刻,绷带怪人就说话了:“小心啊!这蛇会咬死你的。”

  如果说第一次见绷带怪人我的反应是震惊,第二次时候害怕,第三次是恐惧,等到了第四次的时候,我已经皮了,就算绷带怪人拿着火来攻击我,我能说的也只有那么多了。

  “你又想干嘛!”我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呵,看来你是不害怕我了?”

  我白了一眼这个绷带怪人你,没好气的说:“你到底想干嘛!”

  “没想干嘛,我就是专门过来看看你的身体状况。”

  “看我身体情况干嘛?”我一脸警惕的问。

  这个时候,绷带怪人突然冲着我 裂开嘴一笑,道:“当然是为了和你对弈啊!增强药剂的最后一批幸存者。”

  绷带怪人说完这句话后,对着我猛地打了一个手指,然后那条蛇便张着血盆大口向我的脖颈咬了过来……

  挣扎间,我从床上摔在了地上,冰凉的地面让我整个人一个机灵,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方才那一切原来只是一个可怕的梦境。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吱吖”一声轻响,病房的门似乎被人打开了,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方才那个怪诞的梦境,于是我的心在这一刻直接就揪到了嗓子眼里。

  “干什么呢?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

  护士长的声音很嘈,而且音色也不咋好听,平时听了都觉得时候污染耳朵,可是现在听起来却宛如天籁一般。

  我急忙站起身,冲着那个护士笑了笑,道:“没事没事,刚才一个没留神,掉床了。”

  我一边笑,一边重新爬到了床上。

  梦境中,绷带怪人的那一番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让我的心情惴惴不安。

  眼前的路是什么,我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前方一定不太平。

  在我看不见的角落,阴沟里的老鼠还在偷笑。

  再次上床闭眼,我没有再梦到那些让我烦闷的东西,直到第二天早上护士查房,我才睁开了双眼。

  鹿澈给我带了早点,其实我完全可以自己下去买,毕竟我又不是受伤了,但是这丫头非得把我当一个病号。

  吃完饭后,鹿澈便回实验室了,临走的时候,我问鹿澈关于上次的东西研究的怎么样了?

  鹿澈叹了口气,不做评论。

  出院以后,苏摩果然履行承诺,邀请我们出去玩,那我们自然是不客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