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苏好好
老烟枪2019-06-27 21:462,225

  原谅我,陆浔那句有理由的推测,让我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还敢叫有理由的推测?这分明就是胡说八道嘛!

  现实是现实,传说是传说,这两者又怎么可能混为一谈呢?

  “我说小陆啊,不是我说你,有想象力是好事,但是不能胡思乱想。”我缓缓地说。

  “什么胡思乱想,我之所以这么想是有理由的。”

  陆浔说到这里,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然后去办公室拿了一份鉴定报告出来,推到跟前。

  当我看完这份报告之后,我也出现了和陆浔一样的想法。

  这份报告不是法医那边给出来的,因此我并没有见过。

  这报告上写了案发当天,周围的血液散落情况,死者周围很干净,没有任何血液溅落的情况。

  其实这种状况我一开始也发现了,但是我一直都不愿意承认,因为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就是现场发生的。

  现在,陆浔把结果摊在我眼前,我不得不再一次面对这个事实。

  看完以后,我将文件放到一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 “就算有这个文件又能怎么样呢?你的想法终极还是太不现实了。”

  “这也仅仅只是一个猜想,在说了,我们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说不定凶手正是用什么方法,让死者进酒吧。

  其实死者在进去之前就已经死了,而酒吧根本就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这也就是为什么明明是偷心案,但是现场却没有任何飞溅的血液。”陆浔一本正经的说。”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陆浔,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脑洞大是好事,但你也是未免太天马行空了点吧,进去的是个死人,你不觉得很荒谬吗?”

  “可是我们还没有求证。”陆浔道。

  “求证什么?你难道想求证一个死人是怎么进酒吧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这二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比如说死者是不是一开始就在酒吧里。

  而且,死者的死亡时间并不能说明什么。

  在这样一个社会中,想要伪造死亡时间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吗?”

  其实仔细思考一下陆浔的话,虽然天马行空,但也并不是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所以你觉得,尸体是一早就被人送到酒吧了吗?”

  “只是这么猜而已,毕竟最后一起案子是有目击证人的,这个人一直都在死者身边,直到死者出事。”

  陆寻说的那个目击证人,就是最后一个死者的女朋友苏好好,当时我还觉得这个苏好好会是破解本案的一个关键。

  事实证明,我想错了,而且还错的很离谱。

  不过按照陆璇这么说,那前几个被害人就没有什么目击者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开口问道:“那前面的几起案子有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陆浔摇了摇头,说:“就是因为前面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我想不通。”

  听了陆浔的话后,我沉默了一会儿,道:“苏好好的地址你有没有留下?”

  “这是查问的根本要求好吗?鹿哥,你今天怎么了?智商不在线啊!”

  我干笑了两声,急忙转移话题:“既然如此,你把苏好好的联系方式给我。”

  从陆浔那里拿到苏好好的联系方式以后,我便离开了警局。

  本来想着一会儿和唐鑫会合,但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我便打电话同她把约定的时间向后推了。

  电话里的唐鑫虽然有诸多怨言,但也没有办法。

  我按照陆浔给我的地址,一路开车来到了苏好好家。

  他的家位于市中心的一栋高级公寓里,一进小区就是迎面而来的铜臭味儿。

  看得我是心生艳羡。

  我进去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那女人画着大浓妆,我还特地的看了一眼。

  但是我发现这个女人看到我后,眼神有些闪烁,而且脚步也变得有些快。

  我皱眉扭头向那个女人看去,此时她已经走远,但是瞅着背影有些眼熟。

  看着那道背影,我思考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在哪里遇见过她。

  这……这个女人不就是苏好好吗?

  想到这里,我不敢再继续耽搁,抬脚便追了过去。

  我一边跑一边喊着苏好好的名字,谁知道我一喊,这苏好好居然也跑了起来。

  有点意思,看来这个女人那天在酒吧并没有说实话,不然她也不至于见我就跑啊。

  不过她到底是个女人,怎么也不可能跑过我。

  等到我抓住她的时候,苏好好脸上的妆容已经因为汗水的缘故花了个彻底。

  “你……你想干嘛?”苏好好垂着头,一脸紧张的问。

  我一听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姑娘的反应倒是真快,一开口就给把我想问的问题抢先问了出来。

  “苏好好,我来找你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其实我只是想问问那天案发时的一些细节,但是苏好好这个人实在是太刻意了。

  所以我才问了这么一个含糊其辞的问题。

  果然,苏好好在听了我的话后,脸色一下子变了,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

  “看来你那天真的给警察撒谎了。”

  这一次,苏好好的身体彻底僵住,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但好在还能控制,没有彻底失态。

  “我……我没有,你胡说!”

  “如果我胡说,那你紧张什么?”

  说完这句话后,我向后退了一步,打量了一下苏好好的衣着,点了点头,道:“昨天刚死的男朋友哭的肝肠寸断,今天就涂着浓妆,精心倒置,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我是去上班。”

  “上班?苏好好,这个点?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

  说话间,我上前一步,低头俯视着眼前这个女人,一字一顿的说:“你最好跟我实话实说,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不过我想你大概不太想知道我的办法。”

  “我就是去上班!”

  苏好好的声音陡然上升了一个音调,明显的气急败坏。

  看来这个苏好好是被我逼急了。

  既然如此,那就再逼一下好了,我就不信她不说实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