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可疑的侍应生
老烟枪2019-06-27 21:462,293

  我和唐鑫的约定今天是彻底取消,一下午的时间我都泡在医院里。

  陆浔来的时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坐在我身边,叹了口气,不紧不慢的说:“也太不忙了,就发现也不能直接去找她啊。”

  看了陆浔一眼,不由苦笑:“你也真是太高看我了,我可是什么发现都没有。”

  “怎么会!”

  陆浔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话的,其实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不会相信。

  我叹了口气,继续说:“要怪就怪苏豪好好那个女人,太胆小了吧,我只是诈了她两句,她就和盘托出了。”

  “看来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是差劲。”陆浔说着将一张病历表交给了我:“这是医院的检查结果,苏好好她……疯了。”

  果然是疯了,这下子我就麻烦了,过路的人都看到苏好好在发疯之前,是我跟在她旁边的。

  要是他家人找我来,我这麻烦就大了。

  正想着呢,走廊那头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对五十左右的中年夫妇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请问哪位是陆警官?”

  两个人走到我和陆浔身边,十分有礼貌的开口询问。

  “我,您就是苏好好的家人吧。”陆浔说着,伸出手和这两个人握手。

  那两个人听了陆浔的话后,那个女人便连连点头:“没错,我们就是苏好好的家人,接到你的电话,我们就立刻赶过来了,我们家好好没事吧!”

  “放心吧,你们家好好,没有生命危险,不过……”

  陆浔说到一般就说不下去了,不过这也难怪,都好好的,父母也都算是上了年纪的了。

  我之前查了一下,苏好好本人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

  现在告诉一个头发近乎斑白的夫妇,您的孩子疯了,换做是谁都说不出口。

  苏家夫妻俩见陆浔话一半就停下了,当时就着急了:“陆警官到底是什么事儿?你赶紧说啊!”

  我见陆浔还是一脸为难,于是便决定帮他一把,于是我将手中的病历本递给了苏母,道:“这是苏好好的病历。”

  苏母接过病历,越看脸上的表情越难看,最后她将目光挪到我和陆浔身上,用近乎哭泣的语气对我们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说实话,这会儿我心虚的厉害,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憋出来了一句,听医生的意见。

  等到主治大夫从里面出来之后,我才知道这一遭我是躲不过去了。

  “人会发疯,是因为之前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这是谁送过来的?来说一说,当时见到病人的?”

  我干咳了两声,走上前,道:“是……是我。”

  我这话刚说完,苏好好的母亲便冲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我的衣领,一边扯一边大喊:“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的女儿!”

  这一刻,场面一度失控,最后还是两个警院上去控制住了苏家的父母。

  而我则被陆浔拉到了医院门口。

  “你这嘴可真够快的,医生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也不想一想。”

  “想?你让我怎么想?人家大夫都问了,我总不能知情不报吧。”

  “你也不看看这什么场合,你这话说出来,那苏家父母能饶过你吗?”

  我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其实苏家父母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自己家的女儿成了那个样子,换做是谁都会愤怒的,”

  “但是你别忘了,苏好好是杀人犯,一个杀人犯为了活下去,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陆浔这人性子温和的很,但是说起话来倒是一针见血。

  我一听这话,不由微微拧眉:“你是怀疑苏好好装疯?”

  “说不来,总之我会让局里的人先盯着她,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离开吧,医院这边交给我就好。”

  我点了点头,然后将一支录音笔交给了陆浔,道:“回头我把录音笔里面的内容传给你,没有找到其她证据以前,这个可以定她的罪。”

  我跟嫌疑人对话多时候,都有录音的习惯,也正是这个习惯,今天才能彻底给苏好好定罪。

  不然以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根本就没有办法给苏好好定罪。

  离开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就在我准备给唐鑫打电话的时候,说好好的话,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酒吧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就去酒吧里坐坐。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酒吧里坐坐好了,反正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也不想在继续查下去了。

  剩下的事等明天再说吧。

  我给唐鑫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今天晚上的约定取消,然后一个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吧。

  酒吧里很吵,原本心情复杂的我被这吵闹声整的心烦意乱。

  我随便找了一个吧台坐下以后,对那个侍应生说:“给我来杯牛奶。”

  那个人沉默了片刻,道:“一回听说来酒吧喝牛奶的。”

  “我就想喝,怎么了?”

  我有些生气的抬头看向那个侍应生,当我看到那人的时候,我直接就愣住了,今天还真是有够巧的了。

  那侍应生看到我后,也是一惊,随后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警官先生。”

  看着这个人脸上的笑容,我下意识的微微拧眉。

  这个侍应生的名字叫钱征,是那个同时出现在好几家酒吧里的侍应生,也是我的嫌疑人之一。

  我之前还想着用什么样的方法见面不会显得太刻意,谁知道居然就这么遇见了,一时间我还没反应上来。

  “你……”

  我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立刻说出适应生的名字,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就太刻意了,而且还会打草惊蛇。

  “我对你有印象。”

  这是我说出的在我看来算是比较合适的话。

  “当然有印象了,那天警方盘查的时候我也在里面。”钱征笑着说。

  “怎么没在以前的酒吧干了?”我问。

  钱征给我端了一杯牛奶,然后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别说是我了,好多侍应生都辞职了,他们说那个酒吧晦气。”

  “晦气?真看不出,你还这么迷信。”我轻笑道。

  “不是我迷信,是我不得不信,警官,不瞒你说……”钱征说到这里,一脸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然后低声说:“这种事我可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