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陶罐2019-10-28 22:1512,292

  01 巅峰对决

  世界上总有一些长相平凡,家境平凡的人却有着不平凡的人生,颜晓希就是其中一个。她虽然从小失去亲生父母,但养父对她有再造之恩,她虽然家境贫寒,但她依旧能靠勤工俭学考入贵族学校——腾远学院。

  因为颜晓希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此时,颜晓希正在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奔跑,赶往极限运动俱乐部,她还时不时地看一下手机,焦急地喃喃自语:“完蛋了完蛋了,要迟到了!”然后风一样地往俱乐部跑去——这是她赚外快的最佳圣地,没有之一。

  颜晓希在这里打乒乓球,打赢了就可以获得丰厚的奖金。

  颜晓希压着线冲到俱乐部正门,却发现排着长长的队伍,她灵机一动,转而冲向VIP通道,果不其然,被守门大叔拦住了。

  颜晓希左右一看,目光落在身旁正拿出VIP卡的一位高冷帅哥身上,她匆匆一指,撒谎说:“我们一起的。”然后打算直接往里走。

  谁知,高冷帅哥冷漠地否认道:“我不认识她。”

  颜晓希回过头,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对守门大叔讨好地道:“我是来表演的……”

  守门大叔公事公办地向后一指:“那你走后门。”

  颜晓希心想,后门要绕好大一圈,铁定迟到,便闷着头不管不顾地往里面闯。

  守门大叔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狠狠地拽住颜晓希,手上一用劲儿,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转了一圈,朝着入口外面,说时迟那时快,守门大叔将她用力一推,以便将她扫地出门,站在颜晓希身后的正是高冷帅哥,她直直地朝他扑了去,迅速伸出双手想抓住他,谁知刚好朝着对方胸前摸去……

  帅哥狭长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阵不悦,他垂下眼帘,果断往后退开一步。

  颜晓希手指勘勘划过他胸前的布料,直接摔到在地。她狼狈地抬起头时,看见的是他冷漠的背影。

  颜晓希怎么可能轻易服输,闯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

  颜晓希这么想着,趁着大叔不注意,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冲进去,连贯得不带一丝喘气儿。

  风在她耳边呼啸,掀起及肩碎发,空气中都洋溢着小小的喜悦,尤其是听见守门大叔气急败坏的咆哮,她越发开心,果然是战无不胜的“小旋风”!

  颜晓希冲进俱乐部后台,几个漂亮的舞者正在化妆。

  经理正在焦急地寻找颜晓希,看见她来了,拧着眉头训斥道:“再晚一分钟,表演费你就别要了!”

  颜晓希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哀求道:“不要啊经理,我等着这笔钱交学费呢。”

  经理多看了她几眼,也不愿意真的为难她。

  颜晓希只当经理默认了,笑嘻嘻地走到储物间,在柜子的抽屉里乱翻乱找,却发现她的球拍不见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忽然,一个兵乓球拍出现在她面前。

  颜晓希抬头便看见高大帅气的“圣将军”,他也在俱乐部兼职,是个难缠的对手。

  厉圣五官深刻,天然散发着凌厉的气势,但对着颜晓希却有一种淡淡的温柔,他对上颜晓希的双眸,笑着道:“真巧,我多带了一个。”

  颜晓希接过球拍,松了一口气:“还真巧。怎么又是我和你打对台啊,这是第三次了吧?”

  厉圣意味深长地道:“自从第一次和你撞上后,我天天都到这儿来,就是希望和你多打几次对台。”

  颜晓希轻笑着反问:“呵,比我还拼,你也缺钱?”

  厉圣笑意更浓,带着神秘,说:“我是免费打的。”

  颜晓希好奇地撇撇嘴,嘀咕道:“免费的你打这么辛苦干什么?”

  厉圣动动球拍,笑容中带着一股天然的贵气和随心所欲:“练手,找感觉。”

  颜晓希狡黠地一笑:“经理说,今晚赢的人有双倍表演费。你这次找找输球的感觉,怎么样?”

  “不行!我只想找征服对手的快感!”厉圣忽然严厉起来,一双眸子滴溜一转,目光落在颜晓希身上,缓缓地靠近她,话锋一转,语带暧昧,“不过,要是你做我女朋友的话,我今晚就让着你。”

  颜晓希抬起眼帘,他的表情温柔而诱惑,让人不由自主地遐想万千……

  还不待反应,主持人的声音阻隔了泛滥的情绪。

  “让我们请出今晚的第一位极限明星,圣将军!”广播里响起激情洋溢的声音。

  此时,颜晓希回过神来,逼近厉圣,毫无畏惧地说:“你的快感在呼唤你了,快去吧。”

  厉圣只好把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走出后台。

  俱乐部会场内,舞池周围已经围满了人。

  厉圣出场,顿时引起众人的欢呼,欢呼声宛若海浪一般此起彼伏。

  主持人激情澎湃地大喊:“接下来出场的,是要和圣将军进行巅峰极限对决的——小!旋!风!”

  颜晓希微笑着从后台走出来,她胸有成竹,双眸中充满自信,还臭美地向观众挥动球拍。

  就在此时,人海中有一道犀利的目光刺到颜晓希身上,正是在俱乐部门口遇到的高冷帅哥,他叫齐景浩,也是打乒乓球的高手。

  主持人继续道:“既然是巅峰极限赛,当然要增加一点看头……在两位选手的身后,各有十个玻璃杯。谁先把对方身后的玻璃杯全部击碎,谁就是今晚的胜利者!”

  颜晓希和厉圣各自站到球桌一边,两人严阵以待。

  厉圣微笑着挑衅:“答应我的条件,我就让你拿到双倍表演费。”

  颜晓希灿然一笑,无所谓地道:“我还是凭自己的实力拿吧。”

  与此同时,几个工作人员开始向客人派发兵乓球,等一切准备就绪,主持人大喊:“那么,开始吧!扔啊!”

  顿时,会场内的气氛就像是泼满汽油的稻草,轰然一下就被点燃。客人们兴奋地把手上的兵乓球抛向舞池中心的球桌上,乒乓球如雨而下,恍然望去,好似连成一片白茫茫的珠帘。

  颜晓希和厉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球桌,在众多乒乓球中寻找目标,然后锁定,同时挥动球拍,闪电般打向对方。

  齐景浩紧紧攥着手中的兵乓球,默默注视着场中,他惊讶地发现先前在门口遇到的厚脸皮的女孩,球技居然还不错。

  客人不断把兵乓球抛过来,场上的两人不断地把兵乓球打向对方,同时还要拦截对方打过来的球。

  “砰”地一声,厉圣身后的玻璃杯碎了一个。

  颜晓希朝他得意地笑:“我还没有答应你的条件,别让着我呀。”

  厉圣自信地一笑,抬起手臂用力一抽,球在风中划出呼啸声,凌厉的杀球朝颜晓希飞去,她接不住,兵乓球飞向她后方,击碎了一个玻璃杯。

  齐景浩不由得拧起眉头,眼神也认真起来,变得无比深邃,喃喃自语道:“杀球很强。”

  02 小旋风

  球场上火星四射,主持人激情澎湃,不断有兵乓球抛来,玻璃杯一个接一个地被击成闪烁的碎花……大概过了十分钟,两人暂停下来——他们身后都只剩一个玻璃杯!

  颜晓希在球桌旁站定,有点撑不住地微喘,汗水浸湿她的头发,顺着鬓角不停地往下流。

  主持人见此局面,遗憾地说:“没有球了?看来今晚是个平局……”

  顿时,会场内的气氛降到冰点,众人失望地松下亢奋的神经,兴致缺缺地唏嘘一阵。就在此时,一道明亮又幽冷的声音划破空气:“我这儿还有一个!”说完,把兵乓球丢向场中。

  丢球的人正是齐景浩。

  兵乓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抛弧线,厉圣在半空中把球握住,似笑非笑地看着颜晓希,挑衅道:“看,幸运落到了我的手上。”

  颜晓希扬起下巴,神采飞扬的模样像是夏日烈阳下盛开的花朵,她毫不畏惧地回敬:“你手里这个幸运,马上就要飞向我这边了。”

  厉圣挑起眉头,眼中满是戏谑:“反应这么快,会让我更喜欢你的。”

  颜晓希没好气地说:“和喜欢没关系。我现在,只是你想征服的对手。”随即作出准备接球的姿势,大喊:“来吧!”

  厉圣一笑,屏气凝神,挥舞手臂,用力发球。

  颜晓希抬起手臂一挥舞,用力一抽球,厉圣连忙迎战,但,球诡异地转了一下弯儿,从厉圣身边飞过,击中他身后仅存的那只玻璃杯。

  主持人兴奋地大叫:“小旋风胜!”

  顿时,会场内一片欢呼,众人宛若洪水一般冲上舞台,簇拥着颜晓希上台领奖,所有人的笑脸好似绽放的烟花一般热烈,直直地撞击在心上,颜晓希大笑时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越发将喜悦点燃。

  齐景浩神情冷淡地站在欢呼的人群中,鄙夷地看了一眼兴奋的颜晓希,冷冷地自言自语道:“打假球还这么得意。”

  有年轻人听见他的话,不满地反问:“你说谁打假球?”随后转头,指着齐景浩大嚷:“小旋风,有人说你打假球!”

  瞬间,全场骤然安静。

  颜晓希看见齐景浩,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她挑衅地大喊:“你再说一遍!”

  齐景浩毫不留情地大声道:“你打假球。”此时,他脑海中浮现出刚刚最后一球的画面——厉圣即将接到球的时候,却故意侧身避过,这才打碎了身后的玻璃杯。他指着厉圣继续大喊:“最后一球,你的对手故意让球。你打的是假球。”

  颜晓希不满地说:“有本事你来,看我是真是假。”

  齐景浩不屑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说完,他转身打算离开。

  颜晓希跳脚,大叫起来:“别跑!像你这种孬货,我三板就能拍死!”

  齐景浩脚下一停,不高兴地回头看着颜晓希,反问:“三板?”

  颜晓希充满信心,再次强调:“三板!”

  齐景浩二话没说,脱去外套,露出完美身材,肌肉的线条流畅,身材比例恰到好处,配上一张刀削般轮廓分明的面庞,好似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众人被他的魅力所震慑,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颜晓希的目光也闪了闪,见他手臂肌肉强壮,想来实力不弱,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她可不害怕对手。

  在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起哄下,两人对战乒乓台。

  第一局是齐景浩发球,他丝毫没有手软,狠狠一抽,手下力量千钧。

  旁观的厉圣脸色微变,腹诽道:“这家伙不简单。”

  颜晓希脸色也凝重起来,勉强接住一球,心里不禁惊叹:“哪里来的高手?看来要出绝招。”随后,她手腕微妙地转动,做好使出杀手锏的准备,等球飞来后用力击球,球快速飞向了对手。

  齐景浩神情自然,并不知此球暗藏玄机,手臂挥舞过去,但就在球拍即将接触到球的前一刻,球忽然以奇怪的弧线从手边滑了过去。

  他失了球!

  齐景浩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场上的主持人大叫起来:“旋风球!小旋风的绝招——旋风球!”

  颜晓希在观众兴奋的叫好声中放下球拍,得意地瞥了齐景浩一眼,然后拿着奖金离开。

  齐景浩呆呆地站在原地,震惊得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找了旋风球这么多年,却始终一无所获,今天居然在极限运动俱乐部里遇到了?!等他回过神才发现颜晓希已经离开,他连忙追上去,谁知厉圣半路杀出,拦住了他的去路。

  厉圣以为齐景浩输不起,要去找颜晓希的麻烦,他没好气地问:“干吗?输了不服气啊?”

  齐景浩着急地往门口望去,不耐烦地推开厉圣:“让开!”他着急地走进后台,左右看看,找不到颜晓希的身影。他揪住经理询问刚刚赢球的女孩的真名和住址,却也没问出个所以然,他失望地一屁股坐在长椅上。

  齐景浩苦笑一声,用力挠了挠后脑勺,沮丧又懊恼。要是知道她会打旋风球,刚才就不会那么对她了!好不容易出现的一线生机,竟然眼睁睁看着它从指缝间溜走。齐景浩不甘心!他捏紧拳头,在心中暗下决心,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小旋风”找出来!

  颜晓希拿着奖金,美滋滋地回到家。她苦哈哈地四处打工,好不容易才攒够腾远一年的学费。虽然普通百姓读贵族学校让人很难理解,尤其是她的闺蜜乐冬冬,极其不支持,但她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二十年前,颜晓希的养父颜志云是腾远乒乓球社的三大主力之一,却在全国学院杯决赛时突然发狂,打伤队友,被取消参赛资格,导致球队错失男团冠军。从此以后,颜志云成了默默无闻的木匠,但他的钱包内还藏着一张当年的合照,他时常拿出来看,那忧愁的眼神让颜晓希坚信,养父是遭人陷害的,她发誓要为养父洗清冤屈。

  颜晓希现在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在那张照片上,她只认识两个人,除了养父颜志云,另一个就是乐燕山。乐燕山不仅是颜志云在腾远的同学,两人同是乒乓球社的队员,更是乐冬冬的父亲,颜晓希相信他,调查便不从他入手。其他人,只有进了腾远才有答案。

  皇天不负有心人,颜晓希终于攒够了学费,但这些计划都是瞒着颜志云的,被养父问起为什么去腾远时,她谎称被腾远的设计系录取,还拿到了全额奖学金。

  为了不在腾远太引人注目,颜晓希决定采纳乐冬冬的提议,伪装成一位名门千金。在豪门子弟随手抓,名门千金多如狗的一流私校里,装成名门才是大隐之策,绝对低调!

  03 尘封的旧事

  第一天去腾远上课,总免不了互相自我介绍,颜晓希说自己是提瑞斯岛首富的孙女,顿时引来众人艳羡的目光和热情的欢迎。

  可谁曾想到,在首富孙女光环的照耀下,颜晓希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注意,她拿出乐冬冬设计的丑兮兮的包包,被同学们夸赞成设计师定制款,有个性……果然,粉丝滤镜强大到让人心里发虚手腿发软啊。她本来想成为豪门众生里的一个,谁知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伪装成了豪门里的战斗机,适得其反,成为聚光灯底下的人物。

  面对同学们的赞美,颜晓希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干笑着附和。她不知道,腾远校花童嘉月心高气傲,见被人抢了风头,顿时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课间休息时,班上的生活委员白薇和几名女生热情地领着颜晓希到荣誉走廊参观,走着走着,颜晓希忽然停住脚步,盯着三个摆在玻璃后的奖杯,喃喃地问:“这是全国学院杯?”

  同学陆可儿淡淡地说:“这全国学院杯男团亚军啊,我们都拿过三次了。”

  白薇遗憾地接过话茬说:“还有一次差点儿就把冠军拿到了,可惜……”

  颜晓希忽然心口一紧,紧张地问:“可惜什么?”

  白薇回忆道:“二十年前是乒乓球社最辉煌的时候,当时就快拿下单人和男团双料冠军了,没想到……”

  陆可儿抢白说:“没想到被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当时球社里,有一个队员叫什么云的……”

  颜晓希冷冷地问:“颜志云?!”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

  忽然,颜晓希盯着玻璃柜里的奖杯,坚定地低声呢喃:“我爸爸,不是腾远之耻!”曾经,颜志云是腾远最优秀的乒乓球选手,也是单人冠军最有力的争夺者……可惜,当年只差一点点。

  “我一定要想办法调查出当年的真相!”颜晓希在心里下定决心,忽然,她身子微微后仰,一咬牙,把头狠狠撞向玻璃柜。

  颜晓希顿时觉得头疼欲裂,她费劲地抬起头,鼻子流出两行鲜血,但疼痛让她清醒,眼神异常冷静,好似夏夜里的星宿,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下一秒,颜晓希好似浑身无力一般向后倒,还好被同学们接住,簇拥着送到了校医室。

  “小旋风?”不远处正经过的齐景浩看见颜晓希,不敢置信地低声嘀咕:“她在搞什么?”齐景浩望向身边的好友云高洋,淡笑着说:“咱们不是招助理吗?我有人选了。”

  云高洋惊讶地瞪大眼睛,今天来社团面试的学弟学妹挤得满满当当,齐景浩愣是一个都没看上,这怎么一下子就有人选了,不知是何方神圣。

  “谁啊?在哪?”

  “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齐景浩用嘴努了努颜晓希的方向,轻笑着说。

  同学们把颜晓希送到校医室后,都回教室上课了。

  颜晓希坐在椅子上扫视医务室,发现不起眼的角落柜子上摆着一座奖杯,奖杯的形状是一只兵乓球拍。她假装随意地问:“何校医,那是你的奖杯?”

  校医何高原回头看看奖杯,有些感慨地说:“别人留下的。”

  颜晓希故意做出好奇又仰慕的样子:“我在荣誉走廊看见了好多奖杯,才知道腾远的兵乓球社那么厉害。听说何校医当年还是球队的队医,真的吗?”

  何高原敷衍地道:“过去的事,提它干什么?”

  颜晓希站起来,想仔细看看近奖杯,但何高原一伸胳膊,有意无意地挡住她,随后递给她一包消炎药,将她打发回教室了。

  颜晓希发现,何高原似乎不愿意提从前的事情。再加上,他是那张发黄照片里的六人之一,这让颜晓希有理由相信,当年的事情,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想要调查真相,也许就要从他入手!

  颜晓希走出教学楼,身后忽然传来喊声:“颜晓希。”

  颜晓希疑惑地回过头,看见一个吊儿郎当但格外英俊的男孩。

  此人正是纨绔子弟云高洋,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反问:“你就是新来的转校生颜晓希?”

  颜晓希点点头,冷冷地说:“我是。”

  云高洋咧着嘴笑道:“恭喜你,中大奖了。”随后大大咧咧地把一张纸条塞进颜晓希手里后,转身离开,刚走几步又转头提醒道:“不许迟到啊。”

  颜晓希一头雾水地打开纸条,随口念出来:“今晚七点,兵乓球社活动室,不见不散。齐景浩。”

  “齐景浩?什么鬼?!”颜晓希惊讶地喃喃自语,随手就把纸条给丢了。她连齐景浩是谁都不知道,见什么见,她可没有那么多时间!

  放学后,颜晓希并没有立马回家。

  天黑后,颜晓希偷偷摸摸地进了行政楼——一楼是医务室,她想潜进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此时,校园内已经没什么人了,行政楼更是静谧无声,颜晓希甚至可以听见自己心跳,它跳得太快了,撞得她胸腔都有些发闷。从走廊尽头走过来,虽然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但她觉得好似有几百米。

  颜晓希轻轻一拧门把手,惊喜地发现门并未锁死,她悄悄挤进去,将门关上。她不敢开灯,靠在门板上站了一会儿,等眼睛适应黑暗之后,开始蹑手蹑脚地行动。

  颜晓希走到柜前,用手机的光照着奖杯,看见奖杯底部有一行字:“男子单打冠军……”她把手机挪得更近点,看清上面用小篆刻的名字,一字一顿地念:“何、泽、阳。”

  颜晓希知道,当初就是因为颜志云打人违反赛规,冠军自动判给了何泽阳。不然,这奖杯本应该是她爸爸的。她伤感的放回奖杯,又在医务室里看了看,发现没有线索后快速离开,一刻也不敢逗留。

  04 冤家

  第二天,颜晓希走进教室的时候,同学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她顿时心惊胆战——别是昨天夜闯医务室被发现了吧?!她一脸懵懂,并没有发现坐在最后一排的齐景浩。

  “颜晓希?知道我是谁吗?”齐景浩真是也牛气冲天。

  颜晓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张脸化成灰她都认识啊,不就是那天的手下败将吗?有什么好神气的!颜晓希刚刚准备开口,就被齐景浩打断,他傲娇地说:“我叫齐景浩。”

  颜晓希愕然,顿时反应过来:“就是你昨天晚上约我见面?”

  她的话像是在平静的湖面开了机关枪,全班同学一脸震惊,脑洞大开,不断地联想两人的关系,一出狗血连续剧的大纲都快出来了。

  齐景浩见颜晓希理所当然的样子,生气地责问:“知道我约你,为什么不出现?”

  颜晓希语气平淡地说:“没空,没心情,没兴趣。”

  全班同学倒抽一口气,震惊无比,这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然敢这么对齐景浩说话?

  齐景浩几乎要爆发了,直接走出颜晓希身边,拽着她走走出教室。颜晓希挣扎着大喊起来,但齐景浩根本不搭理,最后强行将她拉到一个僻静的仓库。

  颜晓希用力地甩开他的手,质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齐景浩一脸严肃,英俊的脸颊像是被冰封了一般,真诚地说:“我要你教我旋风球。”

  颜晓希好笑地反问:“原来是看上我的绝招了。旋风球,我会,但我不教。”然后推开他,转身想离开。

  齐景浩抓着她的手一甩,把她甩到墙边,然后一抬手,将她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你要是不答应,就别怪我捅破你的小秘密”

  颜晓希生气地抬起头盯着他,双眸直冒火:“我什么小秘密?”

  齐景浩勾起嘴角,一脸严酷,他冷冷地说:“你不是什么豪门大小姐……在俱乐部打球,比赛完拿了奖金就跑,很缺钱吧?”

  颜晓希脸上的心虚一闪而过,色厉内荏地问:“关你什么事?”

  齐景浩敏锐地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不屑地讽刺:“明明没钱,却还要假冒富家千金,打肿脸充胖子。像你这种虚荣的女生我见多了。教我旋风球,就放你一马。”

  “威胁我?”颜晓希嗤笑着反问,但她可不是软柿子,谁想捏就能捏一下,“我、不、教!”

  齐景浩咬牙切齿地说:“那你就别想在腾远待下去。”

  颜晓希扬起下巴,不服输地反问:“凭什么?你当你是谁啊?!”忽然,她意识到什么,一怔:“齐景浩?姓齐?给学校捐了新图书馆的齐弘文,是你的……”

  齐景浩冷冷宣布:“父亲。”

  颜晓希一惊,马上又转为不屑:“不过捐了一座图书馆嘛,以为就能在腾远为所欲为?你当腾远校长是死的?”

  齐景浩脆生生地说:“我外公。”

  颜晓希没反应过来,还在继续吐槽:“……有几个臭钱就以为……”猛地回过神:“你外公?腾远校长?”

  齐景浩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腾远校长林修明,也是那张照片里的人!颜晓希忽然蹦出一句:“亲的?”

  齐景浩没好气地反问:“还能是收养的?”

  颜晓希脑中的新计划开始发芽,茁壮成长,她沉默地思考着……

  齐景浩以为她心虚胆怯了,逼近一步,追问:“旋风球,教,还是不教?”

  颜晓希略一踌躇,当机立断:“教。但我要收费!”

  齐景浩有些意外,逼得更近,打量着她变得比翻书还快的脸:“收费就收费,一言为定?”

  颜晓希大大咧咧地说:“只要你让我平平安安在腾远待着,我就把独门绝招教给你。一言为定!”随后又弱弱地问:“现在,可以让开一点了吗?”

  齐景浩缓缓收回禁锢在她和墙壁之间的手,同时还不忘警告她:“别想着反悔。我今天能找到你,以后也能找到你。”

  颜晓希点点头,脚底抹油似的溜走了。

  现在不仅是富家女的假身份被齐景浩发现了,而且,拜他所赐,还有无数双眼睛都盯着她,尤其是校花童嘉月,看她的眼神恨不能化成刀锋,把她千刀万剐了,要是让别人知道她不是千金大小姐,怕是要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想到此处,颜晓希准备去确认一些背景资料。她抽课间时间到计算机管理室,看见桌牌上写着“杜俊才”,走进去后乖巧地打招呼:“杜老师您好,我是设计系的颜晓希。我刚转学过来,同学们就在说我是富豪之女什么的,真的好尴尬……杜老师,学生的背景资料,学校应该会保密吧?”

  “我不是老师,你叫我杜经理就好。”腾远学院的计算机系统是外包给互联网公司的,杜俊才是驻守在学校的员工,他和善地解释过后继续说,“资料的安全性和保密性,你都不用担心。这样吧,我给你的档案再加一道密码,除非有管理人员授权,其他人都不能查看,这总行了?”

  颜晓希顿时绽放出笑容,千恩万谢。

  杜俊才打开颜晓希的档案,扫了一眼后,神情出现一丝变化,疑惑地问:“你父亲叫颜志云?”

  颜晓希警惕心起,小心应答:“是。有什么问题吗?”

  杜俊才自然而然地解释道:“年初做旧档案整理时,好像见过这个名字。唉,腾远是老校,从前哪有电脑,档案都是纸档,全堆在教学楼地下的仓库里,现在要整理归类,真是个麻烦事。”

  颜晓希一惊,掩饰地说了句“辛苦了”,然后才离开。

  此时已经开始上活动课了,颜晓希直接朝乒乓球活动室走去,一边走还在一边琢磨旧档案的事情,一直到活动室才回过神来。

  刚推门进去,就看见齐景浩的一张臭脸,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说话夹枪带棒地说:“早来一分钟,都觉得自己吃亏,是吗?”

  颜晓希被逼无奈,心情也不爽,拉着脸说:“这位顾客,闲聊也算时间啊,按小时计费。”

  齐景浩被气得一滞,冷冷地命令:“把裙子脱了。”

  颜晓希大惊,捂着胸口警惕地反问:“你想干吗?”

  齐景浩没好气地说:“想收钱,就给我有点职业道德。把裙子脱了,换运动服。”

  “没带。”颜晓希冷冷地说。

  齐景浩将给新社员准备的运动服丢给颜晓希,她换好运动服后走到球桌前,拿起球拍准备发球。

  齐景浩连忙说:“等等,你先讲解一下技术要点。”

  颜晓希没好气地反驳:“旋风球这样的大杀招,嘴皮子可说不明白。再说,我也要先看看你的水平,到底是孺子可教,还是朽木不可雕。”话音刚落,一个掌风凌厉的球就朝齐景浩飞过去,两人你来我往,暗自较量,打得汗水淋漓。

  过了十来分钟,颜晓希体力不支,气喘吁吁地摆摆手,示意休息一下。

  齐景浩要强地问:“怎么样?孺子还是朽木?”

  颜晓希气若游丝地说:“水……”

  齐景浩冷眼旁观地道:“自己拿。”

  颜晓希威胁道:“我的体力很宝贵,是用在拿水上,还是留着教你旋风球呢?”

  齐景浩一皱眉,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拿水,然后板着脸把水递过去。

  05 被父亲撞见

  颜晓希边喝水边打量齐景浩的表情,试探地问:“你这么凶,是遗传你外公的吧?”

  齐景浩不爽地说:“你说什么?”

  颜晓希假装怕惹恼齐景浩,讨好地笑了笑,趁机打探:“听说林校长很严厉,开除过很多人?”

  “不知道。”齐景浩冷漠地说:“你为什么对这种事感兴趣?”

  颜晓希掩饰道:“担心嘛……你也知道我这情况,真的很怕被校长开除啊。万一被开除,还要留下记录,那就惨了。”

  齐景浩警告她说:“你猜对了,凡是被开除的学生,腾远都会保留记录。永久。”他忽然挑起颜晓希下巴,目光炯炯地盯着她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颜晓希一阵心虚,反问:“什么?”

  齐景浩一字一顿地说:“你在故意拖延时间。”

  颜晓希松了一口气,连忙摆摆手说:“没有没有。我拖谁也不敢拖你呀。”说着,拿起球拍开始发球,等齐景浩打回来时,她如猛虎下山,狠狠扣杀,打出一个漂亮的旋风球。

  齐景浩伸手一挥,感觉应该能接住,但事与愿违,雪白的球从他身边飞了过去。

  颜晓希笑着问:“看清楚了吗?”

  齐景浩没好气地说:“换了你,你能看清楚?”

  颜晓希嬉皮笑脸地道:“没关系,你还有机会。来,我们继续,来啊。”

  接下来,就是颜晓希的表演时间,她不断用旋风球扣杀,把看着齐景浩左支右绌,怎么也接不住球,颜晓希开心得不得了,心中莫名一阵爽快,她一边打还一边调侃地解说:“手臂要这样挥!步伐也要配合!最重要的,是击溃敌人的坚定决心!”

  最后一下,乒乓球在空中飞出诡异的弧线,直接打在了齐景浩的俊脸上。

  齐景浩忍无可忍,把球拍往球桌上一拍,怒气冲冲地问:“玩够了没有?”

  颜晓希猛地打个寒颤。

  齐景浩正要说话,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颜晓希掏出手机,讪笑道:“闹钟。时间到,课程结束。”

  齐景浩沉下脸,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颜晓希看着窗外的天色,可怜兮兮地说:“女孩子不能太晚回家……”

  齐景浩拼命压抑着怒火,一双眸子染着熊熊火焰,瞅着颜晓希,什么话也不说。

  颜晓希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我的薪水……”

  齐景浩冷冷地开口:“有胆就过来拿啊。”

  颜晓希迟疑片刻,大着胆子走到他跟前,楚楚可怜地伸出手。

  齐景浩的视线在她的手掌上停留片刻,嘲讽道:“一看就是干粗活的手,都有茧子了,还敢冒充大小姐。”然后掏出钞票,放进她手里。

  “多谢啦!”颜晓希见钱眼开,也不在乎被他挤兑,喜笑颜开地准备离开。

  齐景浩忽然从后面抓住颜晓希的手腕,危险地说:“走得这么容易吗?”

  颜晓希吓了一跳,脸上掠过一丝不安。

  齐景浩见她紧张的模样煞是可爱,不由地收敛了杀气,忍俊不禁地说:“换回你的裙子再走。”

  颜晓希松了一口气,抱怨地嘀咕:“吓死人了……还说是校草呢,脾气这么糟,校炮还差不多……”

  颜晓希离开乒乓球活动室,走出社团中心大楼,她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此时,一个人影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悄悄跟上了她。

  颜晓希偷偷走进教学楼,小心谨慎地朝档案室走去。地下一层的灯光更加昏暗,她的影子在灯下被拖得很长,加上常年不见阳光,湿气很重,空气都变得粘稠。颜晓希打了一个寒颤,大着胆子继续往里走。

  跟踪的身影藏在阴暗处,他无声无息地戴上了黑色手套,一步一步朝着颜晓希逼近。

  颜晓希看着门上“旧存档室”字样的挂牌,惊喜地叫起来:“就是这里。”她蹲下身,全神贯注地研究怎么开锁,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正在悄无声息地靠近。

  忽然,齐景浩的声音在远处响起:“谁?”

  颜晓希吓了一跳。

  已经走在颜晓希身后的影子也吃了一惊,连忙缩回手,迅速隐没在黑暗中。

  齐景浩走过来,看清是颜晓希,目光逼人地询问道:“鬼鬼祟祟地偷入教学楼,想干什么?”

  齐景浩不知道,他误打误撞正好救了颜晓希。

  颜晓希色厉内荏地反呛:“凶什么凶?你不也和我一样?”

  齐景浩没好气地说:“我从大一开始,就在勤工俭学,协助外公处理校务。我有出入权限。”

  颜晓希冷哼:“切,家里能捐一个图书馆,还勤工俭学……”

  忽然,齐景浩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外拖,冷着脸说:“去保安处。”

  颜晓希顿时脸色大变,求饶说:“不要啊,我再也不敢了。齐景浩,饶我一次好不好?我错了,我道歉……”

  齐景浩不理会,铁面无私地拽着她朝外走。

  急切之中,颜晓希从后面一伸手,紧紧搂住了齐景浩的腰,整个人挨在他背上,装可怜地请求:“饶了我吧,真的不敢了……”

  齐景浩猝不及防地一怔,站着不动了,他被颜晓希紧紧抱住,肢体接触如此亲密,不禁神色异样,勉强保持高冷。

  “放手。”

  颜晓希坚决道:“不要。你不答应我,我打死也不放……”

  齐景浩咬牙切齿地说:“不许抱我的腰。”

  颜晓希吃惊地抬头问:“不抱腰,难道还真的要抱你大腿吗?”她一咬牙,弯腰,准备抱大腿。

  齐景浩一把推开她,满脸遇上奇葩的挫败。

  颜晓希见他这神情,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拱手道:“谢谢大侠。那我走了。”然后转身就想溜。

  齐景浩反应敏捷地一把将她抓住,逼问:“想偷谁的档案?”

  颜晓希被人揭了底,愣愣地装傻:“啊?”

  齐景浩没好气地说:“你无缘无故地打听被开除学生的记录,我就觉得不对劲。说,到底想偷谁的档案。”

  颜晓希咬着牙,一语不发。

  齐景浩语气加重:“行。我让保安处来问你。”

  就在此时,远处阴暗的角落,一个黑影忽然一闪,齐景浩蓦然警觉,放开颜晓希,上前查看,却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齐景浩觉得周围有一股危险的气息,他带着颜晓希离开了地下室。

  两人一路拌嘴一路走,还在为偷档案的事纠缠,但齐景浩也没有真抓她去保安室。

  他们刚刚走到腾远大门外,颜晓希发现颜志云像一尊雕像似的站在那里,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了。

  颜志云先盯着齐景浩打量一眼,转头对颜晓希生气地质问:“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然后指着齐景浩问,“他是什么人?”

  齐景浩露出风度翩翩的微笑:“叔叔好,我是晓希的同学齐景浩。晓希刚来腾远,我们校学生会想了解一下新同学的情况。叔叔有没有时间,我们聊聊?”

  颜志云莫名有种女儿被人抢走的感觉,数落道:“学生会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半夜三更把人拦在大门口,分明是假公济私。我们晓希来腾远是专心念书的!不管你是谁,离她远点。”

  颜晓希尴尬地笑了笑,连忙拉颜志云就往外走。

  临走前,颜志云还给了齐景浩一个警告的眼神。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