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远凡
叶笙2019-10-31 17:591,451

  夜晚,乔安然在桌子前喝清补凉,床边的刘锦韵,帮她将生活用品都整理好。“姐姐,我想抱一下。”

  乔安然放下碗,朝她伸出手。

  “怎么了,突然变得那么黏糊?”刘锦韵虽然不解,却还是丢下手中被子,抱住了她。

  “姐姐,谢谢你。”

  乔安然将刘锦韵抱得很紧,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擦了下眼泪,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以前所不曾感受到的温情,让我知道,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姐姐,好端端的,你怎么会让我去姨母的家里?”

  乔安然在床边坐下,眉宇间尽是不解,刘家大夫人早已病逝,以前的娘家亲戚早就不常走动了。

  突然让她去虞家小住,是什么意思?

  “姐姐要出差一趟,姨母说想你了,我想着你也没有开学,便答应她让你过去住几天。”

  窗外月圆如盘,刘锦韵呼了口气,程家那边出了点事,她必须要回去一趟,可把小然留在刘家,岂不是让她一个人置于危险之中。

  还有,祖母让她和程川言生个孩子。

  生个孩子……祖母说得那么容易,怎么她不去生。

  生孩子那么简单的事情。

  沪城夜晚十分热闹,嘈杂的说话声,喧闹的汽车声,会所的玩闹声,混在一起,便成了沪城这所繁华都市的颓靡声。

  处理完了公司的事情,程川言便到了常去的酒吧消遣。

  程川言端着酒杯一口干了,旁边的空位坐上来一人,程川言挑了挑眉,“你怎么来这里了?”

  坐上来的不是别人,正好是他的小舅子刘家四少爷。

  “我偷偷来的,想见见世面,你别告诉我姐姐。”

  “多大点事,保证不告诉你姐。”

  “行,姐夫,咱俩喝一个?”

  程川言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个,一口喝干,“听说小五被锦慧推下水里,差点没了命?”

  “不然我能回来么,昏迷了大半个月呢,不过得了刘氏织造百分之五的股份,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刘氏的股份,就连我和刘小二都没有。”

  用半条命换百分之五的股份,怎么算都不值得,可以祖母对小然的态度,能有这种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你爸回来了吗?”

  “没有呢,我爸又不重视小五,他会回来才怪。”眼看着程川言的酒杯空了,刘远凡立马将空酒杯倒满,趁程川言不注意间,丢了片白色药丸到酒杯中。

  药丸遇酒,马上就融化了。

  “世家中,所谓亲情,最是凉薄无比,小五有你姐护着,日子不会太难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

  “小然现在没事了,应该过两天就会回去,来,姐夫,再和一杯。”

  刘远凡和他碰杯,自己却没有喝。

  “不行了……头晕得慌,我得去醒醒酒了。”

  程川言晃了晃脑袋,他平时能喝的量远远不止今天的量。

  酒被下药了。

  “姐夫,我陪你去。”

  刘远凡将他扶到酒店的房间里后,便离开了。

  酒店的空调开得很足,程川言原本就燥热的身体越来越热了,扯了扯领带,看到窗前的那抹身影,心里忍不住咒骂起刘远凡来。

  妈的刘远凡。

  他把他当兄弟,他居然这样坑他。

  “给我下药,嫌我没满足你?嗯?”

  刘锦韵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他,语气淡然,“我要生个孩子。”

  那档子事她和程川言不是没做过,可每次不是程川言戴套,就是她吃药,那个男人,从来没想任何女人怀上他的孩子。

  “就算怀上了,打个胎多容易。”程川言不屑的笑了声。

  “人渣,你以为我愿意?”

  如果不是为了小然,谁特么想搭理他?

  尽管内心不屑,刘锦韵还是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一下一下的挑逗着。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那雨瓢泼如注,连续不断地砸在花坛中的牡丹花瓣上,娇弱的花瓣来不及合拢马上又被新来的雨滴砸得下坠。

继续阅读:第15章姨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名门娇宠:国民女神娶回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