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石榴
叶笙2019-10-31 17:591,147

  李衫凉不耐烦的应了声,“知道了罗里吧嗦的,和剧组的人说声,我晚上不过去了。”

  “你晚上又不过来了?”

  经纪人皱眉,他们这次来沪城,是为了拍摄电影《缠爱•旧上海》,可才刚开始拍摄,李衫凉就三天两头缺勤,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导演说了。

  乔安然以前从来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接了一部戏,就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对待,哪里像李衫凉,演技不行,还喜欢耍大牌。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你接的什么剧本,台词那么多,那么长那么绕,烦死了。”李衫凉生气的瞪了她一眼。

  乔安然就从来不会觉得台词难记,经纪人怕刺激她,想了想,还是没提乔安然,“背台词是一个演员的基础要求,是了解一个主角的关键,不熟悉剧本,你又怎么能塑造出这个角色?”

  “就你一天天的话多,有本事你回你前主子那里。”

  “我……”经纪人开口想说些什么。

  “闭嘴。”李衫凉丢下两个字,推门开车,扬尘而去。

  乔安然看着不远处垂头丧气的经纪人,心情复杂。

  去年三月,她在剧组拍戏,却被人举报私藏毒品,她当时看着背包里搜出来的毒品,整个人都懵了。

  现在想来,或许当时经纪人就和李衫凉勾结在一起了。

  乔安然合上书,再也没有了看下去的心情。

  晚上,乔安然在房间里看刘锦然的日记。

  也许是刘锦然平时存在感太弱,她性格和又她有些相似,乔安然重生到刘锦然身体那么久,都没有人发现她的不对劲。

  日记上的文字在她眼前跳跃着,她仿佛可以透过文字,看到那个内心敏感细腻的姑娘。

  乔安然的脸凉凉的,伸手一摸,后知后觉她哭了。

  刘锦然的死,成全了她的重生,但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希望自己就那样死了,而不是以别人的死亡来延续她的生命。

  若是刘锦韵知道,她妹妹已经死了,现在占据她妹妹躯体的,是一个陌生人,她该有多难受。

  乔安然趴在桌子上,平复了一下呼吸,她占据了刘锦然的身体,是身不由己,刘锦慧把刘锦然推进河里,害死刘锦然,却只是失去了刘氏织造百分之五的股份,这个惩罚太轻了。

  “小然,我可以进来吗?”

  门外传来敲门声,乔安然将日记合上,“请进。”

  姨母端着水果进来,“小然,看书呢,我看到你房间灯亮着,觉得你应该还没睡,就过来了。”

  “我睡得晚。”

  以前在剧组拍戏,习惯了每天拍到半夜,作息很混乱,现在虽然好一点了,但还是没有早睡的习惯。

  乔安然扶着姨母在椅子上坐下,她的身上有种很让人很舒服的味道,不是昂贵的香水,更像是岁月沉淀的美好滋味。

  不知道为什么,乔安然第一次见姨母,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姨母将洗干净的水果放到桌子上,“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爱早睡,尝尝我今天早上买的石榴。”

  “好。”

  乔安然其实还挺喜欢吃石榴的,就是觉得吐籽太麻烦了,平时吃得比较少。

继续阅读:第18章保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名门娇宠:国民女神娶回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