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古灯遗失,神猿之威!
又弄八大2019-06-16 18:423,269

  兽潮愈发凶猛,萧夜手持混元铁棒在巨大的荒兽间穿梭,一头头荒兽没命了一般从萧夜身旁掠过,萧夜口中含着血丹随时补充着消耗的血气,速度不减直奔避难的山洞。

  一头麒麟一般的荒兽周身沐浴着火焰,口中不断喷出烈焰焚烧着护住燧火村民的圆月,圆月之下一地碎冰,其中隐隐可以看到荒兽的器官,这些是之前想要破开圆月防护的荒兽,全部被圆月冻成了冰碴。

  “看来是上天要灭了我燧火一族啊!”一位老者跪拜在地上,老泪纵横。

  “我们燧火一族一向兢兢业业,为何会遭此劫难,苍天不公!”铁柱一脸悲戚。

  “哎,至少孩童保住了,总算是为我燧火部落留下了一丝血脉。”石虎叹了口气已经是希望全无。

  圆月散发的光芒已经黯淡了数分,那荒兽见状愈发兴奋,口中喷出的烈焰更盛了几分,不消半刻这圆月怕是就要被烈焰消融了。

  “滚!”

  一块巨石飞来直接砸在了那荒兽的头颅上,那荒兽被砸了一个趔趄倒退了数步才稳住了身形,一块巨石上萧夜气喘吁吁的盯着那荒兽。

  “该死,竟然是一头有一丝麒麟血脉的妖兽,怕是不好对付。”萧夜手持混元铁棒,背后系着那盏油灯,身上尽是伤痕血迹。

  “夜儿快走!”石虎看清来人之后大吼道。

  那荒兽看清了萧夜之后怒吼一声,口中一团烈焰喷出飞向了萧夜,萧夜飞身而起一棒砸开了火球棍势不减劈向荒兽头颅,这荒兽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然而混元铁棍不过是在荒兽头颅上擦出了火星,这荒兽抬起蹄子踏在萧夜的胸口,萧夜口中喷出一口逆血直接被踢飞出去。

  “吼!”

  荒兽一声怒吼抬起蹄子踩了下去,而萧夜的上方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焰蹄子虚影,虚影落下萧夜身上发出骨骼断裂的声音,这蹄子若是全部踏下去萧夜定然会化作一堆肉泥。

  “竟然是荒麟踏天,这头荒兽身上麒麟血脉不少,怕是堪比寻常王血幼崽了。”数里之外祁三爷见状感叹道:“等斩杀了这荒兽提取了血脉你的实力定然会提升数个层次,就算比不上萧家的那个少年通天也能够镇压寻常天才了,等那小子死了叔公就出手替你拿了这机缘。”

  萧夜已经受了重伤,就在那蹄印要将萧夜碾碎之时一道光芒护住了萧夜,油灯从萧夜的背后飞起,一点火光焚灭了蹄印,油灯稳稳的飘在萧夜上方洒下灯光化作一道屏障。

  那荒兽见状大怒,口中火焰喷吐而出,滚滚烈焰却被小小的油灯给收入其中,燧火部落的众人一脸惊异,那油灯好像在哪儿见过。

  祁人杰见了那油灯终于按捺不住了,急忙催促道:“三叔公,快出手夺了那油灯!”

  “竟然是灵宝,值得老夫出手了!”

  一个老者出现在荒兽面前一掌按住了荒兽的头颅,那荒兽的头颅竟然被生生拧了下来,祁三爷取出一个玉瓶,三滴金黄色的麒麟血被强行提取出来放入了那玉瓶之中,而那兽尸则被一旁骑着赤羽虎的青年装入了一个兽皮袋子里。

  萧夜拄着铁棍颤颤巍巍起身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一旁的祁人杰闻言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祁三爷眯着眼道:“先别急着谢老夫,那油灯老夫收下了。”

  萧夜闻言脸色大变,祁三爷伸手想将油灯摄取过来,然而油灯却丝毫不动稳稳立在萧夜的头顶,洒下的光芒将萧夜护在其中谁也伤不得。

  祁三爷见状脸色阴冷了下来,以为是萧夜控制了油灯,于是沉声道:“少年,你可要想清楚了,要这灯还是要命,这等宝物可不是你这小小的换血境修士能够占有的。”

  萧夜想不到原来这老者出手是想夺取了村长留下的油灯,于是嘲讽道:“老爷子,这宝物我要不得难道就要送给你吗?”

  “呵呵,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子,以为你护得住这宝物吗?”

  祁三爷已是大怒,身后竟然浮现一座三寸灵台,接着上面陆续出现了四层灵台,每一层灵台之中皆隐隐有荒兽咆哮,至高层竟然是一头火蛟,这就是所谓的方寸灵台,乃是修士的道基所在,寻常修士能够修成三层已是不易,而这老者竟然有五层之多,灵台之上一座仙桥蔓延一尺有余,不知连接了哪个世界,其上精气翻涌,为老者不断提供精气。

  “仙桥境强者。”萧夜瞳孔猛然放大,双手不由得攥紧,此境界强者已经可以封侯拜将,是真正的强者。

  油灯诡异,祁三爷不敢直接触碰,大手一伸凝聚出一只巨大的蛟爪,蛟爪隔空一握按在了油灯之上,油灯猛然猛然一震火焰化作一根十丈战矛刺破蛟龙爪,接着幻化成一柄神剑斩向祁三爷,剑刃破开虚妄直指祁三爷灵台。

  “该死,好生诡异的油灯,足够资格我族图腾了!”

  精气自仙桥之上奔涌而来,通过灵台没入祁三爷体内,蛟龙法化作一杆战枪同那战矛厮杀在一起,两根法凝聚的兵器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溅落的火花将下方的石块灼出了也一个个黑洞,古灯震动,战矛猛然将战枪打回了原型,蛟龙嘶吼身体被战矛穿透化作了点星精气。

  “噗!”祁三爷喷出一口逆血,沉声道:“人杰,借你乾坤袋一用!”

  祁人杰急忙将乾坤袋递给祁三爷,祁三爷催动乾坤袋对准古灯,强大的吸力化作罡风撕扯着古灯的光罩,似乎要将古灯和萧夜一起吸入其中。

  古灯落下同萧夜融为一体,转瞬间萧夜神力剧增,猛然拔出一旁的混元铁棒飞身砸向祁三爷的头颅,祁三爷大怒,战枪伸手而出同萧夜厮杀在一起,萧夜伸手即有八万巨力,一棍落下山石崩裂,祁三爷浑身精气喷涌如霞,加持火蛟力道,伸手便可以撕裂金石,两人如同荒兽一般战在一起,附近小山皆被崩碎,大地留下一道道沟壑。

  萧夜脚下一踏飞起百丈有余,手中铁棍如同雷电投掷而出发出阵阵音爆生,祁三爷哪里敢硬抗这一击,急忙飞身闪开,混元铁棍砸落在地上骤然间飞石四散,这座石山崩塌了小半,巨石飞出千丈不知砸死了多少荒兽。

  “好大的力量,这古灯了不得!”

  萧夜的身影出现在祁三爷面前,祁三爷身躯一震急忙调动玄龟法护住周身,一层光幕构成的龟壳将祁三爷包裹其中,萧夜拳势不减砸在了龟壳之上,刹那间龟壳崩碎,祁三爷口中鲜血狂喷,身体砸落在巨石上,一丈石坑中尽是宝甲碎片。

  “竟然还有宝甲。”萧夜身体激射而下,右脚如同金乌神爪一般踹向已经重伤的祁三爷,“给我死!”

  “慢着!”

  就在萧夜要结果了祁三爷性命之时一旁的祁人杰忽然大吼一声,萧夜骤然停止,右脚距离祁三爷的头颅不过三寸,带起的劲风吹的祁三爷胡须散开。

  祁人杰骑在赤羽虎身上,手中的小玉鼎之中隐隐有人影闪动,萧夜定睛一看顿时怒发冲冠,其中装的分明就是石虎等人,原来祁人杰趁着二人酣战之时破开了圆月将所有人装入玉鼎之中,想令萧夜投鼠忌器。

  “你交出古灯我放了这些人,如何?”祁人杰一脸玩味的笑意,把玩这手中的玉鼎,其中隐隐有火光闪动,似乎要炼化了众人,燧火村民在玉鼎之中痛苦挣扎发出阵阵惨叫。

  萧夜双眸血红,记忆浮现一幕幕温馨的场景,石头叔家的蜜浆铁柱叔家的珍果还有村民们送来的兽肉,萧夜终于把脚抬了起来,道:“好,我交出古灯,但是你要遵守诺言。”

  “好,我祁人杰说话算话。”祁人杰嘴角露出冷笑,一瞬间萧夜腹部遭受重击,古灯被祁三爷一掌从萧夜体内拍了出来。

  萧夜飞出了近百丈无力的摔落到巨石上,虚弱道:“现在可以放了他们了么?”

  “斩草不除根可不是我祁族的作为。”

  萧夜的手臂被祁人杰生生踏碎,萧夜疼的浑身直冒冷汗,另一条手臂也被碾碎,接着就是双腿,祁人杰看着萧夜痛苦挣扎的面孔一脸的笑意,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一头百丈神猿翻山越岭,一步跃出便是万丈,这神猿皮毛被烧焦了不少,一道狰狞的伤口从它的肩头蔓延到腹部,狰狞可怕,其上的神火不断吞噬着它生命的精气。

  “不好,是太古神猿!”祁三爷刚刚爬起来就看到了这一至尊,浑身的寒毛都炸开了,急忙飞身拉扯住祁人杰道:“不要管这小子了,他定然会死在兽潮之中,咱们快走!”

  神猿似乎发现了祁三爷二人,大手伸出抓向祁三爷,那遮天大手触碰到的山头皆化作了虚无,祁三爷愈发惊恐,慌乱间拿出了一个卷轴,卷轴神光闪动,二人消失在光幕之中。

  神猿大怒,一手轰向虚空,十万里之外两道人影从虚空之中跌出,浑身崩裂几欲死亡,祁三爷手中那圣人符箓也化作了一张废纸。

  神猿一把抓起了萧夜迈步走入了大泽之中,所过之处荒兽退避,一路洒落的精血没有哪头荒兽胆敢舔舐!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获救之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要制霸洪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