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重蹈覆辙
蔓蔓若菁2019-06-17 21:202,209

  当朝太子妃容语,十七芳华,翩然若仙,幽如香兰,见之倾城。

  她乃是医圣容沧海之女,自小在千秋医谷中长大,医术深得其父真传。而因皇上与容沧海定下的亲事,成年之时奉旨嫁入东宫,但一生向往悬壶济世,不愿在深宫所束而逃离。

  如今齐轩帝病重,诏令皇后、太子、监政大臣俞知行共同执政,代表后宫、嫡子、朝堂三分势力,互相制约。

  但这天下仍然不稳,临王势力日渐壮大虎视眈眈,太子瞒过掌控欲强烈的皇后私自离京,是初长成的一种蜕变,亦是一种冒险。

  他知道自己继位所缺少的东西,他必须要去经历,也必须亲自带回太子妃。

  而身为齐轩帝救命稻草的容语,自然引来无数势力垂涎。他们千里南下济州一带,是容语的故乡,却没有丝毫消息。若意外寻得了容沧海之徒,也算是与太子妃有关的人。

  封袭想到这儿眼前一亮,说:“若姚毓苓是医圣的徒弟,岂不也认识太子妃,是不是该试探一下?太子妃既然离宫定然是不想再回去的。就算我们找到后强行带她回京,她若不愿也不尽心救治皇上,是无可奈何的?但如果姚毓苓与太子妃相识,肯帮我们劝说下来,也是有用处的。”

  提起容语,聂霆俊脸怒得泛红,扭头冷哼:“哼,太子妃逃宫便是罪妃,找到她后还敢抗旨不救治皇上?至于姚毓苓,几分愚昧胜过狡诈,何必指望?”

  处理掉了疫尸,她也没有太大的用处,早日让她拿出解药,便可以弃之了。

  聂霆想着,手腕突然磨到袖口被她缝合的痕迹,微微发热。

  他突然脱下灰衣外套,扔在地上:“该多备几件衣裳。”

  ——距离春元灯会三个时辰前。

  姚毓苓醒来已经身处知府厢房里了,她从闽村晕倒后睡到了午后。

  哎……疫尸被彻底清除了,可为何心跳还是难以平复?今夜的灾难,真的被阻止了吗?总之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也只有静待发展了。

  休息够了的封袭和聂霆也正等着与姚毓苓算账。

  敲了厢房,毓苓推开。

  只见太子一身玄色长袍,玉冠贵气,面貌端的是温文儒雅。而聂霆剑眉飞扬,抱剑立于身后,少年英姿勃发,即便粗布灰衣也掩饰不了光华,说不出的傲气凌人,更胜太子。

  啧啧?她心想太子把这个侍卫养得太傲慢了吧,一点谦卑也无。

  太子踱步上前,开口:“姚姑娘,你既然有心相救,何必又要做些卑鄙动作?如今我已醒过来,答应不再追究,所以你快把伤口处的解药给我。你知道我的身份,莫要背上谋害的罪名。”

  轻叹一口气,重活一世她早已不是当初怯弱胆小的庶女,反正都死过一次了,即便滔天权势的太子,她也不畏不退。

  她恨了聂霆几眼,解释道:“太子果然有礼,小女子不敢谋害殿下。但凡事都得自保,若聂侍卫当时不动我,我早已为太子化解了伤口的毒药。当然我也不是不信任殿下,疫尸源头已被遏止,我的愿望已经实现,待到明日济州城风平浪静我便拿出解药。”

  聂霆威胁她:“倒真有胆量,若你下的药伤害到太子分毫,十个脑袋都不够你砍。”

  她默然低头,最后强调:“我真的是千秋医谷中出来的,医术虽不算精湛,但既然能下药就一定能毫发不伤的解药。”

  随手在草丛扯的痒痒草,只是能让皮肤瘙痒,不会影响到伤情,这是当年在医谷玩耍时认识的一种草,当时路边看见了,就顺手抹在太子的伤口处。

  聂霆上前逼问:“你真是千秋医谷?”

  从未如此近距离面对男子,她心一跳羞愤扭头,对温雅的太子说道:“千秋医谷位于济州境内,我出生姚府,娘亲与医圣亡妻乃故交,我幼年重病而被送去医治。太子你相信我,我没有说谎!”

  封袭忍不住问:“那你认不认识容——”

  聂霆直接打断他的问题,说:“姚毓苓,太子身份保密,你不可随意称呼、泄露!记住他在外化名为封袭。”

  说完他又瞟眼封袭,暗中警告。

  她咬唇点头,而他们话说完便离开了厢房,经过她身边时,聂霆看见瞪着他的姚毓苓,扭头咂舌,这姑娘胆子不大脾性挺大。

  一晃即将迎来夜幕,百姓都在为灯会布置东西,惴惴不安的姚毓苓就在厢房中坐着翻看随身携带的医书。

  远处一道火光绽开,划破了正热闹的花灯长街,也惊醒了正打旽的她。

  混乱一触即发,春元灯会上嬉笑游玩的人群都不知道,这突然从街头巷尾涌现出的怪物从何而来。

  彭府门大开,彭为书刚走过来,听到远处有人在喊鬼怪、疫尸,骂骂咧咧道:“什么怪物、怪物的?!来人,前去镇、镇、镇压……”

  下一秒,站在门口的他便被吓得口吃了。

  封袭与聂霆正赶到时,就看见门前的街道上是簇拥成团,血肉模糊不可辨识的疫尸。

  他们扑倒活人便开始撕咬啃噬,那白花花的肚皮生生用指甲刨开,污手一捞,粘着血的肠腑全送进长着獠牙的嘴里咀嚼,其场面令人发指,看得一群衙役扶墙呕吐,腿抖得不会走路了。

  但更为惊愕的事还在后面,那些被疫尸撕咬抓伤后的人,身体剧烈痉挛,双眼翻白瞳孔突变成灰色,下一刻即被同化,喉咙深处发出“嘶——”声,鼻翼煽动继续扑向下一个人……

  从彭府里冲出来的一行人楞在门口,半天反应不过来。

  姚毓苓赶过来看见此状,立刻知道灾难已经发生了,但立刻清醒意识到,即便无法阻止,但能救一个是一个!

  她疯了一般跑到府门口,凭一己之力重重的关闭上大门,对还呆在眼前的彭为书和太子他们大声说道。

  “这就是我说会吃人的疫尸!!完了、完了,再不行动济州城就全完了!!!”

  聂霆最先回神,他猛然上前拉住她问:“你知道怎么对付这些疫尸?”

  她只是比他们提前两日知道疫尸袭城的灾难,别的却也一无所知,只能无奈摇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九龄之庶女涅槃:医妃请救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九龄之庶女涅槃:医妃请救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