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可辩驳
提拉诺2020-04-08 10:013,308

  苏凛儿正想着要如何解释,人群中间让开了一条道,李唐、风泽和南烛走了进来。

  她发现自己的外衫被脱掉了,手忙脚乱爬了起来,穿上了外衫,想要走过去到李唐身边,却被人给拦住了,只能站在原地。

  “这么热闹?”李唐嘴角勾起来,拉开椅子坐下来,翘着二郎腿,看着众人,“都集中在姑娘房间,是不是不太好?”

  “老大!这苏塔想要轻薄人家……”一个大块头憨厚的男子愤怒开口,“你一定要为了人家姑娘讨回公道!”

  凌慧岚抽泣着说道:“是……是我说屋里有老鼠要拜托苏塔小哥帮忙赶一下,他进去之后,我一是害怕,二是避嫌,所以站在房门口,结果他硬是把我拉进去了,就要……就要脱我衣裳……我太害怕了,一边大叫喊救命,还好有香秀姐帮我用花瓶砸晕了他……”

  王香秀也帮腔:“我就在隔壁!听到声音赶过来!正好看到这个混小子把凌慧岚扑倒了……我气得啊,拿起花瓶就砸过去!这才制服了他!”

  之前的大块头又开口了:“我可是亲眼看到凌姑娘被拉进屋子里的!”

  李唐转眼看向苏凛儿:“苏塔,你说呢?”

  “李唐……”苏凛儿只是轻声喊了一句,就觉得鼻尖酸涩,随时要哭出来,可是现在哭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她吸吸鼻子解释道,“我刚好跟凌慧岚遇到了,她说房间里有老鼠,所以就让我来帮她抓,结果我来了之后不知道怎么着就晕倒了,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杨山冷哼一声:“所以你的意思是人家姑娘用自己的清誉来污蔑你了?你觉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证物证都有了,还是当场被抓到。

  所有说辞都很清楚。

  苏凛儿平静地看着大块头说道:“你确认看到的人就是凌姑娘吗?姑娘们的厢房在院子后方,有前屋挡着,过去只有前屋旁的这一条道路,夜里那么暗,从你那边看到后院,应该很暗吧,你怎么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凌姑娘?”

  “凌姑娘白天来的时候穿着一件明黄色的长裙,这大家可都是看到的!”大块头提高音量,像是对苏凛儿的质疑很不满意,“即便是那么远,看不见脸,衣服颜色总能看清楚吧!”

  “那你是承认只看到了衣服颜色对吧?”

  大块土如同吃了苍蝇一样,想说话又说不出半句,涨红了脸支支吾吾说道:“总之,我确定那人就是凌姑娘!被你抓了进去!”

  得到了这句话,苏凛儿的猜想也都基本上可以得到验证了。

  她拿起了那个砸了自己后脑勺的花瓶,千里潮声阁都是一群糙汉,南烛是练武之人,一身简洁干练,屋内肯定也鲜少摆设,这若不是新来了人,也不会在屋里摆这些东西,收拾的人肯定心也不会细致到哪里去,晋城风沙大,半天时间屋子里就会接灰尘,这花瓶不过是泥土烧制,自然粗糙,即便按上去也容易掉土,更别说用力抓起来砸人了。

  看到她这些举动,李唐也猜到了一二。

  他站起来:“我觉得这件事还有很多疑点,确实不能凭借这些说辞就给苏塔定罪。这样吧,这几日由我亲自盯着他。”

  苏凛儿不解,现在正好是证明自己清白的好时候。

  “不行!不能给我定罪,但是也没有还我清白,我要检查凌姑娘的手,还有王姐姐内衫穿的是什么!”

  “什么!”王香秀立刻叫起来,“你……你真不要脸!你是让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脱掉上衣吗!”

  苏凛儿尴尬:“那……那就只给南姐看也是可以的!”

  她走到了南姐身边,恳求道:“南姐,你知道我不会做这些事的对吧,这里面有阴谋,是有人设计陷害我的。”

  南烛盯着她许久,又看了一眼李唐,才缓缓回答:“嗯,我担保,这件事不是苏塔做的。”

  凌慧岚哭得更凶了,倒在王香秀的怀里,一抽一抽,像是随时都要哭晕过去:“难不成……南姑娘也觉得是我用一个姑娘家的清白陷害苏塔小哥吗……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尤其是现在有了认证、也有物证……”

  南烛冷着脸:“不然就真的看看你的手?再看看王香秀的外衫之下,还穿着什么?”

  凌慧岚和王香秀脸色一变,王香秀没说话,倒是凌慧岚抽泣道:“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

  众人议论纷纷,似乎也是不解。

  “我来告诉你什么意思。”苏凛儿向前一步,走到凌慧岚面前,“你说是王姐姐砸了我,如果你的手上沾有花瓶的泥土,就能说明首先你撒了这个慌,其二,倘若王姐姐外衫之下穿了明黄色的衣衫,那就说明站在门口的人根本就不是你!一切都是你们俩设计串通好的!”

  “可笑!”杨山冷哼,“倘若王姑娘砸了你,凌姑娘看着不解气,又砸了你一下也不奇怪,再者,两位姑娘来这里之后没有行李,衣服都是咱们托人置办的,买了一样的衣服,碰巧穿了一样的又有什么问题!”

  “你倒是知道的很清楚啊。”苏凛儿就生怕他不说话呢,“难道你也参与其中?”

  谁错谁对,似乎一时之间很难说清楚了,众人议论纷纷起来。

  “苏塔说的感觉没错啊……而且南姐是非分明,她相信的人也没错。”

  “可是我们可都亲眼看到了!这苏塔倒在姑娘床上……”

  “苏塔的解释也太牵强了!杨山的解释也不无道理……”

  ……

  李唐沉声道:“我说了,这件事就这样,既然两位姑娘不是真的出事了,等我调查清楚,自然会给大家一个说法。现在,都全部回去休息,明天还有活儿呢。”

  既然大当家这样说了,大家只好纷纷回去。

  李唐看了一眼苏凛儿:“还不走?”

  苏凛儿瞪着他,转身跑回去了。

  大混蛋!见色忘义!

  他竟然不相信自己!如果当时就求证的话,一定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苏凛儿只觉得眼睛鼻尖发酸,眼泪哗啦啦就流下来了,她跑回了屋子里,看着李唐整整齐齐的床,就气得把被褥拆开,垫子翻起来。

  结果这时候李唐推门而入,看到这幕,倒是没有生气,而是静静看着她:“这样就够发泄了?”

  苏凛儿扔下手里他的被褥,很是沮丧,泪水啪嗒啪嗒掉下来:“我又打不过你。”

  李唐在屋内桌子旁边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淡淡道:“那发泄完了,记得收拾好。”

  “我——”苏凛儿气得跳脚,跑到李唐身边坐下来,一张委屈巴巴的小脸看着他,“你当真不相信我说的话?”

  “被打得那么惨都没哭,这会儿怎么哭了?”李唐喝着茶,盯着她的脸。

  苏凛儿抬手用袖子擦擦自己的脸:“我是被冤枉的!不是我做的!而且……这不是重点啊!”

  被打就算了,反正伤口总是会好的,疼就忍着好了。

  可是她被冤枉了,她本来可以洗清嫌疑的,心有不甘,叫她怎么能不难过?

  “确实不是我做的——”苏凛儿见李唐不接话,又说了一遍。

  “那又如何?”李唐不咸不淡说这,“就算证明是她诬陷你,刚刚她敢跟你对峙,说明她要么已经把证据都抹除了,要么就是还准备了别的说辞。”

  苏凛儿怔住。

  她反驳不上来,甚至觉得李唐也说得不无道理。

  可是她咽不下这口气。

  “你再等等。”李唐将茶饮尽,“好了,我要睡觉了。你赶紧把我的被褥重新整好。”

  果然,即便是有李唐和南烛的担保,苏凛儿还是觉得自己遭受到了排挤。

  大概又是杨山在背后说了什么,她觉得走到哪里都有人议论,按时出去送货,给自己的也都是最远最重的东西,之前冯叔说过,倘若货物又多又重,可以申请马车。

  苏凛儿小时候学过骑马,赶马车自然也不在话下,就拿着自己的单子去申请了。

  负责管理马车的人,昨晚也在围观的人之中,而且坚信苏凛儿干了坏事,推三阻四,最后看着时间来不及了,苏凛儿只能自己扛着筐出去了。

  东西又重又累,好不容易找到了那户人家,才发现门上贴着条,出远门了。

  而且不是近日出门的,早就已经出去许久。

  听冯叔给他们介绍阁里的事务时,还专门说过,一般送到后,发现那人无法收货之后,应当回来汇报情况,做好记录,等到对方回来再安排人。

  现在分明就是安排的人在故意整自己。

  苏凛儿为了赶着送来,累得连碗茶都没有喝,看到这样的结果,只能蹲在路边望着街对面的茶铺张着嘴大口喘气。

  结果风一吹,黄沙卷进嘴巴里,她赶紧呸呸两声,更加难过了。

  不过她忽然看到茶馆里坐着一个以黑纱遮面的男人,他身形衣着都跟李唐极为相似。

  这家伙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难道就是在这里坐着当大爷喝茶纳凉?

  苏凛儿慢慢走到凉茶铺,一屁股坐在他的身边,像条可怜兮兮的狗:“大哥,赏我一口水吧……”

  “你是何人?”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