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服都扯成什么样了
菅葭2019-12-24 09:252,572

  第二日。

  早餐时间,傅景寒姿态优雅的在餐桌旁吃着早餐,但旁边空无一人。

  半晌,他还是冲着不远处的佣人刘妈皱眉命令: “把太太叫下来。”

  他早就给墨瑶下过通牒,他最讨厌女人睡懒觉,所以从结婚第一天开始,她即便没有课,也会每天乖乖的下来吃早餐。

  他已经习惯了。

  很快,刘妈上来敲了敲墨瑶房门:“太太。”

  傅景寒猜的没错,墨瑶确实是在睡觉。

  但不能说睡懒觉,昨天被他折磨了一夜,直到天快亮,傅景寒才终于大发慈悲,给她解下了领带。

  她好不容易拖着疲倦的身体想好好睡一觉,可是现在,又给刘妈吵醒了。

  墨瑶顶着两个熊猫眼过来开门,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叹了口气:“好的刘妈,我马上就下来。”

  刘妈倒是惊了一下:“太太……你身上?”

  墨瑶睡衣露着出的白皙小腿,还有胳膊上,到处是深深浅浅的淤痕。

  而且,衣服也皱皱巴巴的,让她看起来狼狈,又可怜兮兮的。

  这些痕迹,都是昨晚上被固定住一夜留下来的。

  墨瑶当然不好解释,点发窘,总不能告诉刘妈,她想对付景寒欲行不轨,被惩罚了吧?

  刘妈马上明白了:太太和少爷一直是分房睡,她原本还怀疑,闹了半天,分房这只是夫妻俩的小情趣?

  不过,少爷也够勇猛的,居然把太太折腾成成这个样子。

  他们太激烈,衣服都扯成什么样了……

  不过傅少也真不怜香惜玉,折腾一夜,太太居然睡个懒觉都不成。

  她的口气都缓和下来了:“太太,你还是赶紧下来吧,一会儿等少爷走了,你再补觉。”

  墨瑶窘得脸通红,刘妈肯定是误会了,她倒真巴不得这误会是真的。

  可是药都买来了,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几分钟后,墨瑶施施然的走了下来。

  傅景寒抬了抬眸,发现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连衣裙,把她包的严严实实的。但既便如此,还是能看到手臂上的於痕,显然是昨天留下来的。

  他双眸幽深:自讨苦吃。

  想算计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暴露得那么明显,简直智商捉急。

  他又想起了那一盒子的安全套和情绪用品,嘴角抽了抽。

  因为昨天那番行为,墨瑶有点瑟缩,都不好意思和他正眼相看了,只能悄无声息的低头也开始吃早餐。

  吃完早餐,看到他起身准备离开了,她忽然想起什么,鼓足勇气开口:“老公……”

  “什么事?”他语气淡漠。

  “今天周末,我想去我爸妈那边。”

  傅景寒都不掩饰脸上的冷漠和嘲弄:“他们对你好像并没有什么感情。”

  原本他以为天底下父母都会疼爱子女,但是婚后才觉得判断失误:当时他们很容易就愿意把墨瑶嫁给他也就罢了,不要婚礼不要任何的条件,甚至,从来就没有过来看望过她。

  所以,这一切和他当初的想象的有偏差。

  发觉这一切后,他也知道这就有悖于他当初的目的,但也没有退婚的想法。

  虽然,把墨瑶退回去好像更解恨一点:就算墨瑶在家里不受宠,但至少,她父母也会丢人至极。

  “他们叫我回去的。”她巴巴的望着他。

  似乎每个月,她父母都要让她回去一趟。

  他也懒得管,唇角轻扬:“那好,我一会让司机送你。”

  “不用。”她赶紧摇头,睫毛在瓷白的脸上投上淡淡阴影,“我自己坐计程车就可以,而且……我习惯一个人。”

  他没有反对,或者放根对此并没兴趣:“随你便,别忘了,晚上要回来。”

  他是从来不允许她在外面过夜的,包括她家。

  虽然她回来之后,似乎看着也比较碍眼。

  墨瑶赶紧答应:“晚上我肯定回来。”

  傅景寒没发一言,径直出门坐上了车,司机马上过来开车送他去公司。

  他刚离开没多久,墨瑶心沉了沉,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没多久,她就出门径直打了一辆车,上车后吩咐司机:“师傅,去市中心医院。”

  没错,她不是回家,而是去医院,因为父母还有她的姐姐墨娇娇,现在都在医院里。

  半个小时以后。

  墨瑶已经到了姐姐墨娇娇病房门口了,首先出来的是她的妈妈杨云眉,看到了墨瑶很是不满:“怎么回事?让你早点来!怎么才回来?”

  “对不起。我今天起晚了。”墨瑶抽了抽鼻子,“我直接去抽血。”

  “快点去!你姐姐这几天身体虚弱得很,早就需要补充了。”一边说着,杨云眉就吩咐着一个小护士,“血源来了!马上就从她身上抽出六百毫升。”

  虽然早已习惯了这一切,但是听到血源两个字,墨瑶还是有点不太舒服:好像她就是一个抽血的工具而已。

  但她还是安慰自己,妈妈也是太着急了。

  更何况妈妈说的也没错,她不就是墨娇娇的血源吗?

  护士听了,看了看墨瑶苍白的脸倒是有点犹豫:“这一次又要抽六百毫升吗?和上次时间太接近了,我看她最近瘦得厉害,而且脸色发白,身体很虚弱,能承受得了吗?”

  她父亲墨本同眉头紧皱:“那么多废话!她每次来都是抽六百毫升的,我们心里有数,当然没任何问题!”

  小护士不敢多言了,带着墨瑶,很快就来到了抽血室里。

  六百毫升血缓缓的注入进了血袋里,墨瑶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些血浆,这些血浆,不久都会送进她姐姐的身体里。

  而这些,她早已经习惯,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墨瑶虽然个子不矮,但看起来却很娇小,都是太瘦的缘故。

  她身体从小就瘦弱的厉害,别人都以为墨瑶是营养不良或者天生的,但只有墨瑶明白,是她身体负荷太重,因为她血液不只是要供给她,还要供给她的姐姐。

  墨娇娇比她大两岁,身体从小就有问题,患有凝血障碍,而且墨娇娇的血型是稀有熊猫血型,特殊不好寻找。

  但幸好,她们姐妹俩的血型一样的,这就没有那么困难了,每次姐姐需要输血的时候,墨瑶就充当了献血人。

  这么些年来,墨瑶似乎就没有过反抗,小时候她怕疼也哭闹过,可是妈妈一句话就让她止住了。

  杨云眉理由满满:“你们俩是亲姐妹,难道这一点忙你也不能够帮吗?”

  这样,墨瑶就被道德绑架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抗争的可能性。

  现在,她即便是结婚了,仍然还要不时过来献血。

  其实她很早前就查了查,墨娇娇的情况并不一定非得让她过来献血,即便她血型稀有,但医院里也是有储备的。

  最主要的是,墨娇娇现在并不需要一直输血了,当然输了没坏处,但没必要。

  但是父母却觉得墨娇娇身体偏弱,当然要时不时就要给她新鲜的血液。

  至于为什么非得用墨瑶的,一方面是方便,另一方面他们的理由是:这些年一直用墨瑶的,墨娇娇再用别人的,他们害怕会有排异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傅少,太太超凶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傅少,太太超凶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