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残废老婆
菅葭2019-12-24 09:252,579

  她努力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一个男人英俊的脸,不知道出于自己的错觉,那脸上,好像有点隐隐的担心。

  突然之间,墨瑶居然心里是那么委屈,但是还是强颜欢笑:“你……过来了。”

  她还似乎有点抱歉的样子:“对不起,我的腿折了,希望我没有变成瘸子。否则的话,你就只能有一个残废老婆了。”

  “愚蠢至极!”他狠狠骂了一声,不知道是骂自己还是骂她。

  然后,想也没想就一把俯身抱住了她,大踏步往外走去。

  墨瑶觉得浑身都发紧了,但是有一种从来没有的安全感弥漫的全身,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把手搂在在他的脖子上。

  温热的小手放在那里,他忽然一点都没有反对,莫名的觉得有一种莫名的舒适感。

  很快下了楼。

  没过多久,他就再次出现在医院里。

  唐铭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

  墨瑶不是刚刚出院了吗?

  “这一次,她腿折了。”傅景寒咬牙切齿,“而且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你看看。千万不能出任何的问题!”

  唐铭很是吃惊,看着他眼里的担心,马上拍了把他的肩膀:“你放心,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其实现在唐铭也是在安慰他,唐铭心里也没有底:骨折了是没有什么难度修复的,但是间隔了那么长的时间……

  两个小时以后。

  唐铭从急救室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的场景,傅景寒正站在那里,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急救室的门,似乎已经成了一座雕塑。

  看着他出来,他马上就询问:“她的腿怎么样?”

  想起了她见到他那句话,会变成瘸子……

  想一想,都觉得心惊胆寒。

  唐铭马上摇头:“她的腿没事了,只要休息上一阵就会完全好起来的,幸亏你送来得比较早。”

  唐铭似乎又有点奇怪:“骨折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不马上送医院?差点耽误了最好的治疗时期。”

  “因为她父母同不同意。”傅景寒冷笑了一声,“就是为了逼迫她,给她的姐姐献血。”

  唐铭也明白了,想起了上次墨瑶贫血的厉害,果然是一直在献血。

  “真的是她亲生父母吗?都成这程度了,还逼她?”

  傅景寒点头。

  唐铭也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似乎又明白过来:“那你这个婚……是不是结错了?”

  傅景寒不置可否。

  唐铭不由得啧啧称叹:“我可知道的!你和他家人有仇是吧?当初娶他女儿也是为了报复,说让他的女儿来抵债……可他们把一个根本不疼爱的女儿嫁给了你,那边还有一个心尖宠呢,你就没有想过再改变主意吗?”

  唐铭意思说的清清楚楚。

  傅景寒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一个整天需要输血的女人,我没任何的兴趣。”

  唐铭也心有戚戚然,也是,这种病实在是太可怕:“但是,你并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要不然,傅景寒要知道自己当初找错了人,肯定会像垃圾一样重修丢回去,然后想别的办法。

  可是现在不但没有,而且把墨瑶送过来救治,甚至……那么担心。

  唐铭也没有说破:“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守着她,不要再让她再受伤害了。”

  傅景寒忽然拳头攥得紧紧的:伤害?

  是,这次是他的疏忽大意。

  就因为他没关注,差点让她变成了瘸子。

  ……

  这一次,墨瑶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

  而经过这件事,傅景寒觉得墨瑶性子似乎沉静了不少,估计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想想也是,虽然明知道父母不爱她,但是居然腿折断了也不送她去医院,这种也是一般的父母做不出来的。

  他倒是每天都会过来看望她,这让墨瑶甚至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因为这次骨折,她倒是有因祸得福,和自己老公亲近了不少!

  甚至,她觉得因祸得福了。

  而且,她胆子也逐渐大了。

  就像现在,傅景寒远远坐在那里。

  墨瑶垂垂小脑瓜,不满:这是陪着她吗?不和她说话,当她透明一样!

  她开始恃病而骄,期期艾艾的开口:“老公。”

  他抬起头来,面无表情:“有什么事?”

  他也不知道在这里呆着做什么:每天下班后都会在这里陪着她几个小时,他告诉自己:实在是回到家里太冷清了。

  她指了指水杯子:“我想喝水。”

  他想说,想喝自己倒。

  但是一想,好像她现在属于瘸子的状态。

  其实现在墨瑶已经开始康复了,可以慢慢的行走,但是他还是把水放在了她的跟前。

  这一次,不知道是因为他太过顺从还是怎么的,墨瑶忽然开始再次提要求,还带着一脸的委屈:“你喂我喝。”

  他眉头皱得紧紧的,这辈子从来没有喂过哪个女人喝水,因此就冷淡拒绝:“你的腿摔断了,难道胳膊也摔断了不成?”

  她小脸垮下来,也有点赌气:“……我就是想让你喂我怎么了?你要知道我现在是病人,你照顾我一点也是应该的。”

  想了想似乎也是,因此,他就把水杯放在她的唇边。

  她喝了一口,整个人脸忽然通红。

  下一秒……

  墨瑶拼命大口大口的咳嗽了起来。

  她一直咳了很久,傅景寒终于觉得不太对劲了,皱眉:“你喝水也能把自己呛死?”

  天底下还有比她更愚蠢的女人吗?

  墨瑶觉得更加委屈:“你还好意思说我!有你这样喂水的吗?”

  差点没把她憋死!

  傅景寒恍然,想了想好像是他的问题,嗯,好像力度不太对……

  但是他没有一点的抱歉:“我又从来没有喂过别人,是你自找的。”

  “那才更应该训练!”她瓷白的小脸扬起来,振振有词。

  他想了想,就拿起水杯:“要不然再训练一次?”

  她吓坏了,花枝乱颤,一下子求饶:“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不满的拿起了水杯,赌气喝着:好吧,既然嫁了这样一个老公,就不要想着让他柔情蜜意。

  喝完水之后,墨瑶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坐在我旁边好不好?”

  傅景寒刚想要拒绝,她又眼巴巴的瞪着他,眼睛都快要流出泪来了:“……我就是觉得难受,我的父母没有人爱我,我嫁个老公吧,虽然不爱我,但是至少让我觉得有点儿感觉对不对?要不然,我真的觉得活着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满头黑线,虽然知道她在夸张,但是话说的可怜无比,像个没人管的小白菜一样。

  他嫌恶的打断她:“不要在这里抒情了,我坐这里就是。”

  答应换来点清静。

  看他过来,墨瑶马上就满足了,想把身体靠在他身边。

  但温馨就停留了几秒钟……

  傅景寒冷冰冰的,马上警告:“不要得寸进尺。”

  墨瑶怂了,不敢再碰触他,只能可怜兮兮的窝在他身旁。

  看着她晶莹大眼,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傅景寒倒是没有想象中的排斥感。

  甚至……还有点享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傅少,太太超凶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傅少,太太超凶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